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古蹟 下的所有文章

歷史的記憶,不重要嗎?

這天蒂瑪咖啡館沒有開店。門口掛著「今日公休」的牌子。蒂瑪到新莊找大學社團同學聊天聚聚。兩個人約在新莊捷運站會合。

「我帶你去新莊夜市逛逛好了,雖然只是一條小小的廟街,卻有很多歷史故事。」S小姐說著。

『好呀!我也想吃點小吃,你看有什麼好吃的推薦一下吧。』蒂瑪爽快的答應了。

「小吃要晚上囉,我先帶你去那裡的幾個有歷史意義的建築物看看,逛到傍晚剛好去吃東西。」S小姐帶著蒂瑪從小巷走進去,經過燒烤攤時,旁邊有個像廟的建築物。

『這間是什麼廟呀?』蒂瑪指一指旁邊問著。

「這間是慈祐宮,新莊很有名的三級古蹟。你知道新莊廟街為什麼那麼多廟嗎?」

『不太清楚耶,不過就我所知。好像通常老街都有很多廟?像是三峽老街、大溪老街。』

「一府二鹿三艋舺,這句話你應該聽過吧?其實這個三個城市在以前都是重要港口。艋舺是清朝時北部的大港,但其實新莊是在艋舺之前興起的港口。到清朝嘉慶年間大河淤積以後,才被艋舺取代。以前,有港口的地方就是有人潮的地方,就會有廟。所以新莊廟街不長,卻有好幾個被列為三級古蹟的廟。見證的就是他曾經是港口的輝煌歷史。」S小姐邊走邊說著。

『原來如此』蒂瑪邊走邊想著,像這樣的歷史。以前的歷史課本有教過嘛?仔細回想,其實自己對台灣歷史的認識,薄弱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

「其他的廟要往另外一個方向走,我先帶你去看一個沒有被列入古蹟,但其實也有歷史價值的地方。」
走過小巷,拐了個彎,S小姐停下了腳步。

『這看起來是派出所啊,這也是古蹟嗎?』蒂瑪不解的問著。

「嗯,現在是當派出所沒錯。它是新莊郡役所,在一九一五年正式完工。是日本時代的建築。當然,以年代來說,他們沒有像廟街其他的廟那樣的久遠。但他也是見證自清朝將台灣割讓給日本之後,日本在台灣治理的歷史記憶。也是新莊唯一僅存的日治公共空間與建築物」S小姐望著派出所。

「你現在看到這一邊建築物,是經過表面拉皮的。我們去後面看看吧。」S小姐帶著蒂瑪到郡役所的後方。像是日式中庭的景色映入眼簾。S小姐指著一面牆。

「之前一群致力於新莊文史保存的人,跟文化局提出希望將新莊郡役所列入古蹟追蹤。投票結果是不予列冊。而這面牆是日本時代就建的牆面。保存狀況良好。而因為這整個區域不予列冊,所以這片地之後會賣給財團蓋兩棟大樓。而這面牆呢?他們說,他們會另外蓋一個展示區,把這個牆『保留』在那個展示區裡面。你說,是不是很荒謬?」S小姐苦笑。

『既然是有歷史價值的東西,照理說應該全數保存,這樣來看的人,也才比較能夠理解、想像整個故事的脈絡。只保存一面牆,那個保存歷史的意義根本很薄弱吧。感覺只是為了應付而已。』蒂瑪注意到水池後方有個不鏽鋼蓋住的東西。

『這是什麼?』蒂瑪指了指地板。

「水牢。水牢是日本時代逼共犯人的一種方法。想像一下,都更蓋大樓之後,這些,就都不見了喔。我不敢說水牢可以當古蹟,但他承載的是時代的記憶。」

蒂瑪想著,為什麼其他的廟宇可以列入古蹟,而像這樣的建築物卻不行列入文資保存?是因為時間不夠久遠?還是…只因為他代表的只是日本時代到現在的記憶,而關於日本時代的種種,都必須要被有系統性的抹滅呢?

歷史的記憶,不重要嗎?抹滅了歷史,這塊土地的人,要拿什麼認識自己的家鄉,又要拿什麼說服自己認同家鄉呢?
※※※※※※※※※※※※※※※
【參考資料】
(即將拆除)新莊郡役所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