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公開會議紀錄

咖啡廳的角落坐了兩名四十幾歲的男子。聊天聊的很熱烈,桌上的水喝到剩下一半。男子A跟服務生又點了兩杯咖啡。

「我那天去參加公督盟九合一選舉投票攻略論壇的活動,聽與會人員分享,聽到好多好離譜的事情。」男子A說。

「像是什麼?」男子B問。

「像公督盟他們幾年前一開始決定要做立委評鑑的時候,去立法院跟那些立委拜會, 結果有立委說『你們憑什麼評鑑我們?誰授權你們的?』」

「…可是立委是人民選出來的,人民的錢是人民自己賺的,立委的薪水是人民繳稅金養的。人民當然有權監督立委啊,根本不需要誰授權。」男子B回應,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你好聰明,我一開始聽到他們這樣講,也反應不過來。但想一想還真的是這樣耶。另外像之前有很多團體都在反應選舉保證金高的不合理,也去拜會了中選會的人,結果中選會的人回說:『你們連20萬元的保證金都繳不出來,你確定你真的要選舉嗎?』」

「…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來,我們的官員自己都沒什麼民主的觀念喔。選舉是人民的權利,高保證金意味著阻擋人民的參選權。當然,選舉會花錢沒有錯。但宣傳的方式有很多,不應該在『參選資格』就用錢來限制誰能選、誰不能選。」

「你真的很有概念耶。」男子A的口氣充滿了佩服。

「我最近在看關於美國民主歷史的一些書,感觸就很深。你知道嗎,當初美國建國時,他們有五十五位國父,齊聚在費城,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設計了美國憲法,這是兩百多年前在美國發生的事情。而今天,只要你願意,這些年來在美國國會發生的各種會議,只要內容屬於非機密,當期就要公開。而即使是機密文件,在一定的年限後也一定要公開。不能拒絕任何公民到機關調閱,因此包含當制定美國憲法時的會議記錄。在美國國會圖書館都可以查到詳細的資料。」男子B一邊說,一邊打開ipad,給男子A參考他最近讀了哪些書。

「這倒讓我想到論壇中提到台灣的議會還不夠透明的事情。先不講即時轉播或是歷史影片記錄,光是會議記錄,就有過半的地方議會都沒有做。」

「沒錯,我要講的就是這個。現在是西元2014年了,台灣的會議記錄、議事透明程度,比兩百年前的美國還不如。你去想想,如果議員在議會上的所有言行都是會被詳實記錄的,如果議員在質詢的當下,人民都是睜大眼睛在盯哨的,那議員會不會有所警惕?會不會比較不敢亂講話?會不會比較認真在做事?」

「一定會有影響吧,不過我聽說台灣以前第四台有專門在轉播地方議會的開會過程耶。」男子A說道。

「有,但說穿了,人民若沒有意識到監督的重要性,就不會去看這些東西。台灣的議會轉播大約是快二十幾年前的事情,但因為都沒人看,後來就都收掉了。」男子B聳聳肩。

「所以說來說去,癥結點還是在於,人民有沒有意識到,我們對於政治的參與方式,除了參選,監督是更重要的。」男子A點點頭。

「沒錯。站在高官的立場,他當然希望你不要監督。但所謂的民主,所強調的就是人民要參與政治,而投票只是參與政治的開始,並不是結束。每一個人民都要意識到,讓政治變好、或是變壞,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這不是誰管誰所以跟自己無關,也不是哪一個政治人物的責任。權利跟義務是一體的兩面,我們有投票的權利,就必然得行使監督的義務。否則,政治就只會淪為政客掠奪資源的手段。當政治淪為政客的玩物,不關心政治的人民,要負的責任其實比政治人物還大,因為這個怪物,是人民自己豢養出來的。」

「在論壇上有提到,公督盟現在正在推動改革承諾書,希望趁現在選舉前,在候選人最『脆弱』的時候,能夠讓議員參選人都簽下承諾書。」男子A又繼續說著那天討論的狀況,男子B一邊聽著,一邊若有所思。

「我想,要讓議員『有感』,人民的施壓是有必要的。不如這樣吧,我們來印關於這些議題的DM,讓更多人知道,一起打電話、傳真對議員候選人施壓,用這個方式響應這樣的活動吧。」男子B說。

「好主意喔!」男子A擊掌,顯得躍躍欲試。
※※※※※※※※※※※※※※※
【參考資料】
挑戰全國黑箱議會 公民團體要求簽署「議會改革承諾書」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