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民主法治 下的所有文章

警察臨檢一下,不行逆?

咖啡廳角落做了兩男一女。看起來像二十出頭的大學生。

「你有在路上被臨檢過嗎?」A女問。

「我只有晚上騎機車回家有在陸橋被臨檢過。」B男回答。

「我很常被警察臨檢耶。」C男苦笑,C男是個留著鬍子體格壯碩身材高大的男生。

「因為你看起來就像流氓啊。」B男揶揄C男。

「以前我都會乖乖的把身分證件給他們看,一開始看到李永得的新聞,我也在想反正沒做壞事給警察看一下有差嗎?但看了相關討論我才知道,原來警察的臨檢也有分為合法臨檢跟非法臨檢。我以前從來就不知道被臨檢的時候,是可以要求警察出示證件證明的。」C男說。

「我記得小時候只要不乖,就常常會被爸媽恐嚇說:『你再這樣就叫警察把你抓走。』,長期下來從家庭教育到學校教育,對警察的印象就是如果被臨檢就是乖乖配合就好。從來沒有想過要去質疑什麼。

但是我看大家的討論,才意識到一件事情:問題不在於我沒有做壞事所以我不怕被臨檢。而在於警察的權力是由國家所賦予,正因為這樣,警察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都不是警察想做就可以做,而是要在法律的規範下去做。」B男說完喝了一口茶。

「你講的這個,就是所謂的法治的精神。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最強調的是政府要守法,而政府必需優於人民守法。原因就在於政府的權力是很大的,以人民個人的力量,他幾乎很難跟政府的權力去抗衡。所以以政府之名所行使的所有權力,都必須要有法律的依據,這樣才能讓政府的權力不至於濫權。」A女回應。

「但我覺得我們的國民教育其實幾乎沒有特別強調什麼是法治的精神。」C男抿起嘴皺了皺眉頭。

「我也這樣覺得。」B男點點頭。「所以網路上看到很多像是『警察認真上班還要被嗆,真是有夠衰』『警察盤查可疑的人剛剛好而已,不然通緝犯,匪徒臉上是有刻字嗎?』這類的言論其實不意外,這樣的話我以前可能也會這樣說。但如果進一步的去思考警察為什麼有盤查的權力?根據什麼樣的法條?這些法條背後的精神是什麼?我就再也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用很直覺的方式講出『警察臨檢一下有什麼大不了的』這樣的話。」

「而且不要說一般來說民眾的法治觀念薄弱,跟我們受同一套教育長大的警察還有警察長官們,老實說法治觀念也沒有真的強到哪裡去。」

A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後,又接著說。「我那天看ptt有人轉李永得盤查的秘錄器逐字稿,裡面有個很有法治觀念的路人跟警察的辯論。我覺得路人講得好精彩,這個路人就提到:『你看到一個人走過來就說「證件拿過來」那就是全部攔啊,我不是在說你,我是在講這個制度』。

結果對話到後面警察說:『先生你放心,我們盤查全程都有錄音錄影,你不用怕,你去投訴我們我們更高興,反正我們拿出來,上面會給我們嘉獎』,這不就意味著警察的長官對什麼叫做『合法臨檢』也完全沒有正確的法治觀念,才會對這樣的行為鼓勵且嘉獎嗎?」

「我有看到那一篇,我也覺得滿傻眼的。既然警察代表的是國家權力,人民即使願意接受盤查,當然也有權力要求警察先出示身份證明自己的警察身份,然後才被盤查。」C男說。

「是呀,所以警察職權行使法確實有明文規定說『警察行使職權時,應著制服或出示證件表明身分,並應告知事由。警察未依前項規定行使職權者,人民得拒絕之。』,如果以這個規定來看,警察隨意攔人卻沒有告知『我是基於什麼什麼所以對你進行盤查』,人民當然有拒絕被盤查的權力。

我覺得好好討論這個事情的是非對錯很重要,因為這背後涉及到的其實是我們到底對我們自己的權力有多少的認識?以及我們是否有意識到政府的權力是必須要受法律約束而不能過度擴張的?那些討論警察是否認識李永得的或是什麼官大學問大的我覺得都是劃錯重點了。

雖然最理想的狀況,應該是從義務教育就要好好的教育學生討論法治觀念,不過我們這一代對法治觀念的落差,就只能說自己的觀念自己救了。」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要賣電子書啦!我們將2016年初出版的實體書內容重新電子化,除了有epub 與 mobi 兩種格式。並提供已絕版的「蒂瑪小姐咖啡館」紙本初版完整 pdf 檔。三種格式一次滿足。有興趣購買電子書的朋友可到以下網址瞭解更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電子書三合一格式
http://event.cic.tw/ebook2017/index.html
下單付款成功後,電子書檔案下載連結將在三天內以 email 寄出。

