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地方議會政治

議會透明,敢不敢?

「這陣子感覺好多媒體的新聞都會附上立委質詢的影片喔。」P女說。

「對呀。我覺得這是好事。今天先不論一般民眾對這樣的訊息有沒有興趣。但越多媒體播,一般人民若想要了解國會的實際質詢第一手消息,也就會越容易。要求國會透明,應該是民主國家基本的要求。」T女點點頭。

「不過最近我看到一個新聞,才發現我們的地方議會也有不透明的問題。而且感覺非常嚴重。」

「喔~你是說花蓮大學生去地方議會直播,結果被趕出來的事情嗎?」

「沒錯,而且不只花蓮,澎湖也發生類似的事件。進去澎湖議會直播的人雖然沒有被警察架離,但是據說議長一直在看記者席,縣長還沒回答議員的質詢,就宣布散會。看新聞說是因為有人在直播,而有議員反對,所以不開放直播直接散會。」

「我想問個問題,我記得之前你有說過,在民主國家政府與人民都應該要遵守法律,特別是政府尤其必要,這個是程序正義的概念。那像花蓮議會,警察把學生強制驅離,有甚麼法源依據嗎?」T女問道。

「好問題,我覺得我們要從兩個層面來看這件事。第一個層面就是你說的,政府做這個事情,是依據甚麼法的?這個問的是現狀。而第二個層面則是如果於法有據,這個法是否合理?就第一個層面來說,地方議會開不開放民眾錄音錄影,要看各地方政府的規定。」

「也就是說議會開不開放這件事,不是由中央政府規定,而是看地方自己制定的規範嗎?」

「就現況來說,是這樣的沒錯。」P女點點頭,一邊攪拌著咖啡一邊說道。「 以花蓮縣議會議事規則裡的錄音錄影管理規則,裡面有提到,在沒有大會主席的許可下,任何人不可以在議場內錄音錄影。在這個規定之下,主席有權力要直播的學生離開會場。單純以於法有據來說,議會主席是被賦予有這樣的權限沒錯。但是呢…就第二層來說,我覺得站在人民的角度要去思考的是,這樣的限制是否合理?」

「我覺得以民主國家中人民有監督政府的權利與義務來說,這個限制當然是不合理的啊。打個比方,在公司老闆要怎麼監督自己的員工?大概有幾個方向,例如要員工寫工作日誌,或是透過主管觀察員工表現回報,或是就自己在上班的時間自己去觀察員工在做甚麼。員工受雇於公司,那老闆當然有權利了解員工上班都在幹嘛。民主的意思是相對於君主,君主制度下,國家是屬於單一個人,單一家族的。但是在民主制度下,國家是所有人民的,人民才是主人,也可以說人民是國家的老闆,而不管是地方議員,國家立委,他們其實都是人民的僱員,也就是幫人民做事的公僕。他們的權力是人民賦予的,那自然人民也有權力監督他們。所以人民透過直播,錄音,錄影等手段想去達到監督的目的。這完全就是民主國家人民應該有的權利啊。如果我們覺得職員反對老闆監督是不合理的,那憑甚麼議員可以找藉口說不讓人民直接監督?」T女講完口有點渴,喝了口柳橙汁。

「是啊,而且我看花蓮縣議員王燕美的回應,也讓我很搖頭。他說:『除了高雄市外,全台各縣市都有不可錄音、錄影的旁聽規則,花蓮縣議會已經退一步,將議員質詢內容全部存檔,只要上網就看得到質詢、答詢情況。』」

「唉呦,講的好像恩賜一樣呢,他怎麼不說高雄市那樣才是典範,我們應該要學習他們透明開放的精神?」T女翻了一下白眼。

「而且衝著這句話,我去查了一下他所謂上網就看的到質詢答詢情況的資料到底在哪,結果呢,我從花蓮縣議會網站的議事錄議案查詢進去看,那個連結是有議事錄,但你知道嗎,他只有1946~2014年的資料。至於直播嗎,議會是有網路直播啦,但是也沒有歷史紀錄。也就是直播當下你沒看,事後也看不到。」

