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時事議題

什麼是意識形態?

「我發現每次接近選舉,就會很常聽到一個詞耶。」A女說。

「哪個詞啊?」B女問。

「就是會常常聽到『你不要那麼意識形態啦』!」

B女點點頭。「恩…好像是耶。像高雄市長就說過『要拼經濟!不要搞意識形態!』,台北市長也說過『台灣被單一意識形態綁架,內耗太嚴重』。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也曾在黨內初選的發表會上說『蔡政府提到能源政策都是意識型態,但我們不該意識型態的反核。』」

「可是說真的,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什麼是到底什麼是『意識形態』?然後只覺得這個詞就像很多行銷詞,例如『大數據』啊『Ai』啊一樣,大家都在說,但好像只是被當成一種流行詞來用,可是真的問說這什麼意思,好像大多數人也講不出個所以然。」A女說。

「而且我隱約有個感覺,就是在台灣,『意識形態』這個詞特別常被拿來當作一種指責。而且專門被拿來指責『台獨是一種意識型態』。但卻很少會聽到拿『意識形態』來指涉別的事情。」B女說。

這時候一直沒講話的C女突然開口。「『意識形態』這個詞是從西方來的,而且這個詞的概念,在西方的歷史上也經過許多的轉變。」

「轉變?什麼意思呢?」A女問。

「在18世紀的時候,法國啟蒙思想家特拉西發明了這個詞。當時他寫了一本書《意識形態基礎》,書裡面提到,當知識和經驗大量累積後,會進一步形成某種『觀念』,而這其中會包含人對事物的主觀跟客觀的認知。」

「等等,這段聽起來就有點抽象說。」A女說。

C女笑了笑,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你講到一個重點了。『抽象』。特拉西說的意識形態,其實是在表達一種學習理論。這種學習理論是『如何在不透過直接的感官經驗,找出抽象概念起源』

舉個例子來說,我問你,什麼是民主?」

A女皺了皺眉頭。「恩….你這樣問倒是讓我想到,『意識形態』很抽象。但如果要回答什麼『什麼是民主』好像也是很抽象。這可能要從人類歷史開始解釋,沒辦法用一句話很簡單的就說清楚。」

「對,當我們在討論民主的時候,我們會從最早這個詞在什麼時代出現,它的起源是什麼,後來經過了哪些演變,進一步討論它的本質。最後得到一個定義跟判斷的方式。

我們在討論釐清別的觀念,例如『環保』,也會經歷這個討論的過程。而當我們得到一個定義跟判斷的方式的時候,我們也會因應這個結論而進一步產生一些行動,例如我們會覺得『減塑』是一個符合環保的行為。

而這整個過程最後形塑出來的價值觀以及依照這個價值觀所產生的行動,其實就是一種『意識形態』。」

「好…所以聽起來,最早『意識型態』指的比較像是一個抽象觀念他是怎麼從以前演變到現在這個定義的一個思考過程囉?」B女問。

「對,可以這樣說。但是到了拿破崙時代,拿破崙認為『意識形態』這是個不切實際的東西。就像你前面說『很抽象』。所以他也覺得研究意識形態的學者是一群空論家。

然後到了馬克思之後的共產主義思想家,就繼續把『意識形態』這個詞繼續加油添醋。例如共產主義者會說意識形態是一種『虛假意識』。類似的狀況呢在歷史上繼續不斷地發生,例如納粹主義者就曾經諷刺意識形態是學院裡的無聊產物,認為自己有世界觀但沒有意識型態。

