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是什麽?

這天固定會到咖啡廳舉行讀書會的那群人又出現了。裡面的客人多了幾名新成員。服務生竊竊私語著。
「你看,那個不就是上次那個帥哥?」
「對耶,這樣以後他們固定讀書會,就可以每週看到他嗎?」

有個客人看起來是讀書會的組長。在大家各自分享完這次這章的心得後。開口提問。
「講到民主,台灣會常常聽到一種言論,就是:在人民的民主素養開化以前,我們真的有資格擁有民主嗎?」
「大家對這句話的看法是什麼呢?」

紅髮男子這時候開口說話。
「在發表看法以前,我希望大家先回想一下托克維爾寫民主在美國的用意。我們看一下書的第…….75頁。」

紅髮男子翻開了書,指著書上的一個段落。

※※※※※※※※※※※※※※※※※※※※※※※※※※※※※※
托克維爾與朋友的書信中提到:

『我希望能夠呈現什麼是真正的民主社會,讓那些狂熱的民主派了解,民主不如他們想像的那麼光輝燦爛,更不是一個容易可以達到的夢想….

也要讓那些反對民主,認為民主就是毀壞、混亂、謀殺、貪汙的那些人知道,民主有其高貴之處。只不過民主的高貴,和他們理解的高貴很不一樣。民主的高貴,是讓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一點高貴、有一點尊嚴,而不是讓及少數的人擁有所有的尊嚴跟高貴..

我希望他們了解,不管他們喜不喜歡,這個世界就是會朝越來越平等、越來越民主的方向發展。』
※※※※※※※※※※※※※※※※※※※※※※※※※※※※※※

紅髮男子闔上了書,頓了頓。
「要理解托克維爾說這段話的意思,勢必要先把這本書都看完,但我先從讀這本書的心得,來回答你問的這個問題。」

「回溯歷史,美國最早一開始能夠產生民主,跟他特定的地理環境以及殖民歷史脈絡,有很大的關係。而民主確實需要有一定形式的政府,跟一定程度的人民習慣,才有可能正常運作。」

「但是,如果我們都同意,這個世界會朝越來越平等的方向前進。那就必須要了解,只有民主,才能讓社會變得越來越平等。」

紅髮男子的聲音漸漸的高亢起來。
「民主制度是一個以群眾作為基礎的制度。這樣的制度,牽涉到的層面很廣,像是立法、行政、司法,還有權力跟權力之間的制衡關係。這麼多的環節,是沒有辦法只靠理論來做設計的。不管多聰明的人,都不可能應付。因此只有在現實裡面去實驗,在實驗過程中一點一點的暴露出問題,一點一點的修正改革,才有機會發展出一套實際可以操作、可以運作的民主。」

「你可以把民主制度,想像成一個擴大版的創業計畫。你在創業的過程中,會不斷的遇到的問題,進而去做自我修正調整,但這些問題幾乎不會是你在開始創業的時候就能先預期的。而不同的公司會面對的困境也會不同,最後發展也一定會不同。」

「你也可以把民主制度,想像成一個成長中的小孩。小朋友在成長的過程裡面,會因應外在的環境自我調適。而不同家庭出生的小孩,自我調適的結果也會不同,因此每個小孩子的個性、發展也會不同。」

紅髮男子突然停了下來,看看大家。讀書會的其他人這時候都看著男子。一片安靜。男子撥了撥頭髮,又繼續開始說話。
「民主相對於其他的政治制度,就是這樣的一個有自我修復能力以及彈性的制度。也因為這樣,法國後來發展出來的民主制度,在很多操作細節上,就跟美國民主制度不一樣。像法國是雙首長制,而美國是總統制,這跟他們各自的歷史背景有很大的關係。」

「也就是說,民主,不是『一個東西、一個固定的制度』,而是『一個追求平等的過程』。我們必須要在這個過程裡面,同時培養自身的民主素養。當人民的民主素養到達一個程度,才能讓『比較不好的民主』慢慢的變成『比較好的民主』。」

「只有先理解,民主是一個追求平等的過程,才能夠理解,為什麼我們在追求民主的過程中,會有這麼多不同的聲音。那是因為既然追求平等,那每個人都會有發聲的自由。為了追求平等,所以我們才必須要不斷的論辯、思考、討論,去實驗出讓社會能夠更平等的方法。在辯論的過程中,有發言的自由,就有反駁的自由。」

讀書會的人,有的人繼續看著男子。有的人低頭寫字,像是在做筆記。男子喝了口水,繼續發表意見。
「很多人會把反駁、說服的過程,類比成言語暴力。我要提醒的是。所有的批評、反駁,跟發表個人意見的言論自由,是相同的一種自由。而這樣的自由,也只有在民主社會內,才有可能充分擁有。如果說服、反駁、論證的過程是一種暴力,那針對政治制度的討論,在沒有言論自由的前提下,這種暴力是不會產生的。」

「所謂的民主制度,只是為了達成民主精神,而產生的執行方法。當認為民主是上位者對下位者的施捨,而認為自己不值得『擁有』的時候,那你一定是誤會了民主。民主當初在美國,是由下而上產生的。」

「所以,『在人民的民主素養開化以前,我們真的有資格擁有民主嗎?』,當然,因為民主不是一種擁有,不是只是投票,不是只是制度,而是一種為了讓大家都變得更平等的理念實踐。一種『將公共事務視為自己的事』的實踐。該做的,不是去問有沒有資格擁有。而是一邊提昇自己的民主素養,一邊去實踐民主。」

紅髮男子做了結語。突然之間,沒有人說話,安靜了好一陣子。

「萊伯特,你講的這段話實在很精采。」讀書會組長開口說道。
「真的,我看完這本書,都沒想到那麼多…」坐在組長旁的女子點了點頭附和著。

這時候,在櫃檯的服務生瞎起鬨起來。
「哇,他超強的耶….」
「對啊,剛剛聽到他名字,好像叫萊伯特?」
『….你們幾個,趕快去送餐點啦。』蒂瑪忍不住小小的斥責。
「遵命!」服務生們一哄而散。

蒂瑪看著讀書會的那群人,心裡想著:他們看的書好像叫「以平等之名」,有機會去找來翻翻吧。

※※※※※※※※※※※※※※※
台灣,太自由了?
歷史的記憶,不重要嘛?
戒嚴時老百姓的生活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贊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