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歷史討論

什麼是意識形態?

「我發現每次接近選舉,就會很常聽到一個詞耶。」A女說。

「哪個詞啊?」B女問。

「就是會常常聽到『你不要那麼意識形態啦』!」

B女點點頭。「恩…好像是耶。像高雄市長就說過『要拼經濟!不要搞意識形態!』,台北市長也說過『台灣被單一意識形態綁架,內耗太嚴重』。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也曾在黨內初選的發表會上說『蔡政府提到能源政策都是意識型態,但我們不該意識型態的反核。』」

「可是說真的,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什麼是到底什麼是『意識形態』?然後只覺得這個詞就像很多行銷詞,例如『大數據』啊『Ai』啊一樣,大家都在說,但好像只是被當成一種流行詞來用,可是真的問說這什麼意思,好像大多數人也講不出個所以然。」A女說。

「而且我隱約有個感覺,就是在台灣,『意識形態』這個詞特別常被拿來當作一種指責。而且專門被拿來指責『台獨是一種意識型態』。但卻很少會聽到拿『意識形態』來指涉別的事情。」B女說。

這時候一直沒講話的C女突然開口。「『意識形態』這個詞是從西方來的,而且這個詞的概念,在西方的歷史上也經過許多的轉變。」

「轉變?什麼意思呢?」A女問。

「在18世紀的時候,法國啟蒙思想家特拉西發明了這個詞。當時他寫了一本書《意識形態基礎》,書裡面提到,當知識和經驗大量累積後,會進一步形成某種『觀念』,而這其中會包含人對事物的主觀跟客觀的認知。」

「等等,這段聽起來就有點抽象說。」A女說。

C女笑了笑,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你講到一個重點了。『抽象』。特拉西說的意識形態,其實是在表達一種學習理論。這種學習理論是『如何在不透過直接的感官經驗,找出抽象概念起源』

舉個例子來說,我問你,什麼是民主?」

A女皺了皺眉頭。「恩….你這樣問倒是讓我想到,『意識形態』很抽象。但如果要回答什麼『什麼是民主』好像也是很抽象。這可能要從人類歷史開始解釋,沒辦法用一句話很簡單的就說清楚。」

「對,當我們在討論民主的時候,我們會從最早這個詞在什麼時代出現,它的起源是什麼,後來經過了哪些演變,進一步討論它的本質。最後得到一個定義跟判斷的方式。

我們在討論釐清別的觀念,例如『環保』,也會經歷這個討論的過程。而當我們得到一個定義跟判斷的方式的時候,我們也會因應這個結論而進一步產生一些行動,例如我們會覺得『減塑』是一個符合環保的行為。

而這整個過程最後形塑出來的價值觀以及依照這個價值觀所產生的行動,其實就是一種『意識形態』。」

「好…所以聽起來,最早『意識型態』指的比較像是一個抽象觀念他是怎麼從以前演變到現在這個定義的一個思考過程囉?」B女問。

「對,可以這樣說。但是到了拿破崙時代,拿破崙認為『意識形態』這是個不切實際的東西。就像你前面說『很抽象』。所以他也覺得研究意識形態的學者是一群空論家。

然後到了馬克思之後的共產主義思想家,就繼續把『意識形態』這個詞繼續加油添醋。例如共產主義者會說意識形態是一種『虛假意識』。類似的狀況呢在歷史上繼續不斷地發生,例如納粹主義者就曾經諷刺意識形態是學院裡的無聊產物,認為自己有世界觀但沒有意識型態。

所以啊把『意識型態』當成一種髒話的標籤,台灣倒不是第一人啦。在西方歷史上就曾經大亂鬥過。

這個狀況一直到1960年代後,在西方世界開始把『意識形態』納入社會科學分析以後,這個詞才重新被作為一種中性客觀的概念。」

「那如果照這樣的定義來說的話,是不是其實也可以說宗教有宗教的意識形態?」A女問。

「如果不是把『意識形態』作為一種拿來罵人的標籤,而是以社會科學分析的角度來看話,確實可以這樣說。」C女點點頭。

A女繼續說。「你這樣講會讓我想到,很多時候我們在拿一個詞彙來說的時候,其實常常只是在憑感覺在講。但很少去往內心釐清自己到底懂到什麼程度。

例如『意識形態』這個詞,我覺得對很多人來說,對我自己來說也是,就是一個我不太懂,但好像大家都拿來當負面標籤的話,那所以我可能也就拿來當作負面標籤使用,但至於這個詞什麼意思,我懂不懂,其實不太重要。

