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民主 下的所有文章

法律的意義?

窗外下著雨,明明已經入春了,原本溫暖天氣卻在幾天內又變成像是冬天一樣的冷。

「一年了耶…」A男一邊搓著手,當服務生把咖啡端上時,A男馬上把手放在杯子上取暖。

「對呀,最近大家似乎老是在回憶…」B男乾笑了幾聲

「因為去年這個時候發生的事情,太多,也太傷痛了。」A男嘆了口氣。

B男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餐點送上了,B男拿起叉子捲起了義大利麵吃了一口。

「我還記得那個時候我在臉書上跟朋友爭執,爭執著323行政院事件中的警察執法過當,而他卻堅持著警察有權力無所不用其極的驅離群眾。那個時候我無法理解,為什麼警察執法過當成這樣,卻還是有很多人支持警察這樣做。」

B男吃完一口義大利面後說道。

「而當我慢慢釐清背後的原因時,除了感到難過悲哀之外,卻也覺得,如果我們堅持民主、相信民主,那我們真的還需要繼續努力去讀更多的書、跟更多人討論、引導更多人一起思辨、讓更多人明白民主法治真正的意義。」

「你說那些在當時認同警察的執法的人,背後的原因是什麼?」A男問道。

「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法律是什麼?為什麼要有法律?」

「維持社會秩序?」

「法律的起源,來自於一群共同生活的人,為了讓生活上的一些事情能夠有一些規範一起遵循,而有紛爭的時候可以有一個統一的依據,因此就逐漸的產生。那個時候的法,也許不一定白紙黑字寫下來。但一定是那些一起共同生活的人,都認同並認為應該要遵循的。那時候共同生活的社群也許不大,因次有爭議的時候,找的也是這群人內德高望重、大家都信任的耆老或長輩來做評判。」

「而當這些共同生活的人越來越多,法律從只是讓一群共同生活的人有共同依循的規範,提升到國家的層級的時候。他的意義同時也被擴大了,對於一般人民來說,法律是生活規範,可以拿來保障人民權益,也同時具有維持社會秩序為目的。但跟以往不同的地方在於,法律同時賦予國家權力,賦予這個國家的掌權者可以用強制力去施行法律。」

「講到這,我再問你另外一個問題,你覺得專制國家跟民主國家的法律有什麼不同?」B男問著。

「恩…我倒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專制國家確實跟民主國家一樣都會有法律的存在。」A男想了想,搖了搖頭。

「在專制國家,法律被強調是拿來管理人民的。但是在民主國家,更強調的是法律是同時拿來管當政者、也就是管政府的。也就是今天政府他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必須要依循法律。如果政府機關違背了法律,不應該因為他是政府機關,就不需要受罰。」

「但是我們去回想我們以前學公民與道德的時候,除了強調一般人民要守法,說真的,我幾乎沒有什麼印象有去強調過,政府更應該要守法。於是我們三十幾歲的這代人,很習慣的聽到法律,就會覺得法是拿來管一般人民的。我們很難去想到,在民主國家中,警察執法的過程,也必須要遵守法律。如果警察執法,但他自己卻沒有遵守法律,那他也必須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在我們這一代,以及在我們上一代的教育,幾乎沒有教導過這樣的觀念。」

B男頓了頓,喝了口咖啡。

「所以去年行政院事件,有的人就會只看到人民佔領行政院是違法的那一面。卻很難去察覺警察執法過當的過程其實也是違法的那一個面向。他們並不是真的忽視警察打人、也並不是真的認為警察打人就一定是對的。他們只是接受我們以往的教育所灌輸的觀念,認為警察就是要執法。而執法是對的。所以即使警察執法的過程再怎麼粗暴,當他們無法察覺警察的執法過程也必須要守法的時候。關於323,就成了一個絕對的是非題。你好像只能選擇支持警察,或是支持人民。而沒有一個答案是,其實兩邊都各自違法,而我們能否從兩邊違法的細節,還有整個事件的發展,去討論這個國家發生了什麼問題。」

「於是更重要需要討論的議題,也就是這個國家、這個政府,在當時到底是依據什麼法律,可以許可他們這樣指示警察如此粗暴的執法。就這樣淹沒在支持警察跟反對警察的漫罵中。」

