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民主自由法治小學堂

警察臨檢一下,不行逆?

咖啡廳角落做了兩男一女。看起來像二十出頭的大學生。

「你有在路上被臨檢過嗎?」A女問。

「我只有晚上騎機車回家有在陸橋被臨檢過。」B男回答。

「我很常被警察臨檢耶。」C男苦笑,C男是個留著鬍子體格壯碩身材高大的男生。

「因為你看起來就像流氓啊。」B男揶揄C男。

「以前我都會乖乖的把身分證件給他們看,一開始看到李永得的新聞,我也在想反正沒做壞事給警察看一下有差嗎?但看了相關討論我才知道,原來警察的臨檢也有分為合法臨檢跟非法臨檢。我以前從來就不知道被臨檢的時候,是可以要求警察出示證件證明的。」C男說。

「我記得小時候只要不乖,就常常會被爸媽恐嚇說:『你再這樣就叫警察把你抓走。』,長期下來從家庭教育到學校教育,對警察的印象就是如果被臨檢就是乖乖配合就好。從來沒有想過要去質疑什麼。

但是我看大家的討論,才意識到一件事情:問題不在於我沒有做壞事所以我不怕被臨檢。而在於警察的權力是由國家所賦予,正因為這樣,警察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都不是警察想做就可以做,而是要在法律的規範下去做。」B男說完喝了一口茶。

「你講的這個,就是所謂的法治的精神。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最強調的是政府要守法,而政府必需優於人民守法。原因就在於政府的權力是很大的,以人民個人的力量,他幾乎很難跟政府的權力去抗衡。所以以政府之名所行使的所有權力,都必須要有法律的依據,這樣才能讓政府的權力不至於濫權。」A女回應。

「但我覺得我們的國民教育其實幾乎沒有特別強調什麼是法治的精神。」C男抿起嘴皺了皺眉頭。

「我也這樣覺得。」B男點點頭。「所以網路上看到很多像是『警察認真上班還要被嗆,真是有夠衰』『警察盤查可疑的人剛剛好而已,不然通緝犯,匪徒臉上是有刻字嗎?』這類的言論其實不意外,這樣的話我以前可能也會這樣說。但如果進一步的去思考警察為什麼有盤查的權力?根據什麼樣的法條?這些法條背後的精神是什麼?我就再也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用很直覺的方式講出『警察臨檢一下有什麼大不了的』這樣的話。」

「而且不要說一般來說民眾的法治觀念薄弱,跟我們受同一套教育長大的警察還有警察長官們,老實說法治觀念也沒有真的強到哪裡去。」

A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後,又接著說。「我那天看ptt有人轉李永得盤查的秘錄器逐字稿,裡面有個很有法治觀念的路人跟警察的辯論。我覺得路人講得好精彩,這個路人就提到:『你看到一個人走過來就說「證件拿過來」那就是全部攔啊,我不是在說你,我是在講這個制度』。

結果對話到後面警察說:『先生你放心,我們盤查全程都有錄音錄影,你不用怕,你去投訴我們我們更高興,反正我們拿出來,上面會給我們嘉獎』,這不就意味著警察的長官對什麼叫做『合法臨檢』也完全沒有正確的法治觀念,才會對這樣的行為鼓勵且嘉獎嗎?」

「我有看到那一篇,我也覺得滿傻眼的。既然警察代表的是國家權力,人民即使願意接受盤查,當然也有權力要求警察先出示身份證明自己的警察身份,然後才被盤查。」C男說。

「是呀,所以警察職權行使法確實有明文規定說『警察行使職權時,應著制服或出示證件表明身分,並應告知事由。警察未依前項規定行使職權者,人民得拒絕之。』,如果以這個規定來看,警察隨意攔人卻沒有告知『我是基於什麼什麼所以對你進行盤查』,人民當然有拒絕被盤查的權力。

我覺得好好討論這個事情的是非對錯很重要,因為這背後涉及到的其實是我們到底對我們自己的權力有多少的認識?以及我們是否有意識到政府的權力是必須要受法律約束而不能過度擴張的?那些討論警察是否認識李永得的或是什麼官大學問大的我覺得都是劃錯重點了。

雖然最理想的狀況,應該是從義務教育就要好好的教育學生討論法治觀念,不過我們這一代對法治觀念的落差,就只能說自己的觀念自己救了。」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要賣電子書啦!我們將2016年初出版的實體書內容重新電子化,除了有epub 與 mobi 兩種格式。並提供已絕版的「蒂瑪小姐咖啡館」紙本初版完整 pdf 檔。三種格式一次滿足。有興趣購買電子書的朋友可到以下網址瞭解更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電子書三合一格式
http://event.cic.tw/ebook2017/index.html
下單付款成功後,電子書檔案下載連結將在三天內以 email 寄出。

如果你有習慣使用台灣電子書平台也可到以下兩個平台購買

PUBU電子書城(僅 epub 格式)
http://www.pubu.com.tw/ebook/91284

readmoo 電子書購買連結 (僅 epub 格式)
https://readmoo.com/book/2100682840001

本書盈餘將全數提供「國會調查兵團」計畫運作。
※※※※※※※※※※※※※※※
【參考資料】
面對警察杯杯臨檢 身分證一定要拿出來嗎?
https://www.follaw.tw/f06/9791/

法律白話文小學堂》穿拖鞋不檢點,臨檢一下不行膩?
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010419

秘錄器逐字稿全曝光 李永得這樣說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90000916.A.C40.html

李永得遭警方攔查 現場狀況影片曝光 (警方提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rrkZrmTprM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台灣,民主了嗎?