然後當大家都覺得不太重要的時候,他就變成一種打迷糊仗的說法。」

「而且他會變成一種『間接的指責』或是『觀念抽換』。例如有的人不想直接說『我就是對台獨沒興趣啦你不要跟我說啦』,所以就替換成『你太意識形態了』」B女說。

C女點點頭。「所以有時候我也會覺得,如果我們今天是真的要認真討論一個概念,一個議題。就盡量去用我們真的理解的話去講。盡可能的少賣弄一些特殊詞彙,特別是這個特殊詞彙其實自己也不懂的時候。

政治人物要打迷糊戰,那是因為他們有他們的目的,但人民也要努力學習如何把要討論的事情抽絲剝繭的釐清,而不是被政治人物的話術牽著走。」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 志祺七七 】罵別人「你很意識形態!」其實就是一種意識形態?到底意識形態是什麼?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Je2E84bSv0

「意識形態」是髒話嗎?談韓國瑜與台灣常見的誤解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2592/3464207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看看香港,想想台灣,一國兩制重點在?

「我前幾天看小英的貼文,才驚覺一件事情。」T女說。

「什麼事?」Q女問。

「就是我其實沒有意識到過,在歷史上,香港曾經是比台灣還自由的。」

Q女愣了一下。「咦…對耶,你是說台灣還在戒嚴跟白色恐怖時代的時候吧?你這樣說對耶,我也沒想過這件事…」

「因為小英臉書提到,他年輕時候常常趁著到香港轉機的時候,在那裡看台灣不一定看得到的書。在那個年代,使用中文的地方,台灣還沒有充分的出版與言論自由。當然中國是從來都沒有,所以香港是小英和許多人買書的地方。

我後來在電視上看台大政治系明居正教授講送中條例的詳細內容的時候,他也有提到,當年台灣戒嚴還有禁書的時候,很多人要發表東西是去香港發表的。而他們從香港的刊物上可以看到很多在台灣看不到的東西。

這是1980年代的香港。」

T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又接著說道。

「然後我前幾天又看到一篇在寫香港歷史的文章,裡面提到,香港也曾經在1940年代經歷動蕩的時期,但是那時候的香港雖然動盪,但跟同時代的中國比,香港還是好的太多。所以那時候有很多中國難民都跑去香港。大家寧可冒死都要去香港。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自傳就寫過,他當年從中國逃到香港,雖然什麼都沒有,但至少還能吃到叉燒飯。他之前是吃不到的。原因是香港再黑暗,但至少自由、有飯吃。

到了1970年代,英國委任麥里浩作為港督,在他的管理下,香港從動盪時代進入繁榮時代。

看到這,再看明居正教授分析香港局勢,我才發現一件事。」

「什麼事?」

「這時候香港起碼還是自由的。」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Q女問。

「這時候的香港,他還在英國統治下,因為對英國來說,香港其實是個殖民地,所以他們並沒有讓香港人有投票選出自己代表的權利,所以在英國統治下的香港,自始自終都沒有自己的民主。

可是也因為他受到英國統治,英國是民主法治國,在在英國法律的保護下,香港至少擁有經濟自由、言論自由與行動自由的。所以他是一個有自由但沒有民主的地方。」T女說完吃了一口蛋糕。

Q女想了一想說道。「也就是說,保證自由的前提,其實是需要有民主法治。英國自己是民主國家,他雖然在政治上沒有給殖民地人民民主的權利。但在法律上,香港需要遵守英國的法律,但也因此給予了香港在英國法治下保障的人權。」

T女點點頭「是的。所以才會造就香港在英國統治下,沒有民主,但有自由。然後我看明居正教授的說明才知道,原來在十年前,中共曾經有過一場辯論,就是『黨比較大?還是法律比較大?』

在西方的民主政治中,他有一個基本理念就是『政府是會害人的,政府會欺負老百姓』,我們當然希望政府要幫助人民,但由於政府掌握巨大權力的時候,是可能會害人的,所以民主法治的觀念是政府要優先守法,這就是保障人權的基本核心。