「真諷刺,這樣還敢想說上網就查得到質詢喔?監督政府就是要監督當下。而且既然網路都有直播了,那民眾進去直播他們到底怕甚麼?」

「他們就是抓準一般人不會那麼仔細去看議會網站啦。不然在我跟你說之前,你知道花蓮縣議會網站有提供直播連結嗎?」P女問。

「說真的,還真不知道耶。我甚至不知道新北議會有沒有直播…也從來沒有看過哪個議會去推廣過他們有議會直播可以看。」T女搖搖頭。

「但是當學生進去直播的時候,學生會有自己的圈子,而他們一定也會很努力地想要讓直播被更多人看到。這時候議會當然就害怕了。而且真要說啦,以利益交換來說,恐怕在地方議會在立院發生的頻率要更高。你覺得當人民喊出議會要透明的時候,議員他們敢開放嗎?」

「 我想是不敢吧。但越是這樣,我覺得我們就應該喊得越大聲並更關注這個事情。這樣才有機會讓議會跟著變得開放透明。」

「沒錯!」

※※※※※※※※※※※※※※※
【參考資料】
花蓮縣議會錄音錄影管理規則
http://www.hlcc.gov.tw/rule-7.php

花蓮縣議會議事錄
http://hlcc.digital.tpa.gov.tw/

東華學生抗議 王燕美要求學生尊重議會各項規則
http://udn.com/news/story/6656/1699260

王燕美議員不爽和人民、學生溝通,就說「你們去選議員啊!」「我在台獨會議的時候你們在幹嘛?」「我以前也讀社會所啦!」「你們小英主席都說謙卑謙卑再謙卑了。」「你們幾個學生就想影響決議?」
https://goo.gl/W6cwxk

我在花蓮縣議會直播卻被架離
http://www.civilmedia.tw/archives/47336

網媒爭直播權受阻 澎湖市議會兩度停會議程癱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147178

澎湖縣議會 不爽直播 直接散會!
https://disp.cc/b/163-9pbH

大學生嘉市議會旁聽 遺憾等嘸議長
http://m.appledaily.com.tw/…/arti…/politics/20160516/862579/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議員該做哪些事?

「你昨天有看台北市的議會施政報告線上直播嗎?」P男說。

「沒有耶,但是我有看新聞報的一些片段。說有議員在唱黃梅調。」Q女回答。

「我有看一小段,一邊看一邊笑,但又一邊覺得好可悲。」

「怎麼說?」

「我看有的議員拿著之前新聞報導市長失言的事情在質問,可是,一來很多失言的事情之前市長都有說明跟道歉過了。二來,市長是有失言過沒有錯,但是議員在議會質詢的時候,還著重的重點不是應該是市政、而非市長失言嗎?」

「恩…我們常常在說要就事論事,但聽你這樣說,這比較像在修理人,而不是想討論事情。」

「當然不是所有議員都質詢的不好,像就有議員很認真的問美河市的問題,求償了多少,進度怎樣。這樣質詢一點也不好笑,很嚴肅。但這不就是議員真正應該要做的事情嗎?」P男聳聳肩。

「老實說,雖然我也都會去投票,可是我真的沒有很清楚什麼事情是議員應該做的耶…」Q女歪頭說道。

「我也是,所以後來我想說既然要監督,就應該要來了解一下,順手去查了一些資料 。議員該做的事簡單來說有幾項,像是針對市長的各種報告提出質詢。可以提案給地方政府要求地方政府執行,並且監督執行進度。還有審查預算決算跟地方法規。」

「也就是議員跟地方政府的關係,議員屬於提案、監督跟審核,而地方政府屬於執行。這樣說對嗎?」

「沒有錯。也就是議員有很大的責任,是要代替市民監督地方政府的施政執行進度跟品質。然後我看完直播一直在想,如果你看到你自己投的議員,在議會唱歌,質詢也不知道在質詢什麼,沒有重點,或是講一堆跟市政沒有關係的話,你下次還會想投他嗎?」P男問。

「當然不會,這次投錯只能認了,就像交男女朋友總有瞎了眼的時候,但下次就絕對不投一樣的人。」

「不過你知道嗎,那個唱黃梅調的議員,這次是第五次連任議員了。」

「……….」Q女無言。

「你去想像一個場景喔,在一個企業裡面,有很多個員工。有的員工很認真的工作,而且是都是做對公司有幫助的事情,然後有的員工只會作秀,或是雖然是幫老闆做事,卻不是做公司的事情,例如明明他來應徵行政,卻被老闆使喚去當私人保母。然後他本身的行政工作都沒做好。然後老闆對這個願意當他私人保母的員工讚譽有佳,但真的幫公司做事情的員工卻被老闆抱怨。你覺得會有怎樣的結果?」