所以啊把『意識型態』當成一種髒話的標籤,台灣倒不是第一人啦。在西方歷史上就曾經大亂鬥過。

這個狀況一直到1960年代後,在西方世界開始把『意識形態』納入社會科學分析以後,這個詞才重新被作為一種中性客觀的概念。」

「那如果照這樣的定義來說的話,是不是其實也可以說宗教有宗教的意識形態?」A女問。

「如果不是把『意識形態』作為一種拿來罵人的標籤,而是以社會科學分析的角度來看話,確實可以這樣說。」C女點點頭。

A女繼續說。「你這樣講會讓我想到,很多時候我們在拿一個詞彙來說的時候,其實常常只是在憑感覺在講。但很少去往內心釐清自己到底懂到什麼程度。

例如『意識形態』這個詞,我覺得對很多人來說,對我自己來說也是,就是一個我不太懂,但好像大家都拿來當負面標籤的話,那所以我可能也就拿來當作負面標籤使用,但至於這個詞什麼意思,我懂不懂,其實不太重要。

然後當大家都覺得不太重要的時候,他就變成一種打迷糊仗的說法。」

「而且他會變成一種『間接的指責』或是『觀念抽換』。例如有的人不想直接說『我就是對台獨沒興趣啦你不要跟我說啦』,所以就替換成『你太意識形態了』」B女說。

C女點點頭。「所以有時候我也會覺得,如果我們今天是真的要認真討論一個概念,一個議題。就盡量去用我們真的理解的話去講。盡可能的少賣弄一些特殊詞彙,特別是這個特殊詞彙其實自己也不懂的時候。

政治人物要打迷糊戰,那是因為他們有他們的目的,但人民也要努力學習如何把要討論的事情抽絲剝繭的釐清,而不是被政治人物的話術牽著走。」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 志祺七七 】罵別人「你很意識形態!」其實就是一種意識形態?到底意識形態是什麼?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Je2E84bSv0

「意識形態」是髒話嗎?談韓國瑜與台灣常見的誤解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2592/3464207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看看香港,想想台灣,一國兩制重點在?

「我前幾天看小英的貼文,才驚覺一件事情。」T女說。

「什麼事?」Q女問。

「就是我其實沒有意識到過,在歷史上,香港曾經是比台灣還自由的。」

Q女愣了一下。「咦…對耶,你是說台灣還在戒嚴跟白色恐怖時代的時候吧?你這樣說對耶,我也沒想過這件事…」

「因為小英臉書提到,他年輕時候常常趁著到香港轉機的時候,在那裡看台灣不一定看得到的書。在那個年代,使用中文的地方,台灣還沒有充分的出版與言論自由。當然中國是從來都沒有,所以香港是小英和許多人買書的地方。

我後來在電視上看台大政治系明居正教授講送中條例的詳細內容的時候,他也有提到,當年台灣戒嚴還有禁書的時候,很多人要發表東西是去香港發表的。而他們從香港的刊物上可以看到很多在台灣看不到的東西。

這是1980年代的香港。」

T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又接著說道。

「然後我前幾天又看到一篇在寫香港歷史的文章,裡面提到,香港也曾經在1940年代經歷動蕩的時期,但是那時候的香港雖然動盪,但跟同時代的中國比,香港還是好的太多。所以那時候有很多中國難民都跑去香港。大家寧可冒死都要去香港。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自傳就寫過,他當年從中國逃到香港,雖然什麼都沒有,但至少還能吃到叉燒飯。他之前是吃不到的。原因是香港再黑暗,但至少自由、有飯吃。

到了1970年代,英國委任麥里浩作為港督,在他的管理下,香港從動盪時代進入繁榮時代。

看到這,再看明居正教授分析香港局勢,我才發現一件事。」

「什麼事?」

「這時候香港起碼還是自由的。」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Q女問。

「這時候的香港,他還在英國統治下,因為對英國來說,香港其實是個殖民地,所以他們並沒有讓香港人有投票選出自己代表的權利,所以在英國統治下的香港,自始自終都沒有自己的民主。

可是也因為他受到英國統治,英國是民主法治國,在在英國法律的保護下,香港至少擁有經濟自由、言論自由與行動自由的。所以他是一個有自由但沒有民主的地方。」T女說完吃了一口蛋糕。

