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檢察官 下的所有文章

頂新無罪誰之過?

「那些法官根本不食人間煙火嘛!頂新居然被判無罪!」 Y男忿忿地說。

「我一開始也這樣覺得,可是看了一些網路上的文章後,雖然我對法條還是不熟, 但感覺案情不單純。」 C男回應。

「喔?哪裡不單純?」

「我有一個朋友在司改會工作,之前我有跟他們去過幾次法庭旁聽, 這次我讀了一些文章,跟他請教了一下台灣現有司法的運作方式。 發現這次的問題,其實主要是出在檢察官身上。」

「檢察官啊…我對檢察官的印象都來自於外國電視劇說。」Y男說著。

「呵呵,我也是,但台灣的檢察官跟我們在外國電視劇上看的差很多。 如果你有去法院旁聽過,你一定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檢察官幾乎都不說話, 主要都是法官在說話。不過法庭上表現這是題外話,回到這次頂新的案子。 前陣子有一個飯店名人在說台灣教出一堆法匠。說法官只會依法論法, 不瞭解社會觀感,就只是法匠。」 C男說完喝了一口水。

「這樣說有甚麼錯嗎?」

「很多人覺得,法官依法論法很不近人情, 應該是先去調查頂新犯罪,取得證據後,然後再去找適合的法條來定罪。 可是大部分的人可能都不知道, 負責找證據跟找適合法條提出起訴,事實上是檢察官的責任。 而法官只能針對檢察官提出的證據, 以及檢察官起訴的法源,去看這樣的證據是否能支持這樣的起訴內容。」

「我想想啊…也就是說今天法條假設有A~C,檢察官用A法條起訴。 那法官就也只能拿檢察官提供的證據,看看是否符合A法條。假設不符合, 他也只能判無罪。但法官沒有權限去把起訴理由改成C法條?」 一直沒說話的S男這時開口問。

「沒錯。其實這個出發點是要保護人民的。 我們對於法官的印象,常常都停留在包青天連續劇的印象。 你去想想,包青天裡面,他是不是自己是判的人,自己又是去查案的人?」

「對耶。」 Y男點點頭。

「可是你去想想喔,在查案的時候,會拿到很多很多的證據。 這些證據可能都是不利於你要判的人。 那如果你在蒐集證據的過程中就已經偏頗了, 就很有可能發生即使有證明無罪的證據,也會無形之中因為刻板印象而刻意忽略。 檢察官是代表國家去查證犯罪,所以站在檢查官的立場,他多少會比較抱持有罪推定。 這樣他才會一直要去找證據去證明嫌疑人有罪。」

「ㄟ,也就是說你拿到越多證據,就會越傾向認為這個人是有罪的。可是如果你是要做判決的人,其實應該要相對保持中立。」 S男若有所思。

「沒有錯。所以為什麼後來司法制度發展會分出法官跟檢察官,是有原因的。 這次判決出來,法院合議庭花了很多篇幅說明他們認為罪證不足的理由, 他們堅持無罪推定這點,其實是對的。而站在法官的立場,他更必須要堅持以法論法, 才能真的保護到人民的權益。 而這次頂新案的問題, 檢察官的問題非常大,像是他們應該要先蒐證,蒐集好證據才提出適合的法條起訴。 可是他們只花了13天就光速起訴,根本沒有好好蒐證。 然後檢察官去了越南,結果他蒐證的結果跟起訴法條完全沒有關聯。像是他去當地拍了越南豬肉攤的照片,說越南的油用的可能是病死豬,可是越南廠商根本不是從那個地方買豬隻。 你要說人家用病死豬,總不會是拍拍照,也應該要抽樣做化學分析才對。」

「也就是這次的判決之所以會無罪,檢察官的責任才是更大的。」 Y男說著。

「沒有錯。但法官確實也有法官的責任。 我有看到一篇法律人寫的文章,覺得滿有道理的。他說為什麼大家會先罵法官?因為在法庭的實際狀況,台灣真的有不少法官都會先勸被告認罪。 而不是要檢察官撤回起訴。也就是他們在判一般民眾的案子,常常是有罪推定。 所以人民覺得司法大小眼,不是沒有理由。 這次法官的問題在於如果一開始就發現沒證據、證據不足,就應該要先駁回起訴。 要檢察官重新去好好查案。制度是在那裏的,法官卻很少用。這其實也是需要被檢討的。」

「聽你這樣說,我突然覺得前陣子有個新聞說司改會做了司法陽光網,說要公開檢察官法官的基本資料, 讓司法可以接受監督,結果檢察官大跳腳, 比照之下覺得好諷刺。頂新的案子聽起來,最後會判無罪,檢察官的問題比法官要大得多。」 S男說道。

