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投票 下的所有文章

投票你怎麼選?

「剩下兩個月多了耶,你想好投票要投給誰了嗎?」R男攪拌著咖啡問道。

「還沒耶,我記得要到11月底才會確認候選人是誰,到時候再來慢慢想也不遲吧。」T女說。

「也是,話說你還記得上次立委投票,還有不分區政黨你投給誰嗎?」

「其實我也沒印象耶。」T女搖搖頭。

「前幾天發生一件事情,我突然很感慨。」

「怎麼樣的事?」

「自從去年318之後,我開始有去注意一些議題,像是公投跟罷免的新聞,我都有一直在注意,也有上網去找這方面的資訊。也都會轉貼這些資訊,那一天跟朋友聚會,朋友突然說:『你要出來選喔?不然你臉書怎麼都貼那些?』我說為什麼貼我關心的議題就代表我要出來選呢?我朋友也答不上話。後來大家就在聊政治人物的八卦,我試著想跟大家聊公投的問題,結果場子就冷掉了。」

T女點點頭。「你這樣說讓我想到,台灣有很多的政論節目,不管藍綠都有好幾台可以看。可是當我們跟朋友聊天的時候,聊到政治,都在人的花邊新聞上打轉。像是黑函,或是誰又說了什麼可笑的話這類的。如果要聊的深入一點,大家因為根本沒有去深入了解過,反而不知道要聊什麼。」

「是呀,這是一個很弔詭的狀況。以台灣的政論節目來看,台灣人並不是真的政治冷感,如果真的冷感,又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政論節目?可是如果是一般談話要談社會議題,大部分的人是不知道怎麼聊的。因為根本就沒有真的試著去了解過這些議題,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我們永遠都只在聊政治八卦,卻不會討論大埔張藥房老闆的房子被徵收合不合理?關場工人為什麼要臥軌?新聞上報著正妹陪中風媽媽站櫃上班是最美的風景,我們卻很少去思考這新聞背後所反應的弱勢家庭跟勞動權益的問題。」

「恩…因為大多數時候我們只看到人,看不到人背後的事。然後我們投票,可是我們不去看我們投的人實際上表現的怎麼樣。我們也不去關心我們投的立委在立法院說了什麼做了什麼。於是立法委員想要選上,唯一的方法就是勤跑選民服務,或是砸大錢弄廣告。因為不這樣,選民就對他們沒印象,沒印象票就不會投給他們。」

「是啊。結果選舉到頭來是比誰錢多,比誰的宣傳做的大。卻不是誰的政策提的比較好。」R男邊說邊搖頭。「我們其實是很不用功、不及格的選民啊。318之後,我想了很多。現在大家很流行說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我唯一慶幸的是自投票以來我從來沒有投過國民黨,但我也覺得很慚愧,因為一直以來我以為我有好好的投票,可是其實我沒有。因為投完票,我從來就沒有去注意我投的人他的表現,像市長、總統這種也許他的目標比較大,我勉強會看看新聞注意一下,但是像是議員,像是立委,我根本從來沒有去想過他們在議會,或是在立法院的表現到底是怎麼樣。」

T女歪了歪頭想了想後說。「恩…人民之於民意代表,就好像老闆僱用員工來做事一樣。當然老闆不用什麼都會,但老闆有起碼的監督責任,老闆也許不用自己去規劃所有的細節,但他需要對公司有一個願景,然後督促員工去把這樣的願景規劃出來,然後一起討論應該要怎麼做,他要授權員工去做事,但自己也有隨時監督員工進度的責任。」

「但現況卻是,很多人認為民意代表才是老闆,覺得他們是官,而我們是卑微的小老百姓。我們好像只有投票的時候,這些民意代表才會突然意識到人民才是老闆。於是這個時候才會開始討好老闆…」

「然後等選舉完以後,老闆忘記自己才是老闆。」

「我們罵著政府、罵著社會,卻忘了我們也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政府的爛,只是人民不監督的結果而已,但我們卻常常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民主,真的不是只有投票而已啊!只有當更多的人都願意試著去更深入的瞭解議題,也學習跟不同意見的人彼此討論交換想法。所謂的民主才能真正的落實在我們的生活裡,而不是只是一個虛無飄渺的口號而已。」

※※※※※※※※※※※※※※※
【還不知道立委要選誰嗎?你可以看…..】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立委出任務 http://wevote.tw/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 http://www.ccw.org.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投票=民主?

