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台灣的監票制度比柬埔寨落後嗎?

咖啡廳的角落坐了三名男子,桌子上擺著吃了一半的餐點。看起來是下班後的同事聚會。

「我前陣子去參加公督盟的講座,有位講者是台灣自由選舉觀察協會的人,他講了監票的議題。我以前都沒有接觸過這個議題,聽了才知道,原來台灣在監票的相關政策非常的落後。」男子A一邊吃著肉醬義大利麵,一邊說著。

「監票?這陣子看過很多相關的新聞耶,像是有一個監票者聯盟,然後也有看到很多無黨籍的市長候選人,都在呼籲要監票。不過我對這個細節還是沒有很瞭解。」男子C說完,喝了口咖啡。

「這要從台灣的監票規定說起,以縣市長為例子,根據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規定,只有在上一次全國不分區立委選舉得票率達5%以上,而且在相關選區有推薦候選人的政黨,才可以推薦監票員…」男子A說著。

「等等,這規定的關聯性還滿奇怪的…第一,為什麼非要有政黨才可以推薦監票員?第二,為什麼能否監票,要跟上一次立法委員選舉的得票率綁在一起?」這時男子B打斷了男子A的話,皺皺眉頭提出了問題。

「是啊,很奇怪的規範吧。所以像這次凡是無黨籍的縣市長,都沒有資格推薦監票員進行全程的監票工作。而且跟立委得票率綁一起,等於只有大黨才能推薦監票員,新興小黨要是不曾參與立委選舉,假如有推舉縣市長候選人,就也沒有推薦監票員的資格。」男子A回答,並且把台灣監票規定的相關資訊又做了更多的說明。男子B跟C聽的很認真,一邊點點頭,但也一邊顯示出疑惑的表情。

「不過後來我有看到台北市長的無黨籍候選人還是有繼續在推監票,還真的號召了很多人報名,這部份是怎麼回事呢?」男子C說道。

「由於民間這段時間呼籲要有監票權的聲音很大,在野黨有在立法院提出修法草案,希望讓其他候選人也有監票權。結果執政黨把這個修法草案抹黑成是針對為單一候選人量身訂做的條款,就百般阻撓。在野黨後來跟中選會、法務人員協商後,最後是讓台北市無黨籍的候選人可以透過其他在野黨或其他系統,去推薦地方公正人士來參與監票。」男子A說畢,看桌上玻璃瓶的水沒了,揮手示意服務生幫忙裝水。

「但這樣不就意味著,只有這一次、也只侷限於台北市適用?因為不是透過修法制定,所以其他縣市長無黨候選人,還是無法進行監票?」男子B問道。

「這部份細節我沒有去追,不過目前的狀況看起來似乎是如此。」男子A說。

「嗯…你剛一開始提到,台灣在監票的政策非常落後,在別的國家,他們監票的狀況又是呢?」男子C側頭思考了一下,又提出疑問。

「台灣自由選舉觀察協會他們派出了很多人到亞洲各國觀察他們的選舉,結果發現在投票所內,除了政黨的監票員,大多數的監票員都是來自公民組織所培訓的。像是柬埔寨、泰國、印尼、尼泊爾、蒙古,他們民間觀察選舉的團體,甚至會在選舉前進行教育課程,訓練選民成為監票員。反觀台灣,甚至還不歡迎國際觀選團到台觀選。」

說完,接著男子A又舉了在1993年台中縣長選舉時,在野黨有派出監票人員,當時有一個東海大學女學生擔任監票員,由於她不是在地人,因此很「白目」地成功阻止一位黑道大哥進入投票所。原因是當時這個大哥一直來看領票名單,看誰還沒有出來投票,然後出去打電話,要小弟押人來投票。

「…所以等於我們這裡對監票的認知,還有監票重要性的了解,遠不如柬埔寨、泰國這些國家…」男子C說道。

「是啊,你說的沒錯。民主,真的不是只有投票啊。針對投票過程、以及投票以後的持續監督其實是更重要的。」男子A點點頭。
※※※※※※※※※※※※※※※
【參考資料】
從監票員談一場對小黨或無黨籍候選人不公平的選戰
國際觀選團臨時喊卡! 吳釗燮:外交部怕什麼?
中選會協商解套
民間監票遭惡意阻撓
監票者聯盟行動計畫遭中選會全面封殺!(2014.9.2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