「那認真工作的員工總有一天會受不了而離開吧。然後剩下會待在公司的,都是老闆喜愛的員工。雖然他做的事情不一定對公司有幫助。」

「那你覺得這個老闆有什麼問題?」

「公私不分,把私事看的比公事大。」

「所以這間公司日後營運不佳,是員工的責任比較大,還是老闆的責任比較大?」

「當然是老闆啊。」

「那我們把這個場景放大,放到地方政府裡面。議員的老闆是誰?」

「恩….應該是人民呀,因為有夠多的人投票投給他,他才能當選議員。議員的薪水也是從納稅人來的。」

「所以當一個很荒唐的議員連續做了五屆都沒有被換掉,那有問題的到底是出在議員身上還是人民身上?」

「………….」Q女再度無言。

「當一個議員平常主要都在跑紅白帖,卻不認真質詢不認真審市府預算書。但是每次選舉都選上,那問題是出在議員身上還是人民身上?」

Q女不講話。

「也就是說,如果人民選擇議員的依據,是看它有沒有跑紅白帖,有沒有做選民服務,而不是去看他是否有把關預算幫我們省了多少錢,或是幫我們監督市政府做了多少事。那人民就像我剛剛舉例的那個老闆一樣,是公私不分啊!」

P男頓了頓,喝了口茶後又繼續說道。

「但是說真的,如果不是因為這次看直播,我不會知道原來市議會質詢會這麼荒謬可笑。我也不會去查一個稱職的議員到底該做哪些事情。你說我們平常都怎麼認識議員的呢?」

「看新聞呀,或是像你說的,看議員沒有發紅白帖,婚喪喜慶有沒有出現。所以其實新聞沒有報的,我們也真的不知道。」

「可是新聞會報的,往往是很誇張、有新聞點的才會報。也就是有些議員也許表現其實不錯,但沒有新聞亮點,就不會被報導。而且每一個人投的議員不同,那你會關心的議員也就不同,所以人民應該要要求各地方政府,要比照立法院有議事轉播系統,除了要有即時轉播,也要有議會影音歷史紀錄。只有當這些資訊可以逐步的被公開,人民才有足夠的資訊能夠去判斷一個議員的好壞,而不是只憑片面的印象,或是既有的意識形態去投票。」

P男嘆了一口氣。

「而人民也必須要更去意識到,在民主國家,人民作主不是一個口號。而是人民必須要去面對自己的責任,也就是我們有投票的權力,那我們就有監督的義務。當這個政府做的不好,雖然政府本身有一定的責任,也必須要針對政府究責,但我們也必須要去反思,我們自己是否有盡到監督的義務?」

※※※※※※※※※※※※※※※
【參考資料】
柯文哲首次議會施政報告

國民黨議員唱黃梅調諷刺「柯皇帝」

【豆知識】
憲法的意義
為什麼要有憲法?
行政命令是甚麼?
人權的意義
轉型正義是什麼?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為什麽議員在議會的投票,記名投票會更好?

年底時候,聚會特別多,咖啡廳也特別忙。這天下午蒂瑪把咖啡館掛上休息的牌子,讓大家小歇一口氣。也順便把前幾天去IKEA買的架子安在廚房,替換掉壞掉的,這時候服務生R走進來,站在一旁問有沒有需要幫忙的。

「你幫我到後面拿螺絲起子來。」蒂瑪說。

拿回螺絲起子的服務生R遞給蒂瑪後,嘆了一口氣。

「怎麼啦?你聽起來心情好像不太好。」蒂瑪一邊鎖著螺絲一邊說。

「我本來覺得這次選舉完以後,有些政治人物應該知道要安分一點,結果台南又有事。」服務生R沒好氣的說。

「喔?甚麼事?」

「就是台南議長選舉,這次明明在野黨席次明明就有過半,沒想到議長選舉翻盤。」

蒂瑪指著旁邊的零件說。「那個板子拿給我一下….你說的事情聽起來似乎不太單純…」

「是不單純啊,現在很多消息說有很多議員接受買票。我覺得很生氣的是,人民好不容易投票選出這些人,結果這些人選議長的時候,卻沒有真實的反應民意。」服務生R一邊說話一邊把板子遞給蒂瑪,講話的語氣有些激動。