「你有看那個被憲兵非法搜查的新聞嗎?」M男問。

「有喔。前一天我是先在ptt看到。」B男點點頭。「當時我還在想這是在講古嗎?結果注意看了一下發文時間。是2016年3月5日。瞬間我突然覺得很時空錯亂,底下的推文也有人在懷疑說是真的假的。結果沒想到隔天憲兵指揮部竟然自己出來表示不是非法搜索。那也就是說那個魏姓網友講的是真的。」

「我也覺得很意外。但我覺得更可惡的是憲兵官員的說法。他們說魏先生簽具自願受搜索同意書。可是對照魏先生在其他媒體訪談的錄影。他說國防部說謊,他女兒在ptt寫的文章也提到他爸爸有跟憲兵隊要求出示搜索票,憲兵隊卻說『那種東西很簡單,要就有了,倒是如果爸爸不配合他們的話就會很難看』。一般人聽到這種話,對方又是憲兵,他敢反抗嗎?這根本就是威脅啊。又說當事人涉嫌贓物、妨害秘密罪嫌。但事後又給了1.5萬。說是獎勵金。根本自相矛盾。」

「是啊。像今天立法院國防司法委員會就有委員質詢有問到這段。他問『這個魏姓民眾到底是犯罪嫌疑人,還是對國家有功之人?』,國防部長不敢回答。又問他們『 你們全程都有錄影錄音?』憲兵指揮部許中將回答有。委員又問『 從民眾出捷運站開始就有?』 結果中將回答沒有。委員一連又問了『 把人家帶上車,在車上有沒有?』『 民眾簽搜索同意書時有沒有?』 。他的回答都是沒有。」M男說完搖了搖頭。

「那他們憑甚麼說對方是出自於自願性同意?這年頭電話行銷賣保險都知道要跟你電話錄音。結果憲兵搜查要人民簽搜索同意書卻不敢錄影。如果他們是用合法的方式取得搜索同意,那過程為什麼不敢錄?而他們卻宣稱他們全程有錄影,根本說謊!」B男的語氣很激動。

「你知道這事情最可怕的地方在哪裡嗎?他反映了一件事,就是憲兵,以及憲兵官員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們執行勤務時,代表的是國家。而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最強調的是政府要守法,政府必須優先於人民守法。這個就是所謂的程序正義。程序正義指的是政府執行任何的職務,都必須要符合一定的法定程序。堅持程序正義,為的是要保護人民的權利不受政府的迫害。你記不記得我們看美國影集的時候,每次警察逮捕嫌犯,都會講一長串的話?」

「有耶。他們都會對被逮捕的人說:『你有權保持沉默,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作為承堂證供。你有權請一個律師。在律師趕到之前,你可以甚麼都不說。如果你付不起律師費,我們可以免費指派一名律師給你。清楚了嗎?』」

「你知道他們為什麼要說這句話嗎?」M男問。

「不知道耶。」B男搖搖頭。

「這段話被稱為『 米蘭達原則』,他背後有一個故事,是發生在美國1963年的『 米蘭達案』 。當時發生了一起18歲女孩的劫持強姦案。根據受害人提供的線索,警方很快地抓到米蘭達。在訊問的過程中,警察要他招供犯罪事實並要他自己寫下。後來法官判了他刑期50年。但是當判決下來的時候,米蘭達不服。他開始上訴,在上訴時說警察強迫他寫下他並非自願寫下的供辭。而這違反了美國憲法所規定的『 在刑事訴訟中不得強迫任何人作出對自己不利的證詞。』後來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採納了這個理由,並且指出警察審訊時,必須要先告知被逮捕的人,他有保持沉默的權力。另外他若選擇回答,那他所做的回答可用於呈堂證供。如果警察沒有告知,那取得的證詞就無效。因此米蘭達案原本的判決被推翻,發回重審。」

「那米蘭達後來有罪嗎?」

「這案子後來因為有新的人證與物證,所以也重新受審。最後米蘭達入獄7年。但因為這個案子,從此以後美國警察執行任務時,都必須要對嫌疑犯講這段話,否則就是對嫌疑犯的人權侵害。」