Q女想了一想說道。「也就是說,保證自由的前提,其實是需要有民主法治。英國自己是民主國家,他雖然在政治上沒有給殖民地人民民主的權利。但在法律上,香港需要遵守英國的法律,但也因此給予了香港在英國法治下保障的人權。」

T女點點頭「是的。所以才會造就香港在英國統治下,沒有民主,但有自由。然後我看明居正教授的說明才知道,原來在十年前,中共曾經有過一場辯論,就是『黨比較大?還是法律比較大?』

在西方的民主政治中,他有一個基本理念就是『政府是會害人的,政府會欺負老百姓』,我們當然希望政府要幫助人民,但由於政府掌握巨大權力的時候,是可能會害人的,所以民主法治的觀念是政府要優先守法,這就是保障人權的基本核心。

因此民主政治的基本理念是任何政黨都必須守法,政府也必須守法,法律是先於政府與政黨之前的。

但是對中共來說,政黨比法律大,共產黨凌駕於法律之上。」

「也就是說對中共來說,法律不是拿來約束政府的,也不用拿來約束政府。但是政府可以單方面拿法律來對付人民。」Q女說。

「對,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這次『送中條例』香港人反應會那麼大的原因。

但是我想說的是,你有沒有發現,其實對香港來說,他都是在一國兩制的狀況下?只是以前的一國是英國。而現在的一國是中國。」

「你是不是要說,今天香港能否自由,其實重點不在於兩制,而是那個一國是哪一國?」Q女問。

T女點頭。「沒錯,如果今天中國政府是有民主法治的政權,即使香港沒有民主,只要受到法治的保護,也不至於到失去自由。

但當今天中國是共產黨掌權的時候,對他來說黨大於法律,所以你的『自由』就隨時要看他們『人治』的標準,他想給你你才有,他不給你你就沒有。

當台灣還有人在討論一國兩制可不可行、還在說一國兩制沒市場的時候,也許我們更該想想,重點不是兩制,而是一國是哪一國。」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精彩片段》明居正:香港人或是外國人犯了法到了香港之後可以被引渡到大陸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pKP-LnPnN4

[問卦] 英屬時期,香港到底多黑暗?
https://disp.cc/b/163-b8jf

蔡英文臉書:當時的香港是一扇窗,雖然香港人還是沒有辦法透過民主制度決定自己的命運,但那裡有著自由的空氣、現代化的法律。
https://www.facebook.com/…/a.1015124205…/10155882423611065/…

習近平:決不走司法獨立的路 要當國際規則引領者
http://bit.ly/2KQH45P

中共軍官:過去我們講一個大教訓,過分強調「兩制」,沒強調「一國」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videos/692164334563171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香港《逃犯條例》關我什麼事?

「你有看到香港百萬人上街頭抗議的新聞嗎?」A女問。

「我今天看報紙有看到,但搞不清楚是發生什麼事情,嚴重到百萬人上街頭?」B女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也花了一點時間才搞清楚狀況。這次的抗議起因於香港政府針對《逃犯條例》的修法。

香港是在1997年開始主權才移交給中國,在那之前,由港英政府的立法機關「立法局」訂立了《逃犯條例》,裡面提到香港有跟20個國家簽訂逃犯移交協議。簡單來說就是20個國家可以提出申請,要求香港政府代為拘捕跟移交逃到香港的嫌疑犯,送回申請國受審。其中還強調『只與司法制度、刑罰制度、人權狀況達標的政府建立引渡關係』。《逃犯條例》中的20個國家並不包含台灣、澳門與中國。

那假如是這20個國家以外的政府請求移交嫌疑犯的話,那必須要每個個案經由立法會審核批准才能移交。」

「所以聽起來是這20個國家算是有快速通道,只要有相關事證就可以直接對香港提出嫌疑犯移交的請求,但是假設不在這20個國家的範圍內,就要另外個案處理的意思囉?」B女問。

