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立委沒有用嗎?

K小姐下午來到咖啡廳。

『哈囉!不好意思特別找你來一趟,有些事情想請教但實在抽不出時間跟你另外約。』蒂瑪端出了花茶跟一籃蒜味麵包。

「不會啦,反正我跑保險的原本時間就比較自由。」K小姐笑笑的說著。

K小姐是蒂瑪學生時代打工認識的朋友,現在工作是保險業務員。但他另外一個身分是個積極參加性別運動的志工。

『我想說你有在一些非營利組織機構的經驗,有些關於立法程序的問題你可能比較知道。』蒂瑪開口。

「不敢這樣說,但我知道的我可以盡量告訴你囉。」K小姐喝了一口花茶。

『先給你看一下這段影片』蒂瑪拿出ipad,點開了一段立委提案,被異議掉的影片。

『畫面上看不出是誰有異議。聽說立法院三週後釋出的會議記錄應該會寫,但那實在太久了…』
蒂瑪頓了頓。
『我不了解立法院的審查流程。我想問的是,從這個影片是否可以去推斷,是立委有異議、還是行政單位有異議呢?』

K小姐想了想,把影片重新播放再看了一次。
「一般來說,如果是立委有異議,正常的流程應該是要訴諸立委表決。這影片結尾是主席要下一個立委發言,所以理論上應該是行政院提出異議。」

『那行政院提出異議的話,這個提案就這樣擺著了嗎?後面會怎麼處理?』蒂瑪問著。

「有兩種可能性,因為是行政院提出異議,所以行政院必須要送出『對案』,所謂對案簡單來說就是行政院針對這個案子提出的另外一個版本。另外一個可能性是讓這個案子回到所屬的委員會去表決,提出協商的版本。」
「而這中間就有很大的操作空間。例如假如行政院不打算處理這個提案。他們就可以用一直研議的方式,只要沒有提出對案,就不用送立法院審。基本上就是拖啦。」

K小姐調整了一下坐姿,繼續說著。
「但如果是認真的立委,他也可以利用這個方式,先擋下粗糙的法案,再透過這個過程去補法案的漏洞。」
「所以一個提案被擋下來,有幾種可能性,一個是技術拖延不審、一個是透過異議讓法條修的更完備後再審。」
K小姐說完,拿起一片麵包咬了一口。

蒂瑪聽完,突然想到一件事。
『就像服務貿易協議的監督條例一樣,拖到現在都還沒有審。』

「沒錯。這是議事技術的一部分。你可以把這想像成是商業上的一種談判技巧,他其實是合法也合理的,重點是要看立委怎麼使用。」K小姐回答。

『這樣聽起來,以這段影片來說,如果去追打立委是沒有用的嗎?之前跟同事在討論,我們想說看能否透過打電話給立委的方式,逼他們說出是誰有異議。』蒂瑪覺得有點洩氣,難道人民真的擋不了不合理的「擋案」嗎?

「不能說沒有用喔。因為監督行政機關原本就是立法院的職責之一。立委除了可以提出自己版本的對案,也可以要求排案、要求官員回答問題、要求逐條審議。基於監督的角度,立委可以要求行政院出來說明哪個單位有異議,問他們什麼時候要提對案。所以…」

K小姐喝了口茶。

「如果要打電話去給立委,除了可以先詢問是哪個行政單位提出異議,也可以跟立委施加壓力,要求他們針對這個議題表態、要求他們要針對行政院提對案的進度做追蹤。雖然打電話這個動作,對立委來說僅供參考,但只要這樣做的人夠多,對立委還是可以形成一定的壓力的。」

『了解…謝謝你啦!』

「客氣了。你這壺花茶好香耶。」

『你喜歡這個味道嗎?這給你。這是綜合包,除了這款還有其他三種口味,你可以試試。』蒂瑪從架上拿了一個盒子給K小姐,盒子的外包裝很精緻。

「好呀,謝謝招待,這包我就帶回去囉!」K小姐笑笑的收下。蒂瑪跟著K小姐一起到門口。

K小姐離開後,蒂瑪一邊想著:如果可以把這些資訊整理起來,做成傳單拿去發,是否能夠讓更多的人一起關注這件事情呢?
『雖然不知道這樣做能有多少用處…』蒂瑪喃喃自語著。
『不過,這不就像當初開這間咖啡廳的時候一樣嗎?那時候也不知道做不做的起來。但如果因為預知註定會失敗就不做,又要怎麼累積成功的能量呢?』

『就做吧。』蒂瑪下了決心,對自己說著。

※※※※※※※※※※※※※※※
洪秀柱: 食安法 因 院會有異議 所以 本案暫不處理
立委電話
郭烈成坦承收購動物屍油混充食用油 賣給強冠
政府應建立能讓無良商人受嚴懲的稽查制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