如果你有習慣使用台灣電子書平台也可到以下兩個平台購買

PUBU電子書城(僅 epub 格式)
http://www.pubu.com.tw/ebook/91284

readmoo 電子書購買連結 (僅 epub 格式)
https://readmoo.com/book/2100682840001

本書盈餘將全數提供「國會調查兵團」計畫運作。
※※※※※※※※※※※※※※※
【參考資料】
面對警察杯杯臨檢 身分證一定要拿出來嗎?
https://www.follaw.tw/f06/9791/

法律白話文小學堂》穿拖鞋不檢點,臨檢一下不行膩?
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010419

秘錄器逐字稿全曝光 李永得這樣說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90000916.A.C40.html

李永得遭警方攔查 現場狀況影片曝光 (警方提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rrkZrmTprM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台灣,民主了嗎?

「你有看那個被憲兵非法搜查的新聞嗎?」M男問。

「有喔。前一天我是先在ptt看到。」B男點點頭。「當時我還在想這是在講古嗎?結果注意看了一下發文時間。是2016年3月5日。瞬間我突然覺得很時空錯亂,底下的推文也有人在懷疑說是真的假的。結果沒想到隔天憲兵指揮部竟然自己出來表示不是非法搜索。那也就是說那個魏姓網友講的是真的。」

「我也覺得很意外。但我覺得更可惡的是憲兵官員的說法。他們說魏先生簽具自願受搜索同意書。可是對照魏先生在其他媒體訪談的錄影。他說國防部說謊,他女兒在ptt寫的文章也提到他爸爸有跟憲兵隊要求出示搜索票,憲兵隊卻說『那種東西很簡單,要就有了,倒是如果爸爸不配合他們的話就會很難看』。一般人聽到這種話,對方又是憲兵,他敢反抗嗎?這根本就是威脅啊。又說當事人涉嫌贓物、妨害秘密罪嫌。但事後又給了1.5萬。說是獎勵金。根本自相矛盾。」

「是啊。像今天立法院國防司法委員會就有委員質詢有問到這段。他問『這個魏姓民眾到底是犯罪嫌疑人,還是對國家有功之人?』,國防部長不敢回答。又問他們『 你們全程都有錄影錄音?』憲兵指揮部許中將回答有。委員又問『 從民眾出捷運站開始就有?』 結果中將回答沒有。委員一連又問了『 把人家帶上車,在車上有沒有?』『 民眾簽搜索同意書時有沒有?』 。他的回答都是沒有。」M男說完搖了搖頭。

「那他們憑甚麼說對方是出自於自願性同意?這年頭電話行銷賣保險都知道要跟你電話錄音。結果憲兵搜查要人民簽搜索同意書卻不敢錄影。如果他們是用合法的方式取得搜索同意,那過程為什麼不敢錄?而他們卻宣稱他們全程有錄影,根本說謊!」B男的語氣很激動。

「你知道這事情最可怕的地方在哪裡嗎?他反映了一件事,就是憲兵,以及憲兵官員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們執行勤務時,代表的是國家。而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最強調的是政府要守法,政府必須優先於人民守法。這個就是所謂的程序正義。程序正義指的是政府執行任何的職務,都必須要符合一定的法定程序。堅持程序正義,為的是要保護人民的權利不受政府的迫害。你記不記得我們看美國影集的時候,每次警察逮捕嫌犯,都會講一長串的話?」

「有耶。他們都會對被逮捕的人說:『你有權保持沉默,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作為承堂證供。你有權請一個律師。在律師趕到之前,你可以甚麼都不說。如果你付不起律師費,我們可以免費指派一名律師給你。清楚了嗎?』」

「你知道他們為什麼要說這句話嗎?」M男問。

「不知道耶。」B男搖搖頭。

「這段話被稱為『 米蘭達原則』,他背後有一個故事,是發生在美國1963年的『 米蘭達案』 。當時發生了一起18歲女孩的劫持強姦案。根據受害人提供的線索,警方很快地抓到米蘭達。在訊問的過程中,警察要他招供犯罪事實並要他自己寫下。後來法官判了他刑期50年。但是當判決下來的時候,米蘭達不服。他開始上訴,在上訴時說警察強迫他寫下他並非自願寫下的供辭。而這違反了美國憲法所規定的『 在刑事訴訟中不得強迫任何人作出對自己不利的證詞。』後來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採納了這個理由,並且指出警察審訊時,必須要先告知被逮捕的人,他有保持沉默的權力。另外他若選擇回答,那他所做的回答可用於呈堂證供。如果警察沒有告知,那取得的證詞就無效。因此米蘭達案原本的判決被推翻,發回重審。」