「所以同樣擁有法律,專制國家中,統治者本身並不受到法律限制,因此統治者下的指示,也不需要受到法律的監督。但是在民主國家,強調的卻是統治者本身也必須要守法。」A男想了想,做了個結論。

「沒錯。在專制國家中,法律的施行很多時候是拿來做鞏固當政者政權的工具。 但在民主國家,卻不該是如此。在民主國家,法律同時是拿來約束當政者權力的工具。但只有我們試著讓更多人去理解法律在民主社會中的意義,我們才能去看透並體會,這個政府對於法律的上下其手,會對人民造成怎樣的危害。如果大部分的人民無法理解到這點,那法律就會容易被有心人士拿來利用,反而變成阻礙民主的絆腳石。」

※※※※※※※※※※※※※※※
【參考資料】
法律不是道德的最底限:法律可以不道德,道德可以不合法
獨裁者的進化
總統是靠不住的
辛普森案的啟示:美國的自由及其代價
小人物的呻吟:美國憲法的故事
國會調查兵團

【豆知識】
憲法的意義
為什麼要有憲法?
行政命令是甚麼?
人權的意義
轉型正義是什麼?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民主的前提是?

A女跟B女坐在靠窗的位子,這天的天氣很好,陽光從窗外透進來,暖和許多。

「最近FB好多人在講318的事情喔。」A女說道。

「對呀,滿一週年了,時間過得好快。」B女點點頭。

「這一年的感觸好多。在那以前,我對政治一點興趣也沒有。投票是會投,但好像也就這樣。」

「你覺得這一年有什麼改變?」

「去年318的時候,很多朋友的FB都在洗版,洗到你會覺得好像應該要關心一下這到底是怎一回事。結果一關心,才發現原來事情這麼大條。」

A女頓了頓,倒了杯花茶。

「在那之後,我才開始去思考,為什麼我以前會認為政治跟我沒有關係?當時我覺得我很難回答這個問題。只是從那之後,我開始找很多的書來看,有講歷史的,講法律的,甚至我開始去想,當初民主是怎麼開始的?於是找到美國當初建立民主制度的書,還有關於美國憲法的故事。」

「當然,我到現在還是沒有辦法像那些老師一樣講得出很漂亮一大段的論述。我依舊沒沒有辦法像那些名嘴一樣那樣的針砭時事,但我開始有些感覺,感覺如果民主制度要維持的好,我們人民也必須要進化。才開始感覺到,民主要往好的民主發展,很大一部份並不是取決於要有一個很英明的領導者。但卻需要有很多很多願意一起參與政治、關心政治、並且願意監督政府的人民。」

「所以,如果現在問你,政治為什麼跟你有關係,你會怎回答?」B女問道。

「以前的君主專制時代,是你根本無法選擇你要跟政治有關係,你只能被動的被政權統治、被要求賦稅,卻無權監督那個政權。你也許可以靠考試進去當官,這是參與政治的唯一方法,也就是在那個時代,一般人民根本沒有辦法選擇要參與政治。」

「 而民主制度的核心,就是直接賦予一般民眾都有參與政治的自由,也賦予民眾監督政府的權利與義務。民眾有投票的權利,就該有監督的義務。因此我們不得不跟政治有關係,不管我們喜歡或不喜歡。你不喜歡他,他也會來影響你。但當我們等到被影響才來參與的時候,很多事情就已經來不及了。」

「所以簡單來說,民主的前提,不是只是嘴巴喊喊人民作主,而是每個人都要去體認民主的核心價值,並且認同這樣的核心價值。如果一個民主社會缺乏對民主核心價值的了解跟體會,那民主制度就無法長久的走下去。」

※※※※※※※※※※※※※※※
【參考資料】
總統是靠不住的
辛普森案的啟示:美國的自由及其代價
小人物的呻吟:美國憲法的故事 

【豆知識】
憲法的意義
為什麼要有憲法?
行政命令是甚麼?
人權的意義
轉型正義是什麼?
國會調查兵團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贊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不理政治是民主確保的自由?