因此民主政治的基本理念是任何政黨都必須守法,政府也必須守法,法律是先於政府與政黨之前的。

但是對中共來說,政黨比法律大,共產黨凌駕於法律之上。」

「也就是說對中共來說,法律不是拿來約束政府的,也不用拿來約束政府。但是政府可以單方面拿法律來對付人民。」Q女說。

「對,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這次『送中條例』香港人反應會那麼大的原因。

但是我想說的是,你有沒有發現,其實對香港來說,他都是在一國兩制的狀況下?只是以前的一國是英國。而現在的一國是中國。」

「你是不是要說,今天香港能否自由,其實重點不在於兩制,而是那個一國是哪一國?」Q女問。

T女點頭。「沒錯,如果今天中國政府是有民主法治的政權,即使香港沒有民主,只要受到法治的保護,也不至於到失去自由。

但當今天中國是共產黨掌權的時候,對他來說黨大於法律,所以你的『自由』就隨時要看他們『人治』的標準,他想給你你才有,他不給你你就沒有。

當台灣還有人在討論一國兩制可不可行、還在說一國兩制沒市場的時候,也許我們更該想想,重點不是兩制,而是一國是哪一國。」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精彩片段》明居正:香港人或是外國人犯了法到了香港之後可以被引渡到大陸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pKP-LnPnN4

[問卦] 英屬時期,香港到底多黑暗?
https://disp.cc/b/163-b8jf

蔡英文臉書:當時的香港是一扇窗,雖然香港人還是沒有辦法透過民主制度決定自己的命運,但那裡有著自由的空氣、現代化的法律。
https://www.facebook.com/…/a.1015124205…/10155882423611065/…

習近平:決不走司法獨立的路 要當國際規則引領者
http://bit.ly/2KQH45P

中共軍官:過去我們講一個大教訓,過分強調「兩制」,沒強調「一國」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videos/692164334563171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那些年,我們沒有讀過的歷史

「我週末去金瓜石,結果發現一個讓我很意外的地方。」A女說。

「什麼地方讓你很意外?」B女問。

「先問你們喔,你們知道台灣在二次世界大戰間,有很多戰俘營嗎?」

「…我沒聽說過。」C女搖搖頭。

B女聳聳肩。「我也沒聽說過,不過你這樣講起來,台灣當時是日本人統治,算是日本人的領土,所以如果那時候日本軍把聯軍戰俘抓來台灣,在台灣設戰俘營好像也是很合理的?」

A女點點頭。「確實是,但在我還沒去過金瓜石國際終戰和平紀念園區以前。我從來沒想過也不知道原來台灣曾經有戰俘營。

我就在想,以前歷史課本,我們有念過,二次大戰德國有很多集中營。結果好像在有些事情上,我們對外國歷史可能了解的還比本地歷史多一點,在那一瞬間我覺得好荒謬。台灣這塊土地上有很多故事,但我們從來就不知道。」

「你在那個公園有看到什麼呢?」

「有一個很大的紀念牆,上面記載著所有戰俘的名字跟國籍,還有一個金屬塑像。以及紀念碑。回來以後,我就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當年台灣其實有十六座戰俘營,關押的人數有四千五百多人。金瓜石戰俘營是第一個建造而且規模最大的,關押了一千多名同盟國的戰俘。這些戰俘當時在金瓜石被勞役採掘銅礦,而且當時日軍管理這些戰俘對待他們很嚴苛,常常有虐待的事。不只沒有提供足夠的食物,醫療環境也極差。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在金瓜石戰俘營最後生還下來得以回國的戰俘只有幾十人。」

A女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道。

「在紀念碑旁邊有一個中英文解說的指示牌,上面寫到1944年末期,日軍藉口說方便戰俘至礦場工作,從戰俘營後方通到礦場挖掘了一隧道。但事實上是日軍司令部訓令,說如果美軍登入攻打台灣,要把全部戰俘集中在隧道內殺害,不准留任何痕跡。後來因為美軍沒有攻打台灣,還活者的戰俘後來被送到台北附近的集中營。」

C女若有所思。「我剛想到一件事,像以前我看賽德克巴萊的時候,我也覺得自己對這塊土地了解的太少,也覺得台灣明明有好多的故事,卻好像刻意被忽略遺忘不被提起。我比較好奇的是,在台灣這個古蹟會時不時自燃的地方,我不覺得國民政府沒事會自己良心發現要蓋紀念公園,所以為什麼後來會有紀念公園呢?」

