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新聞自由 下的所有文章

當媒體不再是訊息守門員,「爭議資訊」如何杜絕?

「你記不記得以前你講過,有很多內容農場網站都在轉別人的文章騙流量的事?」A女問。

「有啊,而且現在越來越多。我還覺得現在的趨勢變得很奇怪,以前做內容農場的網站,有的在轉型做專題。反倒是傳統媒體經營的網站,搞得越來越像內容農場。都在轉一堆外國翻譯的文章,而且完全不查證,還寫得一副像是在台灣發生。」B女搖了搖頭。

「我最近還發現,有很多『臉書粉絲專頁』,也開始在做跟內容農場一樣的事情了。」

「你是說拿別人的文來轉貼嗎?」

「對呀。像前幾天我很多朋友在轉貼一個『雞排博士』的文字。我當下看到朋友那篇轉貼的時候,只是在想,這篇文章我很久以前就看過了,就是當時郭董批評說賣雞排不用念到博士,那時候就在傳了。當下我只有一點狐疑,因為那篇文章付的照片是一個中年男子的自拍。可是我印象雞排博士好像不是長那個樣子。然後文章沒附上出處,如果不知道的人乍看會覺得這文章應該就是自拍男子寫的。但是我也只狐疑了一下,也沒轉貼那篇,反正就刷了過去。」

A女喝了一口咖啡之後,繼續說。

「然後就在同一天,我又看到另外一個臉友說『複製別人的故事,配上自拍照,加上心靈雞湯文,文章就一堆人轉,你說假新聞流竄是不是自己要負責任?』。我就想到啊他在講的是我早上看的那篇文章吧?於是就花了點時間去google一下。也找到當初雞排博士的新聞,對照了一下照片,確認那個粉專是盜用別人的文章。

雞排博士的新聞大量出現是在2013年的時候。也就是說那個粉專就是把人家的文章拷貝過來貼上,然後配上一張自己的自拍就發出去了。反正一般人誰會去查證呢?大家只會覺得喔這文章寫得很有道理啊我趕快分享吧。」

「不過說真的,你這樣講我有個感覺。像這種『假』『不真』『有問題』的資訊,如果不是像你剛說的,你可能還有點印象,隱約覺得不對。假設根本沒這樣的感覺,真的會看到後覺得好棒棒就轉貼出去了,根本不會想太多。」B女說。

「對呀。所以我後來在想,其實對這種『爭議資訊』的自我警覺,其實在本質上是在跟人性對抗,所以會很困難。困難的原因有幾個。一個就是像你剛說的,如果你看到一篇好有道理的文章,你第一反應是『先分享』還是『先查證』?」A女問。

「說真的我大部份時候都是先分享,不會去查證說。」B女不好意思的抓抓頭。

「其實我自己也是啦。然後第二是假設你有想到『我要先查證』。那如果這個文章的資料根本是網路上找不到的,你要怎麼查證?」

「網路上找不到?什麼意思?」B女不解。

「我舉個例子喔,如果有一個人呢,他是把他在書上看到的一篇文章,打字打起來po到網路上。然後如果這本書當初本來就不是集結網路文章而來的。那是不是書裡面的大部分內容,網路上都不可能有?」A女說。

「對耶。這種網路就查不到了。」B女恍然大悟。

「然後啊,如果有個人叫小明,他把小張在書裡寫的內容,打字貼到網路上,然後像我剛說的那樣小明貼張自拍照就貼出去,人家是不是第一個感覺就會覺得『這好像是小明寫的?』。然後如果很多然轉這篇文章,最後變成上網找這篇文章都只找得到當初小明貼的版本。那這樣是不是就會給人一種『這應該就是小明寫了的吧』的錯覺?」

「真的,因為現在很多時候大家都會說要會google,所以如果靠google只能找得到某個資料,那確實就會種下一個『那應該就只有這個吧』的錯覺。」

「第三點的延伸就是你網路上找到的資料,要怎麼確保『找到的資料』本身『也是沒有問題』的?」

「恩….這考驗的其實是自己有沒有相關的背景知識…所以資訊查證的成本是非常高的。但我們平常接收那麼多資訊,確實也很難每一條都去查證。」

「你看我今天只是舉一個農場文來講。說真的這個農場文最多就是把作者錯置,但要說他是不是會對社會有什麼重大的影響。是不至於。可是一樣的事如果發生在重大新聞上,嚴重的話就會發生像之前外交官自殺的事。