這天蒂瑪小姐咖啡館的服務生M跟著三個朋友一起去東區逛百貨公司,逛著逛著肚子也餓了,就到地下街吃東西聊天,講著最近發生的一些新聞,從健保聊到黑心油廠商被交保後去見執政黨大官的事。

在旁邊一直聽著大家講話的I突然開口「聽大家講這些好無聊喔,為什麼你們開口閉口都在講政治?」

「因為這些事情一直在發生呀。健保跟政治有關,食安跟政治有關,要不聊到政治很難啊…」剛剛講黑心油講到一半的S說道。

「好吧,你這樣講也沒錯啦。不過我真的一點都不想理政治。」

「可是在一個民主的社會裡面,關心政治是每個人的責任啊…」

「誰說的?民主確保每個人的自由,所以我有選擇不想理政治的自由,也有選擇不想投票的自由。」I講完撇了撇嘴。

S突然語塞。盯著I看,表情卻又顯的不甘心。

「不談政治ok啦。人生不用那麼嚴肅的。」服務生M笑了笑的看著I「不過喔,你剛說你不想談政治的理由,本身是有一些問題的。」

「有什麼問題?民主不是就是確保每個人有選擇要或不要的自由嗎?」

「你只講對了一半。」

「喔?那你倒是說說看我哪裡講錯了?」I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我們先來回顧以前念過得歷史吧。在秦漢隋唐宋元明清的時代。那時候的政權屬於君主專制。整體來說君主專制底下管理國家的權力,都掌握在君主手上。那時候的人民,要用什麼方法參與政治?只能靠科舉考試,謀求一官半職。或是哪個地方賢士被君主相中,拉到政府裡面當官,然後沒了。君主專制跟民主制度,其中的一個差異是政府權力的限制,以及人民權力的擴張。今天我們可以投票選出地方首長,那是因為我們在民主制度的國家,在君主專制的時代,什麼人當地方首長都是由君主去指派。」

M頓了頓,喝了口水之後看著I提問。「所以我問你,在君主專制的國家,人民有沒有選擇不想理政治的自由?」

「有」

「然後,在君主專制的國家,除了透過考試謀求官職外,一般人民有沒有選擇想要理政治的自由?或更精確的說,人民有沒有選擇參與政治的自由?」

「…..還是可以批評啊。」I說的有點心虛。

「但你批評政府有可能會被抓喔。像明朝的文字獄就是一個例子。」
M笑了笑,又接著說道。
「也就是說呢,不想參與政治。不管在什麼政治體制底下,君主專制也好,共產制度也好,民主制度也好,他都是一個既有的選擇,並不是因為今天是民主制度,你才可以選不要參與。因此與其說民主有選擇不要參與政治的自由,不如說,不管有沒有自由,不管政府制度是哪一種,你都可以不參與政治。所以『可以選擇不參與政治』這點,跟有沒有自由、是不是民主沒有任何關係。」

「但民主最可貴的地方,卻是你有選擇參與政治的自由。」說到『有』的時候,M加重了語氣。

「這個自由,是你在君主專制,或是某些共產制度國家底下,你所不能擁有的。所以我說,你只講對了一半。你確實有不想理政治的自由。但民主所確保的,是可以參與的政治的自由。你不想理政治,只是你放棄了『參與政治』的自由而已。」

「你當然可以選擇不理政治。只要你覺得你每個月納稅的錢被浪費了你也不在意。中國四千年來人民都沒有的權利,現在你有了而你選擇放棄不用,只要你不覺得可惜的話。只要你記得,可以選擇要參與政治是民主所賦予的自由,而不要參與政治卻是不需要有民主甚至不需要有自由就可以做的。而你不屑這樣的自由,那,你當然可以選擇不理政治。」

I這時低著頭不說話,默默的喝著自己的飲料。

「好啦,我們再去逛街吧。」在一旁的S提議。
※※※※※※※※※※※※※※※
【豆知識】
憲法的意義 
為什麼要有憲法? 
行政命令是甚麼? 
人權的意義 
轉型正義是什麼?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國會調查兵團

我們對於民主的既有認知,真的符合民主實際的意義嗎?