兩個約三十幾歲的女生,整個下午都坐在角落的桌子閒談。

「今天新加坡國會選舉耶。」女子A說。

「對呀,說開票要開到凌晨。而且他們開票不像台灣會有數字在那裡跑。」女子B一邊攪動著咖啡一邊講話。

「開到凌晨?新加坡不是比台灣還小嗎?怎麼會開票開那麼久?」

「我也不知道,這樣比起來台灣開票真的超有效率的。而且如果你把各國選舉氣氛跟台灣一起比較,你會發現台灣的選舉真的熱鬧太多了。」

「好像是這樣沒錯耶。我上次去日本自由行的時候,是他們國會議員改選的前夕。我是在路上看到小小張的選舉海報,才發現這件事情。」A點點頭。

「是啊,在台灣,有錢的政黨可以鋪天蓋地的下電視廣告,在大樓貼長條廣告。在沒有網路以前,小政黨在宣傳力道上無法比的過有錢的政黨。在難以打開知名度的前提下,小黨的候選人若不是有足夠的財力,要選的上幾乎是很困難的事情。」

「好像真的是這樣耶。現在是因為網路讓一些資訊可以更容易普及,不然在以前,我往往都是看到選舉公報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有那麼多的候選人。也難怪有人會說,網路是窮人的原子彈。」

「然後我看新聞才知道,新加坡的選舉還有一些很微妙的設計,像是記名投票,強制投票,集選區。」B說完喝了口咖啡。

「記名投票跟強制投票?那不就是要求人民一定非投票不可,而且還查的出來他投誰?」

「是啊,這其實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變相的監控投票。當然民心思變,雖然不是說記名投票投票結果就一定會如何,但從這個例子你就會知道,可以投票,不等於就有民主。投票雖然是民主政治裡面很重要的一環,但是不是民主,也要看是怎麼的投票制度。並不是可以投票就等同擁有民主。」

「那你說集選區又是怎麼一回事?」

「意思是說有某些選區,他是推候選人團,而不是推候選人選舉。例如某一個集選區一次要推五個候選人一起選。而投票的時候,你只能針對哪一個候選人團投票,而不能針對某一個單一候選人投票。所以要就是五個人全上,要就是都沒有上。」

「你說某些選區,那是不是意味著有些選區不是集選區?」

「是的,非集選區就是一次只推一個候選人。」

「不知道為什麼,聽起來感覺很不公平。」A皺了皺眉頭。

「確實是不公平呀。」B點點頭。「你看喔,對小黨來說,人數少,要一次推五個人,是不是相對困難?所以這樣的設計對執政黨來說相對有利。另外執政黨也可以利用在集選區安排人氣候選人,用有人氣的候選人拉抬投票意願,然後讓第一次競選的候選人跟著人氣候選人一起當選。」

「所以為什麼之前TIME訪問台灣的總統候選人,才會說到台灣是華人世界唯一的民主國家。」

「不過如果仔細想想,你會發現台灣選舉其實也還是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喔。」

「怎麼說呢?」

「台灣因為從威權體制轉到民主體制的過程中,國會的最大黨一直都沒有做過輪替。早期國民黨是黨庫通國庫的。在日本投降以後,用了很多手段直接侵佔了很多的土地。轉到民主時代以後,卻因為國會一直都是佔多數,因此也沒有動機制定相關法規處理黨產的事情。所以國民黨是世界上最有錢的政黨。回到我前面說的,有錢的政黨可以鋪天蓋地的宣傳。所以…」

「所以當一個政黨過度有錢到誇張的地步的時候,他就可以透過財力去影響選舉結果。這樣就無法落實民主體制所追求的公平競爭原則。」A接著說完。

「沒錯。」B點點頭。「所以像是民主老牌國家的英國、法國,他們對於政黨收入,都是有透過法律做嚴格的規範。要求政黨公佈收入來源,並明確規定政治獻金的種類與上限。這才能讓政黨不至於透過錢財而被財團收買。而像是波蘭,他們從共產體制轉型到民主體制的過程中,也曾經歷執政黨比在野黨有錢的狀況。但他們後來修了政黨法,限制政黨不能夠有投資跟租賃收入,並且大幅提高公費補助的額度。也因此過去波蘭農民黨的黨產曾經是在野的20倍之多。但在轉型修法後一直到2005年後,他們的收入也已經降低到只能平衡支出的程度。」

「但台灣因為國會的最大黨一直是國民黨,他們當然沒有處理黨產的動機,那就更不可能推動政黨法了。」

「是呀。但身為台灣的公民,我們卻應該靜下心來思考,我們想要一個怎樣的國家?我們希不希望我們的民主是朝好的民主去發展?過去因為資訊流通的有限,大部分的人都不認為黨產是什麼問題,覺得不過就是比較有錢而已。但在台灣黨產的問題,牽涉到的事實上是整體的轉型正義。如果我們不願意去面對,繼續放任著不公平的競爭。這最終將會成為台灣民主最大的危害啊。」

※※※※※※※※※※※※※※※
【參考資料】
「21歲以上強制投票」新加坡大選的5特點
http://udn.com/news/story/8601/1179927

