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時事議題

人無故消失,正常嗎?

「你有沒有看中國那個格鬥狂人徐曉東的新聞呀?」T男說。

「有啊,他不是在中國因為20秒打敗一個打太極拳的對手,後來又因為直播放話所以聲名大噪?我記得他後來還說要來台灣跟什麼館長單挑的,然後就沒注意這件事了。」S男回答。

「我其實本來沒有注意到這個新聞,之前只覺得聽起來就是一個會打拳但處事魯莽的直播主。不過魯莽又不是什麼大事。

一直到後來我注意到新聞說他在個人直播上哭訴說中國武協下令他不能有名,所以他被他原本當教練的武館的除名了,武館也不讓他在微博發文說自己在那個武館做教練。然後只是讓台灣媒體訪問就被說是特務。

搞到現在,不只原本說要向全球發佈的直播停了,現在甚至個人微博整個消失了。」

「…..等等,消失了,這也太誇張了吧?」S男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我也覺得很離譜啊。微博被註銷,公司被查,電話接不通。

然後我看到知乎上有人討論,說現在禁止現代格鬥自媒體自己做文章批評傳統武術,只能透過主流媒體和武術協會溝通。然後據說中國現代格鬥圈被迫選邊站,都要跟徐曉東撇清關係。

你不覺得這看起來就像之前台灣藝人在中國拍電影,因為政治立場被質疑被迫要他『自清』嗎?不也很像那時候台灣去韓國發展的藝人,只因為舉著中華民國的國旗,就被迫拍影片道歉嗎?

這種事情在台灣怎麼可能發生?今天就算一個直播主白目好了,最多就是被鄉民酸罵。也不可能傾國家之力讓你消失。」T男說。

「中國真的是說抓人就抓人…好可怕…..」

「然後抓了再來安你罪。表面上說有法律,實際上法律根本就是為了政治在服務。但這種事情在中國卻被習以為常。」

S男若有所思。「你這樣說,讓我想到之前去中國消失的那個人權工作者,李明哲,他現在不知道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已經五十幾天了。我還記得那時候他太太李凈瑜不斷尋求正式管道救援,然後卻被一堆人罵太高調,說什麼他意有所圖。瘋狂責怪他。

你知道嗎,那時候這種現象讓我想到心理學上的一個實驗。」T男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怎樣的實驗?」S男問。

「那是一個關於恐懼的實驗。在一個大籠子裡面,有五隻猴子,中間有一個梯子,梯子上放著香蕉。只要有猴子因為想吃香蕉爬到梯子上,科學家就會對剩下的猴子撒冷水。所以過了一陣子之後,只要有猴子想爬上梯子,所有的猴子都會痛毆阻止他。後來當然就沒有猴子敢爬樓梯了。

接著,科學家把一隻猴子抓出來換成新的猴子進去。這隻新猴子當然就馬上爬上樓梯想吃香蕉,但他也很快地被其他猴子毆打。」

「所以那隻新的猴子後來就不敢爬樓梯了吧?」

「對,但他完全不知道為什麼要被打。只知道不能爬樓梯。然後接著科學家就這樣一隻一隻的把猴子換掉,最後籠子裡面五隻猴子都不是一開始知道因為爬樓梯會灑水的猴子,但他們都學會了兩件事:『不能爬樓梯不然會被打,而且如果有別的猴子要爬樓梯就要揍他』,這五隻猴子沒有一隻有被冷水潑過。

你不覺得,那些罵李凈瑜的人,就像這些猴子一樣嗎?你覺得我們也要像猴子一樣,學會中國給我們的恐懼,所以不敢反抗甚至阻擋反抗的人嗎?」

※※※※※※※※※※※※※※※
【李明哲失蹤第52天,一人一信營救李明哲】
https://goo.gl/T46sBO

【鴨霸中國,釋放明哲!!】5月19日晚上6:30,在台灣自由廣場對中國的不自由怒吼!要求中國立刻釋放李明哲!
https://goo.gl/XM0ps5

✎ 尋找李明哲大頭貼產生器 https://avatar.whereislee.org/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心理學家利用五隻猴子做的實驗,發現人類在社會上的行為一模一樣
http://www.bomb01.com/article/24427/

格鬥狂人微博被封 網友:中國武協大獲全勝!
https://udn.com/news/story/7332/2448259

如何看待徐晓冬的微博被销号?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9507655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接住倖存者,學習聆聽與陪伴

「你有看那個女作家的書嗎?」C女問。

「沒有…我不敢看,因為我光看介紹,就覺得很難過,很痛苦。」N女搖搖頭。

「我也還沒看,只是最近的討論讓我想到一個朋友,他是被性侵的倖存者。上次夏林清事件發生的時候,我有聽他說那時候有很多像他這樣的人,包括他自己,都產生很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所以最近我就問問他過的還好嗎,他也跟我說,其實很不好。」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這是什麼?」

「當人遇到一件對自己很可怕的事,例如恐怖攻擊,或是嚴重意外像是車禍,或是被強暴或被虐待等等。

因為這個經驗很可怕,如果一直『感受』這個經驗,會不斷陷入在恐慌的狀態。而人為了保護自己會有一種自我防衛機制。就是『假裝這件事情不是發生在我身上』。透過這種感覺隔離,讓自己對當時發生的事情麻木,因此而不被那個創傷所傷害。

