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司法 下的所有文章

檢察官為何槓上法務部長?

這天咖啡館休息,蒂瑪跑去宜蘭找莉格。這天颱風剛過,宜蘭的天氣悶悶的。

「我最近看到一個新聞,但裡面牽涉到好多政府單位,有點摸不著頭緒。」蒂瑪一邊吃著小餅乾一邊說著。

「哪個新聞呀?」莉格從廚房端出花茶,一邊問。

「就是有一個檢察官蔡啟文,他認為法務部對檢察官的人事圈選權屬於違法,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申請假處分的新聞。」

「喔喔,你說那一個啊…」

「這裡面提到有一個單位叫做『檢審會』,然後八卦版有人po了一篇文章講『檢審會』的始末,但我還是不是很了解這件事情的癥結點在哪裡。」蒂瑪用手機打開了文章給莉格看。

莉格讀完後,拿了張白紙。「有些關係圖我用畫的比較清楚,我邊畫邊說。」

麗格在白紙上畫了一個框框,上面寫著:檢審會,17人。含法務部長指派代表4人、檢察總長1人、檢察總長代表3人、全體檢察官選出的9名代表。

「我把問題縮小在原本你說的新聞,也就是檢察官蔡啟文提假處分的事情。這來由是這樣,在法官法裡面有明文規定,誰出任檢察長,要由檢審會提出2倍人選,由法務部長圈選。而檢察官的部份,則是由檢審會決議檢察官的獎懲事項,報請法務部部長核定後公告。」

「等一下喔,檢察官跟檢察長有什麼不同?」

「檢察長就是每個檢察署的最高首長,檢察署有分地方檢察署和高等檢察署。每個檢察署就有一個檢察長,最高檢察署有檢察總長一個,然後有多個檢察長。而所有檢察官都算在檢察總長在管理。」

「地方檢察署跟高等檢察署之間有主從關係嗎?」

「沒有。但所有檢察長、檢察官都歸檢察總長管理。」

「所以假設以企業的職務做類比。有點像是一間大公司跟他的子公司,檢察總長就像是這個大公司的CEO。檢察長等於是總公司各單位最高的頭,或是其他子公司的頭,然後檢察官就是基層職員。」

「對,類似這樣的階層關係。也就是說呢,原本法官法裡面的規定,只有說法務部可以圈選的是檢察長。而檢察官的部份,法務部的權限只有核定檢審會提出的決議。也就是檢察官本身的人事要怎麼安排,是由檢審會討論決議出一個結論,法務部只是核定這個結論然後公告。」

莉格在紙上寫著:母法-法官法。規定法務部可圈選檢察長人選、及對檢察官調升進行核定與公告。

「但是呢,法務部卻弄了一個行政命令。這個行政命令叫做『法務部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規則』,在這個規則裡面卻寫說,檢察官的調升,要由檢審會提出1.5倍的人選供法務部圈選。」

莉格又寫著:子法-法務部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規則。規定法務部長可圈選檢察官的調任。

「等一下,那這個規定是不是跟法官法原本的規定是衝突的?因為法官法針對檢察官的調任部份,規定是說法務部只能核訂檢審會提出的決議。他並沒有說,法務部可以自己圈選誰來調任。那如果法務部長可以自己圈選檢察官,那不就等於所有檢察官的人事任命,都掌控在法務部長手上?」蒂瑪問。

「沒有錯,在法律的階層上,法官法是法律層次,屬於母法,而務部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規則是行政命令,屬於子法。所以這個案子,有子法逾越母法的問題。」

「什麼是逾越母法?」

「在民主國家所強調的法治,是除了一般人民要守法,更強調政府也要守法。也就是不管政府還是國家,都不能凌駕在法律之上。而在民主憲政國家中,法的層次有三層,分別是憲法高於法律高於命令。而比較後面的如果跟前者牴觸,該法可以視為無效,而這樣用子法去牴觸母法原有的規定,就被稱為逾越母法。」

「所以像這個案子,簡單來說就是法務部頒訂的行政命令,內容其實跟原本的法官法有所牴觸,因此有檢察官跳出來表示這樣是違法的,所以要求假處分。」蒂瑪若有所思的說著。

「沒有錯。所以問題的癥結點,不在於法務部說什麼這沒有侵害到蔡啟文的權利,所以他無權提訴訟。而是這個行政命令因為他逾越母法,也就是這個行政命令本身就是違法。也就是法務部自己帶頭違法。然後如果我們暫且先抽離法律層面。你想想看,法務部是隸屬於誰?」

