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公投案能否成案,由公審會說了算。

週末是咖啡廳最忙碌的時刻,也是咖啡廳內最人聲鼎沸的時候。每桌的人幾乎都熱烈的聊著天,好不熱鬧。

這天靠窗六人座位坐著的,是幾個大學生,三男三女。每個人手上拿著同一本書,看起來像是在開讀書會。

「今天的讀書會分享就先到這囉!」A男像主席一樣宣布,似乎是這個讀書會的組長。

「好。這本書寫的還滿平易近人的,我覺得滿好懂,也很好閱讀。」B女似乎因為分享會結束,表情變得比較輕鬆。蒂瑪經過時,瞄了一眼,書名寫著【以平等之名-托克維爾與《民主在美國》】。

「對呀,我一邊看,一邊想到最近香港學生罷課的事情。」C女說著。

「你們知道他們為什麼罷課嗎?之前占中鬧的很大台灣媒體勉強有些報導,這次針對罷課甚至後續佔領公民廣場的事情,ptt炒翻了,電視跟報紙卻寫的好少。」A男指了指手上的ipad。

「他們是針對特首普選的事情吧?」
「對呀,既然已經開放普選了,為什麼要抗議?」
「就我所知,主要是因為特首的候選人,並不是自己要出來選就可以選。」

「喔?不然呢?」E男表情顯得很疑惑。

「候選人必須經過提名委員會審查、提名後,符合資格的才能成為最後的候選人。而委員會裡面的人,其實是由中共所控制。等於必須要經過中共認可的人,才能當候選人。」A男喝了口水。

「這點本身就不符合民主的條件呀。難怪香港人會反彈。」C女搖搖頭。

「香港的狀況我不太清楚,但你說的這個,倒是讓我想到台灣的公投法。」D女說著。

「嗯?怎麼說?」

「台灣公投題目經過公民連署後,必須要經過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審核。等於一個公投案能否成案,由公審會說了算。」

「那公審會是怎麼組織的?」E男發問。

「由行政院提請總統任命的,而中華民國的行政院長又是總統提名…」

「等等…那不是球員兼裁判嗎?如果今天公民要針對行政院某個政策提出反對意見,那這個題目不就在公審會那裏就直接掛掉了?」E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所以你說,跟香港普選的狀況有沒有很雷同?香港是要選的特首要先經過審核,台灣則是要贊成反對的議題要先經過審核。」D女撥了撥頭髮,繼續說著。

「公投理論上是直接民主的展現,但台灣的公投…」 D女頓了頓。

「聽起來一點都不民主啊…」E男做出了最後的結論。

「您好,不好意思因為換班的時間到了,可以請先到櫃檯結帳嗎?結帳完可以繼續在這裡聊。」服務生走到桌邊通知。

「好。時間也有點晚了,我們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於是一行人結帳後就散會。

※※※※※※※※※※※※※※※
【參考資料】
香港人給台灣人的10個快問快答:中國都給香港「普選」了,為什麼學生還要罷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