「所以他確實有犯罪。但即使有犯罪,他們的法律依舊保護犯罪人是否要自己承認自己有犯案的權利。」B男眉頭深鎖。

「對。我們可以說這是保持沈默的權利。但他背後有幾個意義:第一個就是嫌疑人沒有義務說對自己不利的話,檢方或法院不能夠採用不人道或有損尊嚴的方式強迫他說。第二個就是即使嫌疑人保持沈默,法官也不能因為如此而做出對他不利的判決。第三是嫌疑人在知道說話後果的前提下,假如說出一些對他自己不利的話,這些話必須要出於自願。如果是被逼迫的,那法院就不能採用這個供詞。因為沈默權的確定,因此美國跟西方民主國家在對犯罪嫌疑人提出公訴前,都必須要搜集有利的證據來證明犯罪行為是真實存在的。他最大的意義,是對於公權力的制約。畢竟人民面對政府,是小蝦米對大鯨魚。政府的權力如果不能夠被約束,就很有可能造成對人民權利的侵害。」

M男喝了口咖啡後繼續說道。

「所以我們來看看我們憲兵的聲明跟他們的實際作為是什麼。他們宣稱當事人涉嫌贓物、妨害秘密罪嫌。其中贓物罪屬於非告訴乃論,也就是俗稱為公訴罪。公訴罪的意思是如果證據有顯示這樣的犯罪嫌疑,不管有沒有被害人提出告訴,檢察官必須主動提出告訴。既然如此,憲兵自然可以向檢察官提出證據,先取得搜索票才去進行搜索。而如果是妨害秘密罪,他屬於告訴乃論,又稱為親告罪,也就是必須要有被害者提出訴訟,國家才能去追究被告的責任。那既然有人提告也勢必可以取得搜索票。無論是哪一個罪,沒有搜索票都是不合理的事情。而更不要說憲兵用威脅的方式要當事人簽下搜索同意書。從整個事情到後來憲兵指揮部的發言,我覺得我們的憲兵根本完全沒有法治觀念。」

M男沈默了幾秒,嘆了口氣。「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最強調的是政府要守法,政府必須優先於人民守法。你覺得,台灣真的已經是民主國家了嗎?」
※※※※※※※※※※※※※※※
【參考資料】
憲兵非法搜查我家並扣押東西
https://www.ptt.cc/bbs/WomenTalk/M.1457175916.A.E4F.html

扯!標購白色恐怖文獻 憲兵隊竟登門搜索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623066

立委羅致政質詢逐字稿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57356807.A.C6D.html

「你有權保持沉默」背後的故事
http://www.epochtimes.com/b5/11/3/10/n3193409.htm

濫用權力違法搜索 憲兵隊還活在白色恐怖時代?
http://www.follaw.tw/f02/9215/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我這一票重要嗎?

咖啡廳一角坐了兩女一男。
「下禮拜六你們要去哪裡呀?」E女問道。

「嗯…我可能會去騎腳踏車吧,好久沒有運動了。」 S男說。

「不過下禮拜六好像是投票日耶…」 E女回應。

「對耶,你沒說我差點忘記。那我應該會投完再去騎車。」

「我還在想要不要回家投票說…」 V女說。

「當然要回去啊!」 S男激動的說。

「我只是覺得有沒有投好像都沒什麼差啊,我自己其實也沒有特別想投誰,所以很猶豫。」

三個人安靜了一陣子。E女喝了口咖啡後問道。「我問你喔,你覺得為什麼要投票?」

「ㄟ,不是就是為了選出民意代表嗎?」 V女被問的有些莫名其妙。

「你們知道上一屆立法委員的平均年齡是幾歲嗎?」

「不知道耶。」 S男搖搖頭。

「52歲。你知道這些立法委員的教育程度怎麼分布嗎?」

「不知道,不過你這樣問,該不會你知道吧?」 V女說。

「那天啊,我讀了一本書,他在說美國憲法的故事,裡面提到美國國會選舉, 概念上跟我們傳統講的選賢與能是不一樣的。國會要選的並不是最好最有能力最有道德的人。 理想的國會,不應該是由一群智慧超高、每個都具備政治理想、有高品德的人組成, 他要選的是『代表』,所謂『代表』意思是這群人要能夠反映出這個社會的狀態。 的這意味著選出來的國會議員,他們的平均道德、智力水準, 應該要略為等於整個社會人民的平均水準。 而一個多元的社會,就應該要有多元的『代表』來組成國會。」

E女用攪拌棒一邊攪拌咖啡一邊繼續說。

「立法院在台灣相當於美國的國會。然後我就在想啊,所以台灣現在立法院的『代表』,有反映出台灣社會的狀態嗎? 因為這樣我才去找了一下資料。台灣這一屆立法委員裡面,假設以當時一開始當選的資料來做學歷統計, 有24%的人是博士,49%是研究所,20%是大專院校,5%是中學生,1%是其他。」