「屬於行政院呀。」

「那行政院長是由誰指派?」

「總統指派,而且不需要經過國會同意。」

「也就是行政單位可以說是從總統指派一脈相傳,然後你再看看檢審會的組成成員裡面,有法務部長指派的代表四個。而檢察官選出9名代表 。法務部長可以透過他指派的四個代表,把他想要的口袋名單塞進去,如果照行政命令的規定,所有檢察官的選任,又全部都可以由法務部長來圈選。那代表這包含這9個檢察官代表的升遷調任,也都是掌握在法務部長手上。那他們也就很難去違抗法務部指派代表提出的名單,這在根本上其實就架空了檢審會的人事權。檢審會等於只是橡皮圖章,失去了獨立運作的權力。而檢察官代表的是國家查案的權力。那你覺得這樣檢察官辦案,他真的還能夠維持司法的獨立性,而不受政治力的影響嗎?」

※※※※※※※※※※※※※※※
【參考資料】
凍結圈選人事》 槓上法務部長 檢察官提假處分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897707

小檢力抗部長圈選權 爆聲押魏揚3檢升官
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paper/898932

法務部備11頁答辯狀 迎戰蔡啟文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20150717/650042/

[爆卦] 檢審會吵什麼?從檢審會的前世今生說起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37145358.A.837.html

很多人以為法官比檢察官大,事實上,懂的人都知道,檢察官才是全台灣是最大的。
https://goo.gl/5ZdGpF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D day 活動花絮 – 別管廢死了,你聽過司法改革嗎?

謝謝司改會的朋友提供「別管廢死了,你知道什麼是司法改革嗎? 」當日直播的完整錄影!
看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dA75KTqHh4


希望大家可以試著一起看看,也一起思考,台灣的司法現況,以及未來我們可以怎麼做。另外也感謝 網路媒體 Knowing 主編 提供當天的採訪筆記!【沒在現場卻判死刑?你聽過徐自強冤案嗎?(一之二)】
https://goo.gl/nASVUo

【沒在現場卻判死刑?你聽過徐自強冤案嗎?(二之二)】
https://goo.gl/OZHomN

※※※※※※※※※※※※※※※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你聽過支付命令嗎?

「你聽過支付命令嗎?」M男問。

「有喔,我有在看PTT八卦版,裡面有人報卦過支付命令的案例,我覺得超扯的。」S男答。

「我是最近看新聞說修法通過了才聽到這個東西,我也看到有學者跳出來說這次的修法有問題,而且司法院本身的立場也是反對修法,看來看去我實在有點搞迷糊了。」M男一臉疑惑的表情。

「我最近因為有在關注這個修法過程,也有看支持跟反對這次修法兩邊的說法。」

「那你的看法是什麼?」

「我覺得以一個不懂法律的人的角度來看,我支持修法,而且我非常不認同反對方反對修法的理由。」S男堅定的說著。

「怎麼說?」

「我覺得我們要先從已經發生的案例來看起。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土雞城老闆的案子,他那時候收到法院核發的『支付命令』,要求他償還30萬給他不認識的人。我問你,一個沒有欠債的正常人,收到這樣的信,會有怎樣的反應?」

「如果是我,我會覺得是詐騙吧。這年頭詐騙集團這麼多。」

「對,土雞城老闆的反應跟你一樣,他覺得這一定是假的。就沒有理會。結果沒有想到,這個支付命令還真的是法院核發的。只是這是詐騙集團用假本票去跟法院申請的支付命令。支付命令有一個很要命的規定,就是當你收到法院的支付命令,如果你沒有在20天內針對這個跟法院提出異議,也就是你如果沒有跟法院抗議這個支付命另有問題的話,那法院就會判這個支付命令有效。效果就是法院可以判定你真的欠債。」

