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拼經濟 下的所有文章

為了經濟發展,犧牲生態、環境,真的值得嗎?

晚上,咖啡廳準備休息。蒂瑪結完帳後為自己沖了一杯咖啡,閉上眼準備稍微休息一下,耳邊傳來服務生R和K的聲音。他們是大學同學,當初就是一起來應徵的,這次好不容易連排了三天假,準備找個地方好好玩一陣。

「吼,到底要去哪裡玩比較好啊,總覺得都不錯啊……」K蓋上筆電,揉了揉太陽穴,忍不住對著R碎碎念,「你有沒有特別想要做什麼啊,只要可以離開烏煙瘴氣又人擠人的台北,我去哪都好。」

R放下手機,想了想,眼睛一亮,「不然我們去谷關怎麼樣?最近天氣涼了,泡溫泉不會太唐突,那邊現在人又比較少而且又夠深山,應該空氣也不錯,可以悠閒的休息一下,而且附近很多地方可以玩啊。」

「谷關…谷關…那邊是不是要蓋纜車啊?我之前新聞才看到,地方政府預估每年可以多出幾十萬的觀光人次耶,當地人好像都超支持的!因為據說自921地震後,谷關因為中橫遲遲無法完全修復,當地觀光就一落千丈直到現在了。」一拍腦袋,K貌似很認真的回想。

「好像真的有這件事情耶,但我記得那個纜車好像是一大段路線要跨過保安林!保安林就是如果你把這一塊樹砍掉那整塊山坡都會非常容易土石大坍方的地方,但現在政府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希望可以解編那一塊做纜車建設。而且,那邊還是台灣黑熊現在野外難得的活動區,這一蓋下去,黑熊不知道會怎麼樣。」跟著想起來的R好像正在google,接著就聽他念了一段環保團體的訴求,像是程序要正義不可以強行通過、不該為了一時的觀光而害得台灣黑熊此等保育類動物邁向絕種云云。

一邊聽R講話,K一邊也搜尋了起來,他不可置信的嚷嚷著,「等等等等等,所以現在台中市政府完全不管這會破壞台灣黑熊棲息地可能會讓本來就很少的國寶更少、還讓谷關處於一下雨就要害怕土石坍方狀態、而且無視於谷關多次嚴重的自然災害造成地形的脆弱,就是要蓋這個纜車?」

「好像就是這麼一回事……糟糕,快十二點了,我要趕不上捷運了啦!不聊了不聊了,我們明天再說!」

「等我收一下,我和你一起走。蒂瑪再見~」

「明天見~」微笑著向他們揮揮手,也隨之關燈,並鎖上門離開。

回家的路上,蒂瑪不斷想著:一時的發展真的重要到足以把我們珍貴的山林不斷砍伐、甚至是破壞了保育類動物的棲息區也在所不惜嗎?

這樣,真的值得嗎?

※※※※※※※※※※※※※※※
一分鐘看懂谷關纜車問題

如果為了拼經濟,得放棄掉文化、環保,是我們想要的未來嗎?

下午時間,咖啡廳角落的兩人坐,坐了一男一女。看起來像同事。男子講話有些口音。桌上的茶剛喝了一半

「前幾天,還在香港的朋友一起加入學運,傳了很多照片回來…」

男子喝了一口咖啡,繼續說著。
「你知道嗎,香港這幾年,變得真的很多很多。」

「香港呀…我去那裡大多是出差,比較少觀光,也沒有在那裡待比較長的時間。你說變得很多,我不是很能體會。」女子開口。

「很多的中國人湧入香港。當然,香港不會不歡迎觀光客。但中國人到香港,不是只有觀光。」男子頓了頓。

「他們有的入籍香港,有的在香港買房子炒房地產。這幾年房地產炒作的結果,香港在地剛出社會的年輕人,買不起房,也租不起鬧區的房子,只能到離鬧區比較遠的地方,租不到八坪大小的房子,而房租至少要一、兩萬元台幣。」男子嘆了一口氣。

「這聽起來跟台灣的狀況滿像的。以房租來說…則是更貴。」女子說著。

「而大量湧入香港的中國人,讓香港的地鐵無時無刻都充滿人。你上班的時候,只能眼睜睜看著地鐵一班又一班的過去,但因為人太多,根本擠不上。往往要看十幾班的車都過去了,你才搭的到。」男子用咖啡匙攪拌著咖啡。

「…..我在忠孝復興站的經驗,尖峰時間最多也不過等兩班就可以搭到車啊。」女子有些驚訝。

「你還記得之前毒奶粉事件嗎?那時候,一堆去香港的中國人,把香港各賣場的奶粉都掃光了。結果,香港人買不到奶粉。」
「香港的街景,也變得很多了。大量的中國觀光客來。觀光客喜歡逛什麼店,街上原本的店家就換成了那些店。賣高級品的、賣藥的。特色小店不見了。」
「中國人來如果是帶動香港的經濟發展,讓香港人過的更好,我們當然歡迎。但實際狀況卻是一邊理所當然的使用香港的資源,一邊推高房價,又一邊壓縮了在地香港人的生存空間。東西越來越貴、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男子看看了窗外,眼神有點憂鬱。

「這樣聽起來。我覺得中國進到香港,對香港最大的影響,除了經濟。其實是文化的摧毀。」女子接了話。

「看看台灣,很多人在講拼經濟。我有時候會想,為什麼我們非得依照資本主義的那個模式去思考經濟的發展?我不否認賺錢很重要。可是看看歐洲,他們並沒有為了發展經濟,就放棄文化、放棄歷史。」

「他們不會為了發展經濟,就把有歷史價值的房子拆掉蓋新房。我曾經去英國玩過,在路上,有很多的房子都不是現代化的建築物,整個街景都還保有濃濃的文化氣息。」

女子喝了口茶。想了一會。
「當然,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我不能說只專注於經濟發展是不好的。但我只想問,放棄掉文化、放棄掉環境保育的經濟發展,是我們想要的嗎?」

「有一天我們會老,當那一天到來,我們回頭看,小時候熟悉的老建築物不見了,以前可以嬉鬧的小溪不見了,台灣特有的物種從世界上徹底消失了。我們會覺得,這樣很好、很棒、很自豪嗎?」

這對客人在咖啡廳談了很久。蒂瑪想到最近看的的很多新聞。除了香港學運,還有前一陣子台中雪谷纜車的事。政治人物很喜歡喊拼經濟。但真的讓小民獲利的經濟又有多少?而獲利的背後,又犧牲了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