「對,就是這樣。然後在香港回歸中國後,因為沿用回歸前的條例內容,所以針對台灣、澳門與中國的引渡請求,一律不處理。

這次修法,香港政府說的理由是2018年,在台灣曾經發生一件香港人殺人案件,這個香港人陳同佳在台灣殺害女友以後逃回香港,因為犯案地點在台灣,所以香港警方只能以這個人回香港後所犯的罪行判刑。所以才督促要修法。

但是其實台灣陸委會曾經三度向香港政府提出遣送陳同佳來台的請求,但始終沒的的到正面回應。

所以香港前議員羅冠聰因此質疑香港政府的修法動機,認為香港政府根本沒有跟台灣政府討論,執意進行《逃犯條例》修法,根本是想藉機打開引渡中國的大門。」A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那他們這次要把《逃犯條例》改成怎樣?」

「根據現行的《逃犯條例》,台灣、澳門與中國的引渡請求,假設要處理,都還是要經過香港立法會審核批准才能移交。但這次假設修法通過,那代表香港可以直接將嫌疑犯移交給中國。且移交程序就不受香港立法會監督。而且更可怕的是這個草案可以溯及既往。」

「等等….溯及既往?也就是說如果今天是修法前就發生的案件,他們也可以用這個法把他們移送中國的意思嗎?」B女問。

A女點點頭。「沒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香港人才如此擔憂。你看喔,香港回歸前,港英政府有強調『只與司法制度、刑罰制度、人權狀況達標的政府建立引渡關係』,那你說中國的司法刑罰跟人權狀況,算是有『達標』的政府嗎?

此法一修,對香港人最大的影響是中國司法人治的狀況,等於可以直接介入香港司法,把所有他們想抓的人直接抓去中國審判。

而且《逃犯條例》修法涵蓋的範圍,是所有『在港人士』,意思就是說今天你就算不是香港人,但是你去香港旅遊、工作,或是只是轉機。都可能因為中國對香港政府提出要求,就被移交到中國審判。」

「天啊,那這樣不是不只台灣人,連其他國家的人去香港,也有同樣的風險嗎?」B女瞪大眼睛。

「是啊,所以為什麼這次很多國外的人權組織,也在各國聲援香港人。這次的修法如果過了,不只是對香港人,而是對任何可能去香港的人,都將是很嚴重的人權侵害啊!但是依照現在最新的消息,香港政府表示《逃犯條例》草案星期三恢復二讀。」

「…..所以香港現在已經是一個即使有百萬人上街頭,政府也毫不理會民意的地方了嗎?」

「我那天才看到一個朋友寫『在台灣只要有兩萬多人包圍立法院,那個法通常就不會過了,但在香港,即便有五十萬人抗議,我悲觀的認為他還是會過給你看』,對照台灣這幾年因為修法而起的種種集會遊行,我只能說,民主社會下雖然會有很多吵吵鬧鬧,但起碼我們還有吵吵鬧鬧的自由,而且不用擔心因為這樣吵吵鬧鬧,就被政府隨意抓走。這樣的自由,真的不是理所當然的啊…」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逃犯條例 ‧ 懶人包】煮一個杯麵時間 解讀《逃犯條例》修訂內容 │ 01新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87NbduEqMo

香港自治終局之戰:《逃犯條例》只會讓中共專制的手愈挖愈深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19886

【Q&A】臺灣人為什麼要關心香港「送中條例」?因為連過境香港都危險!
https://musou.watchout.tw/read/9gftCCCEKHwsPloLYuOM

【送中惡法】民陣:103萬人參加反送中遊行 歷時8小時宣布結束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609/1580992/

政府回應遊行: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星期三恢復二讀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4616

台灣 vs. 香港
https://www.facebook.com/taikejhai/posts/477193213047591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同志不是釋憲後就可以結婚了?為何還是需要立法?