「是啊,而且很有趣,我聽司改會的朋友說,司法陽光網上線後,他們收集到的回饋,針對基本資料的部分, 像是姓名,在哪個法院或檢察署這些資料,學者跟法官其實都支持資料要公開, 比較有有爭議的是當事者案例用故事的方式呈現是否適當,這部分後來陽光網也就先撤下來。 只保留法官檢察官基本資料的查詢功能。可是檢察官們的態度卻是連基本資料都不願意公開呢!」 C男回應。

「一般聽到上法院直覺都會想到法官,沒想到魔鬼藏在細節裡面,檢察官怎麼辦案怎麼起訴,才是真正會影響最後判決結果的關鍵。」 Y男小小聲地講著。

「沒錯。頂新無罪我也是覺得很扯很生氣,現在看起來也只能靠人民用不買頂新商品來制裁他們。 可是如果我們都希望司法更好,那在討論這些新聞的時候,應該也要試著去了解的更深入一點。這樣我們才能針對制度討論,並一起去思考,應該要怎樣的制度才能夠真正保護人民不受侵害。」

※※※※※※※※※※※※※※※

【參考資料】
檢察官無證據瞎扯 頂新無罪你在意外啥?
https://goo.gl/T3xCVp

司法的陽光從何而來?
https://goo.gl/pEDQCo

司法威信的崩壞誰之過?
https://goo.gl/5PqSO8

公開資料就會傷害司法嗎?從司法陽光網談起
http://goo.gl/JYRXxl

司法陽光網
http://sunshine.jrf.org.tw/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警察該聽誰的?

一對情侶進到咖啡廳,點了晚餐之後,就聊了起來。

「你有去跟歪頭郵筒拍照嗎?」T女問。

「沒有耶,雖然我曾經有很想去拍,但後來看到新聞說大家為了拍照排隊,又有點覺得排隊拍也太瘋了吧,雖然我還是會想去拍啦,但是我也不想為了拍照去排隊,所以之後有時間再說吧。」P男說道。

「我覺得這滿諷刺的,網路上有人畫一則漫畫,說郵筒歪頭大家願意排隊拍照,樹倒了卻忙著怪罪清潔人員為什麼不趕快把樹清掉。」

「有啊,我有看到那一篇漫畫。我還有看到另外一則漫畫,再說為什麼台灣行道樹這麼容易倒,其實跟我們怎麼種樹有很大的關係。我有個感覺,我們太習慣看問題都只看表面,結果都沒有去想過系統性的問題。話說我最近在針對前陣子一個新聞找資料,感觸就很深。」

「什麼新聞?」

「就是7月23日,學生闖入教育部的時候,警察抓人,連同三位記者都被抓的事情。當時記者被抓之後,柯p的處理方式很不好,他說他不會處罰張奇文,被大家罵了臭頭。」

「我也覺得記者被抓很扯。」T女點點頭。

「我覺得奇怪的是,為什麼這麼明顯侵害新聞自由的事情,他會說他不處罰張奇文。過了幾天之後,我就看到一篇文章,交待了那天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我才理解他當時為什麼那樣處理,但是那篇文章提了一些東西我看的不是很懂,所以我就去多查了一些資料,又讓我發現我們真的有很多制度上的問題應該要被檢討。」P男說完皺了皺眉頭。

「制度問題?怎麼說?」

「先從那篇文章的內容講起吧。他提到其實那天下令張奇文要逮捕進入教育部的學生、媒體記者的人,是北檢檢察官。所以為什麼柯文哲會強調不是他下令的。然後我就覺得奇怪,檢察官有下令警察逮捕學生的權限嗎?」

「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結果以現有法規來說,確實有這方面的規範,平常的狀況是需要以書面指示,但也有寫說必要時可以使用電話。不過有問題的地方卻在於那個檢察官為了要求警察去抓學生跟記者,他跟警察強調『不得縱放』,這中間就有很大的玄機。」

「讓我猜猜看…該不會跟法條有關系吧?」

「沒錯,刑法內有一個『公務員縱放罪』,這中間我發現有很大的文字遊戲空間,我開一下法條文字給你看看。」

這時候餐點送上來了,P男一邊用手機找著法條,T女則幫兩個人把空杯子斟滿水。

「你看」P男把手機拿給T女。螢幕上顯示著:依據《刑法》第163條規定,「公務員縱放職務上依法逮捕拘禁之人或便利其脫逃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過失致前項之人脫逃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我每次看到這種就頭昏,寫的好文謅謅。」T女翻了翻白眼。