「你說對了,國民政府當然不會因為沒外力推動就自己良心發現要蓋紀念公園。先說剛剛前面提到日軍要對戰俘大屠殺的文件,是倖存戰俘之一的艾華士,他在1946年2月跟著調查人員回到戰俘營,因為國民政府不聞不問,那時候戰俘營已經變成廢墟,木窗跟建築物的材料都被貧困的當地人拆走。但他們還是在日軍軍官住過的房舍找到珍貴的史料。其中有一張保存完整的書面命令寫著『假如盟軍登陸台灣島時,要將全部戰俘屠殺』。也因為這份公文,金瓜石戰俘營得以在歷史上留名。

1996年,加拿大人何麥克參加世界大戰盟軍追思紀念活動,得知同盟國軍人被俘獲到台灣戰俘營的故事。後來他跟幾個外籍朋友成立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進行田野調查追溯這段失落的歷史。花了好幾年的時間,這些行動最後催生了紀念公園。」

A女拿起手機,給其他人看他當天拍的照片。

「Freedom is not free….」C女指著一張照片說。

「恩,自由必須付出代價。我在戰俘名單底下看到這句話,覺得很震撼。我們習以為常的自由,其實是前人付出代價,而我們享受。但因為付出代價的不是自己,就把自由當成一種理所當然而不知道珍惜。只有懂得回顧歷史,才有可能去理解沒有什麼事情是理所當然的。」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余杰觀點》在亞熱帶的島上 有淒風冷雨之地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8-06-05/126826
阿凸仔-何麥克 撰寫戰俘台灣史
http://old.ltn.com.tw/2003/r-s/r-taiwanstrange331-1.htm

金瓜石戰俘營
https://zh.wikipedia.org/…/%E9%87%91%E7%93%9C%E7%9F%B3%E6%8…

台灣的抗戰:差點被遺忘的二戰盟軍戰俘
https://www.bbc.com/…/150707_wwii_taiwan_alliance_pow_histo…

Taiwan P.O.W. Memorial Society (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
http://www.powtaiwan.org/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為什麼要讀歷史?

坐在靠牆位子的,是三個三十來歲的女子。聊天聊了很久,桌上的檸檬水剩下半瓶。

「我覺得那些反課綱的學生啊,根本都是被利用了。」女子A說完,喝了口茶。

「年紀那麼輕,容易被煽動吧。」女子C回應。

女子B看了看沉默了半晌。開口問道。「你們覺得,為什麼要念歷史?」

女子A跟C楞了楞,表情顯的有點不知道怎麼接話。

「…就學校有教所以要念啊。」A吞吞吐吐的說著。

「考試要考啊…」C說完,用一種覺得莫名其妙的眼神看著B。

「你們知道嗎,我最近在看一些歷史的書跟影片,看著看著,發現很多書上寫的,跟以前課本教的,有的是不太一樣,有的是完全相反。一邊看就一邊問自己,為什麼要念歷史?」B頓了頓,喝了口水。

「然後我去回想,以前學校都教什麼呀?國文、英文、數學、自然、社會。但為什麼基礎教育要教這些呢?每個科目的安排總有他的目的在吧?國文是為了基礎溝通,英文則是為了跟外界溝通。數學是學邏輯跟運算。那自然跟社會呢?」

「…….」A跟C這時不知道要說什麼,定定的看著B。

「自然雖然可以再細分成生物、物理、化學。但說穿了,自然學的是人跟空間的關係。知道自己在空間的位置。學習這空間裡面其他事物的定位。那社會呢?分成地理跟歷史。地理也是跟空間的關係,但比較屬於人文方面的空間。自然屬於科學方面的空間。那歷史呢?」

B用手輕輕托著臉,繼續說道。

「我後來想了想啊,歷史,學的是人跟時間的關係。透過了解過去的歷史,知道自己現在在時間軸上的定位,我們知道自己的定位在哪,才能從這個定位再走向未來。我問你們,台中要怎麼去?」

