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歧視 下的所有文章

笑別人台灣國語有歧視嗎?

「你有在追蹤一些插畫家的粉專嗎?」M女說。

「有啊,我很喜歡看一些生活插畫,很舒壓。」T女回,一邊翻著菜單。

「我前幾天看到一個新聞,有一個叫 Duncan 的插畫家畫了一張圖,是畫她的姑姑講繞口令有台灣國語腔,然後有很多網友批評他歧視,也有知名作家說這是拿弱勢開玩笑。當然支持Duncan的粉絲也反擊,說這只是幽默,覺得大家很沒幽默感。」

「Duncan 啊,我常看他的插畫,我印象中他以前有畫過不少次這類的圖。不過講歧視會不會太嚴重了?」

這時兩女招呼了服務生,點了兩份下午茶套餐。點完餐後,M女接著說。「其實我在思考的反而不是歧視不歧視的問題。因為我覺得現在每此講到歧視,就會落入一種我說你歧視,當事人或是被指責的人他的支持者說沒歧視,然後誰也無法說服誰的狀態。指責歧視的不一定願意先放下指責先去解釋為什麼他感受到歧視。而聽的人也不一定願意先去理解對方為什麼會感受到歧視。說白了與其說是討論不如說是各說各話,大家都不是真的想理解對方為什麼這樣說,都只想說自己想說的。

在這個事情裡面後來Duncan的回應我覺得其實算是滿得體的了,就是清楚的表達他個人創作的背景跟動機,但他也替如果有人因此感到不舒服而道歉。

我在想的反而是,我們為什麼會覺得講台灣國語好笑?甚至會覺得不以為然覺得『怎麼講的那麼不標準』?可是我們會特別去嘲笑外國人講中國講的不標準有個外國腔嗎?」

T女點點頭。「好問題,當然嘲笑腔調這種事情多少都會發生,像我小侄子聽他媽媽講船的時候,都會一直糾正說是船不是床。我們有時候身邊有朋友ㄢ 尢 發音分不清時,確實也會嘲笑。

可是針對特別的腔調嘲笑,像你說嘲笑台灣國語,跟嘲笑外國人講中國話的腔調不準這件事相比。我的印象跟感覺都是前者被嘲笑的比例會比較大。對後者,大家比較會理所當然覺得外國人講話有腔很正常,講的標準很厲害,因為那畢竟不是他們的母語。」

「那你覺得為什麼我們會對台灣國語有這類的雙重標準?」M女問。這時候服務生送上了兩杯咖啡。

「恩…你這樣問讓我想到以前我看人家講過,說台灣早期的電視,每次在演壞人沒水準的人的,就會讓他們講台語或是台灣國語。演知識份子的時候,就會讓他們講中文。結果長期下來,就形塑了一種集體印象,就是講臺語比較低下,講中文比較高尚的感覺。

然後我對一則新聞有印象,那個報紙新聞是在講江蕙,副標題寫『高成本甩去台語俗味 一曲抓住外省掛』,我當時看到那個新聞的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台語被形塑成低俗的這件事,原來現在還是如此。」

「還有你別忘了,台灣在我們長輩那個年代,在學校有施行校內禁止說方言的運動,你不說中文就會被掛狗牌處罰,當時的政府還規定電視台台語電視播放的時間不能超過一個小時。台灣就是曾經經歷那個台語被壓迫視為低下語言的年代。

在那個時代,台語是很多人的母語。但因為這樣的時代背景他們被迫不能說母語而要說中文,而學語言這種事情,就像我們學英語一樣,每個人的天份不同,有的人可以講得出道地的英語,但不會是每個人都可以如此。所以長輩身處這樣的時代,以至於他們有的人講話會有台灣國語,是時代讓他們變成這樣,也不是他們自願的。

正因為他們不是自願的,而他們有些人在國小國語運動中,確實有的人因為所謂國語說的不標準,就一直被嘲笑。在那個年代很多人都被教育成國語講不好是可恥的。這是有那個時代的歷史脈絡的。這也是為什麼有的人會『感受』插畫有歧視的原因。但是…」