這時候蒂瑪沒接話,鎖好一塊板子,看了看兩邊有沒有平衡。暫時放下工具。「休息一下,我們去外面喝花茶吧。」

蒂瑪帶著服務生R走出去,泡了一壺花茶在角落的位子坐下。

「在台灣發生這種事,你根本不知道是誰跑票。但是你知道嗎,在美國,不管是參議院還是眾議院,所有議案的投票,包含眾議院議長選舉,都採用記名投票。而且美國參議員對於各項法案、預算、提案的決定,也都必須要定期公開給選民知道。」

「可是有人就會說,一般人投票採不記名,為什麼議員會立委需要記名?」服務生R問。

「不過你要去想喔。民意代表投票的意義跟一般人民投票的意義不同。人民投票,表達的是自我意志。採不記名投票是為了避免受人情干擾或報復。但是民意代表已經是人民選出來的。所以她有背負民意的責任,要對選民負責,這就是責任政治的一環。」

蒂瑪看著服務生R的表情有些疑惑,又繼續說明。

「舉個例子,假設我今天的立場是反核,所以我選了一個在政見上表達立場反核的議員。結果相關關於核能的議題,他在議會投票或是討論都傾向擁核的話,那對我來說,他是不是就辜負了我支持他的理由?如果今天議會這些表決結果、討論結果都不透明,老實說我根本就無從了解這個議員有沒有照著我對他的期望做事情。」

蒂瑪頓了頓,喝了口茶,繼續說著。

「民意代表必須對選民負責,所以民意代表必須讓選民了解這個代表他到底有沒有真的依照選民的期待做事。以台南為例子,人民選了在野黨席次比較多,就意味著比較多的人民支持在野,也希望他們可以取得議會議長的席次比較好做事。但這樣的投票結果顯然他們就沒有反應民意。如果今天是記名投票,選民是不是就能夠知道,是誰跑票,這樣是不是也能作為下次投票的依據?而且若是記名投票,對議員來說,今天即使他遇到買票的誘惑、或是其他的威脅,但因為他的所作所為必須要被選民檢視,那不管是買票或是賣票的行為,都會因為多的這層檢視,而不得不收斂。」

服務生R這時候托著下巴好像在想些甚麼,開口說道。

「仔細想想,為什麼我們這裡每次選舉,議員或立委都必須要用宣傳車宣傳,或是靠跑紅白帖讓大家覺得這個議員好像有做事,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為,他們真正該被檢視的事情,像是在議案審核時他們的立場是甚麼,這些資料都沒有透明化。所以選民投票根本就瞎子摸象,只能靠這些不是議會表現的線索、甚至只能看所屬政黨去考慮要怎麼投票。」

「是呀。而且資訊透明還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他能夠幫助選民,留下真正反映民意的民意代表。」

蒂瑪笑了笑。

「我們必須要很誠實地去面對,不管是哪個政黨,一定都有好的議員,也有不好的議員。一定都有順從民意的議員,也一定都有順從黨意的議員。立委也是一樣。如果他們在議會、在國會的表現,是被攤在太陽下的,這樣每個黨不好的議員跟立委,才能夠真正的被淘汰。我們也才能夠留下真正好的議員或立委。不然像現在這樣打迷糊仗,你覺得最吃虧的會是誰?」

「那些認真做事,卻博不到媒體版面的議員或立委。」服務生R回答。

「沒錯,所以不管是議會或是國會,不夠透明的資訊,就會造成劣幣驅除良幣。人都需要成就感,議員、立委也是人,那你就不能夠去忽略只要是人,都會有人性的需求。當他們做順從民意的事情卻無法被看見,反而可能因為媒體誤導而被批評,那只要是人,就都有可能放棄繼續堅持作對的事。這樣到頭來,吃虧的還是人民。」

※※※※※※※※※※※※※※※
【資料參考】
統統記名投票
立法委員的投票與表決–秘密投票或記名投票
論議長選舉亮票的法律問題

【立法院職權系列】
立法院職權之一立法院職權之二立法院職權之三立法院職權之四
立法院職權之五(服務貿易協議被歸類成行政命令,合理嗎?)
行政命令是甚麼

言論免責權的意義?

