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 vs. 台灣立委

十月,天氣終於開始有入秋的感覺。蒂瑪到巷口的早餐店,點了薯餅、蛋餅。後面桌子坐著兩名男子,邊吃邊聊著這兩天的新聞。

「前幾天香港學運因為警察丟煙霧彈,開始有衝突,台灣的媒體才陸續有了大量的報導。但這兩天因為狀況維持在相對和平的狀態。媒體關注的比例感覺開始有點降溫了。」男子A說。

「對照之前情殺案還有MG149帳戶的報導,感覺很諷刺齁。超沒有比例原則的。你看,今天中國時報的頭條還是台灣9月高溫破紀錄」男子B拿起桌上的報紙,指著頭版說著。

「政論節目討論還是很熱啦。有些媒體報導嚴重不符合比例原則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知道中天昨天電視報導說,那些占中的香港民眾,是為了守夜迎接中國十月一日國慶嗎?」男子A露出很不屑的表情。

「很扯耶,我以為這種事情只有中國媒體會做。感覺上就是『唉呀大家都在報香港的事情了我不得不只好跟著報,但即使報導也還是要幫忙擦粉一下』的那種感覺,這年頭誰會守夜迎接國慶啊….」男子A接著喝了一大口的奶茶。

「你剛說到煙霧彈,倒是讓我想到前幾天吳育昇的新聞,他提案要求警察執勤時能跟港警一樣使用『辣椒噴霧器』。」男子B說著。

「有這種事?這提案也太扯了吧!台灣318期間學生佔領行政院那次,他們清晨不顧人數比例,警察明明有人數優勢,把人抬離的動作不去做,硬是用水車清場我已經覺得太誇張了。立委還敢提這種案?」男子A很驚訝,聲調明顯提高了起來。

「怎麼不敢?如果沒有民眾監督,他們當然敢。這事情後來被媒體報導之後,被擋下來了。」男子B苦笑。

「…你知道嗎,我前幾天才看到一個報導,說香港有警察在用辣椒噴霧器噴完民眾後,看到民眾眼睛睜不開很痛苦,後來拿了自己的水壺幫民眾沖洗眼睛。也有好幾名警察辭職,不願意繼續助紂為虐。然後台灣的立委提案要讓警察要可以用『辣椒噴霧器』,我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男子A搖了搖頭,轉頭過去看著電視螢幕,沉默著。

「在香港,有警察願意跟人民站在一起。在台灣,有立委繼續站在高牆對人民丟雞蛋。」男子B嘆了口氣。

離開了早餐店,蒂瑪邊走邊想著:立委提這種案,抱的是怎樣的心態呢?之前他被很多人提罷免的時候,後來也在立院提案要提高罷免門檻。兩相比對,是同樣的行為模式。維護自己的利益優先,不惜削弱人民應有的權力。但為什麼他們敢這樣呢?他們是不是就是在賭,賭人民不會看,賭人民不懂,賭人民不會監督?賭不管他們怎麼做,也不會真的受到選票的制裁?

※※※※※※※※※※※※※※※
【參考資料】
吳育昇提案增用辣椒噴霧 江宜樺打臉否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