其實我最感嘆的是,就是因為查證要花時間花功夫。早期媒體才有其存在的意義。結果現在媒體自己內容農場化,那最後就會變成『查證』這件事,只能靠自己。」A女說。

B女皺了皺眉頭。「但如果什麼資訊都要靠自我查證,真的是很累人啊…最多只能自我提醒說,我們隨手分享出去的東西,會有可能有錯。但如果我們發現錯了,那也應該要承認自己弄錯了,而不是硬凹。」

「對,我也這樣覺得。有時候看很多人對議題吵吵鬧鬧,問題其實都不在說的東西有沒有道理。而是大部份時候講的人其實也沒有想要聽別人說話的意思。如果我們都可以有一點空間,接受自己會錯,那也許公共議題的討論的品質也可以更好。」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警察該聽誰的?

一對情侶進到咖啡廳,點了晚餐之後,就聊了起來。

「你有去跟歪頭郵筒拍照嗎?」T女問。

「沒有耶,雖然我曾經有很想去拍,但後來看到新聞說大家為了拍照排隊,又有點覺得排隊拍也太瘋了吧,雖然我還是會想去拍啦,但是我也不想為了拍照去排隊,所以之後有時間再說吧。」P男說道。

「我覺得這滿諷刺的,網路上有人畫一則漫畫,說郵筒歪頭大家願意排隊拍照,樹倒了卻忙著怪罪清潔人員為什麼不趕快把樹清掉。」

「有啊,我有看到那一篇漫畫。我還有看到另外一則漫畫,再說為什麼台灣行道樹這麼容易倒,其實跟我們怎麼種樹有很大的關係。我有個感覺,我們太習慣看問題都只看表面,結果都沒有去想過系統性的問題。話說我最近在針對前陣子一個新聞找資料,感觸就很深。」

「什麼新聞?」

「就是7月23日,學生闖入教育部的時候,警察抓人,連同三位記者都被抓的事情。當時記者被抓之後,柯p的處理方式很不好,他說他不會處罰張奇文,被大家罵了臭頭。」

「我也覺得記者被抓很扯。」T女點點頭。

「我覺得奇怪的是,為什麼這麼明顯侵害新聞自由的事情,他會說他不處罰張奇文。過了幾天之後,我就看到一篇文章,交待了那天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我才理解他當時為什麼那樣處理,但是那篇文章提了一些東西我看的不是很懂,所以我就去多查了一些資料,又讓我發現我們真的有很多制度上的問題應該要被檢討。」P男說完皺了皺眉頭。

「制度問題?怎麼說?」

「先從那篇文章的內容講起吧。他提到其實那天下令張奇文要逮捕進入教育部的學生、媒體記者的人,是北檢檢察官。所以為什麼柯文哲會強調不是他下令的。然後我就覺得奇怪,檢察官有下令警察逮捕學生的權限嗎?」

「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結果以現有法規來說,確實有這方面的規範,平常的狀況是需要以書面指示,但也有寫說必要時可以使用電話。不過有問題的地方卻在於那個檢察官為了要求警察去抓學生跟記者,他跟警察強調『不得縱放』,這中間就有很大的玄機。」

「讓我猜猜看…該不會跟法條有關系吧?」

「沒錯,刑法內有一個『公務員縱放罪』,這中間我發現有很大的文字遊戲空間,我開一下法條文字給你看看。」

這時候餐點送上來了,P男一邊用手機找著法條,T女則幫兩個人把空杯子斟滿水。

「你看」P男把手機拿給T女。螢幕上顯示著:依據《刑法》第163條規定,「公務員縱放職務上依法逮捕拘禁之人或便利其脫逃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過失致前項之人脫逃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我每次看到這種就頭昏,寫的好文謅謅。」T女翻了翻白眼。

「是啊,但魔鬼就在細節裡面。你看開頭,他寫『公務員縱放職務上依法逮捕拘禁之人或便利其脫逃者』。所以這條法如果單純照字面意思上看,是指說已經逮捕拘禁之人,被縱放的意思。那我就在想,可是當時學生還沒有被逮捕,不是嗎?」