這天咖啡的下午,門口掛上「休息中」的牌子,蒂瑪跟服務生休息片刻,簡單泡了花茶、咖啡,準備了一些小餅乾,在咖啡廳的一角聊了起來。

「我那天看到一個新聞,覺得很生氣。」服務生B說。服務生B現在是在半工半讀的大學生。是一個從台南上台北念書的可愛小女孩。

「什麼新聞呢?」服務生C問。

「就是台南市議會的議員,提出說若沒有經過議員當事人同意的話,議員開會或質詢相關的影音檔不可以任意外流。」服務生B說著,喝了一口花茶。

「是說那天我才聽到有客人在討論議會記錄透明度的事情。才在說會議記錄應該都要公開,而且應該要做到影像、聲音都能夠記錄,並且要有管道能夠讓一般民眾查閱。但台南市議會議員的提議聽起來怎麼有點反其道而行啊?」服務生D回想起前幾天聽到客人談論台灣議事記錄不夠透明的事情。

「那他們提出這個提議的理由是什麼?」服務生C一邊吃著餅乾一邊問。

「他們認為若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會傷害到他們的言論免責權。」服務生B回答。

「嗯…那言論免責權是什麼意思?」服務D問著。

這時候一直沒有講話的蒂瑪喝了口茶後,開口說道。
「其實言論免責權的『免責』對象,指的是政府。這個意思是說,為了保障民意代表在替人民發聲的時候,避免政府利用立法、司法或任何國家機關的力量,針對民意代表的發言,去提告、或是做技術上的干擾,讓民意代表不敢真的替人民發聲。所以言論免責權的實質意義,是為了保護民意代表在為民喉舌的時候,不會因為這樣而被政府迫害。畢竟政府握有的權力是很大的,如果政府的權力不能受限制,那就很有可能透過這種方式迫害到人民的發聲權。」

「那這樣議員用言論免責權來說不能公開,就顯得很荒謬了呀。因為他們這樣說,就代表他們把所謂的言論免責權,去過度延伸成議員的發言也不用對一般民眾負責、還有他們認為議員的言論自由是不必受到人民監督的。」服務生D聽完,一邊筆劃著一邊說道。

「沒錯!這就是我覺得生氣的地方,議員曲解了言論免責權的意義。還拿這個作為不能任意公開會議影像記錄的理由,所反映出來的其實是他們不想要讓自己的言行受到一般民眾的監督。」服務生B憤憤的說著。

「在民主國家,為了讓人民充分參與政治,議事透明其實是很基本的要求。像是在美國,你甚至可以在國會圖書館查到兩百年前他們制憲會議的會議記錄。」服務生D說道。

「兩百年前耶,那不就意味著他們那個時候就有民意代表的言行都必須要受到人民監督的觀念,所以才會留下會議記錄?」服務生C驚訝的問著。

「是啊。反觀台灣的議員,先別提議事透明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居然還提出這種倒退嚕的要求。」

「…..我真的深深的覺得,台灣很多議員,他們自己本身根本就沒有『民主』的概念。」

「不只是議員啦,很多立法委員,或是民意代表,從基層到高層的官員,其實都沒這個概念的。甚至人民本身,對民主的了解跟感受,也都不夠深入。所以為什麼說台灣的民主是不完全的,其實不是沒有原因。」蒂瑪做了結語。

※※※※※※※※※※※※※※※
【參考資料】
議員要求質詢影片不外流 網友:怕什麼?
台南市議會的恥辱:阻止會議錄音錄影公開

結果好是真的好嗎?