但是可能因為被一些事情觸發,讓自己又重新『感受』那個可怕的經驗。就會陷入巨大的恐慌,甚至造成各種身心理的失調,例如變得容易生氣,失眠,容易驚嚇等等。」

「你講得很清楚,但我還是有點難想像那是什麼。」N女抿了抿嘴。

「舉個簡單的例子,你記不記得每次看鬼片,你都會害怕好幾天?」C女問。

「ㄜ,對。而且晚上走巷子回家都會疑神疑鬼的。」N女點頭。

「如果那個害怕放大100倍呢?」

「….我不敢想耶。」N女抖了一下。

「對,這個就是為什麼遇到巨大的恐怖時,人會透過一種很像『抽離』的方式,來處理這個『恐怖』,不然自己可能會活不下去。

但畢竟真的有經歷過這些恐怖的事,『抽離』是一種自我保護,但不可能永遠把恐怖的記憶封印,所以當恐怖的記憶跟感受『回來』的時候,就會造成很強烈的身心失調。這個就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所以像現在大家大量討論這些事的時候,其實對經歷過性侵的人,無疑是一種『提醒』,提醒自己曾經經歷過那些恐怖的事,因此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但難道我們就不討論嗎?那些性侵別人的人真的很可惡啊!」N女的語氣有點激動。

「我的意思不是說不討論啦。只是我也在乎我們能否一邊就事論事的討論這些事,一起思考能否在未來不要再有下一個房思琪。但也一邊讓這些曾經有這些恐怖經驗的人,可以在這個時間點支撐他們活下去。因為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是會造成自殘的。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在最近跟我那個朋友聊。我也問他,對倖存者來說,如果願意說自己的事情的時候,別人怎樣的反應會讓他覺得比較平靜,至少不要感覺更壞。」

「那他怎麼說呢?」

「他說,就是『聆聽跟陪伴』就好。他遇過很多人,聽到他的經驗,第一個反應都是『驚嚇』。然後會說像是『不會吧?』『真的假的?』『是喔?』『怎麼可能!!』然後下一句話可能就是轉移話題。他聽過最荒謬的回應是『那都是你小時候的事情了啊』。

他可以理解這種經驗一般人很難想像。也知道大部分時候這可能都是無心的語助詞。這樣的反應跟倖存者用『抽離』的方式面對巨大的可怕經驗的本質是相同的,都是用『否認』去逃避自己聽到或感受的事,因為不想面對不想接受不想承認有這麼可怕的事。

但是這些話聽在倖存者耳裡,是很痛的。因為光能夠走到願意講出來,已經非常困難。而這樣的回應就像是自己的經驗又被質疑了一次。問題是有誰會需要拿這樣的經驗出來開玩笑呢?」

「那,當你第一次聽到他的事的時候,你的反應是什麼?」

「我只有說:『你辛苦了,一定很難過。』」

「這樣…沒有很敷衍嗎?」

「所以你覺得回『不會吧?』『真的假的』就比較不敷衍嗎?」C女反問。

「誒,好像也是。坦白說如果是我聽到,我真的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反應。」N女抓抓頭。

「對,因為不知道怎麼反應,所以只好回『不會吧?』然後等於把這個球再丟回去說的人。如果今天是一般日常討論,這樣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但如果我們面對的是性侵倖存者,或是一個在描述他個人情緒經驗的情況下,這樣的回應其實會加深他們覺得『我講了也沒有用』『沒有人願意聽我說』的無助感。

而這樣的回應也反應出我們整個社會,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別人的情緒。於是因為不知道怎麼面對,所以大家都在逃。而這樣的集體逃走,卻也讓真的需要有人接住他們情緒的這些人,這些倖存者,因此更絕望。但即使不是倖存者,我們每個人也可能都有情緒需要被接住的時候。」

「恩…那你朋友還有說怎麼樣的反應能夠讓他比較平靜嗎?除了『辛苦了』以外的?」

「像是『其實我不知道能說什麼,但我可以聽你說』『我沒辦法想像,但我猜你一定覺得很痛苦吧』這種,承認我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但肯試著猜測並同感對方的心情,並表達願意陪伴。

還有不要急著給『建議』,或是急著要倖存者『改變』,像是『看開點』『不要想太多』這種『建議』。因為對他們來說,如果他們願意講的時候,當下他們最需要的其實是聆聽跟陪伴。

對了,所謂的聆聽,並不是用一種很獵奇的心態聽來當成自己茶餘飯後的八卦,這點也必須要注意。」C女說。

N女聽完靜默了幾秒。「你這樣說,我突然覺得聽到這種遭遇,當下要很平靜地說『辛苦了』或是不要有太大反應其實很難耶。

像我光是看新聞描述書裡的介紹,我就覺得如果有人跟我說他遇到這些事,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回他。

但我也真的從來沒有想過,對他們來說最需要的不是什麼建議,而是聆聽跟陪伴。」

「我覺得要談怎麼讓這種性侵事件不要再發生,背後要牽涉到的是很多社會價值觀的調整。像是出事了大家都會直覺得先檢討『被害者』而不是『加害者』,或是在青春期的時候女生被拉肩帶時老師也許會說『男生在青春期比較調皮,女生多擔待一點』卻不是說『男生這樣做是不尊重女生的行為』。或是當有長相比較平庸的人說他遇到性騷擾的事會遇到的反應是『你長這樣也會遇到喔?至少還有人看得上你』而不是『性騷擾是不對的』