「喔…我懂你的意思了,所以檢察官用『公務員縱放罪』要警察去執行他的要求在邏輯上感覺會有問題。因為當時學生根本還沒被依法逮捕,那又何來縱放?即使警察不逮捕學生,檢察官就算真的要依這條起訴警察,恐怕也是會有問題吧?」

「對,法律實務上是不是這樣解釋我不太確定,至少我是這樣想的。但總之當時警察也就被呼嚨過去。所以張奇文就只好依檢察官命令辦事,但這中間又有一個問題,就是檢察官下令連記者都要抓,警察卻沒意識到這會觸犯憲法保障的新聞自由。」

「我們的憲法有明文規定保障新聞自由嗎?」

「好問題,我特別去查了法規,其實憲法裡面沒有直接寫到『新聞自由』,但是憲法第十一條關於出版自由的部份,曾經經過大法官釋憲,也就是大法官有解釋過這條憲法,表示新聞自由也適用於第十一條。屬於憲法所保障的自由之一。」

「我怎麼覺得這樣聽起來的感覺是警察對於法律的解釋,好像也不是很有概念,似乎跟我們一般人的程度差不多?」

「沒錯,你不覺得很諷刺嗎?今天不是說警察要多懂法律,可是起碼當他聽到要連記者都抓的時候,也應該要對憲法保障的自由要有一點的敏感度,而很顯然的他們沒有這樣的敏感度。而另外一個制度上的大問題就是,今天北檢檢察官下了一個違反憲法的逮捕命令,他卻完全不會受到任何的制裁。在我們的司法體系裡面,他不用對這種命令負責,也完全不會被淘汰。」P男說完,吃了一大口義大利麵。

「恩…問一下喔,檢察官算是代表國家在偵查犯人對嗎?」T女問。

「沒錯啊。」P男點點頭。

「那這樣想起來真的很可怕耶,當然檢察官是必須要有的,可是如果他今天用了錯誤的方法、做了錯誤的命令,事後卻完全不知道他是誰、也不用負任何責任,那他如果又被政單一黨掌握的話…」

「就會很容易變成政治迫害的工具。而且你有沒有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檢察官可以指揮警察,市長也可以指揮警察,那兩者如果剛好有衝突的時候要怎麼辦?警察要聽誰的?」

「對啊,以這個事情來說,柯P只能說命令不是他下的,可是事情是發生在台北市,那到底這個東西的責任歸屬要算誰?」

「我也不知道。就我查到的資料來看,過去這種中央跟地方在警察權上產生的衝突,其實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而我們現在的制度、法律、行政法,對這個部份其實也都沒有相關的規範跟釐清,就這樣擺著。」

「因為我們一般人民不會懂這種東西呀,而如果又沒有人想去推立法,就等於放著爛。放著爛的結果就是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又發生一次,永遠沒辦法真的解決問題。」

「反過來說,因為一般人民不懂,即使有些修法民間團體喊得聲嘶力竭。一般民眾卻覺得跟自己沒直接關係而不想關心,所以立法委員也不會因為有人民的壓力而去推這方面的修法,那對於作秀就能當選的立委來說,他們當然不會花費力氣在這種事情上。所以你看選什麼立法委員是不是很重要?」

「….當個公民,真的要努力搞懂很多東西啊….」T女嘆了口氣。

※※※※※※※※※※※※※※※
【參考資料】
還原那一夜…檢察官主動致電分局長:以現行犯逮捕 不得縱放
http://www.storm.mg/article/59080

中央地方警察權之爭,新一輪憲政爭議(2007/10/26)
http://blog.udn.com/ating1003/1326291

警察指揮權之爭 燒出馬英九罷免案(2004/04/09)
http://www.newtaiwan.com.tw/bulletinview.jsp…

地方警察局長任免權
http://nccur.lib.nccu.edu.tw/…/140.119/34396/11/61505211.pdf

同為公務員 檢察官過失卻難究責
http://www.follaw.tw/court/pointview/7841/

大法官解釋新聞自由
http://www.judicial.gov.tw/constitutionalcourt/p03_01.asp…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