「我臉書看到今天有些支持婚姻平權的朋友都去立法院耶。」A女說。

「嗯嗯,因為今天可以說是同婚立法的決戰。」B女點點頭。

「不過有件事我其實一直都沒搞懂。」

「什麼事?」

「大法官不是已經釋憲說同志應該有結婚的權利,如果沒有立法就適用民法。那為什麼還是需要立法?」

「這問題很好,但在解釋這個之前,要先釐清一個觀念。你覺得誰該守法?」B女問。

「恩?誰該守法…人民該守法不是嗎?柯文哲不是常常說民眾要守法。」A女露出疑惑的眼神。

「我這樣問好了,一樣都要守法,所以你覺得民主國家的守法跟專制國家的守法有什麼差異?」

「恩…對喔,好像不管在什麼制度底下的國家,人民都要守法啊….」

「民主國家『法治國』跟專制國家的『法制』最大的差異在於,民主國家的政府必須要守法。

政府要守法的意思就是,政府的職權,執行法律的手段,本身也需要被法律所約束。

所以,我們去回想歷史,以前明朝不是有『東廠』嗎?『東廠』的成立需要有法律支撐嗎?不用,皇帝說了算。成立以後就可以直接施行皇帝的意志。『皇帝』這個位子也不是靠法律去規定他有什麼權責。

可是在民主法治國家不能這樣做。總統的權責,各個行政單位的權責,各個民選代表的權責,都必須要有相對應的法律去做規範,賦予他們有這個權責的正當性。」B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喔喔…所以像之前有人在說什麼不當黨產委員會是東廠,其實如果分得清楚民主法治跟專制的差異的話,就會發現這樣的比喻其實是有問題的。

因為當初要先立法有『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才能成立不當黨產委員會。」A女恍然大悟。

「聰明,你很厲害一點就通。」

「但這樣我還是不懂跟同婚立法有什麼關係耶。」

「我問你,結婚要怎麼做才有法律效益?宴客就好嗎?」B女一邊說,一邊吃了一口草莓慕斯。

「我記得以前是宴客就算,但後來修法改登記制,所以必須要去戶政單位登記。」

「那由誰來執行結婚登記流程呢?」

「戶政單位的公務人員呀。」

「所以我們來想一個狀況,我們民法972上有寫『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而公務員執法必須要依法執行,所以當兩個同性去登記的時候,同性結婚適用的權利範圍。到底包不包含在這個『婚約』裡面?因為畢竟這裡寫婚約就是有特別寫到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B女說。

「釋憲結果不是說要有平等權利嗎?」A女問。

「可是公務人員實務面要面對的就是,那法條適用要怎麼解釋?這種執行細節如果沒有法律規範,等於把這個解釋權丟給公務人員。

而且法務部也曾經透過函示把婚姻解釋為:以終生共同生活為目的之『一男一女』適法結合關係。」

「喔喔,那公務人員依法執法,那他就可以拿著法務部的解釋說『法律上就是規定男女雙方,你們就不是男女雙方所以我沒辦法幫你登記』」

「對,那當然這樣的結果會跟釋憲結果衝突對不對?可是同性要結婚第一關就遇到這個,那他們後續只能先走行政訴訟的方式來聲請違憲,行政訴訟一打就又是好幾年的事。

退一萬步,有個公務人員假設讓這對同性登記過了。最近要報稅了,那他們報稅上可以適用配偶減免嗎?

然後再想一下,光是同性伴侶現在是不可能有兩個人結合的婚生子女這件事,這跟異性戀的狀況就不同了。可是關於繼承的法條,很多是建立在婚生子女的前提上。那是不是婚生子女的定義也要重新想一下?