「搭高鐵?」C說。

「往哪個方向?」

「當然是往南啊」A回答。

「如果你人在高雄,還是往南嗎?」B問。

「……..」

「你為什麼會回答往南呢?那是因為你預設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你認為我們在台北。可是我並不是問,我現在要去台中要怎麼去。我只問,台中怎麼去。而你的出發點,會決定你要怎麼去,要往哪個方向去。可是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預設?因為我們現在台北,我們長時間都待在台北,於是當我們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直覺預設就是我要從台北出發。」

「這跟學歷史有什麼關係?」A問,語氣有些不服氣。

「我們學的歷史,地理,就是我們在面對時間跟空間的時候,我們的預設知識。因為如果沒有一套預設的知識,我們不知道我們過去在哪,現在在哪,就無法描述那未來我們要往哪個方向走。」

這時候B停了下來,深深吸了一口氣後才開口。

「你們兩個都知道我的政治立場,我的政治立場來自於我的家庭。我以前總不懂,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明明沒有去過中國,卻對中國有一種遙想的情感。當我離開了學校,經歷一段沒有讀歷史的歲月,然後又開始讀歷史的時候,我才突然發現。歷史教育給我們的,就是我們看待我們過去跟未來的預設立場。也就是說,當權者可以透過教育,給學生他希望學生養成的預設立場。於是我不再像以前一樣,去說那些明明從來沒去中國,卻遙想中國的人莫名其妙。這不是他們的錯,這個立場,是政府透過教育給他們習慣的預設。那我想問的是,為什麼這個預設立場,不能以台灣為主體作為出發點呢?這個政府在台灣七十多年了,為什麼要繼續給予以中國為主體的預設立場呢?又為什麼學生們只是希望學習歷史的預設立場是要以台灣為主體的時候,你們就會認為學生被利用了?如果他們希望的預設立場是以中國為主體,你們還會覺得學生被被利用嗎?如果不會,那又為什麼以中國為主體的角度,你們就不會覺得是被利用?」

「…….」

「因為我們學歷史,都在死背、都在應付考試,卻不強調對歷史的反思。於是我們習慣了『理所當然』,我們習慣了『標準答案』。於是我們不質疑歷史,不質疑學校教的東西。而這些歷史卻成了我們的預設知識。預設我們要以中國為主體,而不是以台灣為主體。然後放棄去思考,這樣的預設是不是有問題。如果我今天明明人在高雄,卻以為自己在台北,然後說我要去台中,要往南走,你們覺得我到的了台中嗎?不用說,一定到不了的。讀更多不同觀點的歷史,就是要用更多的線索去確認,我們到底現在在哪裡。而未來我們又想去哪裡。」

※※※※※※※※※※※※※※※
【參考資料】
台灣不教的中國近代史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19317

被埋葬的中國共產黨史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4054

罗辑思维 129 其实都是聪明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rA-l_88kfE

末代叛亂犯 The Last Insurrecti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Vm6Mkm-PKU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為什麼孫中山=國父?

這對情侶約莫三十幾歲,常來咖啡廳不過並不喝咖啡,總是點兩壺花茶,兩個人就這樣天南地北的聊一整晚。

「你有看過賽德克巴萊嗎?」女生問。

「有啊,這好久以前的電影耶。」男生點點頭。

「我們家前陣子才去租DVD來看。我看完之後想到一件事,雖然我不是原住民,但這個故事是發生在台灣這個土地上。為什麼我們對發生在中國土地上過去的故事,像是三國可以如數家珍,對台灣以前曾經發生過的故事,所知卻幾乎是空白?我可以背得出中國歷史上有那些名作家名畫家,卻說不出台灣過去出過那些作家跟畫家。」

「ㄟ…好像真的是這樣耶。對我們這種不是念歷史系的人來說,先撇除看課外書的部份。了解歷史的唯一途徑,其實就是學校教育。」

「也就是我們的歷史觀,其實主要是來自於學校課本教的內容。」

「沒錯。」

「像我最近在看一些書跟文章,就讓我覺得沒有經過應有程序就進行課綱微調這件事情很可怕。」女生喝了口茶。

「喔?怎麼說呢?」

「我問你,以前我們念中國史,講到中國史的朝代有哪些?」

「秦漢隋唐宋元明清。讀歷史什麼都忘了,就這種還記得。」

「所以元朝跟清朝,我們念歷史的時候,都說這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朝代,對不對?」

