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家園自己救

晚上的咖啡廳很熱鬧,這天靠牆坐了兩男兩女的客人,看起來是朋友聚餐。四個人一邊吃著餐點,一邊聊天。

「你什麼時候要回美國?」A女一邊問著C男,一邊用湯匙翻動著自己的海鮮焗烤飯。

「這個月月底吧,這次回來,回到老家金門看看,覺得變得好多…」C男回答,語氣中帶了一點憂傷。

「怎麼說?」B女問。

「本來一望無際的高粱田,遠處冒出一棟棟突兀的新房。而且你知道嗎,金門現在的房價不會比台北便宜,每棟都是千萬起跳。」C男喝了一口咖啡,口氣聽起來相當無奈。

「還是便宜多了啦,金門買的到一棟,台北才買不到一層。」A女開玩笑的說。

「….這並不好笑好嗎….」C男瞪了A女一眼。

「抱歉….」A女顯得很不好意思,低下頭喝著咖啡。

「聽起來,台灣的農田也被建商入侵了。我在宜蘭的朋友也跟我說,好多的農地旁都蓋了豪華農舍別墅。都是都市人來住。我那個朋友是回農村當農夫的年輕人,他就很感嘆,他說當農地不種農作物,蓋了農舍、不再灌溉,農田別墅,就等於是讓農業結束。而且你知道這幾年宜蘭的農舍『長』的多快嗎?平均每天就會『長』出兩棟。」D男說。

「這速度也太離譜了,為什麼會那麼誇張啊?」B女問。

「因為雪隧啊,北部要去宜蘭太方便了。宜蘭因為交通的關係,損害是最嚴重的,西部平原則是很多非法的工廠直接蓋在農地上,然後就把廢水都排放到農田裡面。」
D男捲了一口義大利麵送到嘴裡,吃完又繼續說著。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2000年農發條例修正案,大幅放寬農地買賣的門檻。當年修法的初衷是為了希望透過資金的引入,帶動農業轉型。但是相關配套卻完全沒有做好,理論上應該要有相關審查機制,來審查興建農舍的人是否真的有進行農業經營,這樣才能確認引入的資金是否真的有用在農業轉型上。」
D男頓了頓,喝了口水。
「但實際上現在中央根本沒有任何審查農民身分的法規跟標準。等於買了農地就變成農民。然後呢,地方政府對於興建農舍的用地應該要做到持續監督,明明有相關法規可以依循,地方政府卻沒有盡到職法的職責。」

「…聽起來就是中央推托、地方怠惰。」A女這時抬起頭回應。

「是啊,台灣的法律、制度,都是擺在那裏好看,不是拿來執行的。結果就是大家都在鑽漏洞,讓原本立意良善的修正案,反而變成毀滅台灣農業的推手。」C男一邊說著,一邊替大家倒水。

「台灣這幾年農地真的萎縮的很快,根據中央研究院的資料,台灣這10年消失的農地面積,相當於1770座佔地 26 公頃的大安森林公園。」D男說著。

「……..好可怕的速度…..」A女的表情顯得不可置信。

「是啊,台灣的農田要是再不救,等未來我們糧食沒辦法自我供給,都要靠進口的時候,大家就等著自己的生存要被掌握在別的國家手裡了。現在在宜蘭已經有團體在發起搶救農田的連署了。」D男說。

「唉,自己的家園自己救,當政府怠惰,人民要是再不團結,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家鄉被毀了。當世界各國的趨勢是努力提高國家的糧食自給率時,我們政府的政策執行卻是毀壞農業的幫凶,這怎麼能夠不感嘆。」C男難過的說著。

※※※※※※※※※※※※※※※
【資料參考】
「守護宜蘭心價值」─搶救農田地景 連署
「守護宜蘭心價值」─搶救農田地景 Q&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