這些已經直覺性內化的反應,需要大家一起去反思,也需要大家一起去改變。而同時現在就開始學習聆聽跟陪伴,這不只是為了倖存者,其實也為了我們自己。很多時候,寧靜的陪伴,比喧囂的建議,更可以給人力量啊。」

※※※※※※※※※※※※※※※
【李明哲失蹤第46天,一人一信營救李明哲】
https://goo.gl/T46sBO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450 個隨手袋的盈餘,將可以讓我們有 3 個月的經費持續監督國會。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五種支持國會調查兵團的方法>> http://shop.cic.tw/

※※※※※※※※※※※※※※※
【參考資料】
深入焦鬱症-創傷壓力症候群
http://scc.yuntech.edu.tw/column/AA/a/a_07/a_07_01.htm

抑鬱症篇:陪伴聆聽最重要 「振作、加油」未必有效
https://goo.gl/OZ0iGB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退休想要旅遊錯了嗎?

「你有沒有看到退休老師說要20萬去美國旅遊15天的新聞?」W女說。

「有啊,ptt還有人把影片逐字稿打出來,大家都罵翻了。」J女說。

「老實說,我現在對媒體常常斷章取義很反感,我就在想,他前後到底完整講什麼,就很認真的把那段節目翻出來聽完。」

「是喔,那你聽完有覺得他是被誤會嗎?」 J女問。

「我覺得他想表達軍公教的『困難』,希望以此讓大家可以同理軍公教為何如此憤怒。出發點本身我覺得沒有錯,我覺得在民主社會中,學會傾聽反對聲音,確實是很重要也需要練習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我想聽他完整表述的原因。」

W女停了下來,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道。

「但是他們舉的例子對勞工看來,會覺得這樣的『困難』很奢侈,很多勞工連遇到這樣的『困難』都沒有機會。

像我就特別去聽這個老師一開始是怎麼說到這些事的,結果他說他的小孩當勞工的時候收入超過他們夫妻倆的退休金。就代表他的小孩收入其實相當不錯。那我就會疑惑,為什麼你的小孩去美國念書,會學費不夠?是不是他雖然賺了很多錢,但很會花錢根本沒存錢,所以反而要去求助退休金加起來比他賺的錢還少的父母的資助?在這樣的情況下,父母為了小孩圓夢不顧一切的把房子貸了二胎,是不是一種過度保護?而且最後教育費生活費還是不夠,還讓他父母去把房子貸款貸到三胎,這部分好像也就應證我覺得他小孩很會花錢的推論。那我就會覺得,這一家子的理財計算能力好像有很大的問題。

我一開始還在想,如果他小孩是收入可憐的勞工,那他舉這個例子,我可能還會稍微同情他,雖然同情不代表認同。但是更前面聽完…我實在是連同情都沒辦法。

他舉的例子完全沒有達到他想表達的:『如果你能夠去同理他,可能你的阻力會小很多』的這個目的。反而激起大家對這些檯面上反抗的軍公教們更大的不滿。

他舉自己的例子希望大家可以『同理軍公教為何憤怒』,但這顯然是一個很難讓人『同理』的例子啊。」

J女點點頭。「我想法跟你一樣,像我還有看到影片去街上訪談那些軍公教。他們舉的例子都很類似,像是房貸付不出來,沒辦法養小孩養老婆,沒辦法旅遊這類的。

其實我完全可以理解如果自己原本退休金有五萬,被砍到三萬二,這絕對對家庭經濟規劃上有巨大的影響,任誰都會生氣。會覺得生氣是很正常的。所以我舉雙手贊成他們為了捍衛自己的權利出來抗議,因為在民主社會,原本就是大家都該為自己的權利出來發聲,自己的權益要自己顧,他們願意出來抗議我覺得很好。因為我們是民主社會,所以他們有言論自由,有集會遊行的自由。

但言論自由的意義就在於,你可以用言論自由表達自己的想法捍衛自己的權益,那別人就也可以用言論自由來指正你想法中不周全之處。這個過程絕對很難讓被指正的人覺得開心。但把這樣的指正說成『大家都在抹黑軍公教』『在對軍公教進行鬥爭』的時候,我就實在沒辦法認同了。」

「你這樣說,讓我想到最近發生的另外一件事情,顯得格外諷刺。」

「什麼事?」

「你覺得捍衛退休金重要,還是捍衛自由重要?」W女問。

「….我不知道路上那些軍公教怎麼想,但我覺得捍衛自由比較重要,我想你是在說李明哲被抓的事吧。」J女嘆了一口氣。

「是啊。今天軍公教們為什麼可以出來捍衛退休金?因為他們有言論自由,因為他們有集會遊行的自由。他們不用擔心他們出來反政府就馬上被抓走被鎮壓。

可是當李明哲去中國被失蹤。李明哲的太太堅持民主自由的價值,拒絕民主自由的尊嚴被踐踏,高調拒絕掮客文化的時候,一堆人說她根本不想救回她老公,說她意有所圖。這些人呼吸著民主自由的空氣,享受著言論自由的好處,卻不屑別人捍衛自由的堅持。

似乎對更多人來說,捍衛自由比起捍衛退休金,還要更不重要吧。所以捍衛民主自由對他們來說,會覺得這只是個人的政治利益算計,他們不相信有人真的願意為了捍衛自由,捍衛尊嚴,做出這樣艱難的決定。

很多人取笑出來捍衛退休金的人,說他們是死守四行金庫,是八百賺士。但他們起碼還願意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而站出來,不是嗎?