「是啊,但魔鬼就在細節裡面。你看開頭,他寫『公務員縱放職務上依法逮捕拘禁之人或便利其脫逃者』。所以這條法如果單純照字面意思上看,是指說已經逮捕拘禁之人,被縱放的意思。那我就在想,可是當時學生還沒有被逮捕,不是嗎?」

「喔…我懂你的意思了,所以檢察官用『公務員縱放罪』要警察去執行他的要求在邏輯上感覺會有問題。因為當時學生根本還沒被依法逮捕,那又何來縱放?即使警察不逮捕學生,檢察官就算真的要依這條起訴警察,恐怕也是會有問題吧?」

「對,法律實務上是不是這樣解釋我不太確定,至少我是這樣想的。但總之當時警察也就被呼嚨過去。所以張奇文就只好依檢察官命令辦事,但這中間又有一個問題,就是檢察官下令連記者都要抓,警察卻沒意識到這會觸犯憲法保障的新聞自由。」

「我們的憲法有明文規定保障新聞自由嗎?」

「好問題,我特別去查了法規,其實憲法裡面沒有直接寫到『新聞自由』,但是憲法第十一條關於出版自由的部份,曾經經過大法官釋憲,也就是大法官有解釋過這條憲法,表示新聞自由也適用於第十一條。屬於憲法所保障的自由之一。」

「我怎麼覺得這樣聽起來的感覺是警察對於法律的解釋,好像也不是很有概念,似乎跟我們一般人的程度差不多?」

「沒錯,你不覺得很諷刺嗎?今天不是說警察要多懂法律,可是起碼當他聽到要連記者都抓的時候,也應該要對憲法保障的自由要有一點的敏感度,而很顯然的他們沒有這樣的敏感度。而另外一個制度上的大問題就是,今天北檢檢察官下了一個違反憲法的逮捕命令,他卻完全不會受到任何的制裁。在我們的司法體系裡面,他不用對這種命令負責,也完全不會被淘汰。」P男說完,吃了一大口義大利麵。

「恩…問一下喔,檢察官算是代表國家在偵查犯人對嗎?」T女問。

「沒錯啊。」P男點點頭。

「那這樣想起來真的很可怕耶,當然檢察官是必須要有的,可是如果他今天用了錯誤的方法、做了錯誤的命令,事後卻完全不知道他是誰、也不用負任何責任,那他如果又被政單一黨掌握的話…」

「就會很容易變成政治迫害的工具。而且你有沒有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檢察官可以指揮警察,市長也可以指揮警察,那兩者如果剛好有衝突的時候要怎麼辦?警察要聽誰的?」

「對啊,以這個事情來說,柯P只能說命令不是他下的,可是事情是發生在台北市,那到底這個東西的責任歸屬要算誰?」

「我也不知道。就我查到的資料來看,過去這種中央跟地方在警察權上產生的衝突,其實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而我們現在的制度、法律、行政法,對這個部份其實也都沒有相關的規範跟釐清,就這樣擺著。」

「因為我們一般人民不會懂這種東西呀,而如果又沒有人想去推立法,就等於放著爛。放著爛的結果就是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又發生一次,永遠沒辦法真的解決問題。」

「反過來說,因為一般人民不懂,即使有些修法民間團體喊得聲嘶力竭。一般民眾卻覺得跟自己沒直接關係而不想關心,所以立法委員也不會因為有人民的壓力而去推這方面的修法,那對於作秀就能當選的立委來說,他們當然不會花費力氣在這種事情上。所以你看選什麼立法委員是不是很重要?」

「….當個公民,真的要努力搞懂很多東西啊….」T女嘆了口氣。

※※※※※※※※※※※※※※※
【參考資料】
還原那一夜…檢察官主動致電分局長:以現行犯逮捕 不得縱放
http://www.storm.mg/article/59080

中央地方警察權之爭,新一輪憲政爭議(2007/10/26)
http://blog.udn.com/ating1003/1326291

警察指揮權之爭 燒出馬英九罷免案(2004/04/09)
http://www.newtaiwan.com.tw/bulletinview.jsp…

地方警察局長任免權
http://nccur.lib.nccu.edu.tw/…/140.119/34396/11/61505211.pdf

同為公務員 檢察官過失卻難究責
http://www.follaw.tw/court/pointview/7841/

大法官解釋新聞自由
http://www.judicial.gov.tw/constitutionalcourt/p03_01.asp…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檢察官為何槓上法務部長?