「嗯…聽起來念研究所以上的人好多喔。可是若以你說美國的例子, 台灣的立法院的組成成分,至少以教育程度來看,似乎不太能等同台灣社會人民的平均水準啊? 年紀就更不要說了,平均52歲也太老了吧。所以這樣的立法院,真的能夠『代表』民意嗎? 」 S男說道。

E女看著V女說。「116回去投票吧。過去我們都太習慣把投票當成要選出優秀的人。 可是你看這幾年,這些我們以為優秀的人,在立法院的表現真的優秀嗎? 乍看之下我們選出很多高學歷的委員,可是他們的表現又真的有代表我們的立場嗎? 想一想誰提出的政策才是最站在自己的立場去著想,讓他們有機會在立法院為自己發聲, 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要投票的原因。」

(感謝國會調查兵團志工製作的影片!男聲感謝楊皓勛配音,女聲感謝兵團志工獻聲~)
※※※※※※※※※※※※※※※
蒂瑪小姐咖啡館,新書預購中!
買一本「蒂瑪小姐咖啡館」,支持我們繼續監督國會。
我們是誰?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5/
我想直接買書>> https://solda.io/products/43609
※※※※※※※※※※※※※※※
【參考資料】
楊照的七堂公民課:打造新世界,費城會議與美國憲法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71001

第8屆立法委員選舉概況 – 中央選舉委員會
http://goo.gl/vMv4YU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投票=民主?

兩個約三十幾歲的女生,整個下午都坐在角落的桌子閒談。

「今天新加坡國會選舉耶。」女子A說。

「對呀,說開票要開到凌晨。而且他們開票不像台灣會有數字在那裡跑。」女子B一邊攪動著咖啡一邊講話。

「開到凌晨?新加坡不是比台灣還小嗎?怎麼會開票開那麼久?」

「我也不知道,這樣比起來台灣開票真的超有效率的。而且如果你把各國選舉氣氛跟台灣一起比較,你會發現台灣的選舉真的熱鬧太多了。」

「好像是這樣沒錯耶。我上次去日本自由行的時候,是他們國會議員改選的前夕。我是在路上看到小小張的選舉海報,才發現這件事情。」A點點頭。

「是啊,在台灣,有錢的政黨可以鋪天蓋地的下電視廣告,在大樓貼長條廣告。在沒有網路以前,小政黨在宣傳力道上無法比的過有錢的政黨。在難以打開知名度的前提下,小黨的候選人若不是有足夠的財力,要選的上幾乎是很困難的事情。」

「好像真的是這樣耶。現在是因為網路讓一些資訊可以更容易普及,不然在以前,我往往都是看到選舉公報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有那麼多的候選人。也難怪有人會說,網路是窮人的原子彈。」

「然後我看新聞才知道,新加坡的選舉還有一些很微妙的設計,像是記名投票,強制投票,集選區。」B說完喝了口咖啡。

「記名投票跟強制投票?那不就是要求人民一定非投票不可,而且還查的出來他投誰?」

「是啊,這其實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變相的監控投票。當然民心思變,雖然不是說記名投票投票結果就一定會如何,但從這個例子你就會知道,可以投票,不等於就有民主。投票雖然是民主政治裡面很重要的一環,但是不是民主,也要看是怎麼的投票制度。並不是可以投票就等同擁有民主。」

「那你說集選區又是怎麼一回事?」

「意思是說有某些選區,他是推候選人團,而不是推候選人選舉。例如某一個集選區一次要推五個候選人一起選。而投票的時候,你只能針對哪一個候選人團投票,而不能針對某一個單一候選人投票。所以要就是五個人全上,要就是都沒有上。」

「你說某些選區,那是不是意味著有些選區不是集選區?」

「是的,非集選區就是一次只推一個候選人。」

「不知道為什麼,聽起來感覺很不公平。」A皺了皺眉頭。

「確實是不公平呀。」B點點頭。「你看喔,對小黨來說,人數少,要一次推五個人,是不是相對困難?所以這樣的設計對執政黨來說相對有利。另外執政黨也可以利用在集選區安排人氣候選人,用有人氣的候選人拉抬投票意願,然後讓第一次競選的候選人跟著人氣候選人一起當選。」

「所以為什麼之前TIME訪問台灣的總統候選人,才會說到台灣是華人世界唯一的民主國家。」

「不過如果仔細想想,你會發現台灣選舉其實也還是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喔。」

「怎麼說呢?」

「台灣因為從威權體制轉到民主體制的過程中,國會的最大黨一直都沒有做過輪替。早期國民黨是黨庫通國庫的。在日本投降以後,用了很多手段直接侵佔了很多的土地。轉到民主時代以後,卻因為國會一直都是佔多數,因此也沒有動機制定相關法規處理黨產的事情。所以國民黨是世界上最有錢的政黨。回到我前面說的,有錢的政黨可以鋪天蓋地的宣傳。所以…」