這天蒂瑪又到了宜蘭拜訪莉格,順便帶了新進貨的花草茶作為伴手禮。天氣冷了,這次兩個人坐在屋內的小茶几聊天。桌上擺著剛泡好的花草茶,以及手工餅乾。

「上次你給我看的那個亞洲民主動態調查結果,我回去仔細看完後,發現大多數人對於民主的認知,就像你說的,跟政治學上對於民主的定義有很大的落差,但是為什麼會這樣?難道在別的國家沒有這樣的狀況嗎?」蒂瑪說道。

「為什麼會這樣呀…這問題有點太大。我們先來看他的調查結果反應出的現象。後面再回頭來談這個問題。」莉格回答。

這時蒂瑪拿著ipad,跟莉格一起看著那篇文章內的問券統計結果。

「這個問券一共分為三個題組。每個題組都有四個選項,會請做問券的人以這四個選項去相互比較,選出認為對民主來說最重要的特質,我們暫時先不管問券分析的結果,以政治學上民主的定義來看看這份問券內容。我們先直接把三個題組中,總共十二個選項混再一起看。這選項包含了…」

莉格拿出了紙筆,把十二個選項分別寫在紙張上:
政府降低貧富差距、人民經由自由公平自由的選舉選出政府領導人、政府不浪費公帑、人民可自由公開表達政治意見、人民可自由參與抗議、清廉不貪汙、法院確保人民不受政府侵害、政府失業補助、政府確保法律與秩序、媒體可以自由批評政府、政府確保所有人的工作機會、多黨在選舉中公平競爭。

「你覺得這十二項,哪幾項符合政治學上對自由主義民主的定義?」莉格放下筆,抬頭看著蒂瑪問道。

「我來回想一下啊…整體而言自由主義民主強調人民可以公平競爭的參與政治,且各種自由權利的保障,是自由主義民主的核心主張。以這個標準來看的話。下面這幾項應該是最符合的…」蒂瑪一邊說,一邊拿著筆圈出了幾個項目,包含:人民經由自由公平自由的選舉選出政府領導人、人民可自由公開表達政治意見、人民可自由參與抗議、法院確保人民不受政府侵害、媒體可以自由批評政府、多黨在選舉中公平競爭。

「我圈的這幾個,主要是強調自由的部分。但因為民主也同時強調公平競爭,有幾個可能不能算是民主的核心價值或定義,但對於民主有加分的項目應該是…」蒂瑪換了鉛筆,另外圈出:政府降低貧富差距、政府失業補助、政府確保所有人的工作機會。

「你會發現,如果我們對於民主核心的定義很清楚,這些項目很容易就可以歸納出兩個大類,一個是針對自由,另外一個是針對平等。可是民主也強調法治呀,你為什麼不選擇跟法治有關的項目呢?」莉格對蒂瑪的選擇提出疑問。

蒂瑪歪了歪頭想了一陣後說道。

「民主底下的法治,強調的應該是不管是人民、政府、還是統治者,都要遵守法律吧。所以我選了法院確保人民不受政府侵害。但政府確保法律與秩序,這項目有一種致府可以為了確保秩序而用法律管束人民,但這樣的管束卻只有上對下的感覺。他強調的比較是結果,也就是秩序,跟真正的依法而治我覺得有點落差,所以我沒有選他。」

「你分析得很清楚,所以上次跟你說的定義顯然你吸收得很完全 ( 笑 ) 。我們來看實際分組後的分析結果。這幾項是屬於自由主義民主的核心,但問券結果顯示大部分認為不屬於民主的重要特徵」莉格接著在紙上寫出了幾個項目:人民可自由參與抗議、媒體可自由批評政府。

「然後這一項,是不屬於民主重要特徵,而且是連對民主加分都稱不上,但問券結果顯示大部分人認為屬於民主的重要特徵。」莉格在紙上換了一邊另外列出:政府確保法律與秩序。

「詳細的報告內容你會發現其實不同年齡層、不同政黨傾向對於民主的認知,歧異是很大的。我這裡只把特別的極端值拿出來,對照台灣現況的氛圍來說說。我們是不是常常聽到有人說『台灣就是太自由了!』,所以很多人認為自由參加抗議跟媒體自由批評政府不是民主的核心,好像就沒甚麼好意外的?」

莉格拿起了一片餅乾吃,一邊喝了口花茶後,繼續說著。

「然後大多數人對於法治的觀念,其實還停留在過去政府用法律管束人民、然後政府自己本身可以置身法律之外的觀念。事實上法治應該是法律要凌駕在所有人之上,包含民眾,也包含政府,也包含統治者。但也因為如此,以至於很多人認為政府確保法律與秩序似乎也顯得理所當然了?」