「那米蘭達後來有罪嗎?」

「這案子後來因為有新的人證與物證,所以也重新受審。最後米蘭達入獄7年。但因為這個案子,從此以後美國警察執行任務時,都必須要對嫌疑犯講這段話,否則就是對嫌疑犯的人權侵害。」

「所以他確實有犯罪。但即使有犯罪,他們的法律依舊保護犯罪人是否要自己承認自己有犯案的權利。」B男眉頭深鎖。

「對。我們可以說這是保持沈默的權利。但他背後有幾個意義:第一個就是嫌疑人沒有義務說對自己不利的話,檢方或法院不能夠採用不人道或有損尊嚴的方式強迫他說。第二個就是即使嫌疑人保持沈默,法官也不能因為如此而做出對他不利的判決。第三是嫌疑人在知道說話後果的前提下,假如說出一些對他自己不利的話,這些話必須要出於自願。如果是被逼迫的,那法院就不能採用這個供詞。因為沈默權的確定,因此美國跟西方民主國家在對犯罪嫌疑人提出公訴前,都必須要搜集有利的證據來證明犯罪行為是真實存在的。他最大的意義,是對於公權力的制約。畢竟人民面對政府,是小蝦米對大鯨魚。政府的權力如果不能夠被約束,就很有可能造成對人民權利的侵害。」

M男喝了口咖啡後繼續說道。

「所以我們來看看我們憲兵的聲明跟他們的實際作為是什麼。他們宣稱當事人涉嫌贓物、妨害秘密罪嫌。其中贓物罪屬於非告訴乃論,也就是俗稱為公訴罪。公訴罪的意思是如果證據有顯示這樣的犯罪嫌疑,不管有沒有被害人提出告訴,檢察官必須主動提出告訴。既然如此,憲兵自然可以向檢察官提出證據,先取得搜索票才去進行搜索。而如果是妨害秘密罪,他屬於告訴乃論,又稱為親告罪,也就是必須要有被害者提出訴訟,國家才能去追究被告的責任。那既然有人提告也勢必可以取得搜索票。無論是哪一個罪,沒有搜索票都是不合理的事情。而更不要說憲兵用威脅的方式要當事人簽下搜索同意書。從整個事情到後來憲兵指揮部的發言,我覺得我們的憲兵根本完全沒有法治觀念。」

M男沈默了幾秒,嘆了口氣。「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最強調的是政府要守法,政府必須優先於人民守法。你覺得,台灣真的已經是民主國家了嗎?」
※※※※※※※※※※※※※※※
【參考資料】
憲兵非法搜查我家並扣押東西
https://www.ptt.cc/bbs/WomenTalk/M.1457175916.A.E4F.html

扯!標購白色恐怖文獻 憲兵隊竟登門搜索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623066

立委羅致政質詢逐字稿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57356807.A.C6D.html

「你有權保持沉默」背後的故事
http://www.epochtimes.com/b5/11/3/10/n3193409.htm

濫用權力違法搜索 憲兵隊還活在白色恐怖時代?
http://www.follaw.tw/f02/9215/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為什麼不能多數黨組閣?

咖啡廳角落坐了3名男子,從下午就一直在聊這次選舉的事情。

「真搞不懂,為什麼不去談呢?」T男說道。

「你說誰不談什麼?」B男好像剛從恍神中醒來,一時接不上大家聊天的頻率。

「蔡英文啊。馬英九電賀蔡英文當選,而且邀他去總統府談多數黨組閣。 蔡英文不是說馬總統應該要聽新民意嗎?那馬總統邀他去談他又不去談, 難道要讓台灣這四個月進入空轉嗎?」

「ㄟ,等等,我覺得這段有點怪怪的。」E男回答。

「哪裡怪了?」T男問。

「第一,你說難道要讓台灣這四個月進入空轉,所以你覺得如果蔡英文不去談, 陷入空轉是蔡英文的責任?」E男瞪著T男看。

「難道不是嗎?她是新總統啊。」

「可是她現在只是總統當選人,現在的總統還是馬英九。 所以這四個月行政單位假如空轉,那還是屬於馬英九的責任啊。」

「阿她就是新總統,她有責任嘛。」

「話不是這樣說啊。我舉個例子,假如有一天你要去接一個新公司的CEO。 在進去四個月前談好你要過去了,結果該公司現任的CEO跟你說, 請你在進去以前先去跟他談未來公司底下誰要當經理,你不會覺得怪怪的嗎?」E男反問。

