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是比較大的法官嗎?

「三民主義是哪三個主義啊?」A女問。
「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啊,怎麼突然問這個?」B女回答,臉上掛著疑惑的表情。
「就前幾天看新聞立委質詢大法官人選,結果有個國民黨立委說是民有民治民享,好像跟我以前……喂喂喂C小姐你噴到我了啦!」
「對不起對不起….」C女趕緊把衛生紙遞給A,一邊幫忙擦拭桌上破口噴出的咖啡。
B女在旁邊一邊大笑一邊說「喔你說那個喔,我想起來了,還有很多個很好笑的啊,像是有好幾個立委要大法官被提名人唱國歌的。我問你們,你們覺得大法官會不會唱國歌重要嗎?」
「誒,我覺得在回答這個問題以前,應該要先問大法官是做什麼的?」C歪著頭說道。
「好問題,那你們覺得大法官是做什麼的?」
「認真想想我還真不知道大法官是做什麼的,他是比較大的法官嗎?」A問道。
「這就要再問一個問題,所謂『比較大』是指什麼?在字面上啊,大法官雖然跟法官只差了一個字,但在法律上所規範的職權,兩者卻是完全不同的。我們一般人對法官比較熟悉,就是打官司的時候負責最後判決的人。那法官是依照什麼做判決?」
「恩….事證人證?」
「如果沒有任何法律規範,例如民法刑法,只有事證人證,法官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做出判決嗎?」B繼續問。
「欸,對耶,那就有好幾個層次。要先有規則,就是我們說的法律。然後有法官,拿到事證人證後,再根據法律去做裁決。」A若有所思。
「對,所以針對一般的法律案件,是由法官來處理的。那法律由誰制定?」
「立法委員吧?」C女說。
「對,這是分權的概念。在民主國家,行政立法司法三個職權是切開的,這樣才能彼此制衡,降低球員兼裁判造成國家權力無限擴大。前幾天立院審查大法官被提名人時,有一個親民黨立委問:『博愛座是否該存廢?』,結果那個被提名人回說大法官不是萬應公,不是什麼人來拜來問都該回答。你們覺得這個委員的提問有沒有哪裡怪怪的?」
「雖然我現在還不知道大法官跟法官的差異,不過就分權的概念來說,『博愛座是否該存廢?』會牽涉到的是要怎麼立法。那這個東西就算要討論,也應該是立法院自己去提案才來討論,這問題聽起來也不是法官說要廢不廢就可以決定的。
而且那一天的會議目的應該是在『審查大法官被提名人』,那應該要就大法官的資歷是否適合去做討論吧?那該問的也應該是大法官對於自己的職權是否熟悉這類的。
當然這些被提名人他可有他自己對於這些議題的看法,可是他們個人的看法跟審查他們是不適合當大法官,這是兩回事吧?」C女回答。
「你說的沒錯,那個立法委員的行為,其實就有一點像是在一間公司裡面,行銷部跑去研發部問他們對行銷策略有什麼看法,而且如果研發部認真回答了,行銷部還要研發部對自己的回答負起責任一樣。但行銷策略怎麼做明明就是行銷部的責任吧?
我覺得那個被提名人回答得很好,他說『我只能就大法官職權範圍之內的事情回答,其他議題他當然有想法,也很想講,但這個場合不適合』
拉回來說,大法官是指『司法大法官』,憲法裡面規定了大法官的職權是『解釋憲法,並有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之權。』」
「咦?所以聽起來大法官的職權其實是『解釋所有法律』的囉?」A女問。
「沒錯。法律跟憲法的制定是立法院的職責,而行政命令是由行政單位依照實際業務需要而制定的。概括來說,他們都屬與「法」,但是這麼多的法,他們彼此之間會不會有衝突?如果有那要由誰來判斷要依據哪一個法?這個就是司法大法官要做的事。而這其中最重要的職責,但也是我們一般比較無感的,其實就是解釋憲法的部分。但要注意喔,解釋憲法是法官的職責,但是修憲不是。修憲是立法委員的職責。所以那天也有立法委員詢問被提名人針對修憲的立場。你看這是不是又像『行銷部問研發部對行銷的看法』的感覺一樣?