這些施行細節,其實都需要有法律來告訴公務人員,你們面對的時候,要適用哪一條法律。所以立法不是只是讓人民遵守,更重要是要讓公務人員知道要怎麼執行。」

A女敲了一下手掌。「那我懂了,其實這就跟老闆說『我們要發大財』,但員工想知道『我也想發大財,所以要怎麼做?』是一樣的。

釋憲結果就是跟同志說『你們有結婚的權利』,可是要怎麼才能結婚成功,程序應該怎樣,結婚後相關權利的適用細節應該如何,就是立法單位的責任。有明確的立法,公務人員才有明確的執行依據。」

B女翻了一個華麗的白眼。「恩…我雖然不喜歡這個比喻,不過你這樣講是沒錯啦。」

A女嘆了口氣。「我現在終於可以稍微理解,為什麼那時候釋憲結束後,一些同運組織的人都說這只是個好的開始,不是結束。我原來的想法真的是太天真了。」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同婚釋憲後,就進入婚姻平權時代嗎?
https://www.follaw.tw/f01/12157/

【法操論壇】釋憲後,婚姻就平權了嗎?
https://www.follaw.tw/f01/12404/

釋憲後首例:同志訴請直接登記結婚,遭法院駁回(2017/10/12)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0843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台灣還有言論自由嗎?

「你有在玩『還願』嗎?最近好紅喔!」E女問。

T女笑著搖搖頭。「我不太會玩遊戲,所以只看了實況,不過我有3D暈所以沒看完。但畫面跟氣氛我覺得都弄的很棒說,他的美術做很精緻,時代細節也很考究。」

「我也不太會玩,但上次同一個團隊做的『返校』我也有看實況主玩,覺得很棒。所以雖然不玩但還是有到 Steam 買一套支持一下。

結果這兩天聽說因為裡面有一個符咒圖片,被發現圖片用篆書寫『習近平小熊維尼』,還有『呢嘛叭唭』近似『你媽八七』,以至於被刷了一大堆負評,原本中國那裡還有一些遊戲實況影片,現在也完全找不到了。

後來遊戲團隊也發道歉聲明,把那個圖改成『恭賀新禧』。」E女說完嘆了一口氣。

「我有看到這個新聞,覺得感觸很深。前陣子不是有個新聞說嘉義高中有一個題目寫『President Tsai-englishit』引起軒然大波嗎?

在台灣你做這種事,最多被網友罵,或是被家長學生抗議。但不會被政府用公權力把你抓起來關。

結果在台灣做個電腦遊戲,寫個『習近平小熊維尼』,會被中國屏蔽。有人會說這是商業行為人家本來就可以屏蔽你。

但前陣子不也還有個新聞說,輔仁大學因為陸生抗議老師在上課講政治意識形態,結果校方因為被威脅限縮陸生名額,結果自己發教職信要老師不要過度灌輸意識形態。」T女喝了一口咖啡。

「我也有看到輔大那個新聞,我覺得真的很諷刺。我們在台灣明明就有言論自由,卻因為中國而自我審查言論。」

T女聳聳肩。「但這又有什麼好意外的呢。在七百多天前,李明哲去中國被關。因為他在台灣使用網路宣傳人權意識與言論。結果中華人民共和國用李明哲在中華民國的網路行為對他定罪。那時候一堆人罵他太太李凈瑜。罵李明哲自己要去中國的活該。

對照輔大校方的自我審查,對照因為商業被迫道歉的台灣遊戲廠商。我真的不得不佩服李凈瑜的堅定與堅強,佩服他在那時候毅然決然拒絕兩岸買辦作為溝通管道。他很清楚知道李明哲事件不是只有李明哲。而是台灣人到底要用什麼態度去面對霸權蠻橫的中國政府。」

E女若有所思。「看發生這些事,我都會懷疑,台灣還有言論自由嗎?」

「當然還有,至少現在還有。因為所謂的言論自由,是指政府不能用權利迫害人民的言論自由。所以在台灣,我們當然有言論自由。

而現在試圖壓迫這些自由的,是中國政府。他就是在利用這一個一個案例,一步一步逼近,一步一步要台灣人習慣自我限縮。那些說和平協議的說穿了,只是黃鼠狼拜年假好心而已。」

「但如果我們還是這樣一步一步退讓,未來還能不能繼續擁有這些自由,就很難說了…」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Tsai-englishit影射總統 嘉中英文考題惹議
https://www.ttv.com.tw/news/view/10802190014900I/579

《還願》暗藏「小熊維尼習近平」彩蛋,中國網友氣炸遊戲現已修正
https://applealmond.com/posts/48625

向中國低頭?輔大教職信曝光 教授批:腰比戒嚴時還彎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703866

李明哲「被失蹤」近2年 李凈瑜:感謝中國教訓台灣「寧作小國的主人,絕不可做大國的順民」
https://www.storm.mg/article/935186

尋找李明哲
https://avatar.whereislee.org/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是什麼?