「靠!這也太誇張了吧!法院難道不用去查核說當初人家申請支付命令所提的那些本票是真的還是假的嗎?」M男瞪大了眼睛。

「就是不用啊。」S男聳聳肩。 「這個老闆因為沒有欠債,當然就沒有去提出異議,後來他的土雞城就這樣被法院法拍了。」

「天啊,那土雞城老闆後來他怎麼辦?」

「他當然試著上訴。他說他根本沒有欠債,拿來要求核發支付命令的本票是偽造的。後來檢方去鑑定本票上的筆跡,也確定不是土雞城老闆的筆跡。」

「那這樣可以翻案嗎?」

「不行,因為那個筆跡也不是詐騙集團的主嫌的筆跡。詐騙主嫌一定是找別人寫的,所以土雞城老闆告詐騙主嫌偽造文書失敗,因此無法用偽造文書去把之前支付命令判決翻案。法院說如果你要用這個作為支付命令判決翻案的依據,那你要去找出是誰偽造文書的。」

「這法律漏洞也未免太大了吧!!重點是如果確認本票是假的,那支付命令本身就應該要被推翻。即使這個本票不是詐騙集團主嫌自己偽造的。怎麼能夠因為土雞店老闆告偽造文書失敗,但已經證明本票是偽造的,還維持原本支付命令的判決呢?而且居然還要土雞城老闆自己去找是誰偽造文書,這真的很離譜耶!」M男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這就是原本法律的漏洞。所以你說,我能不支持修法嗎?」

「那我真的搞不懂反對方在反對什麼…他們寫的東西我其實也有點看不太懂,很多法律人的術語。」

「我會說,因為法律漏洞而在受苦的都不是他們,他們覺得每一個人都應該要很懂法律。其實這次修法的其中一個重點是把支付命令的既判力給拿掉,只有保留執行力。這個意思就是說,原本的支付命令有既判力,也就是有『判決確定』的效果。所謂『判決確定』就是法院認證你真的欠錢,就像剛講到的土雞城老闆的案例。因為一旦『判決確定』,你若要更改判決結果,就必須走『再審』的途徑。可是通常再審的條件都會很嚴格。而且再審的時間很短只有三十天。以土雞城老闆的例子,他只能證明本票是偽造的,但他怎麼可能有能力去找出是誰偽造的?那既然如此,他要怎麼在三十天內找到其他的證據要求再審?所以一旦把既判力拿掉,以土雞城老闆的案例來說,雖然支付命令有執行力,但土雞城老闆要對這個支付命令翻案,他就不用走嚴格的『再審』流程。」

「所以他們到底在反對什麼?」

「站在實際上沒有欠債的人的角度,修法是好的。可是站在討債的人的角度,這可能會讓討債變得麻煩。你覺得最常需要討債的是誰?什麼組織?」

「恩….銀行?」

「沒錯,所以這次的修法,可能會造成銀行在討債的過程中,可能需要多支付一些訴訟的成本。他們一些反對的論點是說:受害民眾應該要加強法律教育,他們會受害是因為不知不理。」

「我如果覺得是詐騙我當然不理啊,這種論點真的很荒謬耶。而且一般民眾應該也不會知道不理支付命令的結果會這麼嚴重。重點是真的沒有犯法的人,你怪他因為不懂法律而受害,這到底什麽邏輯啊…」M男一邊說一邊搖頭。

「是啊。另外司法院反對修法的理由是支付命令被當作詐騙工具,是少數案例。不能因為少數案例就變更現在的制度。而且還強調救濟手段完備。」S男一臉無奈。

「如果真的完備,那土雞城老闆又怎麼會明明沒欠錢、卻又得不到平反?」

「之前修法還沒過的時候,司法院還說這樣會讓民事訴訟變多。因為他們很擔心這些受害者會回頭提在審,增加司法院的工作量,所以也不想對修法之前的受害者提供救濟管道。」

「……司法到底是在為誰服務?」M男皺眉,喃喃地說。

「好問題,我想司法的本質,應該是讓每個不得不經歷訴訟的人,都有一個公平公正的審判流程。但從土雞城老闆的案例,你覺得他有受到公平公正的審判嗎?我認為是沒有的。當然因為法律是人制定出來的,他難免會有制定時沒有想到的疏漏。重點是我們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疏漏?司法院的態度,讓我覺得他們面對疏漏的的態度就是:不認錯、少數案例可以忽略。有這樣的司法院,你覺得台灣司法值得你相信嗎?」

