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蛋不禮貌?

「你有看到那個教育部專委被砸雞蛋的新聞嗎?」W女問。

「有啊,我臉書上難得有不是同溫層的人轉貼這個新聞,但可惜大家只在意砸蛋禮不禮貌。」P男回答。

「有人說砸蛋讓這個抗議主題失焦,是豬隊友,你覺得呢?」

「我覺得要從幾個角度來討論耶,表面上這樣說很像沒錯,因為很多的留言都只在砸蛋 禮不禮貌上,而沒有去討論他們抗議的主題。從這個角度來切入的話,說失焦是沒有錯的。但是這中間有個弔詭的地方是,如果不是因為砸蛋,這些評論不禮貌的人,他們平常根本也沒有在意這些學生抗爭的主題吧?」

W女點點頭。 「你這讓我想到我朋友的一句話,他說『根本沒有失焦的問題啊,因為你們從來就沒在這件事情上對焦過,沒對焦又哪裡來的失焦?』」

「是啊,這就有點像以前發生關廠工人案的事情一樣,很多人會說『你們為什麼不會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去反應,要那麼激進的臥軌』,可是這些人在看完新聞後的反應,只會就當下新聞報的內容罵,卻也一點都不會想要進一步的思考 『為什麼?他們為什麼要那麼激進?』而只會責怪『激進』本身,而不是去思考『是甚麼原因讓激進發生』。

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個人確實覺得需要用激進的手法表達訴求,跟是否應該直接對『人』砸雞蛋,而不是只對建築物砸雞蛋這件事情,是可以被討論的。簡單來說在情緒上我真的覺得砸雞蛋只是剛好。你去把這個情境想像一下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喔:你是學校的助理,因為被分成學習型助理跟勞僱型助理,導致兩個助理做的事情一模一樣,但領到的薪水跟得到的保障卻不同。學習型助理因為不受勞基法工時限制,導致學習型助理淪為沒有保障的廉價勞工。你想抗議這個事情,於是你透過合法的管道 『斯文』的在體制內努力反映這個問題,,可是你所得到的所有官方回應都沒有試著去解決個問題。四年了,你跟其他兼任助理們不知道舉辦了多少次的抗議,但是就是都吸引不到媒體跟一班人的關注,於是官方就繼續擺爛沒有想要解決這個問題。

那,你會不會想要對著這些說混話的官員砸雞蛋呢?」

「這顆雞蛋反映的,其實是他們這幾年申訴失敗的怒氣啊。」W女嘆了口氣。

P男喝了口咖啡後接著說。
「是啊。坦白說,我也不知道如果雞蛋只是往建築物砸,這次的媒體效應是不是也會有規模上的不同。單純就社會觀感說,砸建築物可能是大多數人相對比較可以接受的抗議做法。從這個角度,說砸雞蛋是豬隊友,也許,也許說得過去。

可是如果媒體效應沒有像這次因為砸了人而有那麼多的迴響,又有多少人會開始關心這的議題呢?有個評論寫到『 觀眾只關心那顆蛋怎麼了,沒人問這場抗議在吵什麼?』,但我覺得實際狀況卻是『如果沒有那顆蛋,根本沒媒體沒觀眾會關心抗議』。

我常常會覺得,人民也應該要反省。為什麼我們總是等到有人砸雞蛋丟鞋丟書,才來說他們不禮貌,可是討論的深度卻也只限於禮貌不禮貌。而不是再多問一層『是甚麼導致他們選擇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訴求?』多問這一層,不是要為了他們的行為開脫,你依舊可以認為他們的行動不夠周全,覺得砸雞蛋不禮貌。但能不能不要只是檢討他們的行動,不要只說砸雞蛋不禮貌,而是試著也去思考了解他們的訴求?

以現在的教於就學狀況下,你要如何保證未來你的孩子不會有機會去當兼任助理?如果你覺得你的孩子有可能做這樣的工作,那現在的這種勞動條件,是你希望你的孩子承受的嗎?

多想一步吧,不要只想到砸雞蛋不禮貌就停止思考啊!」

※※※※※※※※※※※※※※※
【參考資料】
一顆蛋 砸出青年勞動者的血汗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85874

砸雞蛋?《不服從的女人》:3與談人黃長玲與談
https://goo.gl/UviyuJ

【即時短評】政大女學生一顆蛋 砸了抗議運動精神
http://udn.com/news/story/9/1805619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