莉格深吸了一口氣。丟出最後的問題。

「從這個報告可以看出來的是台灣民眾對民主的認知與實際民主核心,在哪些地方的認知是有落差的。如果我們對於民主核心價值是真實透徹的了解,理論上就不應該有這樣的狀況。所以反過來說,我們的人民平均對於民主的了解是不夠深入的、甚至很多認知是跟民主核心價值相違背的。但是為什麼?」

蒂瑪看著莉格,接二連三的問題讓她有點招架不住。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說甚麼好。莉格看蒂瑪愣住的反應,笑了出來。

「我們下次再來聊聊吧~」莉格說。

※※※※※※※※※※※※※※※
【資料參考】
難以對話的兩種民主觀?秩序、政府效能vs 自由、人權保障
搖搖欲墜的臺灣民主?從民主態度調查談起

為什麼要投票?投票是為了選賢與能嗎?我們可能都誤會民主選舉的意義了。

這天咖啡廳休息,蒂瑪準備搭捷運到鬧區走走,在捷運附近看到路邊有個小攤位,走過去一看,是公投補正聯署。幾名志工拿著海報,發著傳單,跟路人說明公投補正的來由,並且一邊提醒11月29日請大家都要去投票。

有個年輕人走近了攤位,聽志工說記得要去投票的提醒,搖了搖頭。
「幹嘛要投票,兩黨派出來的人一樣都很爛,根本沒辦法選賢與能。」

這時候一個比較年長的志工走了過來,對著年輕人說。
「投票是為了選賢與能嗎?其實,我們可能都誤會了民主選舉的意義了。你知道民主最早的起源是甚麼嗎?」

「不知道」年輕人搖了搖頭。

「我這裡說的民主,指的是從下而上、透過所謂契約論賦予政府權力的民主。不是君主治國因時勢不得不把權力下放給人民而產生的那種民主。從下而上賦權的民主制度最早是從美國英格蘭的城鎮會議開始。而這樣的制度,在當年歐洲都還是廣泛施行帝王治國制度的時候,是非常獨特的制度。民主制度的普及,是近百年的事情,相較於君王統治國家來說,民主在歷史上存在時間並不算長。」

志工清了清喉嚨,看年輕人還願意聽他說話,於是繼續說下去。

「當年的美國獨立戰爭,跟法國大革命很不同。當時的美國與其說是一個大國,不如說是好幾個小國聯合一起跟英國打了一場獨立戰爭。獨立戰爭打完,大家其實也就回到自己的小國各自過生活,但漸漸地她們發現了一些問題。這時候他們才開始思考著美國要怎麼繼續走下去。於是一群在現今被美國稱作國父的人,在獨立幾年後,一起關起門開了個為期三個月的會。他們從英國獨立,知道君主制度不是他們要的,知道人長久擁有權力,會造成腐化,會產生暴君,進而有暴政。於是當初他們的制憲會議,在權力的制衡上,設計得非常細緻。整體的設計,也是後來我們大家聽過的,所謂行政、立法、司法的三權分立。」

「他們的信念來自於『人是靠不住的』。任何的人,在掌握了巨大的權力後,都難保不會變質。所以必須透過制度,建立良好的相互制衡關係,才能讓權力不會過度集中。於是你會發現,當年美國在建立民主制度的初衷,著眼點竟然不在於如何選出厲害有能力的人。而在於如何防止透過選舉選出來的這個人獲得權力之後變質或亂來。」

「我問你,選賢與能這個詞是來自哪裡,你知道嗎?」

「我知道,禮運大同篇。」年輕人很快的回答。

「這個詞產生的時代背景是春秋戰國,這時代本身並不是一個民主時代,而是一個權位由帝王世襲的時代。孔子遙想堯、舜、禹的禪讓政治,所以這個詞當初的意義,指的是如何能讓品德高尚、能幹的人被當權者選出來,作為傳賢不傳子的繼位者。只是後來台灣從威權政治轉移變成民主政治後,這個詞就一直被拿來形容選舉制度。在我們的教科書上,這個詞用的理所當然,以至於我們也就一直把民主投票認為他主要的目的是選賢與能。但事實上一開始民主制度在設計的時候,從來就不是強調選賢與能。」

「於是,當我們拿著選賢與能這個觀念、也理所當然地認為選舉是選賢與能的時候,你會發現,檯面上所有的政治人物都不及格。一點都不賢與能。於是就寧可選擇不投票。但事實上,民主制度的起源,是來自於希望透過一個制度去制衡暴君與暴政的出現。」