※※※※※※※※※※※※※※※
【參考資料】
不理支付命令 土雞城被侵吞 法院成詐騙幫兇 疑害70人無辜背債
http://goo.gl/GiuG2G
[爆卦] 五十天誤一生的支付命令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31612192.A.B47.html
[爆卦] 支付命令連續技大公開(完全合法!)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33427538.A.7BA.html
福爾摩斯、柯南、CSI,甚至李昌鈺博士也無法平反的支付命令冤案
http://www.jrf.org.tw/newjrf/index_new2014.asp?id=4390

反方論點
支付命令修法 被詐欺恐更慘
http://udn.com/news/story/7339/998364
支付命令修法將釀訴訟洪災
http://goo.gl/Ywlt8g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台灣司法問題多

咖啡廳來了一群人,看起來是大學生,三男兩女,言談之間聽起來是同一個社團認識的。

「之前我看司改會的粉專,說可以去法院旁聽徐自強案,我就報名跑去聽。」A女說。

「是喔,結果怎麼樣?」C男問。

「台灣的法院跟電視上看過得日本、美國影集差很多啊。」

「怎麼說?」B女歪頭問。

「我以前影集看過的片段,裡面都是檢察官跟律師兩方激烈論戰,結果我去聽,都是法官在跟律師對談,檢察官晾在旁邊,而且感覺的出來他很無聊,不時眼神發呆盯著螢幕的會議記錄、托者下巴,偶爾滑一下手機。一直到很結尾法官才問檢察官有沒有什麼要補充的,結果檢察官的回答是補充的說明會以書面呈現,就沒了。從頭到尾才講一句話。」

「怎麼會這樣啊?」E男瞪大眼睛。

「事後司改會的律師在外面有開放給我們有去旁聽的人提問,他說的專有名詞我有點忘了,但簡單來說,就是檢察官收集的事證資料,在台灣的司法制度下,這些資料是直接都提報給法官,然後由法官在法庭跟律師來回問答。」

「這是台灣獨創的制度嗎?」D男問。

「也不是,律師解釋說海洋法系,也就是英美法系他們不會有這個狀況,是因為他們的檢察官要負責把資料拿到庭上跟律師當場交叉詢問。但大陸法系就不一定了,像日本跟韓國雖然是大陸法系,但他們一樣是由檢察官把資料拿到法庭才跟律師交互詢問,在這之前法官都不會拿到檢方查到的任何資料。但德國就是資料一樣都是提報給法官。所以在德國的法庭上,也會有檢察官晾在旁邊的狀況。我聽朋友說台灣的司法比較是參照德國的制度,不過….」

「不過什麼?」D男看A女遲疑了一下,好奇的追問。

「不過德國是參審制,也就是由人民跟法官共同來認定犯罪事實。」

「…也就是即便司法制度,我們學人家也只學人家的一半嘛。」E男若有所思的說著。

「對呀。然後我也問司改會的朋友說,今天這庭主要是在討論什麼。他說主要是在討論哪些證據屬於有效證據,我聽那個過程就覺得很疑惑,徐自強案有幾個很扯的地方。就是當初犯案的嫌犯據正確鑿的有兩個,在當時因為還有懲治盜匪條例,這個條例雖然後來廢止,但在當時勒贖擄人是死刑。而徐自強之所以被牽扯進來,原因是他們兩個在警察局的自白有說到他是共犯。」

「那你說很扯的地方是什麼?」B女問道。

「徐自強被定罪的過程,證據只有已知犯人的自白。而完全沒有其他任何的直接證據。更重要的是,犯人曾經在法庭上經法官詢問,結果說的東西跟自白完全不符合,但法院最後的見解卻是因為他在法庭上的東西跟其他都兜不起來,不但不是採納犯人在法庭上的說法,而是直接忽略這個說法,而繼續採信犯人之前在警察那裡的自白。」

「這也太扯了吧,我雖然不懂法律,但法官也應該是要去追查他前後不一致的問題,而不是直接忽略在法庭上的詢問結果吧。」B女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A女。

「而且那個時候律師也有提出犯人他們到看守所做的健康檢查,顯示他們有遭過刑求。在法律上因為刑求而得到的口供,是不應該有證據力的。律師也有提到,那兩個犯人已經是確定死刑了,對他們來說最好的生存策略,就是拉一個人下水,讓審判繼續,這樣他們的死刑就可以往後延後。但法院對於證據的有效無效的解釋竟然是這樣,我真的很傻眼。」