如果有一天我們失去民主自由的時候,又有多少人會願意為捍衛爭取民主自由的權利而出來抗議呢?」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450 個隨手袋的盈餘,將可以讓我們有 3 個月的經費持續監督國會。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五種支持國會調查兵團的方法>>http://shop.cic.tw/

※※※※※※※※※※※※※※※
【參考資料】
「花20萬到美國玩15天」 退休師:年金改革要有同理心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70420/908635.htm

【沃草街訪】419反年金改革立院圍城 現職老師:什麼叫「尊師重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uh4HzkiqLU&sns=fb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中廣音樂網為何要停播?

「你有在聽廣播嗎?」A女問。

「很久以前有,高中的時候我很喜歡聽夜光家族。不過開始工作以後我就習慣聽網路廣播了。」B女說。

「我開車都會聽中廣音樂網,現在停播了覺得滿可惜的。」

「不過我記得他們有網路廣播app吧?還是可以用網路聽呀。」

「是沒錯啦,不過那就要開網路,你也知道我路痴,開車的時候偶爾手機要拿來導航,直接收音機打開來聽還是比較方便嘛。」A女扁了扁嘴說。

「不過為什麼中廣音樂網要停播?」B女問。

「說起來是很長的故事。我一開始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停播也滿錯愕的,那時候有廣播主持人說『停播前六小時才被告知,這是新的白色恐怖』。當下我是覺得雖然停播我也很驚訝,但說成是白色恐怖也太誇張了,畢竟就像你說的,網路還是可以聽。」

「不過主持人會這樣說,我猜有一部分可能是太臨時才被通知,情緒比較激動,還有對電台的依依不捨吧。」B女偏著頭說。

A女點點頭。「對呀,我後來搞清楚停播的來龍去脈後,我覺得主持人其實也是被電台糊弄了,只是他們不知道所以搞錯對象罵人。」

「被電台糊弄了?怎麼說呀?」

「這就要從中廣為什麼要停播,跟什麼時候就知道要停播這件事情說起。這次中廣有兩個頻道被停播,一個是中廣音樂網,一個是寶島網。」

「所以並不是中廣所有頻道都停播?」

「對,像中廣流行網,中廣新聞網都還是照常營運中。」

「那為什麼偏偏是這兩個頻道要停播?」B女問。

「因為這兩個頻道所使用的廣播頻率,當年是政府有一個政策叫做『遏止匪播』,因而把這兩個頻率分配給中廣公司使用。

但是到2004年的時候,行政院就核定終止這個政策。」A女說。

「也就是說,這兩個頻道當初是國家政策所以給中廣,那現在這個政策停止了,所以要收回頻率的意思囉?」B女問。

「沒錯,這時候就要也提到另外一個廣播電台,叫警察廣播電台。警廣當初的設立也是在『遏止匪播』這個政策下設立的電台之一。」

「不過他們沒有停播的問題,不是嗎?」

「因為警察廣播電台到現在都還是政府經營的電台,所以沒有停播的問題。

而中廣的狀況跟警廣完全不同。在以前黨國不分的年代,中廣由國民黨經營,但是卻是以國家電台的角色出現,配合政令宣傳,由政府扶植經營。

但中廣歷經廣電三法的規定,要求黨政軍必須退出媒體後,國民黨原本擁有中廣百分之九十七的股份被迫出脫,中廣被賣出去以後就變成完全民營化。」A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原來如此…」B女恍然大悟。「雖然中廣變民營化了,但畢竟當初他們頻道就是政府特許給的,那收回頻道也是合情合理。不過你剛說行政院的政策改變是一件事,那正式收回頻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說的呢?」

「這裡的就有幾個有趣的地方了。我剛不是說2004年的時候,行政院就核定終止這個政策嗎?然後2007年趙少康入主中廣公司的時候,他當時就曾經向NCC立書承諾,說願無條件繳回頻率。

而馬英九在2007年要選總統的時候,他的政見也提到,會運用中廣準備交回的音樂網或寶島網,將其中一個頻道設為大功率的全國性客家廣播電台。」A女說完,又咬了一口蛋糕。

B女聽完想了想。「也就是說收回中廣那兩個頻道這件事情,是馬英九政府時代就在說的事了嘛。而且還是趙少康入主中廣就主要立書承諾的事情。那說真的電台DJ真的要抗議,他應該要跟中廣抗議才對。因為中廣高層一定老早就知道這些消息,但是他們沒對員工講。」

