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地方議會政治

正視地方議會問題

你知道台灣的地方議會,
有半數以上完全沒有公開會議記錄、也無法要求查閱的嗎?

你知道議員配合款常淪為綁樁使用,
而且有行政權、立法權混淆的問題嘛?

如果您了解這些問題,
也願意跟身邊親朋好友討論,
歡迎下載蒂瑪小姐咖啡館製作的議題DM,
讓跟多人一起重視這些問題。
地方議會改革,需要人民一起來參與!

議員配合款,只要結果好就好嗎?
DM下載連結:http://goo.gl/Dlqb2F

議會不透明,有多不透明?
DM下載連結:http://goo.gl/mnG7Tr

沒有公開會議紀錄

咖啡廳的角落坐了兩名四十幾歲的男子。聊天聊的很熱烈,桌上的水喝到剩下一半。男子A跟服務生又點了兩杯咖啡。

「我那天去參加公督盟九合一選舉投票攻略論壇的活動,聽與會人員分享,聽到好多好離譜的事情。」男子A說。

「像是什麼?」男子B問。

「像公督盟他們幾年前一開始決定要做立委評鑑的時候,去立法院跟那些立委拜會, 結果有立委說『你們憑什麼評鑑我們?誰授權你們的?』」

「…可是立委是人民選出來的,人民的錢是人民自己賺的,立委的薪水是人民繳稅金養的。人民當然有權監督立委啊,根本不需要誰授權。」男子B回應,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你好聰明,我一開始聽到他們這樣講,也反應不過來。但想一想還真的是這樣耶。另外像之前有很多團體都在反應選舉保證金高的不合理,也去拜會了中選會的人,結果中選會的人回說:『你們連20萬元的保證金都繳不出來,你確定你真的要選舉嗎?』」

「…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來,我們的官員自己都沒什麼民主的觀念喔。選舉是人民的權利,高保證金意味著阻擋人民的參選權。當然,選舉會花錢沒有錯。但宣傳的方式有很多,不應該在『參選資格』就用錢來限制誰能選、誰不能選。」

「你真的很有概念耶。」男子A的口氣充滿了佩服。

「我最近在看關於美國民主歷史的一些書,感觸就很深。你知道嗎,當初美國建國時,他們有五十五位國父,齊聚在費城,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設計了美國憲法,這是兩百多年前在美國發生的事情。而今天,只要你願意,這些年來在美國國會發生的各種會議,只要內容屬於非機密,當期就要公開。而即使是機密文件,在一定的年限後也一定要公開。不能拒絕任何公民到機關調閱,因此包含當制定美國憲法時的會議記錄。在美國國會圖書館都可以查到詳細的資料。」男子B一邊說,一邊打開ipad,給男子A參考他最近讀了哪些書。

「這倒讓我想到論壇中提到台灣的議會還不夠透明的事情。先不講即時轉播或是歷史影片記錄,光是會議記錄,就有過半的地方議會都沒有做。」

「沒錯,我要講的就是這個。現在是西元2014年了,台灣的會議記錄、議事透明程度,比兩百年前的美國還不如。你去想想,如果議員在議會上的所有言行都是會被詳實記錄的,如果議員在質詢的當下,人民都是睜大眼睛在盯哨的,那議員會不會有所警惕?會不會比較不敢亂講話?會不會比較認真在做事?」

「一定會有影響吧,不過我聽說台灣以前第四台有專門在轉播地方議會的開會過程耶。」男子A說道。

「有,但說穿了,人民若沒有意識到監督的重要性,就不會去看這些東西。台灣的議會轉播大約是快二十幾年前的事情,但因為都沒人看,後來就都收掉了。」男子B聳聳肩。

「所以說來說去,癥結點還是在於,人民有沒有意識到,我們對於政治的參與方式,除了參選,監督是更重要的。」男子A點點頭。

「沒錯。站在高官的立場,他當然希望你不要監督。但所謂的民主,所強調的就是人民要參與政治,而投票只是參與政治的開始,並不是結束。每一個人民都要意識到,讓政治變好、或是變壞,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這不是誰管誰所以跟自己無關,也不是哪一個政治人物的責任。權利跟義務是一體的兩面,我們有投票的權利,就必然得行使監督的義務。否則,政治就只會淪為政客掠奪資源的手段。當政治淪為政客的玩物,不關心政治的人民,要負的責任其實比政治人物還大,因為這個怪物,是人民自己豢養出來的。」