A女喝了水,繼續說道。

「而且針對刑求這個部份,法院的見解竟然是要被告去解釋為什麼犯罪自白提到被刑求的狀況,跟他們在看守所身體健康檢查的狀況不符合。」

「這部份我聽不太懂,可以在講清楚一點嗎?」

「犯人提到刑求的部份,是中間有一次犯人在法庭有提出遭刑求的異議。檢查官有去調查,最後調查紀錄寫著犯人說他有被矇眼,夾奶頭夾手指頭。而看守所身體健康檢查的狀況是他身上確實有受傷,但受傷跟這段過程描述的位置不符合。律師說,矇著眼,等於我們常說的蓋布袋。你在那個時候可能只會記得你被打,但事後要你描述被打的過程,你不一定有辦法把所有的過程都描述出來。或是就算有描述,當初的檢查官有沒有詳實紀錄也都是問題。你常理判斷應該是說犯人在這個過程裡面都在你們警察手上,那他身上為什麼會受傷?我們最多只能提出因為刑求取得的自白不應該有證據力,但怎麼你法院會要我被告去證明檢察官的文字描述跟健康檢查的傷口不符?」

「我覺得法官好像在天上飛一樣,完全不懂人間的狀況。」C男搖搖頭。

「對,在法庭上律師也這樣說。我們旁聽的人都笑出來,但感覺真的超無奈的。我聽完有一個很深的感觸,雖然我實在很不想這樣說…」A女嘆了口氣。

「什麼感觸?」

「之前不是在戰死刑跟廢死嗎?」

「對呀,那陣子我其實有個感覺,我覺得兩方都有很不理性的人。」

「你有沒有發現很多律師都是支持廢死的?我之前沒有想過為什麼,但我那天去旁聽,突然懂了。」

「怎麼說?」

「台灣實際上沒有經歷過轉型正義,也就是那些極權時代的人,在當時台灣從專制轉向民主的時候,依然留在台灣的行政、司法體系裡面做事,但其實他們本身的法治觀念其實也很點點點。你看像不得以刑求取供這樣的事情,要是在歐美這樣的證據力早就已經被直接排除了。我們這裡卻還可以用這樣的自白訂一個人死罪。這些律師當然支持司法改革,而且已經努力很多年了,但司法改革的洞太大了,而他們就證據力去判斷線在幾個死刑,至少就有徐自強案跟邱和順案,都是在只有使用有問題的自白作為證據,在證據力有問題的狀況下被判死刑的。而當詢問有沒有其他重要證據,都說證據消失遺失。結果檢方、警察單位不需要為證據遺失負責,而一條生命卻可能因為這樣的錯誤冤死。」

A女頓了頓,深吸一口氣又繼續說道。

「他們之所以支持廢死,是因為他們在體制裡面,看到太多荒謬的事情。司法確實需要改革,他們也一直在推動,並不是像外面的人說你們幹麻不去推動司法改革。事實是他們一直在推動也推動很多年,但是他們看到的是一個問題多到不能再多的國家司法體制。而現在被判死刑的至少就有兩個確認是有問題的。如果是你,你投身律師那麼多年,看過那麼多的荒謬判決,你知道問題,也一直想改善,但改善的速度不是你可以掌握的,你想阻止現在已經就有可能發生的冤獄,你能怎麼選?」

「……..」大家不說話。

「我還是支持死刑,為的不是復仇,也不是什麽要讓受害家屬得到心理補償,不是的。而是殺死人的人,他必須要為他的行為付出相當的代價,而我認為死刑是他唯一能夠付出的代價。但台灣的現況卻讓我覺得,在沒有適當的配套下,有死刑或沒有死刑都是會有問題的。去法院現場旁聽一次,你可以略為感受到台灣司法制度的一些奇怪的狀況,重點是這是現況,不是十年二十年前。有問題的不是死刑本身,而是這個國家的制度,還有那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司法官員。沒有配套的死刑,就是讓現在律師只能用支持廢死的方式,希望能避免讓這些確定被判死刑、但實際上就是證據不足,可能根本就是無罪的人被國家殺死。若這些人繼續冤死,國家卻不用為此負任何的責任,這真的很不公平。而沒有配套的廢死,又會讓那些真的罪大惡極的人,無法真的對他自己的過錯付出相當的代價。卻又是另外一種不公平。」

