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贊助了社區贈品、喜宴包了多少,票就投誰,這樣的投票決策真的沒有問題嗎?

這天下午,咖啡廳提早休息。傍晚蒂瑪走到附近的傻瓜麵攤吃麵。隔壁桌座著兩男兩女,看起來約莫四、五十來歲。

「最近選舉快到了,都會有一些好康的事情。」中年男子A說。

「對呀,像那天我們社區管委會開會,結束的時候,就有議員到我們那裡,贊助不少贈品,我們樓上的鄰居就抽到一台電風扇。隔壁棟的也有人抽到小烤箱,就都是議員贊助的。」婦女C說著。

「像上次我去隔壁李伯伯娶媳婦的婚宴,那次也是有議員來到現場致詞祝賀,聽說紅包也包的很大,有五位數呢。」婦女D喝了口湯。

「所以你們議員投票要投給誰?」中年男子B問。

「…其實我還在想耶。」婦女C頓了頓。

「有什麼好想的?你看那些議員多熱心,都贊助這麼多的東西,當然是要投給他們。人家那個慷慨,不投給他們歹勢。」婦女D說道。

「可是仔細想想,議員的主要職責,不應該是跑這些場子吧?」中年男子A托著下巴,一邊說著一邊瞄向電視機。電視機上正撥著候選人造勢掃街的新聞。

「以前投票的時候,我都沒有去懷疑過或想過這些事情。但我兒子這段時間,給我看了一些網路的資料,我細細的看,突然覺得有些我們習以為常的事情,好像其實有點不太對。」婦女C很認真的回答著。

「像是我們都很習慣議員會常常出來做選民服務,跑紅白帖。可是…這個是議員應該做的事情嗎?」中年男子A接話。

「不然議員應該要做什麼?議員不是本來就是為民服務嗎?」婦女D反問。

「我的意思是,為民服務是在服務什麼?其實議員有很大一部分的職責,應該是透過了解民意,去導正跟制定市政府的公共政策,他們的任務是要作為市民跟市政府的橋樑,而且要代表市民審核市政府的預算,並且監督市政府要確實去執行市政建設。」

中年男子A放下了筷子,神情嚴肅的說著。

「那,他們跑紅白帖,贊助社區的活動的時候,除了透過人情世故讓你覺得要投給他之外,這到底跟議員的職責有多大的關係?他們做這些『選民服務』的時候,有去問你,你對市政的意見嗎?」

中年男子A看了看大家,清了清喉嚨,又繼續說道。

「後來我發現,有一部分是因為市政議會的記錄不夠透明,以致於我們都只能透過這種人情世故,去『感覺』哪個議員比較好,可是我們若仔細的問問自己,除了議員自己發的文宣,我們到底有沒有什麼第三方的資料可以幫助我們了解這個議員做了什麼,你會發現,還真的沒有這種東西可以參考。」

「我聽我兒子說,在美國,不管是國會或是州議會,都有保留很完整的會議記錄可以讓一般民眾查詢。而且內容還不限於文字,比較完整的紀錄甚至連聲音、影像都會有。」婦女C說道。

「可是選個議員而已,還要去看這些記錄也太累了吧。就算有我也懶得去看。」婦女D的神情顯得有些不屑。

「你願不願意看是一回事,但是議員要對自己的言行負責,那他在議會的言行就應該要都攤在陽光下讓大家去檢視。人民可以照自由意願去選擇要不要檢視,但這不是議員不接受議會透明的理由喔。」中年男子B答道。

「而且,仔細想想,民主是什麼?是人民作主。這些議員不管薪水、或是市政府做事所拿的錢,都是人民的納稅錢。我們給了他們錢,卻說不想了解他們做了什麼。投票也只憑感覺,卻不是憑他們到底有沒有做好事情來判斷,這樣的主人,好像也不太負責任?」中年男子A說道。

蒂瑪吃完了傻瓜麵,離開後。在路上一邊想著:我們現在對民主的認識,是來自於過去的教育。而這些拿來教育人民的材料,是來自於政府。那台灣從威權政治走向民主政治的政府,他們對於民主的認識,是不是其實也很有限呢?而這樣的有限,反應在教育上,是不是也導致我們對於民主的認識,也很有限呢?以致於我們在選舉做選擇的時候,因為對民主認識的侷限,導致思考模式依舊會淪於「人情世故」。於是即使我們在表面上有了民主的「制度」,但實質上離民主的「精神」,卻還有很大段路要走呀。

※※※※※※※※※※※※※※※
【參考資料】
挑戰全國黑箱議會 公民團體要求簽署「議會改革承諾書」
議員該做的事
關於政策買票的思辨
http://goo.gl/JVGgSa
http://goo.gl/P7m5Ph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