我不能說立法委員不能這樣問,如果今天這個場合是公聽會,那這樣問是沒有問題的。可是這個會議的目的是在審查大法官資格,而修憲不是大法官的職權,如果被提名人回答說他贊成修憲,結果立法委員反而把提名人個人意見引申成『他贊成修憲那他當大法官會造成修憲』,那這不是莫名其妙嗎?
可是當一般民眾如果對於大法官,司法院,立法院的職責不了解的時候,是不是也會很容易被引導往這樣的方向去想?」
「這樣聽下來,那天立法委員的質詢,很多真的是『搞不清楚狀況』耶!」A女說。
「你們覺得立法委員為什麼會『搞不清楚狀況』?」B女問道。
「恩…坦白說,你這樣解釋,我才比較清楚大法官的職權。然後也才看懂立法委員在這次質詢過程中哪裡是有問題的。可是在你還沒解釋以前啊,我只會覺得三民主義講錯很好笑,覺得被提名人說會走音不唱國歌的回答很逗趣。卻不太會進一步去想這些立委在一個審查大法官的場合,問這個問題適當不適當。
可是新聞之所以會寫出來,也是因為他們問了這些其實根本不適當的問題。假如他們真的很認真的問對的問題,我猜整個質詢就會很無聊,也根本就不會有這麼多新聞吧?」C女緩緩地說道。
大家瞬間陷入沈默中。
B女喝了一口咖啡後開口說道「站在立委的立場去思考,立委如果問職權,民眾又看不懂,沒有梗新聞也不會想寫。他問唱國歌這種意識形態的問題,就有很大的機會可以上媒體。反正民眾不懂職權,那當然是以能上媒體曝光比較重要。我認為那些立委大概就是這樣想的。我甚至覺得他們其實不是不懂,而是故意這樣問。
可是這就意味著,立委之所以會這樣做,就是因為賭民眾不懂。那民眾為什麼不懂?因為我們的公民教育從來就只是拿來考試,我們從來就沒有認真覺得公民教育很重要。
民主從來就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民主的過程從來就不輕鬆。民主要靠的是大家一起提升自己的對政治的參與與識別能力才能維持才能長久。立委這樣質詢大法官人選,是一種悲哀。那我們,有沒有看到我們自己不懂政治的悲哀?」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其實最近小編還在水深火熱當中,但最近看到大法官審查的很多新聞,實在忍不住。後面發文的頻率短期內還沒辦法回到以前一週一篇的速度,總之小編還是會盡力而為,但發文頻率的部分請給小編一些時間~
另外長期追蹤本粉專的朋友,有些可能知道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這個志工組織在支撐。我們最近也推出了長期的小額募資,有分單筆與定期定額,如果您願意支持我們,可以參考以下兩個連結:
單筆支持>> https://goo.gl/FlBR0L
定期定額支持>> https://goo.gl/Zs6F10
目前我們也在計畫,未來可能會推出電子書以及新的實體書本或新的募資小物,在這裡小編有個小小的請求,想請大家幫忙填這份問卷,讓我們可以參考大家的需求,作為未來設計募資小物,以及寫故事人物背景設計的參考。
※※※※※※※※※※※※※※※
【參考資料】
大法官職權(憲法第78條)
大法官任命方式 (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第1項)
立委問這題 大法官被提名人嗆「我不是萬應公」
唱國歌? 黃昭元:配額用完了
朱立倫第二? 陳超明糗背三民主義
【延伸閱讀】
為什麼要有憲法? https://goo.gl/goaWHX
憲法的意義 https://goo.gl/Vb9h7F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