台灣戒嚴時的人民生活

這天,蒂瑪到以前的同事D先生家拜訪。

『最近看了一個台灣戒嚴史的影片介紹,很好奇那個時候,大家實際生活感覺跟現在有什麼不同?』寒暄幾句後,蒂瑪直接說出想問的事。

「你怎麼在研究這個呀?」D先生問著。

『其實是最近在研究立法院在做什麼,資料東查西查就看到這個了』

D先生頓了頓。「我印象中小時候晚上是不能隨便出門的,曾經有朋友要去看電影,但因為那時候電影院不像現在那麼多,要跨縣市。結果因為身上沒帶身分證,被要求盤查,只好回家拿身分證。」黃毛貓咪一躍跳到D先生腿上。好像想跟著討論似的。

『所以在路上被盤查是很常見的?』蒂瑪覺得很驚訝。

「對,那時候流行披頭四,有男生跟著蓄長髮,結果走在路上,警察覺得頭髮太長,就把頭髮剪掉」

『……那像現在上街遊行不就更不可能了?』蒂瑪覺得不可思議。

「對啊,聚眾是不行的。像是學生畢業開舞會慶祝,會被抓喔!」D先生喝了口茶,繼續說著。

「那時候共匪會空投傳單,撿到傳單,不只不準看傳單內容,還要趕快交給老師,說草木皆兵一點都不為過。」

「戒嚴時期的黨外活動,老一輩的像我父親,當時如果想要看一些黨外雜誌,都要去認識的書局。書局也認識你,才會賣給你,不是隨便就買的到的。」D先生停頓了一下。摸著躺在他大腿上的黃毛貓咪。

「看完,還要把書埋起來、藏起來。甚至燒掉。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即使解嚴後,我父親燒黨外書籍的習慣都還在。一直到他過世。」黃毛貓喵了一聲。似乎在回應著D先生。

『為什麼?不是解嚴了?』蒂瑪不解。

「戒嚴那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情,有太多的陰影。那是一個政府說你有罪你就有罪的年代。可能有一天你的鄰居家人就突然被抓走後人間蒸發。那些陰影對他們來說,讓他們無法相信政府真的不再做言論監控的事情。你們這輩的人應該很難想像。」

『真的…以前念書聽到戒嚴好像戒嚴一樣,完全不覺得有什麼嚴重性…』

「是啊,發生在自己身上,跟看書上寫的,感受是很不同的。」D先生幫蒂瑪再沏了一杯茶。

「經歷過那樣的時代,有很多的父母是不願意在兒女面前談論政治的,也不希望他們談論,因為太痛。」

蒂瑪沉默了。除了為那難以想像被箝制的生活,也不禁想著,為了控制社會秩序,長時間的戒嚴,犧牲了所有人民的生活與言論自由。以人民的觀點來說,到底值得不值得?

※※※※※※※※※※※※※※※
【參考資料】台灣戒嚴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