「所以當一個政黨過度有錢到誇張的地步的時候,他就可以透過財力去影響選舉結果。這樣就無法落實民主體制所追求的公平競爭原則。」A接著說完。

「沒錯。」B點點頭。「所以像是民主老牌國家的英國、法國,他們對於政黨收入,都是有透過法律做嚴格的規範。要求政黨公佈收入來源,並明確規定政治獻金的種類與上限。這才能讓政黨不至於透過錢財而被財團收買。而像是波蘭,他們從共產體制轉型到民主體制的過程中,也曾經歷執政黨比在野黨有錢的狀況。但他們後來修了政黨法,限制政黨不能夠有投資跟租賃收入,並且大幅提高公費補助的額度。也因此過去波蘭農民黨的黨產曾經是在野的20倍之多。但在轉型修法後一直到2005年後,他們的收入也已經降低到只能平衡支出的程度。」

「但台灣因為國會的最大黨一直是國民黨,他們當然沒有處理黨產的動機,那就更不可能推動政黨法了。」

「是呀。但身為台灣的公民,我們卻應該靜下心來思考,我們想要一個怎樣的國家?我們希不希望我們的民主是朝好的民主去發展?過去因為資訊流通的有限,大部分的人都不認為黨產是什麼問題,覺得不過就是比較有錢而已。但在台灣黨產的問題,牽涉到的事實上是整體的轉型正義。如果我們不願意去面對,繼續放任著不公平的競爭。這最終將會成為台灣民主最大的危害啊。」

※※※※※※※※※※※※※※※
【參考資料】
「21歲以上強制投票」新加坡大選的5特點
http://udn.com/news/story/8601/1179927

超有錢的政黨哪裏不好?
http://whogovernstw.org/2014/09/20/yitingwang3/

國民黨黨產揭露網
http://kmt.exposed/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法治與程序正義

「你還記得前鎮子台北市長說希望用監視器取締違規停車的新聞嗎?」A男問完,喝了一口咖啡。

「有啊,這個例子在法界跟鄉民間掀起很大的討論。」B男回應。

「對呀,然後那個時候台北市長說高速公路也是用攝影機抓超速,為什麼不去講那個。我覺得好像還滿有道理的啊,所以我真的搞不清楚法界為什麼會反對用監視器取締停車。」A男歪著頭說著。

「你自己本身贊成用監視器取締停車嗎?」

「如果可以讓違規減少,我覺得好像沒有什麼好不贊成的呀…」

「為什麼法界會反對,就要先從法律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在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中有提到,如果要開罰單,要是交通警察,或是依法執行交通稽查的人員才有開罰單的權限。」

「也就是法律上沒有被賦予權限的人,是不可以隨意開罰單的,對嗎?」

「是的,所以像議員、立委雖然是政府人員,但他並沒有開單的權限。然後像民眾可以提供證據舉發違規,這個也是在法律上有規定可以這樣做。這裡要注意到的是,這個規定是指民眾可以提供舉發證據,而實際開單的還是法定的執法人員。」

「所以像現在電視上有的會播行車記錄器拍到誰違規,這個是可以拿來作為警察開單的證據使用囉?」

「對,警察之所以可以拿這個來開單,也是因為法律上有規定民眾可以向公路主管或警察機關提供證據。而這些單位依照證據要是查明屬實則可以舉發違規。我會一直強調法律規定,是因為在法治國家,政府要執行勤務,一定都要於法有據。不能夠法律沒有這樣規定,而政府卻要這樣做。」

B男講到於法有據時,特別放慢了速度。喝了口咖啡後又繼續說話。

「而警察開罰單,可以細分成兩種,一種稱為『當場舉發』,例如闖紅燈被攔下來,直接開罰單要你現場簽名。另外一種稱為『逕行舉發』,就是不是當場開單,而是利用書信文件舉發的。例如車子停在紅線被拖吊、超速被照相。這裡要注意到的是不管是『當場舉發』還是『逕行舉發』,舉發的單位指的都是政府機關,一般人民只能『檢舉違法』,但不能『舉發』。舉發白話講就是指開罰單的意思。」

「那既然車子停在紅線被拖吊跟超速被照相同樣是『逕行舉發』,為什超速就可以用攝影機拍照開罰單,停在紅線被拖吊的就不行?」A男不解。

「因為在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有條列哪些狀況可以『逕行舉發』,而『逕行舉發』有一個大前提,就是要『當場不能或不宜攔截製單舉發』,以超速來說,他已經超速了,除非警車追上去,不然不可能攔截。若因為警車跟不上而攔截失敗也就沒辦法『當場舉發』。所以這個部份是符合『逕行舉發』的前提,所以可以用架監視器拍照的方式開罰單,原因在這。」