「聽說同婚專法出來了,我看好多人說那個法條名稱很厲害,但我搞不太懂是什麼一回事耶?」A女問。

「你是說『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草案』喔?」B女說。

「對,為什麼用這個名字?這跟專法民法對婚姻的規定又有什麼關係?」

「你應該對大法官針對同性婚姻釋憲還有印象吧?」

A女點點頭。「有啊,就大法官有說同性也有結婚的權利,如果立法怠惰,那兩年後就適用民法。」

「對,大法官每次釋憲,釋憲結果都會給他一個固定編號好作辨認,這編號稱作釋字號,所以針對同性婚姻釋憲案,他的釋憲結果釋字號就是748。」

「喔喔….也就是說這次行政院提出來的『專法』,就直接把釋字號放進去當作法律名稱囉?」

「對呀,因為公投結果是支持專法的多,支持修民法的少。那行政單位針對要符合釋憲結果,又希望符合公投結果,但公投也只有說要修專法,又沒有說法案名稱要用什麼。所以行政院提出的草案最後就折衷用這樣的名稱,老實說我覺得是蠻有創意的。」B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原來如此。我看我朋友有在臉書寫說這是個好的開始,但是說真正戰場在立院,我有點不太懂這什麼意思。」

「噢,因為現在只是行政院開會發表他們有這個提案。但真正要開始修法,必須要把這個法案送到立法院,先經過大院一讀後,送到委員會排審,委員會審查完後要再送到大院進行二讀審查,直到內容都討論差不多確認後才送三讀做文字最後修飾,然後才能正式完成立法後,由總統公布。」

「恩…所以聽起來還要歷經委員會審查還有二讀審查這兩個大關卡囉?」A女問。

「沒錯,立法的重頭戲就在這兩個審查關卡,然後還要看這中間有沒有被拉去黨團協商,那也是一個挑戰。」

「所以意思是說雖然現在看起來除了草案名稱有創意外,草案內容好像支持同婚的人大多覺得算滿意,但是送進去審查後,還是有可能會被改東改西的,所以也還不能確定最後修法結果會是如何嗎?」A女一邊問一邊咬了一口蛋糕。

「對呀,其實在立法院每一個法案都是這樣。簡單來說立法院就是一個立法攻防折衝的場域。最後出來又會被要求妥協讓步多少,沒有人知道。

如果我們支持同性婚姻,也希望法律最後可以實質保障同性婚姻的權利,那就必須要在這這個會期持續關注委員會審查的狀況。」B女回答。

「我記得聽你講過委員會就好像是分組討論,所以有很多不同的委員會,那如果要關注委員會審查,應該要注意哪個委員會呢?」

「應該是送到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所以有哪些立委屬於這個委員會也很關鍵。以行政院長的發言,看起來是希望在5月24日以前要修法完成到可以公告施行。這段時間就一起持續關注吧。」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民法與同性婚姻專法草案差在哪?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16603975404869

法務部:「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草案法條
https://www.slideshare.net/OpenMic1/20190221-132642188/1

748施行法草案行政院記者會逐字稿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550747461.A.354.html

蘇貞昌:走向一個相互尊重,彼此友善的國家
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347134809462732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高薪者不該罷工?