「在論壇上有提到,公督盟現在正在推動改革承諾書,希望趁現在選舉前,在候選人最『脆弱』的時候,能夠讓議員參選人都簽下承諾書。」男子A又繼續說著那天討論的狀況,男子B一邊聽著,一邊若有所思。

「我想,要讓議員『有感』,人民的施壓是有必要的。不如這樣吧,我們來印關於這些議題的DM,讓更多人知道,一起打電話、傳真對議員候選人施壓,用這個方式響應這樣的活動吧。」男子B說。

「好主意喔!」男子A擊掌,顯得躍躍欲試。
※※※※※※※※※※※※※※※
【參考資料】
挑戰全國黑箱議會 公民團體要求簽署「議會改革承諾書」

怎麼養比生重要

晚上的咖啡廳充滿了各式各樣的人。這天來了一位小姐,推著嬰兒車進來,四處張望後找到坐在角落的兩個朋友。對著她揮揮手,她便推著嬰兒車走過去。

「好久不見!我聽J說你最近找到一個工作?」T女一邊安置好嬰兒車坐下後。R女發問。

「對呀,一個可以在家網路連線就可以做的工作,很棒,因為這個工作,我在家裡順便帶小孩就會比較方便了。」T女的聲音聽起來很開心。

「是做哪一類的?怎麼會找到這樣的工作?」坐在一旁的J女問著。

「網站設計,因為公司在花蓮,他們要找這類的人很困難,透過朋友介紹認識的。」T女喝了口水。

「薪水大概多少?」R女問。

這時候服務生來替大家點餐,於是T女歪了頭筆了一個數字。服務生離開後,R繼續問著T。
「可是以你的經驗,去台北市應該可以找到薪水更高的工作才對,為什麼不考慮去台北市找?」

「一來是我想花多點時間照顧小孩,二來你把台北物價、交通費用算下去,還有去台北就得另外找保母幫忙照顧等等的費用都加進來,錢不會比較省,而且時間反而都會花在工作上,我不喜歡這樣。」T女一邊筆劃著,一邊詳細計算著實際要多賺多少錢,才能真正存到比較多錢算給R與J聽。

「我覺得現在的職業婦女,如果想生小孩,照顧小孩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問題。」J聽完T女的分析後,眨了眨眼說著。

「對啊,我家有媽媽幫忙照顧,但如果我真的去台北市工作,我也不希望我媽那麼累,所以如果我選擇去台北市工作,無論如何我還是得請保母分攤。」這時小孩醒了,T女一邊說一邊拍著小孩的肚子。

「老實說我覺得你生小孩真的很有勇氣。之前看新聞提到,台灣的公共托育比例,有六個縣市低於百分之15,很不幸的我住的桃園就在裡面。」R女托著下巴看著T女說。

「你說的那個新聞我有看到,我覺得這個政府整體的政策根本就是不鼓勵年輕人生小孩啊。」J女接著答話。

服務生送上咖啡、水果茶,打斷了大家的對話。大家各自喝了口咖啡,R女繼續說。
「以可以拿到最多補助的台北市來說,就算拿了補助金,養小孩要的也不是只有錢而已。要投住很多的時間在照顧上,而照顧是需要有人的。幫父母解決『有人照顧小孩』,其實是比給補助金還要重要。」

J女聽完點點頭,講起自己的經驗。
「我身邊有些朋友,小孩都寧可給信任的長輩或遠親幫忙帶,而不是去托兒所或是找所謂有證照的保母,因為他們覺得這些長輩帶小孩是願意用心帶的。保母就算拿了證照,也不保證照顧就是安全的啊,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保母照顧小孩發生意外的新聞了。」