B男攪拌了一下咖啡頓了頓,又繼續說道。

「但針對違規停車,法律上的規定是針對『違規停車而駕駛人不在場。』也就是針對違規停車除了要符合『當場不能或不宜攔截製單舉發』的條件之外,還必須要證明『駕駛人不在場』,才能夠『逕行舉發』。我們來設想一下停紅線的狀況,他一定是車子會停在路邊,他的車子不會是在行駛狀態。那政府機關要怎麼證明這個狀況是當場不能或不宜攔截的呢?又如果警察不在現場,他要怎證明駕駛人是不在現場的?」

「如果監視器可以錄影,不就可以證明不在現場嗎?」

「對,但是『逕行舉發』的前提是要先符合『當場不能或不宜舉發』的條件。這個條件要先成立,警察單位才可以執行『逕行舉發』、也才可以進行你說的監視器錄影。也就是除非市政府可以提出足以說明當下的狀況是不能或不宜攔截的說詞,不然市政府就不可以用監視器錄影的方式來開單。」

「但若是一般民眾若是自行錄影蒐證有違規停車的狀況,再把證據提供給警察機關取締開單是可以的?」

「對,你也許會覺得這樣很矛盾,為什麼民眾錄影可以,政府來做卻處處受限。但是你要知道,政府跟民眾在權力上原本就是一個不對等的狀態。同樣的事情由人民做,跟由政府做,意義是不同的。權力不受限制的政府,最終都將有可能會危害到人民的基本權利。」

「感覺法律規定好繞口,好像都在玩文字遊戲喔。」

「會有這樣的感覺很正常,但講這麼多,主要要闡述的精神還是:在法治國家,只要是政府機關要執行的業務,都必須要遵守法律。法律有規定的,政府才能這樣做。而法律沒有規定的,就一定要先透過立法程序立法規範。而不是政府說要做就去做,因為這樣最後會淪於人治,就不是法治了。所以為什麼那時候市長提出這個想法,他有幕僚就說如果要這樣做,必須要先修法,原因就在這。」

B男嘆了口氣。

「當然我知道很多人會贊成,有一些是因為他們相信市長的人格不會亂用法律。但是我們應該要反過來去思考,如果今天的市長不是現在的這個人,是當初落選的那個候選人當市長的話,你還是會贊成他用監視錄影的方式來檢舉違規停車嗎?又不管你贊成不贊成這樣的作法,在現在的法源依據下,就是不能夠這樣做。要做,就是必須要先修法,也不能夠說人民都贊成、市長說要做就做。」

「而這也是程序正義的一環,就是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政府執行任何職務,都必須要符合程序正義,必須要符合正當程序,這才是法治的精神。這是我們在民主法治國家裡面,必須要有的認知。」

※※※※※※※※※※※※※※※
【參考資料】
呂秋遠解析柯P的「監視器抓違停」 http://goo.gl/3afLCs

【說法】柯p為什麼沒有法治觀? http://goo.gl/okfkxV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 http://goo.gl/okfkxV

[畫] 不要輕忽政府的力量 http://goo.gl/xMyjjb

【撲馬想想】 監視器真的那麼可怕嗎? http://goo.gl/AieCr7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課綱微調合法嗎?

咖啡館剛開門,客人還不多,服務生們整理好環境後,就在一旁閒聊。

「你們昨天有看正晶限時批嗎?」服務生A問。

「有啊,昨天在討論課綱微調的事情。」服務生C答。

「節目裡面提到課綱微調小組成員的背景,說道他們的意識型態屬於想要統一的,所以對於現在課綱偏向台灣化這點有所不滿,因此想透過課綱微調去台灣化。但我總覺得如果把討論集中在意識形態上,好像哪裡怪怪的。」服務生A偏著頭說道。

「怎麼說?」

「雖然我自己本身贊成台獨,但如果去台灣化是一種意識形態,那去中國化不也是一種意識形態嗎?不管今天課綱調整往哪一個方向,他骨子裡面其實就是兩種不同的意識形態在角力跟主導。例如我雖然贊成台獨,但我認為就歷史的了解,應該是要提供更多面向的切入點,然後由學習的人,也就是學生自己,在多面向了解歷史後,由他自己去選擇他認同哪一邊的意識形態。我選擇了台獨的意識形態,是因為我贊成要以台灣為主體性作為出發。 但這並不代表我去否認了我們現在有很多文化上的東西是來自於中國,意識形態的認同跟文化上的傳承是有重複但不完全相同的事情。」服務生A說。

蒂瑪聽完點點頭說道。「你說的沒有錯,如果要就意識型態來討論這件事情,其實你會發現拿來攻擊對方的理由,拿來講自己其實也適用。所以我看課綱微調這件事情,反而不會用『那到底哪個意識形態才是對的、憑什麼改成你的意識形態』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