「沒錯,所以我才說他們被電台糊弄了。而以實際實行面來看,在2016年6月的時候,NCC准許中廣換照,當初的附帶條件就有提到那兩個使用頻率必須要無條件繳回。

而一直到2016年11月NCC審議通過廢止中廣公司使用那兩個頻率。那時候也有提到要給他們緩衝期,說2017年3月停播。」A女說。

「也就是說從官方說要廢止,到正式停播,中間根本有4個月的時間可以做準備。那就更顯得中廣高層是故意沒通知他們的員工這件事啊。」

「是啊,如果不知道這些前因,那自然會想把這件事情說成是政治突襲,但如果把時間軸拉出來看前因後果,其實這件事情根本一點都不突然呀。所謂的『突然』反而比較像是刻意被塑造出來的。

雖然我喜歡的電台被停播我也覺得很可惜,但我贊成公共財原本就應該要收回國有再去利用,而不是繼續放給民營企業用於追求私人利益使用。」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450 個隨手袋的盈餘,將可以讓我們有 3 個月的經費持續監督國會。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五種支持國會調查兵團的方法>>http://shop.cic.tw/

※※※※※※※※※※※※※※※
【參考資料】
為什麼中廣被停播?
https://goo.gl/60akl9

黨營事業私有化之力成分析 – 以中國廣播公司為例
https://goo.gl/igMn2E

NCC核准客委會及原文會籌設全區性廣播電臺之頻率指配申請,並廢止中廣公司寶島網及音樂網頻率之使用,以提升客家及原住民族群媒體近用權益,並籲請中廣公司共同促進多元文化發展 (105/11/30)
https://goo.gl/8UNuzM

[爆卦] 收回中廣音樂網與寶島網是馬英九政見
https://goo.gl/NKWi2s

NCC通過 廣播電台釋照34張
https://goo.gl/ueW2GB

討論中廣兩頻道停播事件,你至少該知道的幾個事實
https://goo.gl/e0xvvq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亞泥採礦不好嗎?

「我前幾天看到一則影片,是礦業法的公聽會,有一個住在花蓮礦場附近的原住民長老到場控訴亞泥是很可惡的財團。他說過去他們遭受災害的時候,當地的地方代表根本都不去看他們。他們一樣在繳稅,結果國家是這樣對待他們。亞泥開採的山底下有派出所學校,財團賺錢而當地的人在吃灰塵。看了覺得好難過。」T女說。

「這個影片我沒有看到,但我之前有聽到經濟部讓亞泥採礦權再延展20年的事。經濟部說他依法行政,但我現在每次看到這種『依法行政』就一肚子火,感覺行政單位都在用法玩法欺騙民眾。我就在想,亞泥事件的開端是什麼時候?依法是依什麼法?就很認真的去找相關資料來看。」Y女的口氣有點憤憤不平。

「結果你有發現什麼嗎?」

「從新聞上的資料來看,提到亞泥是從1973年的時候,就取得了土地的使用權。」

「哇!我沒想到亞泥那麼早就開始可以在太魯閣挖礦了。」T女瞪大眼。

「我先問你,你覺得採礦權一次給你20年的延展,那延展的時候,環境評估要不要重做一次?」

T女歪了歪頭。「當然要啊,20年那麼久。環境都經過多大的改變了,不用環評很奇怪吧。難道亞泥申請延展不需要重新環評嗎?」

Y女接著說。「沒錯。這次亞泥事件礦務局的態度就是不需要。

現行法律有特別說在一開始申請採礦權的時候要環評,但是在展延的部分只有規範多久前要申請還有最長不可以展延超過20年。他並沒有去提到展延的部分算不算是重新一次新的採礦權。也就是說展延的部分是否需要額外的環評,可以說有一個讓行政單位解釋的模糊空間。

立委林淑芬在質詢礦務局局長的時候,就很直接問了最關鍵的問題:『展延倒底是不是一個新給予的礦權?』」

「那礦務局長他怎麼說?」T女問。

「他回答:『不是』。但這樣的詮釋問題會非常大,因為如果展延不算是採礦權的重新申請,那等於亞泥只要第一次拿到採礦權,他就可以一直開採下去,而礦業法中關於妨礙公益可以撤銷的條款也就不適用在展延上。所以像你說原住民控訴亞泥開採讓他們吸灰塵,沒有考慮到山下還有學校派出所的這些,一律都不能拿這些算妨礙公益來撤銷亞泥礦權,這種說法怎麼會合理?

而且經濟部說他無法撤銷亞泥礦權延期許可,這其實也是在說謊。我們用一個很簡單的邏輯來想就好,你覺得行政單位會不會做錯事?」

「當然還是會啊,人怎麼可能永遠都不犯錯。」T女聳聳肩。

「那如果行政單位作出的裁決無法收回,那不就代表他無法針對他做錯的事情進行挽回或止血?你知道經濟部多可惡嗎,他們除了一直扯無法撤銷許可,結果還拿有國賠問題來威脅,就是一副『如果我撤銷亞泥採礦權延展,全民要買單國賠喔』的嘴臉。天啊,我們行政單位自己做錯事不承認,還拿我們的稅金威脅我們,這真的很可惡耶!