「會這樣根本原因就是安全感的問題呀。因為照顧小孩真的不是有人餵吃就好。時時刻刻要看著,注意看小孩是否有什麼細微的變化。要認真照顧小孩其實很費心力。」
小孩盯著媽媽看,於是T女說完,便做出鬼臉逗了一下小孩。小孩子笑出聲,T女繼續說道。
「這次台北市長選舉,就有候選人提出立公共保母制度,提供家庭保母和社區保母的政見,執行的方式也都講的很具體,而不是只是畫大餅。我真的很希望新北市,還有其他縣市選縣市長跟議員的這些候選人,也能夠認真面對這些問題去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

「是啊,設置地方政府的目的,原本就是要去改善所在人民的基本民生需求。但長期漠視民生需求的政府,也許有一部分也是來自於人民對於政治參與的漠視吧。」R女說完,喝了口咖啡。

「我也這樣覺得,小時候父母都會說政治很髒,我以前也這樣覺得。可是這幾年看到政府這樣胡搞瞎搞,搞到現在就是連小孩也不敢生,結婚也猶豫。仔細想想,是不是也是因為人民不願意去監督、或是投票也都憑感覺投,而不是試著去了解他們實際的表現,這些政治人物才會覺得自己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繼續亂來?」J女的聲音有些高亢。

這時服務生送上了餐點,於是三個女生低頭吃飯後,話題就聊到T女的媽媽經了。

※※※※※※※※※※※※※※※
【資料參考】
拒絕「一國兩制」 翻轉三等國民現象

【女性資訊推廣】
女人跟政治,到底有什麼關係?
求助自救APP 首創情境模式保護婦女

稅金的使用,只要結果好就好嗎?

這天咖啡廳的常客H先生依舊坐在靠窗的位子,跟一起來吃飯的朋友S先生閒聊。
「我昨天回中壢老家的時候,發現附近一段路最近有整修了。」S先生說。

「這樣呀…你知道縣轄市有個東西叫做『議員配合款』,這種地方政府的修繕很多都是從這個款項來的嗎?」H先生慢理斯條的喝了口花茶後,問S先生。

「不知道耶,那個是什麼?」S先生輕輕的搖了頭。

「簡單來說,『議員配合款』就是每個議員有一定配額的可動金額,而且議長、副議長的可動金額加倍。議員本身有實質可以建議跟動用支出的權限….這個制度本身其實有很大的問題。」H先生緩緩的說道。

「有什麼問題?」S先生問。

「這些地方支出的費用,其實可以透過地方制度法、預算法,用既有合理的法律做申請跟規範。但以『議員配合款』的形式,很容易就會淪於用在選舉綁樁上。」

「恩…幹嘛管那麼多,路有修好就好了。」S先生皺了皺眉,似乎覺得H先生講的話太多餘。

「那我問你,頂新賣假油,站在企業角度,也只是要得到最大利潤而已,那油怎麼做原料是什麼也不重要嗎?」H先生看S先生似乎不以為然,於是提出了問題。

「這不能這樣比啊,企業賺錢當然要有社會責任。」這時候S先生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對H先生說的話感到不可置信。

H先生笑了笑,從花茶壺再倒茶把兩人的杯子斟滿。繼續說道。
「那政府用納稅人的錢,那些錢是我們繳的稅。你覺得政府沒責任監督審核怎麼用錢囉?」

「當然有責任啊。」S先生回答。

「那就對了啊,現在議員分配款的問題就是球員兼裁判,自己提案自己審,市府核可後還是自己用,成效若有問題議員還不會被監督追究,你覺得這樣沒問題?」H先生反問。

「……」S先生沉默著。

「當然,站在結果論角度想會覺得橋修好就好了。也許你覺得反正錢也是用在正確的事情上沒有關係。可是在一個民主制度裡面,錢怎麼來,在撥款過程是經過怎樣的申請、審核、使用、驗收、監督,也很重要,因為只有這個過程設計的好,錢才不會被人性濫用。」
H先生這個時候安靜了下來,喝了口茶。
「過程的重要性先於結果,這就是所謂的程序正義。」
程序正義四個字H先生刻意放大、放慢聲音強調。
「 稅金的使用不該只追求有好結果就好,稅金在整個政策的執行程序中是透過怎樣的機制用到最後的結果上,也需要要符合程序正義。如果這過程沒有良好的監督機制,就容易淪落於被有心人士利用。」