這天咖啡館休息,蒂瑪跑去宜蘭找莉格。這天颱風剛過,宜蘭的天氣悶悶的。

「我最近看到一個新聞,但裡面牽涉到好多政府單位,有點摸不著頭緒。」蒂瑪一邊吃著小餅乾一邊說著。

「哪個新聞呀?」莉格從廚房端出花茶,一邊問。

「就是有一個檢察官蔡啟文,他認為法務部對檢察官的人事圈選權屬於違法,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申請假處分的新聞。」

「喔喔,你說那一個啊…」

「這裡面提到有一個單位叫做『檢審會』,然後八卦版有人po了一篇文章講『檢審會』的始末,但我還是不是很了解這件事情的癥結點在哪裡。」蒂瑪用手機打開了文章給莉格看。

莉格讀完後,拿了張白紙。「有些關係圖我用畫的比較清楚,我邊畫邊說。」

麗格在白紙上畫了一個框框,上面寫著:檢審會,17人。含法務部長指派代表4人、檢察總長1人、檢察總長代表3人、全體檢察官選出的9名代表。

「我把問題縮小在原本你說的新聞,也就是檢察官蔡啟文提假處分的事情。這來由是這樣,在法官法裡面有明文規定,誰出任檢察長,要由檢審會提出2倍人選,由法務部長圈選。而檢察官的部份,則是由檢審會決議檢察官的獎懲事項,報請法務部部長核定後公告。」

「等一下喔,檢察官跟檢察長有什麼不同?」

「檢察長就是每個檢察署的最高首長,檢察署有分地方檢察署和高等檢察署。每個檢察署就有一個檢察長,最高檢察署有檢察總長一個,然後有多個檢察長。而所有檢察官都算在檢察總長在管理。」

「地方檢察署跟高等檢察署之間有主從關係嗎?」

「沒有。但所有檢察長、檢察官都歸檢察總長管理。」

「所以假設以企業的職務做類比。有點像是一間大公司跟他的子公司,檢察總長就像是這個大公司的CEO。檢察長等於是總公司各單位最高的頭,或是其他子公司的頭,然後檢察官就是基層職員。」

「對,類似這樣的階層關係。也就是說呢,原本法官法裡面的規定,只有說法務部可以圈選的是檢察長。而檢察官的部份,法務部的權限只有核定檢審會提出的決議。也就是檢察官本身的人事要怎麼安排,是由檢審會討論決議出一個結論,法務部只是核定這個結論然後公告。」

莉格在紙上寫著:母法-法官法。規定法務部可圈選檢察長人選、及對檢察官調升進行核定與公告。

「但是呢,法務部卻弄了一個行政命令。這個行政命令叫做『法務部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規則』,在這個規則裡面卻寫說,檢察官的調升,要由檢審會提出1.5倍的人選供法務部圈選。」

莉格又寫著:子法-法務部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規則。規定法務部長可圈選檢察官的調任。

「等一下,那這個規定是不是跟法官法原本的規定是衝突的?因為法官法針對檢察官的調任部份,規定是說法務部只能核訂檢審會提出的決議。他並沒有說,法務部可以自己圈選誰來調任。那如果法務部長可以自己圈選檢察官,那不就等於所有檢察官的人事任命,都掌控在法務部長手上?」蒂瑪問。

「沒有錯,在法律的階層上,法官法是法律層次,屬於母法,而務部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規則是行政命令,屬於子法。所以這個案子,有子法逾越母法的問題。」

「什麼是逾越母法?」

「在民主國家所強調的法治,是除了一般人民要守法,更強調政府也要守法。也就是不管政府還是國家,都不能凌駕在法律之上。而在民主憲政國家中,法的層次有三層,分別是憲法高於法律高於命令。而比較後面的如果跟前者牴觸,該法可以視為無效,而這樣用子法去牴觸母法原有的規定,就被稱為逾越母法。」

「所以像這個案子,簡單來說就是法務部頒訂的行政命令,內容其實跟原本的法官法有所牴觸,因此有檢察官跳出來表示這樣是違法的,所以要求假處分。」蒂瑪若有所思的說著。

「沒有錯。所以問題的癥結點,不在於法務部說什麼這沒有侵害到蔡啟文的權利,所以他無權提訴訟。而是這個行政命令因為他逾越母法,也就是這個行政命令本身就是違法。也就是法務部自己帶頭違法。然後如果我們暫且先抽離法律層面。你想想看,法務部是隸屬於誰?」