就有公法學者說,做出行政處分的機關,當然有撤銷原本處分的權力。當然撤銷會有國賠問題是對的,因為這涉及到亞泥的『信賴利益』。

可是呢,越早撤銷,那實際國賠的損失就會越小。原因是亞泥必須要有具體損害才能請求國賠。那在他們還沒有因為這次展延而開始投資新的設備以前,那國賠的金額就會有限,所以經濟部更要在亞泥的損害還沒具體化以前就撤銷許可,才能降低國賠的損失。」

Y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後,又接著說。

「另外我查了一下礦業法的歷史,亞泥在1973取得採礦權,那時候礦業法還沒有把國家公園列入不得採礦的區域。是一直到2003年的修正,才把國家公園列入不得採礦的範圍。」

「所以亞泥這次申請延展的採礦範圍,理論上就應該要把國家公園的範圍給排除囉?」

「沒錯。實際上這次他們申請的採礦範圍也有排除。表面上看起來他們好像這次很乖合法照辦對不對?問題是2005年也修了原基法,裡面就有制定,私人在原住民部落周邊一定的公有土地進行開發時,應該要諮商取得原住民族的同意。山林就現在的法律屬於公有土地,而水泥開發也算在需要諮商的範圍內。但是他們這次的延展並沒有跟當地原住民部落進行諮商。

在我看來,就是典型的柿子挑軟的吃。國家公園因為面對的對象是國家是政府,跟政府打官司他們不划算,所以他們在那一個條目就乖乖守法。

但是原基法所保護的,是在台灣一向比較弱勢的原住民族群,他們人少票少,留在部落的大多是老弱婦孺,對財團來說,他們只是小蝦米,所以根本不放在眼裡。所以他們自然就無視原基法的規定。」

T女思考了一下,緩緩的說道。「聽你這樣說下來,我覺得這整個背後反映的,應該是我們想要一個怎樣的國土政策,還有當開發這些自然資源的時候,我們政府是否有去思考過居住在那裡的人民他們人權的保障。」

Y女點點頭。「沒錯,我們不住在山林,也許覺得原住民的權利被壓迫跟我們無關。可是一個政府怎麼對待社會上最弱勢的族群,其實就是一個政府對於人權價值觀的體現。

我想面對亞泥的事情,也許我們都該問問自己,永續經營環境是不是我們想要的價值觀?而我們又想要怎樣的人權價值?」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450 個隨手袋的盈餘,將可以讓我們有 3 個月的經費持續監督國會。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五種支持國會調查兵團的方法>> http://shop.cic.tw/

※※※※※※※※※※※※※※※
【參考資料】
經濟部:無法撤銷亞泥礦權延期許可 公法學者:當然可以
https://musou.tw/focuses/1343

原住民「諮商同意權」馬上破功!礦務局火速讓亞泥新城山礦場展延礦權
http://www.storm.mg/article/237653

林淑芬:「你對亞泥未經原基法第21條知情同意權、未經實質審查是否有違反公共利益就給亞泥違法展限,有什麼看法?」
https://www.facebook.com/linshufen.fans/posts/1288094551226246

林淑芬:「難道林全內閣不知道礦業對我國公共利益的傷害嗎?」
https://www.facebook.com/linshufen.fans/posts/1278368758865492?pnref=story

亞泥:礦權延展已減區申請 一切合法審核
https://udn.com/news/story/7241/2362333

亞泥礦權延展20年 礦務局:依法核准
https://udn.com/news/story/7241/2364351

環團原民抗議亞泥礦權延展
https://udn.com/news/story/7238/2398292

立法院法律系統
lis.ly.gov.tw/lgcgi/lglaw

礦業法(現行法規)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J0020001

【一個捍衛家園四十年的戰神 噴淚度爆表!】
https://www.facebook.com/CitizensMiaokou/videos/1950249158538007/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冷靜鎮定的受害者比加害者可惡?

咖啡館角落坐了兩個女生,兩個人各自玩著手機,一邊看手機一邊聊天。

「最近看了一件新聞底下的留言,一直讓我想到那時候小燈泡媽媽的事。」Y女抬頭說到。

「你是指李明哲失蹤,然後很多人在責罵他的太太李凈瑜那麼高調根本不是想救她老公,是亦有所圖想出來選的事嗎?」P女問。

「對,我當然可以理解,一般人遇到這種事,比較常有的反應是會很難過,很難很冷靜。可能會很低調的想用各種途徑或方式只要可以把家人救回來就好。這雖然是人之常情,可是不管怎樣,總可能有例外,不是嗎?

就像小燈泡媽媽一樣,他的反應也是很非典型的受害人。也因為這樣,當時我有看到好多好惡毒的留言,說什麼他根本不愛他的孩子這種都有。這跟這次很多批評李太太根本不是想救她老公的說法如出一徹。

不管受害者怎麼反應,那是他們的選擇。但我們這裡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只要受害者不符合他們想像的樣子,他們反而會覺得要去攻擊那些受害者?」Y女說完,表情有點嫌惡跟無奈。

P女聳聳肩。「我也不知道原因,但我的感覺是,在他們心裡,受害者有一個標準答案的樣子。如果受害者不符合這個標準答案,對他們來說,就是打了他們臉,你不像我的標準答案,就代表我的標準答案是錯的,所以我必須要透過攻擊你來捍衛我的標準答案是對的。在他們心裡,捍衛他自己的標準答案,比尊重受害者的個人選擇還要重要。