「嗯…如果還沒進去,那當然沒有權力也沒有立場去談以後誰要當經理, 這樣進去談,說白了也只是談空氣吧。」B男喃喃自語道。T男則不講話。

「是啊,那蔡英文雖然是新總統,但她現在畢竟還是只是總統當選人。 那這情況不是一模一樣嗎?另外,蔡英文為什麼拒絕多數黨組閣你們知道嗎?」

T男默默地喝著咖啡。B男說:「她記者會上是有說什麼要回到修憲的程序上處理。 但坦白講我聽不太懂,這跟修憲有甚麼關係。」

「在民主法治的國家,非常強調政府跟人民都要守法。 注意喔,不是只有人民要守法,政府更要守法。 而國家的基本大法就是憲法。 憲法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在規定國家的基本組織。也就是說政府的基本組織運作方式,要遵照憲法規定。現行憲法增修條文經過1997年的修憲之後,總統任免行政院長不需要立法院行使同意。 現在憲法沒有授權多數黨組閣的權力, 那政府就不應該在憲法沒有這樣規定的情況下這樣做。」

「所以意思是說,今天假設國家的基本組織方式若要更動, 就必須要先去修憲,修了憲法,於法有據, 政府才能用憲法規定的方式採用新法條去運作,對嗎?」B男問。

「沒錯,也就是說現任總統他若真的認同多數黨組閣這件事情,也真心認為要尊重新民意。他應該做的不是邀總統當選人去談。因為說真的,就算真的去談又怎樣?沒有法治基礎,這種談出來說好就好,說不好就不好的,叫做人治,不是法治。真正的法治,應該是要求現在的執政黨的黨員,在新的會期願意配合提案修法,甚至直接修憲。讓多數黨組閣於法有據後,政府才能依照憲法執行多數黨組閣。但如果現任總統根本不想觸碰修憲的議題,那他邀請總統當選人談多數黨組閣,說穿了,除了根本沒有法治的精神以外,也只是在便宜行事,以及為他自己最後四個月應該做好做滿在卸責而已。」

「不過現在新的國會民進黨不是已經過半了嗎?他們不能發動修憲嗎?」B男不解。

「你知道台灣的修憲門檻世界之高嗎?如果修憲要過,除了立委出席率要達四分之三,投票同意也要超過出席人數的四分之三,然後要付諸公民投票,而公民投票依照現行法律,也有雙二分之一的門檻,也就是投票率要超過一半以上,投票贊成的也要超過二分之一,修憲才會過。這次新國會所謂進步勢力加總人數雖然過半,但還沒有到四分之三。也就是目前的執政黨只要不出席會議,修憲提案就不會過。」

E男喝了口咖啡後繼續說。

「但坦白說,我們也要去想一個問題,既然憲法是國家大法,除了牽涉到人民的基本權利,也牽涉到國家的組織方式。那這麼重要的法如果要修,也應該跟人民經過充分溝通,並且從國家的角度去做整體的考量,再來看要怎麼做一致性的修改。而不是哪個總統、哪個政黨今天突然想到什麼,就來修一下。如果是這樣,那也就失去憲法做為國家大法的意義了。」

「要修法那多麻煩啊。我是覺得蔡英文幹嘛要那麼不通情理…」T男低聲囁嚅。

E男瞬間瞪了T男一眼,接著低頭沉默了一陣子。最後嘆了口氣。「你知道嗎,我常常在想,為什麼我們對於憲政,對於政府組織應該怎麼運作,這些政治ABC的了解會普遍很薄弱。仔細想想,這些明明都是在以前的公民教育應該要強調的基本觀念,但在我們的教育中,從來就不強調這些,也不要大家去思考這些。於是我們思考這些問題,還是習慣用直覺去想。就像你說,修法很麻煩,幹嘛那麼不通情理。這就是一個很憑直覺的反應。然後就放棄去進一步思考這樣運作的合理性。如果今天這個政府,是總統跟總統當選人談了什麼,就可以怎麼做,然後就直接下去做了。那這跟以前專制時代又有甚麼不同?這樣就根本不符合民主法治的精神啊!」

※※※※※※※※※※※※※※※
小編更正:感謝網友提供更正的解釋,立法院同意的意思就是說必須要由多數黨組閣,但是1997年修憲修掉,總統可以直接任免行政院長,因此現在並不需要由多數黨組閣是因為1997年修憲後的結果。 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A0000002 原圖文字有誤,因此隱藏原文重發本篇網誌。

Q & A:多數黨組閣,爭議在哪裡? https://goo.gl/ATQUai

※※※※※※※※※※※※※※※
買一本「蒂瑪小姐咖啡館」,支持我們繼續監督國會。 我們是誰?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5/

※※※※※※※※※※※※※※※
【參考資料】 中華民國憲法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A0000001

綠要降世界最苛修憲門檻 藍反對:「引發戰爭」、「造成廢死」
https://musou.tw/focuses/984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