這天咖啡廳休息,蒂瑪抽空撥電話給媽媽聊聊天。
「你好久都沒回來啦!」蒂瑪媽媽接到電話,顯得很開心。

「對呀,最近咖啡廳忙,放假都只有放一天,下次有休連假一定回去!」蒂瑪口氣帶了些抱歉。

「好好,等你回來,媽媽做好菜給你吃。」

「哈!謝謝媽!最近家裡都還好嗎?」

「都還好囉…喔對了,最近附近的路又在重新鋪柏油了。」媽媽像想起了什麼,提了這件事情。

「嗯?我記得不是沒多久前才鋪過嗎?」蒂瑪想請上次回家是幾個月前的事情,那時候附近才剛為了要鋪柏油,把舊的柏油給刮除。

「對呀,快選舉了,大概又在消化預算吧。」媽媽嘆了口氣。

「唉,我那天聽到一個咖啡廳的常客說,很多這種修路鋪柏油的用的都是議員分配款。」蒂瑪跟媽媽提起前幾天聽到客戶H說的內容。

「喔?你那個客人還滿有概念的耶。」媽媽對這話題顯得很有興趣。

「媽也知道議員分配款呀?」蒂瑪有些意外。

「本來不知道,是隔壁鄰居說他兒子幫他買平板電腦之後,每天在FB看到好多電視沒講的事情。他開給我看的,我才聽說有這個東西。我們就聊天討論,以前都不知道這些款是這樣來的,都被議員拿來綁樁。更可惡的是很多議員都透過這個東西發包工程拿回扣。我們表面上看路鋪好了、讀書館採購新書好像很棒,但中間都被這些官員不知道中飽私囊了多少錢。」媽媽有些憤憤的說。

「對呀,我聽說新北市跟大台南市有針對這個部分,把議員分配款改成議員建議款。之前很誇張喔,議員分配款可以用在補助很多社團活動上,結果一堆議員都拿去申請活動補助,而非工程補助。雖然說改成議員建議款後,在可使用的範圍上也有比較限縮了,但還是有很大的改進空間。」蒂瑪說著。

「對呀,你說的那個我也有看過人家寫,說現在新北市的作法,只是把議員個人私房金庫,變成是整個市政府的私房金庫。當然可以慢慢改革有一點進步不是壞事。不過年底選舉了,如果有什麼方法可對議員施加壓力,也許可以讓這樣的改革再更進一步。你們年輕人有什麼想法嗎?」媽媽想起這段時間看到很多年輕人的創意。

「嗯…這點我倒是沒想過。但我之前去參加過公督盟的一個座談會,找來很多台灣地方監督議會的組織來分享一些心得。他們有提到想要針對一些地方政策的議題,傳真意向書請議員跟議員參選人表達他們的意象。等選舉後再透過這些資料對議員施壓。」蒂瑪想起那次去參加座談會,聽到很多地方議會監督團體分享他們的心路歷程,每一個聽起來都很艱辛,跟政府交手的過程也充滿了很多不合理的事情。常常一個改革推動了很久,卻只能牛步前進。

「議員也許會覺得幹嘛要理這個東西。不過如果除了傳真,再號召一般人也打電話去施壓要求議員要表態,也許對議員來說會更有壓力喔。」媽媽提議。

「媽說的有道理耶…真的可以來想想怎麼趁這次選舉,對地方政府議員施壓。他們大概也只有選舉的時候會對民意比較有感吧。」蒂瑪說。

「你看看有什麼想法,需要媽媽幫忙的可以盡量說喔。」

「好!對了,媽,我也買個平板給你用吧。」

「好啊,可是我看鄰居說要設定什麼帳號的。」媽媽聽起來很高興,但又有點擔心不會用。

「我先買來設定好再寄給你好了。你先問一下鄰居大概怎麼用。我下次回家再教你。」

蒂瑪掛上電話後想了想。要讓更多人支持議員分配款必須廢除,至少要讓大家先知道議員分配款是什麼。如果有相關文宣可以印出來,也許比較容易讓上了年紀的人接收到這個訊息?選舉倒數44天,這是民選官員最脆弱的時刻,是很關鍵的時間啊…

※※※※※※※※※※※※※※※
【資料參考】
地方制度法專題:「議員配合款」與「議員建議款」

誰贊助了社區贈品、喜宴包了多少,票就投誰,這樣的投票決策真的沒有問題嗎?

這天下午,咖啡廳提早休息。傍晚蒂瑪走到附近的傻瓜麵攤吃麵。隔壁桌座著兩男兩女,看起來約莫四、五十來歲。

「最近選舉快到了,都會有一些好康的事情。」中年男子A說。

「對呀,像那天我們社區管委會開會,結束的時候,就有議員到我們那裡,贊助不少贈品,我們樓上的鄰居就抽到一台電風扇。隔壁棟的也有人抽到小烤箱,就都是議員贊助的。」婦女C說著。