老實說我覺得這樣的心態有點可悲。那些留言我看起來的感覺是,不符合他們期待的受害者,比起加害者更可惡的樣子。」

Y女大力點頭。「對!!!他們不怪當買辦撈政治利益的人,不怪土匪,卻怪不在土匪前低頭的家屬,這真的是太莫名其妙了。明明真正可惡的是用莫須有罪名把李明哲抓走的中國政府吧!這就好比有綁匪把人押走了,他們私下跟被綁的人家屬聯絡,說要求付贖金且不能報警不然就要撕票,然後家屬認為不管怎樣他希望採用正當的方式處理這個案子跑去報警,結果反而一堆人說你報警太高調是不想把你的家人救出來你冷血。」

「話說回來,中國這次確實就是跟綁匪一樣。他們這種做法有很明顯的政治意圖,但我猜他們大概沒有想過,居然會有人不願意私了。而堅持高調走正當管道救人。」P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完全認同你的看法,我有上網查了一下整個事件的時間軸,還有李明哲的背景。可以看得出來他是一個長期投入社會運動,堅持人權價值的人。他從2014年起就有透過為信認識中國友人,跟他們介紹台灣白色恐怖跟轉型正義的歷史,甚至曾經自己買書送給他的朋友。但是在2016年8月的時候,他寄出的書就曾經被中國查扣沒收。」Y女說。

「有人會說他去中國那麼多次都沒事,你被抓一定是你有問題。或是你去就很明顯會被抓啊你還去,自己活該。你怎麼看這種說法?」

Y女無奈表示。「哀,你不覺得這種說法就跟『你又沒有做錯事,幹嘛要怕被警察盤查』的邏輯一樣嗎?我只能說台灣長期缺乏法治教育,所以讓我們大部分的人都不理解,在真正的法治國家,政府是不能夠任意用政府之力抓人的。而後者的說法,也是很典型的責怪受害者,而不檢討加害者的說法。我覺得那背後反映的就是沒有人想要去面對加害者的問題,只想息事寧人的態度。」

P女點點頭。「但他們往往沒有想過,就是因為這樣的態度,也才讓加害者可以繼續囂張下去。像這次事件政治意圖很明顯,其實從海協會傳遞李明哲書信的方式就可以看得出來。

他刻意挑了非官方的方式來轉達書信。正常來說,中國海協會要傳遞任何訊息到台灣,以官方管告來說應該是透過海基會。結果他卻是透過非官方管道的『海峽兩岸人民服務中心』裡面的人來傳遞書信跟救人的條件。而這個事情也因為李凈瑜堅持要走正當管道救援,所以才曝光。

曝光以後國台辦才另外發表聲明說『李明哲因危害國家安全活動,正在接受有關部門的依法調查』,然後外加說一些什麼『台灣ㄧ些別有用心的組織和人士蓄意造謠生事』的垃圾話,你不覺得這就是心裡有鬼嗎?

從一開始就是因為中國無來由的抓人,才會有後面的這些事,然後最後再來說台灣人蓄意造謠生事,典型的做賊喊抓賊。

如果中國真的是依法抓人,也已經掌握相關證據,從一開始就可以大辣辣的直接說明原因。可是他們卻是先透過私下的管道傳遞訊息,這表示他們就是期待家屬接受這種方式救人。如果家屬接受,就可以趁這個機會說中華民國政府無能,連救人都做不到,只能靠這種兩岸買辦的特殊私人關係才做得到。

但他們沒想到的是李凈瑜竟然不吃這套,堅持走正當管道救人,堅持要飛去北京。而他的台胞證被取消導致無法出境,就證明中國怕他真的飛到北京。所以只能用這種小動作來阻撓。」

「我覺得如果是我遇到這樣的事,我沒有勇氣像他這樣堅持。但他這樣的堅持,不只是為了救人,也為了尊嚴。為了人的尊嚴,也為了國家的尊嚴。

也許人在被欺負慣了,會覺得活下來比較重要,尊嚴不重要。但此時此刻,我們應該藉著這個機會好好去思考,什麼是我們心裡覺得無論如何都不能被拿走的價值?」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

2015 年 11 月起兵團向公民覺醒聯盟提出專案企劃,支應一年多的人事與軟硬體費用。如今一年多過了,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450 個隨手袋的盈餘,將可以讓我們有 3 個月的經費持續監督國會。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五種支持國會調查兵團的方法>> http://shop.cic.tw/

※※※※※※※※※※※※※※※
【參考資料】

李明哲消失400小時,她為何要萬里尋夫?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405-taiwan-Li-ming-che/

李明哲妻李凈瑜給台灣人民的一封信
https://blog.whereislee.org/2017/04/117

李明哲案 陸國台辦:海協會沒收到藥品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704125006-1.aspx

國台辦:基於人道考量 已轉交親筆信給李明哲妻
http://www.appledaily.com.tw/…/article/new/20170409/1094418/

李明哲妻台胞證遭註銷 李凈瑜秀掮客書信
http://m.cna.com.tw/news/firstnews/201704105010.aspx

拒絕兩岸掮客、赴中遭拒,李凈瑜:不挺身對抗,就會永遠不斷被綁架
http://www.storm.mg/article/247373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什麼是知情同意權?