M女喝了一口咖啡後接著說道。

「但是我有時候隱約會有一種感覺。我們在跟別人溝通的時候,常常都太快跳到推論了。就像那些直接跑去插畫家粉專直接說他這樣是歧視的人一樣。他們認為插畫家畫的圖是在歧視台灣國語。

但反過來說,我覺得這樣並沒有辦法達到跟別人溝通『為什麼嘲笑台灣國語會牽涉到歧視』的原因。而對方只會覺得『你們這些狂熱份子實在一點幽默感都沒有。』。」

「結果這樣的互相指責上了新聞,但沒有誰真的被誰改變。」T女說。

「是啊。但另外一方面我也覺得,我們這麼多人對台語國語被形塑低下跟高尚,還有台灣國語會被取笑的歷史脈絡近乎無知的這件事,也確實是我們需要去反思的。

我覺得任何一個新聞事件,都會有我們看不到但需要去思考的那個問題背後的問題。而這個,比我們去吵什麼是歧視,什麼不是歧視,這種一翻兩瞪眼的選邊站,其實是更重要的。」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要賣電子書啦!我們將2016年初出版的實體書內容重新電子化,除了有epub 與 mobi 兩種格式。並提供已絕版的「蒂瑪小姐咖啡館」紙本初版完整 pdf 檔。三種格式一次滿足。有興趣購買電子書的朋友可到以下網址瞭解更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電子書開賣!
http://event.cic.tw/ebook2017/index.html
購買付款連結
https://core.spgateway.com/EPG/DemocracydeCafe/734HR3
下單付款成功後,電子書檔案下載連結將在三天內以 email 寄出。

如果你有習慣使用台灣電子書平台也可到以下兩個平台購買

PUBU電子書城(僅 epub 格式)
http://www.pubu.com.tw/ebook/91284

readmoo 電子書購買連結 (僅 epub 格式)
https://readmoo.com/book/2100682840001

本書盈餘將全數提供「國會調查兵團」計畫運作。
※※※※※※※※※※※※※※※
【參考資料】

國語運動
https://goo.gl/cw2u1r5

走過那「我不說方言」的荒謬時代
http://mypaper.pchome.com.tw/kuan0416/post/1322128051

台《中國時報》以「台語俗味」作副題 掀族群矛盾
https://goo.gl/GYtWjz

Duncan聲明
https://goo.gl/JGieiL

台灣國語可恥嗎
https://goo.gl/YTbTfH

為什麼不願意承認自己歧視?或許有時候歧不歧視並不重要
http://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6068/2063148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反歧視立法好嗎?

「這幾天看到新聞在播說,有個自稱公民記者的人,跑去公園找了一個有口音的榮民,問了一些問題後就罵他是中國難民,要他滾回去。我後來上網看了一下那個影片,覺得真的很誇張。」A女說。

「有啊,這件事情在社群也有很多人討論。但坦白說從我小時候聽到的故事,像是早期國民政府來台後,台灣人要考公務人員。當時所謂台灣本省人被開放的名額很少,大多數名額卻開放給當時在台灣人口相對少數的中國外省人。造成公務人員分配不均的現象非常嚴重。以1950年為例子,那時候本省籍錄取名額占本省總人數0.061%,而外省籍錄取名額占當時在台灣的外省人口0.526%,相差有9倍以上。這不只是wiki上的數字,當時外省人在公務單位欺負本省人的故事,我從我媽媽那裏也聽過不少。網路上我也有看到有人寫,他爸爸是外省人,他媽媽是本省人,他從小也就看過外省人如何在言語上辱罵本省人的事情,這類的言語霸凌,從家庭,到醫院,他都看過。

所以我的感覺是,這是現在有社群網路以後,我們可能才有機會透過影音真的看到這些事的其中一小部分,但其實這類外省人欺負本省人,或是本省人欺負外省人的事情,其實一直都在台灣發生。只是也許對很多人來說,他們沒有機會直接看到,就不相信有這些事。」B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那你覺得那個公民記者這樣做適當嗎?」

「當然不適當呀。我前面舉的例子不是要拿來說這樣罵人家中國難民就是對的。而是要表達這種不同族群間的互相欺負,並不是現在才有的事情。很多人看了很生氣,那是因為他們現在才看到。不同族群之間的互相歧視,不管是因為基於甚麼理由或原因造成,過去並不是沒發生過 。」