「那你怎麼看?」

「我會從程序正義的角度來切入。事實上這次課綱微調最大的爭議不在於改了什麼意識形態,因為意識型態原本就是一個會隨著時間流動改變的東西。就像我阿公那個年代,他是日本時代從小就受日本教育的人,他的意識型態會認為自己是日本人。而同一個年代從中國來台灣的很多老兵,他的意識形態會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這兩邊的意識形態都是來自於他們從小教育灌輸他們,而讓他們形成了這樣的意識形態。你如果要從意識形態的角度去談,其實真的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

蒂瑪頓了頓,喝了口水。

「但若是從程序正義的角度來切入,針對課綱微調的整個過程有沒有一個評斷的標準呢?這次課綱微調最大的爭議於他微調的過程,根本沒有根據課綱調整的法律程序來走。之前高等法院判決教育部敗訴。你知道這個行政訴訟是在告什麼,又為什麼敗訴嗎?」

「不是很清楚耶。」

「簡單來說,台灣人權促進會認為教育部微調課綱的決議過程沒有充分的公開相關討論資訊,認為這整個決策的過程是不合理、不合法的,所以去文教育部要求他們提供相關的會議紀錄、表決名冊、委員名單等資料。希望透過調出這些資料,去檢視這個決策過程的合法性與正當性。結果教育部的回覆說裡面有部份的資料可以不用公佈。另外委員名單的部份為了確保公正、專業、獨立及中立不受干預性,根據以前的慣例可以等到課綱正式發布後才一起公開,所以也不願意先提供。台灣人權促進會不服教育部這樣的回覆,於是就提起行政訴訟,一狀告到臺北高等行政法院。」

「那教育部為什麼說有部份資料可以不用公佈?法院又為什麼判敗訴?」服務生C問。

「教育部說其中一份的會議記錄,屬於內部單位擬稿、準備性質的會議。就有點像我們在企業裡面,有的時候有些計畫在正式確認要做以前,會有很多會前會要先討論,教育部說這樣的會議紀錄可以『豁免公開』,所以他們不提供。至於委員名單因為之後正式上路就會一起公開,所以現在也不提供。」

蒂瑪一邊拿著自己的手機,打開了判決書。服務上都湊上去看。內文密密麻麻的。

「但是法院認為政府資訊公開法中雖然有提到有些文件可以豁免公開,但政府資訊公開法當初立法的意義就在於讓大眾可以針對政策有知的權力並且可以透過這個法對政府做監督,而教育屬於公眾利益,要求會議紀錄公開為的是要監督這個過程是否合理、是否符合程序正義,這樣的要求是符合公益的。所以當公眾利益跟法律上說可以不公開這兩件事情相衝突的時候,確保公眾利益應該要優先,因此認為基於公益,教育部應該要提供該文件。」

「也就是說台灣人權促進會希望透過調閱資料,去確認這個課綱微調的過程是不是真的是黑箱。教育部卻說依法某些資料可以不用提供,而不願意讓民間團體檢視這些資料。而法院的立場認為民間團體的要求是符合公益,所以判定教育部應當要公開這些資料讓人民檢視。」服務生C若有所思的說道。

「沒錯,你去想想,如果今天牽涉到的是所謂的國家安全,可能還有理由說因為牽涉到國家機密,有資料不能公開的灰色地帶。但是教育部課綱微是國內事務,決策的會議過程卻不能公開,這會讓人覺得很可疑啊。你看現在教育部的態度其實也很故意,教育部長說課綱只微調23%的字,要照常上路。這句話背後就是要故意把大家討論的焦點集中在修改的內容,然後讓爭執淪為意識形態的大亂鬥,而不是去注意教育部整個執行課綱微調的過程是否符合程序正義。」

「為什麼你會一直很強調程序正義?」

「程序正義的意思是政府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他都必須要符合合理的法律程序。目的是為了確保政府在使用他的權力的時候,不能凌駕在人民權利之上。一個政府如果做事情無法符合合理的法律程序,或是拿著法律護衛著自己,不息讓法律凌駕在公共利益之上。那也就代表這個政府有以人治凌駕於法治的企圖。我們永遠要記得,在民主社會,要求的不是只有人民守法,而是政府也必須要守法。」

「所以這次教育部修改課綱的過程,有守法嗎?」

蒂瑪想了想後說道「只要教育部願意提供詳細的會議資料,我相信就會有答案。」

※※※※※※※※※※※※※※※
【參考資料】
三分鐘看懂課綱微調
判決曝光 法院:課綱委員、會議 都應公開
判決書查詢
輸入以下資料可查詢詳細判決書
裁判字號 103,訴,1627
裁判日期 1040212
裁判案由 政府資訊公開法
裁判全文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

正晶限時批 2015/04/21
臺灣人不懂臺灣史 

【豆知識】
關於程序正義:稅金的使用,只要結果好就好嗎?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法律是道德的底線?