「對呀,所以才會這樣背啊。」

「可是你知道嗎?孫中山,也就是我們課本裡面所說的『國父』,他曾經在他的三民主義民族主義第二講裡面講過,『中國幾千年以來,受過了政治力的壓迫以至於完全亡國,已有了兩次,一次是元朝,一次是清朝。』」

「恩?課本上寫都不是寫亡國耶,課本寫的感覺比較像是朝代的輪替,但還是屬於同一個國家。」男生露出驚訝的表情。

「對,課本不說這是亡國,都強調這些少數民族被漢民族同化,好像同化就等於變成同一國似的。但實際上就是漢民族被外來民族統治殖民,這個觀點課本卻不提。可是仔細想想,你以清朝來看,那時候清朝下令留髮不留頭,因為留辮子是滿族的文化。到後來大家都只能留辮子,不能維持傳統漢人習慣的髮型。而我們現在所說的中文,在中國那裡說是普通話,事實上是從滿州話演變而來,而不是漢族的傳統語音,這樣說起來到底是誰被誰同化?」

「…..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以你說的例子來看,反而是漢民族被滿族同化吧?」

「然後我們再來看我們以前念的『國父』,也就是孫中山。在美國,他們對於國父的定義是很嚴謹的,一個是必須要國會通過,而且稱呼的時候必須用複數,也就是要說國父們,而不是只稱呼一個人為國父。因為建立一個國家,不會只靠一個人,也不會只是哪一個人的功勞。」

「這樣說其實滿合理的。那為什麼我們那時候的課本,會特別只稱孫中山為國父呢?」男生點點頭。

「簡單來說,當時在中國同時有中國國民黨跟中國共產黨,國民黨希望強調他們自己在革命中的正統性跟領導地位,需要塑造一個至高無上的領袖象徵。於是孫中山過世安葬以後,每年的元旦、國慶日、孫中山祭辰紀念日、誕辰紀念日,國民黨都會在中山陵舉辦大型的紀念典禮。中山陵也開放民眾參觀,透過集體參與這樣的典禮,塑造一種共同的歷史記憶,凝聚大家對黨國的認同。幾年之後孫中山誕辰跟孫中山逝世紀念日,被改成國父誕辰紀念日跟國父逝世紀念日,國父等於孫中山的這個記憶,就在這一連串的操作宣傳下深植在當時民眾的心裡。」

「說真的,從出生到現在,我也從來沒有去質疑過這些什麼紀念日他背後有沒有什麼特殊意義,所以說透過這樣的操作,會讓這樣的記憶深植在民眾心裡變成理所當,對一般民眾來說,好像真的會這樣耶。」男生回應道。

「就歷史學者的觀點認為,孫中山本身是一個平民出身的大政治家,但他死後卻被國民黨拿來變成一種神話的圖騰,而這個圖騰塑造的過程,每個環節都跟國民黨本身的利益環環相扣,也因此實際上與其說國民黨在塑造國父,不如說是在塑造黨國之父。」

女生嘆了口氣。

「而我剛說諷刺的地方就在於。國民黨捧著孫中山為國父,但制定出來的歷史課本卻無視國父在民族主義所說過的『中國幾千年以來,受過了政治力的壓迫以至於完全亡國,已有了兩次,一次是元朝,一次是清朝。』,不承認中國曾經亡國,用一種阿Q的心態繼續說秦漢隋唐宋元明清都是中國歷史上的朝代之一,用這樣的態度把這樣的歷史放到歷史課本。他們連在中國的歷史都不願意誠實去面對,然後現在透過微調課綱,又不願意面對台灣的歷史。」

※※※※※※※※※※※※※※※
【參考資料】
揭穿歷史騙局!中國根本沒有元朝和清朝兩個朝代
http://www.taiwancon.com/215376

高中歷史 不稱國父已數年 http://goo.gl/VVITHk

被扭曲的臺灣史 http://goo.gl/AaMmdY

中國普通話,是滿族人學講北京話而出現的語言 http://goo.gl/MKEUPk

孫中山文選(含民族主義全文)http://goo.gl/YfeqQa

微調不是一個爭議,而是一串問題 http://goo.gl/eXtZLv

「微調」課綱編的課本你敢用嗎?以史記新版臺灣史教科書為例
http://goo.gl/fMy3eY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