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戒嚴 下的所有文章

解嚴三十年的意義

「你有玩這個小遊戲嗎?」B 女拿著手機給 A女跟 C 女看。螢幕上顯示『你是戒嚴時代的誰呢?』

「有,昨天晚上就看到了。怎麼玩都死,一直重來,玩完看到後面那一大串受害者名單,心情滿沈重的。」A女說。

「你知道我玩完的心得是什麼嗎?」B女問

A女搖了搖頭。

B女喝了口咖啡後,緩緩說道。「明明解嚴30年了,但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機會好好地面對台灣近代歷史,像228,戒嚴,白色恐怖等等。於是很多人都覺得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忘了也無所謂。每次講轉型正義,就會有人說那不重要。

可是好奇怪,我們好像很少去想過,為什麼我們的基礎教育只要我們忘了台灣近代史,卻要我們不斷記得中國千年歷史?」

「是啊,很多人喜歡說政治歸政治。但國家教育要教導學生什麼內容,這本身就是一種政治啊。在我們那個年代,我們學的地理是歷史,因為那是國民黨統治中國時代的地理,卻不是我們當時的中國地理。我印象很深刻,地理老師還特別說:『現在中國的地名都不是這樣囉!鐵路名稱也都不是囉!行政區也都重劃囉!如果你有機會去中國不要傻傻地用這些地名喔,但大家考試還是要照課本喔!』,連課本後面都還另外附上『中國現行行政區地圖』,我那時候真的覺得很荒謬,那時候地理課都要拿描圖紙描地圖,就會想我到底是為什麼要描這些不是現況的地圖?為什麼連學個地理都不能誠實面對現況?」A女說完嘆了口氣。

C女喝了口咖啡後說道。「因為當權者就是不想讓大家知道實際現況。你們知道嗎,我一直到了三十五歲才聽過台灣地位未定論。在這之前,關於跟台灣有關的國際條約,我只記得開羅宣言。

然後當我開始接觸更多史料,知道舊金山和約跟中日和約的細節,然後又知道美國有台灣關係法之後。我才想到,喔,這就是國民黨主導的教育要這樣教的原因。因為如果你不知道當時日本放棄台灣是透過哪些國際條約締結的結果,如果你不知道當初條約到底是怎麼寫的時候,你就會理所當然地接受課本跟你說『台灣光復』的說法,也不會覺得這有什麼好質疑的。而當我們不質疑這些說法的時候,國民黨透過教育影響政治傾向的目的就達成了。」

B女點點頭。「真的,像前陣子我看到課綱大翻轉,覺得很感慨。你看害我們認同錯亂的課綱,從我們那個年代到現在,多久了?雖然後來台灣史從一章變成一本,但以中國為中心的課綱基本上沒有太大的改變。對很多人來說,對中國地理還比對台灣地理來的熟悉。很多人連台南高雄在台灣的位置是什麼都搞不清楚。

當從小到大看地圖幾乎只看中國跟台灣的地圖,視野自然就被侷限在這。而這樣的教育也造成我們在思考國際關係的時候,常常都只想到中國,而很難想到其實亞洲有很多的國家,也很難去意識到東南亞各國的文化差異也很大。」

C女攪拌了咖啡。「我想,如果執政黨還是國民黨,他為了繼續維持他的政治目的,就絕對不可能這樣更改課綱。這也是為什麼台灣要做轉型正義,會很難很辛苦的原因。當國民黨還是執政黨的時候,他一定千方百計想繼續讓教育為他的政治目的服務。他怎麼可能願意做轉型正義?這一定要透過政黨輪替,才有一點可能性。但諷刺的是即使是這樣,做轉型正義還是困難重重。因為普遍經歷過國民教育的人,如果不是他對台灣歷史有點興趣的,絕對都不會覺得做轉型正義很重要。

然後等著那些需要透過轉型正義找真相的上一代,都逐漸凋零了。民間追求轉型正義的力道弱了,那對現在的執政黨來說,就未必有要努力做轉型正義的理由,反正都選上了,繼續維持政權比替人民過去的血淚聲張正義要來得重要。」

A女嘆了口氣。「仔細想想,我們這代,真的是集體被迫遺忘的世代。我們被教育教導台灣沒啥歷史能學,對台灣的地理也近乎無知。我真的很希望,我們的下一代,不要像我們一樣這樣被迫遺忘這塊土地的過去。而這也是我們這一代需要去努力實現的。」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你是戒嚴時代的誰呢?
https://musou.watchout.tw/role-play/terror-30/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台灣戒嚴時的人民生活

這天,蒂瑪到以前的同事D先生家拜訪。

『最近看了一個台灣戒嚴史的影片介紹,很好奇那個時候,大家實際生活感覺跟現在有什麼不同?』寒暄幾句後,蒂瑪直接說出想問的事。

「你怎麼在研究這個呀?」D先生問著。

『其實是最近在研究立法院在做什麼,資料東查西查就看到這個了』

D先生頓了頓。「我印象中小時候晚上是不能隨便出門的,曾經有朋友要去看電影,但因為那時候電影院不像現在那麼多,要跨縣市。結果因為身上沒帶身分證,被要求盤查,只好回家拿身分證。」黃毛貓咪一躍跳到D先生腿上。好像想跟著討論似的。