這幾天咖啡廳來的客人,都穿著毛衣或外套。跟前幾天天氣好時穿著短袖,形成很大的對比。坐在角落桌的兩個男子,今天下午就來咖啡廳聊了許久。說上擺著喝到一半的花茶與咖啡。

「以前,我覺得法律是道德的底限,但最近看很多社會事件以後,我突然發現以前這樣的認為,有點不太對。」S男開口。

「怎麼說?」C男問道。

「以慈濟事件來說,他被揭底發現把捐款拿去投資股票的事情。台灣的法律沒有規定他們不能這樣做,所以以法律層面上他合法。或反過來說,他沒有違法。但如果以我以前的認知,認為法律是道德的底限當作前提的話,那代表他拿善款去投資股票,就可以被稱為也算是道德。但這樣感覺就不對了啊。」

「是啊,我知道他投資股票在法律上是不違法,但要說這樣道德我實在無法苟同啊。」

「所以我才開始重新去思考,法律是道德的底限,這著假設本身是不是其實是有問題的。」

「恩…要釐清有沒有問題,我們應該要先去定義法律是什麼?道德又是什麼?法律是被賦予給國家執行的制度。例如交通法規要由交通警察執法。但是這並不能說是一種道德規範。」

「對…道德規範感覺其實比較像是…個人的行為原則。他其實會牽涉到一些價值觀的問題。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那行為原則就會略有差異。而法律,雖然會因為社會的價值觀,而有不同的規定,但每一個規定一旦制定下去成為法律,就不能因為你的價值觀不認同這個法律,就認為自己不需要遵守這個法律。」S男喝了口咖啡。

C男點點頭回應。「所以法律是一種系統,一個制度,有強制力。而道德屬於原則,雖然整體社會道德規範會對個人行為產生不同的壓力,但整體來說他沒有所謂的強制力,不照著道德規範走,最多是造成觀感不好。」

「嗯,也就是說,合法,並不等於合理。合法甚至可以是不道德、不合理的。像是容許炒房,是不道德的,容許慈善機構拿善款去投資股票,是不道德的,但他卻是合法的。」

「沒錯,而我們想追求的法律,應該是希望他可以合法且能夠符合多數人的道德觀。但卻不能反過來說法律是道德的底限。而是法律的制定應該要參考道德規範,把適宜的原則納入法律。」

S男點了點頭。「回過頭看慈濟的問題。雖然以現行台灣法律投資基金股票是合法的。但我相信當初那些捐款人捐錢並不是為了要讓他們把錢拿去炒股,所以這樣的行為自然會被社會認為觀感不佳,也就是覺得這樣的作法很不道德,即使他合法。」

「說真的,台灣對這類接受捐款的機構的法律規範真的太鬆散了。」

C男把花茶倒到杯子中。繼續說道。

「我前鎮子在火車站遇到綠色和平的台灣志工在募款。他們就提到,在國外,像他們這類的NGO團體,都會被要求必須要定期提供財務報表的資料給捐款者,讓捐款者知道他們的捐款被拿去做了些什麼。而他們會這樣做,也正是因為這些國家都有明定法律,針對NGO的財報做相關的規範。我覺得他講的一個觀念很好。」

「他說啊,台灣人有個習慣,就是覺得捐了錢就不要去過問錢用去哪裡,這樣好像會顯得捐的很小氣。但是對於收受捐款的機構來說,雖然我們願意相信他們的初衷是好的。可是一個機構如果在使用款項的過程中,一開始就都不公開名目,然後出了一些小問題之後,那之後就會更不願意公開,這樣就會變成一種惡性循環。當進入惡性循環的時候,很多的魔鬼就會這樣鑽到細節的漏洞裡面,就像現在慈濟即使公佈了帳款使用,還是被認為並不是真的夠透明一樣。」

「但台灣的法律並沒有像國外那樣的規定,所以慈濟最近公開的財務報告大家即使覺得看了觀感不好,卻不能說他違法。這就是很典型的法律的規範沒有達到道德要求的基準線。」

「簡單來說,面對捐款的態度,不該是像贖罪券一樣,好像捐了我就是有做好事。而是我們應該也要提醒自己,必須要負起監督的責任,因為只有開始監督,才能確保這些所謂非營利組織或是協會真的拿了這個款項去做該做的事。而不是平常不監督,而一旦這個組織出事,就只能拿所謂的道德去指責。這樣的作法,其實也只是顯出捐款人沒有把平常要監督款項視為自己的責任。而這個國家,也必須要把這些道德原則,擷取應該納入法律的部份,把他正式的系統化制度化,這樣我們才能夠以正式的法律去規範這些組織,而不是一味的只拿道德觀感去要求這些組織要行的正做的直。」

※※※※※※※※※※※※※※※

【參考資料】
法律不是道德的最底限:法律可以不道德,道德可以不合法
獨裁者的進化
總統是靠不住的
辛普森案的啟示:美國的自由及其代價
小人物的呻吟:美國憲法的故事 

【豆知識】
憲法的意義
為什麼要有憲法?
行政命令是甚麼?
人權的意義
轉型正義是什麼?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