「那你對有政黨因為這個事件,提出應該立法反歧視,有甚麼看法?」A女問。

「雖然我反對歧視,但我並不贊成反歧視這件事情應該立法喔!」B女搖搖頭。

「喔?為什麼呢?」

「我覺得反歧視這件事情,應該要透過更多的公眾討論,以及教育,去慢慢地彌平,去讓更多人理解,並辨識出我們生活中無所不在的歧視,很多時候,我們對自身無意間透露出來的歧視,是不自覺的。這必須要透過很多的溝通,討論,反省,才能將反歧視這件事情逐漸內化到我們的自我價值觀。我反對立法的最大理由在於,當反歧視這件事情要變成法律規範的時候,那就意味著『認定甚麼是歧視』這件事情,會變成要交由國家政府去認定。」

「交由國家政府認定會產生甚麼問題嗎?」

「問題可大著呢。我先用另外一個狀況跟你說明。你去超級市場買東西,會不會看營養標示?」

「會啊,自從食安風暴後。我買東西都會很仔細的看他的標示寫甚麼。」

「現行營養標示怎麼標,是根據衛生福利部訂定的『 包裝食品營養標示應遵行事項』 ,裡面會明確標示那些成分哪些項目是一定要標的。包含用詞,還有格式等等。為什麼要這樣定呢?因為在民主法治國家,國家政府有甚麼樣的權利,依照怎樣的法條執行職權,都必須要寫得清清楚楚的。所以如果提到要標示,那就必須在施行辦法中也明確載明甚麼是該寫的,甚麼是不該寫的。好,那我們以這個例子來看假如我們訂定反歧視法的話,那怎麼樣才算『歧視用語』是不是也必須要有一個表列出來?不然要怎麼執法?」

「ㄟ。等等,這樣聽起來確實就有點不對勁了。例如我的原住民同學,他們彼此之間有時候也會互相說對方是『番仔』 ,但我知道他們彼此之間說彼此是番仔。跟一般人說他們是番仔,那個背後的意思是不一樣。他們彼此之間說,比較是一種玩笑,就像有的黑人會彼此戲稱黑鬼,是一種自嘲。但是一般人這樣說,大多比較偏向歧視的心態。」A女皺了皺眉頭。

「沒錯。所以以你說的例子來看,是不是歧視,要看當下的使用情境跟脈絡。他不是一個你說甚麼詞就等於在歧視,這麼簡單的事情。可是當變成反歧視法的時候,他就只能變成『通通不行用』。 我再舉個例子,我們有時候在餐廳也許跟朋友聊天的時候,講話會比較口無遮攔。我們可能會在非當事人面前說比較不好聽的話,例如辦公室的某某某很娘這類的。那如果有反歧視法,是不是就有可能發生隔壁桌的人跑去檢舉你說了甚麼歧視的話?」

「…..這聽起來好像跟白色恐怖沒甚麼兩樣,感覺會侵害到言論自由啊?」

「沒錯,反歧視法最明顯的兩個問題是,一個他挑戰了言論自由,而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在官僚制度下,要由誰來認定是不是歧視?我們就當作真的立法好了。你會因為法律規定不戴安全帽會被罰錢,而乖乖戴安全帽,但心裡真的對某個族群就是有厭惡歧視心態的人,會因為立法就不歧視了嗎? 」

「恩….我覺得好像也不會耶,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果說用列表的方式來說不能講那些詞。那就創造新詞彙就好了。」

「是啊。」

「我有點懂了,難怪你會說,歧視這個東西,靠的應該是教育跟更多的溝通,讓反歧視這件事情內化到每個人的價值觀。而不該透過立法的方式阻止。」A女說完後若有所思。

※※※※※※※※※※※※※※※
【參考資料】
「芋頭蕃薯」怎麼說?
https://goo.gl/KLKC83

臺灣外省人
https://goo.gl/lxgbrk

推反歧視法 國民黨:與綠轉型正義製造仇恨不同
https://goo.gl/52BvZs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