「我有一個原住民朋友,他說選前他對小英政府有很高的期待,但最近的事情讓他超級失望的。」Q男說。

「最近有什麼事跟原住民有關嗎?」T女問。

「就是2月的時候原民會公布了一份劃設辦法,將原住民傳統領域限縮在只有公有地,而原住民只能針對這些公有地上的開發行使知情同意權。這件事讓原住民跟很多關心原住民議題的人都非常的不滿。」

「你講的我聽不懂耶,什麼是原住民傳統領域?知情同意權又是什麼東西?」T女不解的問。

「原住民傳統領域是空間的概念,簡單來說,他就是原住民們的祖先他們在行使傳統文化跟生活的範圍。具體來說像是獵場,耕作的區域,進行祭典儀式的區域。或是原住民族過去祖先遷徙的路徑,這些都算在原住民傳統領域的範圍內喔。」Q男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這聽起來好像跟平地人的公共空間或是工作空間的概念有一點像?像是公園,農耕地,辦公室這類的。」T女問。

「如果你要以空間的『使用方式』來說,是有一點點像。但是最大的不同是原住民傳統領域只涉及到空間範圍,但他不是財產權的概念。像你剛說的公園,他是公共空間,屬於公家的財產,農耕地則是私有的。則是私人財產。

但原住民傳統領域的概念,是一個族群共同使用這個空間的概念,但這個空間實際上並不屬於哪一個族群或哪一個個人的財產。

就以農耕來說吧,假設某個原住民家族在一個山頭開墾農耕,這個農耕地上他可以採收他自己種植的農作物。但是如果這個家族他不再繼續在這個農耕地上耕作,別的家族就可以在那個農耕地上耕作並採收作物。這個農耕地並不屬於個別家族的財產,而是由部落共用這個土地。」

T女聽完若有所思。「這樣我好像有點懂了,這確實跟平地人農耕地的概念不太一樣,平地人的農耕地同時也是屬於那一個人的財產範圍。但是原住民的傳統領域概念只是說這塊地大家可以拿來農耕,但是並不代表說你今天在這裡耕作收成,這塊地就是你的,而是大家是共用這塊土地進行農耕。」

Q男點點頭。「沒錯,就是這樣的概念。他是一個共同生活的空間,這個空間由這個部落共同管理。但這空間卻也不能說是這個部落的財產,所以他跟我們現在公共空間是屬於公家財產這個概念也是不同的。」

「滿特別的耶,像我們平地人習慣私有財和公共財的概念,如果不是這樣說明,很難直接理解什麼叫做原住民傳統領域,而且也確實很容易跟財產權的概念搞混。那知情同意權又是什麼?」

「知情同意權最早是從醫病關係來的,早期醫生要給病人開刀,不會跟病人講得太多。而知情同意權在醫療上是指醫生要用病患可以理解的方式告知病情和相關醫療資訊,讓病患有足夠的理解跟判斷能力,進而讓病患在不受任何身心威脅的狀態下,自願性做出最後的醫療決定。」

「那用在原住民傳統領域上的話呢?」

「就是如果今天如果政府或私人要在原住民傳統領域上進行一定範圍的開發,像是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學術研究這些,他必須要先讓當地的原住民知道有這件事,並且提供相關充足的資訊讓他們理解這些開發會對當地造成的各種影響,在這樣充分告知後,讓他們在不受任何脅迫的狀況下,自主地做出最後決定,看是否要讓他們開發。」

T女聽Q男講完,皺了皺眉頭,好像想到了什麼。「你講這件事,讓我想到太魯閣山頭被開採水泥的事情耶。感覺上太魯閣山頭應該也是屬於原住民傳統領域吧?」

「沒錯,你知道那件事情有多可惡嗎。他們當初去山上開採挖礦的時候,當地原住民是完全不知情耶的。」

「所以你是說他們根本沒有讓原住民有執行過知情同意權,就去開採了?」

「對,雖然後來說有簽同意書,但那個同意書聽說是同一個人的筆跡,有偽造文書的問題,但因為太久了,已經過了追訴期。這個開發案當時會過根本在合法性上就有很大的問題。」

「我覺得如果這件事情當時真的有像法律規範的,讓原住民確切地實行知情同意權的話,我相信以原住民這種永續經營環境的傳統,再加上他們本身就是住在山上,如果不走永續經營,第一個倒霉的就是他們自己跟他們的子孫。他們絕對不可能允許這麼大範圍的挖礦吧。

我看到山頭被鬼剃頭的照片,真的覺得好心痛啊。雖然我並不住在山上,但我一想到那個山變成那個樣子,就覺得超難過。更不要說住在那裡的居民,誰可以忍受自己的家園被開採成那個樣子呢?」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

2015 年 11 月起兵團向公民覺醒聯盟提出專案企劃,支應一年多的人事與軟硬體費用。如今一年多過了,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450 個隨手袋的盈餘,將可以讓我們有 3 個月的經費持續監督國會。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五種支持國會調查兵團的方法>> http://shop.cic.tw/※※※※※※※※※※※※※※※
【參考資料】

知情同意權是什麼?|訪高潞·以用·巴魕剌委員(上集)|國會調查兵團
http://event.cic.tw/aboriginal/01.html

原住民族基本法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D0130003

告知與知情同意
https://goo.gl/SEKvKv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