A女看了看大家,緩緩的繼續說著。

「我覺得支持死刑的人,更應該要去關注瞭解像是徐自強、邱和順這些案子的判決過程。推動司法改革,不應該只是少數律師或NGO的事情,只有當有更多的人一起關注,也一起親身去體驗台灣的法官判案是怎麼回事,只有這樣,才能真的給這些在司法體系的人有真正的壓力。而在這個關注瞭解的過程,我們才會長出更深的思辨能力,去想出可以讓台灣司法更好的作法。」

※※※※※※※※※※※※※※※
【參考資料】
徐自強案 https://goo.gl/jMplKx
邱和順案 https://goo.gl/urDcO4
司法改革基金會臉書 https://goo.gl/7UjNlu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公務人員瀆職,為何難起訴?

這天咖啡廳的包廂,門口貼著一張紙板,上面寫著D day for food。間歇的聽到裡面在放影片以及談話討論的聲音,這時活動大概已經進行到三分之二,服務生S進去幫忙倒茶水時,看到裡面正在播放在野立委的訪談影片。

「其實你看訪談的內容,在野立委就有提到,他們去年五月想把追討不當利得入食安法,當時食藥署、法務部都反對。理由是行政法裡面就已經有針對追討不法利得的部份做規定。但是實際質詢當時的衛福部部長的時候,立委詢問這些年來,從衛生署到衛福部,有罰過哪個廠商不當利得的?答案是零。一間也沒有。」影片結束後,I男說著。

接著K男拿出一個圖表。「而根據另外一個在野立委的訪談,我們也才知道,之前吵的一罪不兩罰,造成小的罰金吸收大的,實際上是被誤導的訊息。那件事情是這樣,修法後,刑法可以針對不法廠商處以罰金,但是刑法因為不朔及既往,所以他只能針對修法過後的時間,也就是2013年6月後的部份,科處罰金。一罪不兩罰的部份,也只能針對2013年6月以後的時間。但是在6月以前的那段時間,行政機關其實是還是可以根據行政法,去針對黑心廠商追討不法利得。6月以前的時間,是沒有一罪不兩罰的問題。因為當時刑法根本沒有相關的規定。但行政機關有沒有這樣做?答案是沒有。」

「這樣整個聽下來,感覺很多事情是卡在行政機關上,那難道行政機關的不作為,完全沒有辦法被要求要負責任嗎?」坐在角落的P女提出疑問。

「針對公務人員的職務規範,其實有一條叫做瀆職罪。」

「那為什麼從來沒有聽過哪一個行政機關的公務人員被用這個罪起訴過?」

「這個講起來就會牽涉到司法改革的部份…」I男頓了頓歪了頭想想,又繼續說下去。「不過我就先簡單來說一下,瀆職罪屬於非告訴乃論罪,意思是有人告發,例如假設立委去告發某行政單位的公務人員瀆職。或是檢察官主動發現有問題決定發動偵查,然後由檢察官去調查後,查得到足夠的證據認為被告發的公務人員有瀆職嫌疑,再向法院提起公訴。由檢察官要求法院對該公務人員的瀆職行為判罪。」

「但我們來看一下台灣的檢查官制度…」I男拿出紙筆,在紙上簡單的畫了張圖「檢察總長是由總統指派,所以今天如果有人告發行政機關的公務員,那就會由檢查總長指派一個檢察官去調查。你覺得這個權力關係是不是有點弔詭?」

「很怪,行政院長由總統指派,也就是說整個行政機關實質是隸屬在總統的管轄下,那如果總統根本不想要辦底下的公務員,他就可以要檢察總去暗示檢察官要怎辦案,那這樣檢察官要怎麼保持中立?」坐在I男旁的W男發問。

「所以這也是瀆職罪很難成立的原因。」

「…..所以台灣真的有所謂的責任政治、在制度設計上真的有行政立法司法各自獨立分權的觀念嗎…..」

「嗯…你覺得呢?」I男反問。

空氣中瞬間好像凝結了一樣。沒有人回答。

※※※※※※※※※※※※※※※
【參考資料】
告訴乃論與非告訴乃論
免罰了!大統18.5億罰款,衛福部撤銷
刑法瀆職罪章條文

【豆知識】
憲法的意義
行政命令是甚麼?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贊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