S先生陷入思考中,安靜了一陣子後開口說道。
「恩…你這樣說我突然想到,之前好像有看過高雄跟台南有試著要把這個什麼款給廢掉的,但議會反彈很大。說要是敢廢掉,議會就不讓市府預算通過。」

「對,他們想要廢的就是這個議員配合款。你知道台灣有一個地方沒有這個東西嗎?」H先生問。

「哪裡?有這樣的地方?」S先生顯得有點驚訝。

「台北市,你知道為什麼沒有嗎?其實台北市很久以前也有。只是陳水扁當市長的時候把這個款廢掉了。所以台北市議會的質詢風氣比起其他縣市,會更激烈,常常箭拔弩張。乍看之下很不和諧,但也因為這樣,議員跟市政府之間的執行跟監督的權責分明,議員自然就會針對市政府更認真的監督。」
H先生緩了緩,繼續說道。
「『議員配合款』的問題,簡單來說,就是把立法,也就是監督權。以及行政,也就是執行權都落在議員身上。」

「但這樣聽起來,升格後的直轄市長想要把這個東西改掉,遇到的阻礙會非常大,那等於是要把對議員有利的利益拿走…這要改革真的很不容易啊。」S先生想了想,提出了看法。

「所以,若市民了解這個政策背後深層的問題,願意大規模去督促議員要求修正,並要求議員不能夠拿預算威脅市長,必須讓行政立法權徹底分開,這樣才能夠給議員壓力。最難的,其實是如何讓更多人去理解這個事情的問題點。」H先生說道。

「唉,人民若要關心市政,真的不能只看表面的工程結果。應該要更關心造成這個結果背後制度的合理性。」S先生嘆了口氣。

※※※※※※※※※※※※※※※
地方制度法專題:「議員配合款」與「議員建議款」

不過就是里長發漂白水,跟政治有關嗎?

咖啡廳角落坐了兩個人,一男一女,看起來是朋友聚會。

「社區的管理員說可以登記拿漂白水,我那時候遲疑了一下,不過還是登記了。」女子開口。

「為什麼要遲疑?可以登記當然就登記啊。」男子問。

「我問了一下管理員為什麼有這個東西,他說里長發的,大概是最近要選舉了。然後我就想到之前看過一個新聞在講議員配合款。這應該是從配合款出來的東西。老實說,議員配合款制度有滿多的問題。」女子喝了口咖啡。

「那你還不是拿了漂白水,有什麼資格批評政府有問題?」男子拿著咖啡匙對著女子。

「嗯,我知道這背後的政策有問題,卻還登記要拿漂白水,有『道德上的缺失』,這點我承認。但是在討論這個事情時,可以針對我的道德做批評,卻不等同於我失去批評政策的資格喔。」女子看著男子,示意他把咖啡匙放下。

「以食用油為例子,你覺得用道德去批評上游廠商,廠商會改嗎?不會。他為什麼要改?他只是順應要讓利益最大化的人性去做事而已。但難道那些用假油、做假油的公司,就不能批評政府政策了?可以的,因為廠商的責任,跟政府的責任,是兩件事情。並不是我不負責,你就不用負責。相同的,不是我貪小便宜,制度就可以不用檢討。」女子一邊說,一邊比手畫腳。

「而且當管理員問你要不要,你會不會抱持的不拿白不拿的心態?至少這絕對是大部分登記的人抱持的心態。在登記的時候,管理員說之前已經發過一批了,那你登記不登記?」女子指著男子問。

「如果我不知道我會登記,我知道就不會登記。」男子說。

「不管知不知道,知道的不拿你可以說有風骨,但拿的,也只是順著人性而已。知道人性有這個缺點,就更應該要從制度面去做改善,不要讓人性有『為小惡』的空間。我們可以同時批評人性,但若看到其中的問題,我們也還是有資格同時要求政府修正政策。」