『所以在路上被盤查是很常見的?』蒂瑪覺得很驚訝。

「對,那時候流行披頭四,有男生跟著蓄長髮,結果走在路上,警察覺得頭髮太長,就把頭髮剪掉」

『……那像現在上街遊行不就更不可能了?』蒂瑪覺得不可思議。

「對啊,聚眾是不行的。像是學生畢業開舞會慶祝,會被抓喔!」D先生喝了口茶,繼續說著。

「那時候共匪會空投傳單,撿到傳單,不只不準看傳單內容,還要趕快交給老師,說草木皆兵一點都不為過。」

「戒嚴時期的黨外活動,老一輩的像我父親,當時如果想要看一些黨外雜誌,都要去認識的書局。書局也認識你,才會賣給你,不是隨便就買的到的。」D先生停頓了一下。摸著躺在他大腿上的黃毛貓咪。

「看完,還要把書埋起來、藏起來。甚至燒掉。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即使解嚴後,我父親燒黨外書籍的習慣都還在。一直到他過世。」黃毛貓喵了一聲。似乎在回應著D先生。

『為什麼?不是解嚴了?』蒂瑪不解。

「戒嚴那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情,有太多的陰影。那是一個政府說你有罪你就有罪的年代。可能有一天你的鄰居家人就突然被抓走後人間蒸發。那些陰影對他們來說,讓他們無法相信政府真的不再做言論監控的事情。你們這輩的人應該很難想像。」

『真的…以前念書聽到戒嚴好像戒嚴一樣,完全不覺得有什麼嚴重性…』

「是啊,發生在自己身上,跟看書上寫的,感受是很不同的。」D先生幫蒂瑪再沏了一杯茶。

「經歷過那樣的時代,有很多的父母是不願意在兒女面前談論政治的,也不希望他們談論,因為太痛。」

蒂瑪沉默了。除了為那難以想像被箝制的生活,也不禁想著,為了控制社會秩序,長時間的戒嚴,犧牲了所有人民的生活與言論自由。以人民的觀點來說,到底值得不值得?

※※※※※※※※※※※※※※※
【參考資料】台灣戒嚴史

立法院職權之三:戒嚴案、大赦案

『這裡的筆記還真難整理…沒想到只是想要搞懂名詞解釋也這麼複雜啊…』蒂瑪的電腦畫面停留在youtube,剛看完一段資料影片。

『重點是才看第一段而已…』蒂瑪覺得有點苦惱。

『可是如果不搞清楚,就不會知道立法院運作的魔鬼都藏在哪…還是努力搞懂吧!』這次蒂瑪拿出了紙筆,想著用畫的也許可以幫助釐清思緒。

※※※※※※※※蒂瑪小姐的筆記時間 start※※※※※※※※

【立法院職權之三】
立法院可決議範圍中的戒嚴案、大赦案這兩個,我把它歸成社會秩序類。原因是他走的不是一般法律。甚至可能直接跟現行法律衝突。是特殊狀況下才能被實行。重點是他們的判決都不是由司法機關決定(法律案的判決都是由司法機關獨立運作的)。

●什麼是大赦案?
大赦是指國家元首,或國家最高權力機構針對某一個範圍的犯罪一律給予赦免的制度。不單純只是免除刑罰執行,還包含犯罪記錄消滅。已經受罪的經過大赦,等同罪行宣告無效、不再追訴。

我的理解是…例如大赦死刑,先假設其中一個死刑犯犯的罪是「蓄意殺人」。那大赦後除了不執行死刑,他「蓄意殺人」的「犯罪記錄」也會一同消滅。因此他個人記錄上就不會再有這個犯罪前科。

維基百科大赦:http://goo.gl/2ZaGqn

●什麼是戒嚴案?
戒嚴的英文翻譯是Martial law,字面上直接翻譯就是用軍事管制國家。通常只有在非常時期,例如國家遭遇戰爭、叛亂,才會依狀況宣布戒嚴。

這樣寫感覺沒什麼,但施行戒嚴對國家人民的生活影響卻非常非常大,原因是一般法條在戒嚴的情況下,可以「不適用」,以軍事最高機構的判決為優先。台灣戒嚴史網路上有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CIXIHa6GAQ),下次筆記再獨立整理出來。

戒嚴案的執行程序是由總統依法宣布戒嚴,但需經過立法院的通過追認。而且立法院有決議要求總統解嚴(也就是不得戒嚴)的權力。

※※※※※※※※蒂瑪小姐的筆記時間 end※※※※※※※※

『戒嚴案的實際執行狀況,影響範圍整個超出我的想像….』蒂瑪在筆記本上寫下1949~1987。

『台灣戒嚴解除的時候,我才八歲而已,根本沒印象沒感覺…在戒嚴底下的生活,實際一般人的感受到底是什麼呢?』

蒂瑪看著窗外,決定這禮拜的假期,去拜訪幾個比較年長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