超有錢的政黨哪裏不好?
http://whogovernstw.org/2014/09/20/yitingwang3/

國民黨黨產揭露網
http://kmt.exposed/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為什麼要投票?投票是為了選賢與能嗎?我們可能都誤會民主選舉的意義了。

這天咖啡廳休息,蒂瑪準備搭捷運到鬧區走走,在捷運附近看到路邊有個小攤位,走過去一看,是公投補正聯署。幾名志工拿著海報,發著傳單,跟路人說明公投補正的來由,並且一邊提醒11月29日請大家都要去投票。

有個年輕人走近了攤位,聽志工說記得要去投票的提醒,搖了搖頭。
「幹嘛要投票,兩黨派出來的人一樣都很爛,根本沒辦法選賢與能。」

這時候一個比較年長的志工走了過來,對著年輕人說。
「投票是為了選賢與能嗎?其實,我們可能都誤會了民主選舉的意義了。你知道民主最早的起源是甚麼嗎?」

「不知道」年輕人搖了搖頭。

「我這裡說的民主,指的是從下而上、透過所謂契約論賦予政府權力的民主。不是君主治國因時勢不得不把權力下放給人民而產生的那種民主。從下而上賦權的民主制度最早是從美國英格蘭的城鎮會議開始。而這樣的制度,在當年歐洲都還是廣泛施行帝王治國制度的時候,是非常獨特的制度。民主制度的普及,是近百年的事情,相較於君王統治國家來說,民主在歷史上存在時間並不算長。」

志工清了清喉嚨,看年輕人還願意聽他說話,於是繼續說下去。

「當年的美國獨立戰爭,跟法國大革命很不同。當時的美國與其說是一個大國,不如說是好幾個小國聯合一起跟英國打了一場獨立戰爭。獨立戰爭打完,大家其實也就回到自己的小國各自過生活,但漸漸地她們發現了一些問題。這時候他們才開始思考著美國要怎麼繼續走下去。於是一群在現今被美國稱作國父的人,在獨立幾年後,一起關起門開了個為期三個月的會。他們從英國獨立,知道君主制度不是他們要的,知道人長久擁有權力,會造成腐化,會產生暴君,進而有暴政。於是當初他們的制憲會議,在權力的制衡上,設計得非常細緻。整體的設計,也是後來我們大家聽過的,所謂行政、立法、司法的三權分立。」

「他們的信念來自於『人是靠不住的』。任何的人,在掌握了巨大的權力後,都難保不會變質。所以必須透過制度,建立良好的相互制衡關係,才能讓權力不會過度集中。於是你會發現,當年美國在建立民主制度的初衷,著眼點竟然不在於如何選出厲害有能力的人。而在於如何防止透過選舉選出來的這個人獲得權力之後變質或亂來。」

「我問你,選賢與能這個詞是來自哪裡,你知道嗎?」

「我知道,禮運大同篇。」年輕人很快的回答。

「這個詞產生的時代背景是春秋戰國,這時代本身並不是一個民主時代,而是一個權位由帝王世襲的時代。孔子遙想堯、舜、禹的禪讓政治,所以這個詞當初的意義,指的是如何能讓品德高尚、能幹的人被當權者選出來,作為傳賢不傳子的繼位者。只是後來台灣從威權政治轉移變成民主政治後,這個詞就一直被拿來形容選舉制度。在我們的教科書上,這個詞用的理所當然,以至於我們也就一直把民主投票認為他主要的目的是選賢與能。但事實上一開始民主制度在設計的時候,從來就不是強調選賢與能。」

「於是,當我們拿著選賢與能這個觀念、也理所當然地認為選舉是選賢與能的時候,你會發現,檯面上所有的政治人物都不及格。一點都不賢與能。於是就寧可選擇不投票。但事實上,民主制度的起源,是來自於希望透過一個制度去制衡暴君與暴政的出現。」

「因為民主制度設計的初衷是制衡,因此選舉的意義其實在於換掉做不好的人。而透過不斷的汰換,讓握有權力的人知道警惕,後面的人才會願意往做得好的方向去發展。」

這時候在旁邊一起聽年長志工講話的另外一名年輕志工開口說道。
「有的人會說,投廢票也是一種不信任與抗議。但投廢票跟投票最大的差異卻在於,壞的人根本不在乎這種不信任投票。他們只在乎最後結果能選上就好。」

年輕人看著兩名志工,若有所思。年長的志工用誠懇的語氣說道。
「不管你支持誰,請一定要去投票。請記得民主的初衷,為的是制衡暴君跟暴政。放棄投票,對政府來說只意味著你放棄了自己制衡、監督他們的權力啊。」

※※※※※※※※※※※※※※※
【資料參考】
民主選舉
總統是靠不住的
楊照的七堂公民課第一堂 以平等之名:托克維爾與民主在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