「這次華航機師罷工事件,我發現網路上資訊超級亂。」T女說。

S女點點頭。「是啊,我最大的感覺就是資方的各種放話,混淆視聽,試圖把機師貼上『貪婪』的標籤。然後媒體把機師罷工貼上『藍綠惡鬥』『陰謀論』的標籤也不惶多讓。

然後不意外的是因為罷工的是機師,就一定會聽到『不爽不要做』『別人比你更辛苦都沒罷工了』的說法。」

T女嘆了口氣。「老實說,我對很多勞方抱持『不爽不要做』『別人比你更辛苦都沒罷工了』的說法覺得很疑惑耶。因為罷工要承擔的壓力其實很大,例如勞方跟資方比起來,資方可以一個月用其他方式去讓公司業務可以持續進行,有經濟壓力的勞方卻很難一個月沒薪水,特別是薪水越低的更經不起。

也就是說,高薪的勞工某個程度上比較有本錢承擔罷工的風險,但如果連高薪的勞工罷工都爭取不到權益。那更不要講低薪的,那是想罷工都不用想。那為什麼這些勞工反而會反對罷工呢?」

「恩,如果那些人有想到這些,自然就不至於反對罷工了。我覺得真正的原因是人性裡面本來就有『嫉妒』『見不得別人好』的黑暗面。所以你看資方或是反對罷工方,很多人就會用薪資在批評,說這些機師薪水很高,罷工爭取更好的權益是『貪婪』。這會觸動到其他人心裡那種『見不得別人好』的黑暗面,於是就有這些批評了。」S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我有時候會想,那為什麼在國外,例如德國法國,他們人民就對罷工比較友善呢?難道真的是因為他們的人民素質比較好嗎?」

「我以前也有『是不是人家人民素質比較好』的這種想法。但這幾年我慢慢有個感覺,人家之所以對罷工相對友善且習以為常,其實是整個社會在經歷多場罷工的過程中,一次又一次反思的結果。」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T女搖搖頭。

「以法國為例子,他們也不是一開始就允許罷工的。在一七九一年法律還明確禁止同業集會結社,一八六四年才承認結社權。罷工權則是二戰結束後,一九四六年在憲法裡寫到『罷工權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內行使』,這時候才變成公民的法定權利。」S女說。

「這樣說起來,我們是今天看到他們已經對罷工習以為常的樣子,但如果把整個罷工史拉出來看,他們其實也經歷過認為勞工不該罷工的年代。」T女說。

「是啊,你看從一七九一年到一八六四年歷經幾年?七十三年耶。任何的觀念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的。所以在感情上,我其實可以理解那些因為『嫉妒』心態而仇視高薪者認為他們憑什麼罷工的心情。那就是人性使然而已,我相信在法國的歷史上,一定也走過這個歷程。

但是罷工權能否成為我們覺得重要且必要的一種價值,重點就在於我們每個人,是否可以在『嫉妒』心態過後,回頭再多想一點點:因為『見不得別人好』的心態,衍生對罷工行為的反對,到最後對整體勞工權到底是好還是壞?這個思考過程,我覺得是每個社會都得自己走過一次。」

T女點點頭。「你講這個會讓我想到一句話『歷史的推進不是一個人往前走一百步,而是一百個人往前走一步』,對於公民權的思考,其實也是一樣啊!」

「是啊,所以我現在會抱持的想法是,當然可以嫉妒,當然可以不爽別人憑什麼罷工,但是嫉妒完不爽完以後,我們是不是都可以試圖再多思考一點。社會制度可以經由別人的經驗直接學習跟一定程度的挪用,但對於思考制度造成的影響要如何改進,以及公民權利的使用與反思,卻是沒有捷徑的。

台灣其實算很幸運,有很多的國家的經驗可以作為參考。法國以前為什麼要走那麼多年,是因為沒有太多外國經驗可以參考,很多事只能靠自己摸索。但重點還是,台灣的公民們是否願意一起思考這些問題?如果只淪為各種情緒不滿的指控,說真的也枉費我們活在這個有很多參考資料可以找來看的年代。」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品味法國罷工文化
https://www.epochweekly.com/b5/109/6000.htm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