「屬於行政院呀。」

「那行政院長是由誰指派?」

「總統指派,而且不需要經過國會同意。」

「也就是行政單位可以說是從總統指派一脈相傳,然後你再看看檢審會的組成成員裡面,有法務部長指派的代表四個。而檢察官選出9名代表 。法務部長可以透過他指派的四個代表,把他想要的口袋名單塞進去,如果照行政命令的規定,所有檢察官的選任,又全部都可以由法務部長來圈選。那代表這包含這9個檢察官代表的升遷調任,也都是掌握在法務部長手上。那他們也就很難去違抗法務部指派代表提出的名單,這在根本上其實就架空了檢審會的人事權。檢審會等於只是橡皮圖章,失去了獨立運作的權力。而檢察官代表的是國家查案的權力。那你覺得這樣檢察官辦案,他真的還能夠維持司法的獨立性,而不受政治力的影響嗎?」

※※※※※※※※※※※※※※※
【參考資料】
凍結圈選人事》 槓上法務部長 檢察官提假處分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897707

小檢力抗部長圈選權 爆聲押魏揚3檢升官
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paper/898932

法務部備11頁答辯狀 迎戰蔡啟文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20150717/650042/

[爆卦] 檢審會吵什麼?從檢審會的前世今生說起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37145358.A.837.html

很多人以為法官比檢察官大,事實上,懂的人都知道,檢察官才是全台灣是最大的。
https://goo.gl/5ZdGpF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公務人員瀆職,為何難起訴?

這天咖啡廳的包廂,門口貼著一張紙板,上面寫著D day for food。間歇的聽到裡面在放影片以及談話討論的聲音,這時活動大概已經進行到三分之二,服務生S進去幫忙倒茶水時,看到裡面正在播放在野立委的訪談影片。

「其實你看訪談的內容,在野立委就有提到,他們去年五月想把追討不當利得入食安法,當時食藥署、法務部都反對。理由是行政法裡面就已經有針對追討不法利得的部份做規定。但是實際質詢當時的衛福部部長的時候,立委詢問這些年來,從衛生署到衛福部,有罰過哪個廠商不當利得的?答案是零。一間也沒有。」影片結束後,I男說著。

接著K男拿出一個圖表。「而根據另外一個在野立委的訪談,我們也才知道,之前吵的一罪不兩罰,造成小的罰金吸收大的,實際上是被誤導的訊息。那件事情是這樣,修法後,刑法可以針對不法廠商處以罰金,但是刑法因為不朔及既往,所以他只能針對修法過後的時間,也就是2013年6月後的部份,科處罰金。一罪不兩罰的部份,也只能針對2013年6月以後的時間。但是在6月以前的那段時間,行政機關其實是還是可以根據行政法,去針對黑心廠商追討不法利得。6月以前的時間,是沒有一罪不兩罰的問題。因為當時刑法根本沒有相關的規定。但行政機關有沒有這樣做?答案是沒有。」

「這樣整個聽下來,感覺很多事情是卡在行政機關上,那難道行政機關的不作為,完全沒有辦法被要求要負責任嗎?」坐在角落的P女提出疑問。

「針對公務人員的職務規範,其實有一條叫做瀆職罪。」

「那為什麼從來沒有聽過哪一個行政機關的公務人員被用這個罪起訴過?」

「這個講起來就會牽涉到司法改革的部份…」I男頓了頓歪了頭想想,又繼續說下去。「不過我就先簡單來說一下,瀆職罪屬於非告訴乃論罪,意思是有人告發,例如假設立委去告發某行政單位的公務人員瀆職。或是檢察官主動發現有問題決定發動偵查,然後由檢察官去調查後,查得到足夠的證據認為被告發的公務人員有瀆職嫌疑,再向法院提起公訴。由檢察官要求法院對該公務人員的瀆職行為判罪。」

「但我們來看一下台灣的檢查官制度…」I男拿出紙筆,在紙上簡單的畫了張圖「檢察總長是由總統指派,所以今天如果有人告發行政機關的公務員,那就會由檢查總長指派一個檢察官去調查。你覺得這個權力關係是不是有點弔詭?」

「很怪,行政院長由總統指派,也就是說整個行政機關實質是隸屬在總統的管轄下,那如果總統根本不想要辦底下的公務員,他就可以要檢察總去暗示檢察官要怎辦案,那這樣檢察官要怎麼保持中立?」坐在I男旁的W男發問。

「所以這也是瀆職罪很難成立的原因。」

「…..所以台灣真的有所謂的責任政治、在制度設計上真的有行政立法司法各自獨立分權的觀念嗎…..」

「嗯…你覺得呢?」I男反問。

空氣中瞬間好像凝結了一樣。沒有人回答。

※※※※※※※※※※※※※※※
【參考資料】
告訴乃論與非告訴乃論
免罰了!大統18.5億罰款,衛福部撤銷
刑法瀆職罪章條文

【豆知識】
憲法的意義
行政命令是甚麼?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贊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