女子拿著咖啡匙在杯子裡攪拌了一會,又繼續說著。

「那個登記表我看過,登記的人還不少。先不論他們有沒有想到這個漂白水後面牽涉到的政治。但在這個情況,你會認同,少數服從多數,是民主的精神嗎?那大部分的人都會覺得不拿白不拿而登記,這個政策就是對的嗎?」

「………」男子若有所思的看著女子。

「我雖然登記了,我行了小惡。你可以針對我的小惡對我做道德批評,但我也還是可以批評這個政策,因為這個政策就是錯的,不應該因為我拿了,我就得為這個政策護航,認為這個政策是對的。跟人相處的時候,會有拿人手短的人情事故。但面對政策,不應該因為自己做了、自己是既得利益者就把錯的政策說成對的。」

「這就有點像很多人用盜版的商業軟體,你默默的用,沒有人知道是一回事。但是如果有一天被抓了,你也得承認用盜版真的就是不對。不能因為自己一直做,這事情就變成是對的。政策的檢討不能積非成是。」

女子托著下巴,沈默了幾秒。

「所以政策若改掉,讓我以後選舉沒有這種『好康』可以拿,我也不會去吵為什麼以前可以拿現在不能拿,因為這個政策確實有一些不合理的地方。像這筆款如果是申請拿去修橋修路修電燈,那這樣的應用方式我相信大家不會有太大的質疑。但給里長發漂白水,顯然就不太正常。但我相信在名目上,他們還是會說一切合法。」

「仔細去想,議員拿以及使用議員配合款的過程,像是這錢是由議員去爭取提撥,但審預算的卻也是議員自己,有球員兼裁判的問題。這其中的細節,確實有很多需要檢討改進的地方。」

「那如果還有下次,你還會登記嗎?」男子問。

「不會了,說真的這種小利,拿不拿真的差異不大,拿,只是人性中貪小便宜的心態在作祟。在那一瞬間我確實在貪小便宜。不過我想順便做一個自我思辨:我是否因為自己也從眾拿小利,就失去針對政策批評的立場?而現在有答案了,我還是可以批評。因為政策確實有錯。因為政策有沒有錯,是是非、公平的問題,而不是立場的問題。」

女子跟服務生招手,請服務生幫忙加水,又繼續接著說。

「就像以前18%的問題,那時候很多教授都出來贊成18%的問題應該要改。結果很多人只會批評『你是既得利益者,你出來說要改革很假,你為什麼不把錢吐出來』,反而把批評重點都放在個人上。卻很少去想過,其實對政策的批評與要求改善,不管是不是既得利益者,都有權力出來要求改善。另外對於政策的要求應該要高於對個人的道德要求。可以同時批評,但不要忘了比例原則。」

「不過我覺得你會不會把漂白水這件事情想的太嚴重了?不過就只是小東西。有必要因為這樣去扯到什麼政治政策嗎?」男子皺了皺眉頭問著。

「你會覺得只是幫忙出錢而已,乍看之下,好像沒有政治。但其實他最終就是會導致政治的結果。因為他利用的就是人性,華人喜歡說『以和為貴』,要大家不要想太多。但當要大家不要想太多的時候,就會同時忘了去思考這整個制度的合理性。政治是眾人的事情。只要有公共事務、花到大家繳納的稅,那就都是政治。」

服務上這時送上了餐後小蛋糕,女子吃了一口後說道。

「以漂白水的例子來說,不好的政策,真正的獲利者,不會是像我這種行小惡拿小利的人。反而會是那些議員。因為大多數拿人手短的,就會因為人情事故,而投票給那個『幫忙』的議員或里長。選舉會變成看的是誰可忙出錢、給些小贈品,就投票給誰。而未必是誰幫里多做事、提出好政見的人可以勝出。」

「你覺得漂白水跟政治沒關係,但因為拿了也知道這是里長發的、甚至知道是哪個議員給的,進而影響了投票,最後就是會導致政治上的結果。所以有人說議員配合款可說是民代綁樁款,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利用的,也不過就是人性而已。」

※※※※※※※※※※※※※※※
地方制度法專題:「議員配合款」與「議員建議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