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災教育在哪裡?

新年過後的第一個周末,咖啡廳滿滿的都是人。 角落做了兩男兩女,看起來像是兩對情侶。

「這次台南維冠大樓倒成那樣,實在太可怕了…」T女說。

「對呀,電視上很多討論,都直指是因為偷工減料的關係。」S男回應。

「恩,不過看起來應該是綜合很多的因素,像是一樓也被爆料說房東為了要把房子租出去, 把整個空間的支撐牆都打掉。 看到這個新聞時,我媽說以前還住在舊公寓的時候,那時候一樓的人也是要把一面支撐牆打掉, 想要把房子空間推出去陽台,增加室內空間。 但因為我媽知道那個牆屬於很重要的主結構,就跟其他鄰居一起下去抗議。 當時因為他們牆已經打了一個洞,但也因為住戶們的抗議阻止了他們繼續打牆, 最後他們只把打掉的部分改成窗戶。 這是921以前的事情,我媽說當時如果沒有去阻止,921我們那一棟就很有可能也會是受災戶。」B女說完喝了一口果汁。

「你知道嗎,我以前從來就沒有意識到原來住同一棟房子, 打掉不該打的牆壁,是很有可能會損害到整個大樓的結構的。 然後我看到電視上有專家在說,之前網路曾經瘋傳一個救命黃金三角的訊息, 那個其實也是錯誤的。他說那個訊息太強調天花板掉下來壓到,但實際在災害現場, 我們往往是先被家裡身邊的家具倒下給壓到的,而不是天花板。 正確的作法應該是在地震發生候,要確認自己不會被倒下的家具壓到, 並且一定要保護自己的頭部跟頸部。 我就一直在想,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我們會對這樣的危機意識那麼薄弱? 為什麼我們對防災的觀念大多只仰賴不知道對不對的網路訊息?」T女說道。

「恩…畢竟我們一般人並不是念建築,也不是念結構的。 而關於防災或災害發生時要怎麼做,如果我們的普通教育裡面也沒有常常強調這類的觀念的時候, 我們也就很難自然產生所謂的危機意識。」A男點點頭。

「不知道現在中小學的防災教育做的如何?」 T女歪著頭想了想。「 我記得在我們那個年代,偶爾會做防災演練,但坦白說頻率並不算很高。 而我在小時候都覺得比較像在玩,每次都希望趕快結束, 心態上其實並沒有很認真面對。除此之外,我對學校的防災教育沒有太多其他的印象。」

「我覺得平日的防災教育真的很重要。如果平常就有在教這樣的觀念, 也許我們會更有危機意識,又或是我們至少能夠更冷靜的做出能夠救自己一命的行動。我那天看到一篇文章,他在講日本311地震, 那時候因為海嘯造成了很多人的傷亡,可是在日本岩手縣釜石市,這是一個在歷史上常常受到海嘯侵襲的城鎮, 卻發生了奇蹟。海嘯發生的時候是在下午放學, 可是釜石市的中小學生卻在沒有師長的領導下幾乎全數生還。」A男說。

「天啊,那真的是奇蹟耶。」B女驚呼。

「但如果我們仔細看完這個故事,會覺得這其實完全不是奇蹟,完全不是僥倖。而是一個很有心的教授,叫做片田敏孝教授,七年來辛苦耕耘的結果。」

「喔?怎麼說呢?」S男問。

「這位教授在海嘯研究中,發現釜石市是在歷史上常受到海嘯災害的地區,但是距離上一次海嘯,已經是幾十年以前的事情。一來人民已經漸漸淡忘海嘯的可怕,二來現在海邊都有防潮堤的建設,於是年紀大的居民對於海嘯的態度大多是:『住在連海都看不到的堤防旁邊怕什麼?而且如果真的有大海嘯來的話,那就是老天爺要把我接走了。』片田教授他一開始是針對當地成年人開設防災課程。但結果來的都是固定的人。這讓他發現對防災的有興趣的就會來,而沒興趣的就是沒興趣。於是認為防災教育應該要從學校開始,因為小孩子不像大人耳朵那麼硬。而且小孩子對未來還有追求,如果他們有防災概念,他們長大後也會把這樣的防災意識傳承給下一代。雖然因為入學考試並沒有防災這樣的科目,在初期推行時有很多反對的意見。但由於當地老師也意識到防災的重要,就努力的把相關海嘯知識塞到各種課目中,像是數學考題裡面就會有如果海嘯來的時候,你要跑多快才能活命這類的。而且每個月都會進行一次避難訓練。」

「一個月一次….我記得以前防災演習好像了不起一個學期一次…」T女喃喃自語。

「是啊,所以我們這裡的演習到最後常常 都只淪於形式,卻沒有真的發揮教育危機意識的效用。當時日本大地震的時候,釜石東中學校的學生開始先跑到第一個防災路線避難所,但是跑到那裏後他們覺得不妙,就跟老師提議到第二個避難所。在那裏遇到平常一起進行避難訓練的小學生,但看到海面的狀況覺得還是太危險,於是中學生就繼續拉著小學生的手繼續往上跑。在他們離開後不久,原來的避難所就被海嘯襲擊。在逃難過程中他們也遇到托兒所的小小孩,於是中學生一人一台推車塞著四五個小小孩不斷地繼續跑。最後除了有五名學生當時不在學校外,全部都獲救。」

A男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道。

「片田教授的防災教育有三個重點:不要被預設給騙了、要盡力的逃、要成為率先避難者。」

「要盡力的逃可以理解,但不要被預設給騙了,跟成為率先避難者是什麼意思呢?」T女不解。

「你看他們的故事,他們逃到第三個避難點才停下來。過程中小朋友是自行判斷這個避難點是否安全,覺得不安全就繼續往下一個跑。如果當初他們相信原先預設的避難點就安全的話,他們就全部喪生了。成為率先避難者,則是一種群眾心理。通常人遇到危機時,會先看周遭的人的狀況。如果大家都在逃,那自己也會想逃。可是如果都沒有人動,就也會覺得自己沒有必要逃。所以成為第一個逃的人其實很困難。但在他們的故事中,中學生就帶著小學生跑,而其他的住民看到有那麼一大群人,就也會覺得要跟著逃。由少部分的人建構出『需要避難』的氛圍,在災害真的來臨的時候,是非常重要的。」

A男頓了頓,又繼續講下去。

「對那些小朋友來說,從小到大的避難訓練跟防災教育,因為已經成了他們生活的一環,於是當災害來臨時,他們很自然地就能夠照著訓練逃難。我們看日本地震時對於日本人在災害來臨時還能夠井然有序覺得很不可思議,但其實這正是他們長期透過避難訓練跟防災教育下的成果。而防災教育的規劃,其實非常仰賴政府政策的制定。防災教育雖然不用考試沒有成績,卻是面對災害時很重要的一環。在台灣現今這種太過追求成績的氛圍下,我們願意讓學校花多少的心思在這方面的教育呢?看看國外,也想想我們自己,面對已經發生的災害,我們想要一個怎樣的未來呢?」

※※※※※※※※※※※※※※※
買一本「蒂瑪小姐咖啡館」,支持我們繼續監督國會。
我們是誰?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5/
※※※※※※※※※※※※※※※
【參考資料】
從小紮根的防災意識–日本群馬大學片田敏孝教授的十年功
http://goo.gl/tSghbg

我在日本受的防災訓練及阪神生存者的防災建議
http://goo.gl/OO4dp7

日本小朋友們的防災意識
https://goo.gl/guawCt

日本小學的防災教育
http://goo.gl/dGcuUE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