「像上次我去隔壁李伯伯娶媳婦的婚宴,那次也是有議員來到現場致詞祝賀,聽說紅包也包的很大,有五位數呢。」婦女D喝了口湯。

「所以你們議員投票要投給誰?」中年男子B問。

「…其實我還在想耶。」婦女C頓了頓。

「有什麼好想的?你看那些議員多熱心,都贊助這麼多的東西,當然是要投給他們。人家那個慷慨,不投給他們歹勢。」婦女D說道。

「可是仔細想想,議員的主要職責,不應該是跑這些場子吧?」中年男子A托著下巴,一邊說著一邊瞄向電視機。電視機上正撥著候選人造勢掃街的新聞。

「以前投票的時候,我都沒有去懷疑過或想過這些事情。但我兒子這段時間,給我看了一些網路的資料,我細細的看,突然覺得有些我們習以為常的事情,好像其實有點不太對。」婦女C很認真的回答著。

「像是我們都很習慣議員會常常出來做選民服務,跑紅白帖。可是…這個是議員應該做的事情嗎?」中年男子A接話。

「不然議員應該要做什麼?議員不是本來就是為民服務嗎?」婦女D反問。

「我的意思是,為民服務是在服務什麼?其實議員有很大一部分的職責,應該是透過了解民意,去導正跟制定市政府的公共政策,他們的任務是要作為市民跟市政府的橋樑,而且要代表市民審核市政府的預算,並且監督市政府要確實去執行市政建設。」

中年男子A放下了筷子,神情嚴肅的說著。

「那,他們跑紅白帖,贊助社區的活動的時候,除了透過人情世故讓你覺得要投給他之外,這到底跟議員的職責有多大的關係?他們做這些『選民服務』的時候,有去問你,你對市政的意見嗎?」

中年男子A看了看大家,清了清喉嚨,又繼續說道。

「後來我發現,有一部分是因為市政議會的記錄不夠透明,以致於我們都只能透過這種人情世故,去『感覺』哪個議員比較好,可是我們若仔細的問問自己,除了議員自己發的文宣,我們到底有沒有什麼第三方的資料可以幫助我們了解這個議員做了什麼,你會發現,還真的沒有這種東西可以參考。」

「我聽我兒子說,在美國,不管是國會或是州議會,都有保留很完整的會議記錄可以讓一般民眾查詢。而且內容還不限於文字,比較完整的紀錄甚至連聲音、影像都會有。」婦女C說道。

「可是選個議員而已,還要去看這些記錄也太累了吧。就算有我也懶得去看。」婦女D的神情顯得有些不屑。

「你願不願意看是一回事,但是議員要對自己的言行負責,那他在議會的言行就應該要都攤在陽光下讓大家去檢視。人民可以照自由意願去選擇要不要檢視,但這不是議員不接受議會透明的理由喔。」中年男子B答道。

「而且,仔細想想,民主是什麼?是人民作主。這些議員不管薪水、或是市政府做事所拿的錢,都是人民的納稅錢。我們給了他們錢,卻說不想了解他們做了什麼。投票也只憑感覺,卻不是憑他們到底有沒有做好事情來判斷,這樣的主人,好像也不太負責任?」中年男子A說道。

蒂瑪吃完了傻瓜麵,離開後。在路上一邊想著:我們現在對民主的認識,是來自於過去的教育。而這些拿來教育人民的材料,是來自於政府。那台灣從威權政治走向民主政治的政府,他們對於民主的認識,是不是其實也很有限呢?而這樣的有限,反應在教育上,是不是也導致我們對於民主的認識,也很有限呢?以致於我們在選舉做選擇的時候,因為對民主認識的侷限,導致思考模式依舊會淪於「人情世故」。於是即使我們在表面上有了民主的「制度」,但實質上離民主的「精神」,卻還有很大段路要走呀。

※※※※※※※※※※※※※※※
【參考資料】
挑戰全國黑箱議會 公民團體要求簽署「議會改革承諾書」
議員該做的事
關於政策買票的思辨
http://goo.gl/JVGgSa
http://goo.gl/P7m5Ph

正視地方議會問題

你知道台灣的地方議會,
有半數以上完全沒有公開會議記錄、也無法要求查閱的嗎?

你知道議員配合款常淪為綁樁使用,
而且有行政權、立法權混淆的問題嘛?

如果您了解這些問題,
也願意跟身邊親朋好友討論,
歡迎下載蒂瑪小姐咖啡館製作的議題DM,
讓跟多人一起重視這些問題。
地方議會改革,需要人民一起來參與!

議員配合款,只要結果好就好嗎?
DM下載連結:http://goo.gl/Dlqb2F

議會不透明,有多不透明?
DM下載連結:http://goo.gl/mnG7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