「因為民主制度設計的初衷是制衡,因此選舉的意義其實在於換掉做不好的人。而透過不斷的汰換,讓握有權力的人知道警惕,後面的人才會願意往做得好的方向去發展。」

這時候在旁邊一起聽年長志工講話的另外一名年輕志工開口說道。
「有的人會說,投廢票也是一種不信任與抗議。但投廢票跟投票最大的差異卻在於,壞的人根本不在乎這種不信任投票。他們只在乎最後結果能選上就好。」

年輕人看著兩名志工,若有所思。年長的志工用誠懇的語氣說道。
「不管你支持誰,請一定要去投票。請記得民主的初衷,為的是制衡暴君跟暴政。放棄投票,對政府來說只意味著你放棄了自己制衡、監督他們的權力啊。」

※※※※※※※※※※※※※※※
【資料參考】
民主選舉
總統是靠不住的
楊照的七堂公民課第一堂 以平等之名:托克維爾與民主在美國 

言論免責權的意義?

這天咖啡的下午,門口掛上「休息中」的牌子,蒂瑪跟服務生休息片刻,簡單泡了花茶、咖啡,準備了一些小餅乾,在咖啡廳的一角聊了起來。

「我那天看到一個新聞,覺得很生氣。」服務生B說。服務生B現在是在半工半讀的大學生。是一個從台南上台北念書的可愛小女孩。

「什麼新聞呢?」服務生C問。

「就是台南市議會的議員,提出說若沒有經過議員當事人同意的話,議員開會或質詢相關的影音檔不可以任意外流。」服務生B說著,喝了一口花茶。

「是說那天我才聽到有客人在討論議會記錄透明度的事情。才在說會議記錄應該都要公開,而且應該要做到影像、聲音都能夠記錄,並且要有管道能夠讓一般民眾查閱。但台南市議會議員的提議聽起來怎麼有點反其道而行啊?」服務生D回想起前幾天聽到客人談論台灣議事記錄不夠透明的事情。

「那他們提出這個提議的理由是什麼?」服務生C一邊吃著餅乾一邊問。

「他們認為若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會傷害到他們的言論免責權。」服務生B回答。

「嗯…那言論免責權是什麼意思?」服務D問著。

這時候一直沒有講話的蒂瑪喝了口茶後,開口說道。
「其實言論免責權的『免責』對象,指的是政府。這個意思是說,為了保障民意代表在替人民發聲的時候,避免政府利用立法、司法或任何國家機關的力量,針對民意代表的發言,去提告、或是做技術上的干擾,讓民意代表不敢真的替人民發聲。所以言論免責權的實質意義,是為了保護民意代表在為民喉舌的時候,不會因為這樣而被政府迫害。畢竟政府握有的權力是很大的,如果政府的權力不能受限制,那就很有可能透過這種方式迫害到人民的發聲權。」

「那這樣議員用言論免責權來說不能公開,就顯得很荒謬了呀。因為他們這樣說,就代表他們把所謂的言論免責權,去過度延伸成議員的發言也不用對一般民眾負責、還有他們認為議員的言論自由是不必受到人民監督的。」服務生D聽完,一邊筆劃著一邊說道。

「沒錯!這就是我覺得生氣的地方,議員曲解了言論免責權的意義。還拿這個作為不能任意公開會議影像記錄的理由,所反映出來的其實是他們不想要讓自己的言行受到一般民眾的監督。」服務生B憤憤的說著。

「在民主國家,為了讓人民充分參與政治,議事透明其實是很基本的要求。像是在美國,你甚至可以在國會圖書館查到兩百年前他們制憲會議的會議記錄。」服務生D說道。

「兩百年前耶,那不就意味著他們那個時候就有民意代表的言行都必須要受到人民監督的觀念,所以才會留下會議記錄?」服務生C驚訝的問著。

「是啊。反觀台灣的議員,先別提議事透明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居然還提出這種倒退嚕的要求。」

「…..我真的深深的覺得,台灣很多議員,他們自己本身根本就沒有『民主』的概念。」

「不只是議員啦,很多立法委員,或是民意代表,從基層到高層的官員,其實都沒這個概念的。甚至人民本身,對民主的了解跟感受,也都不夠深入。所以為什麼說台灣的民主是不完全的,其實不是沒有原因。」蒂瑪做了結語。

※※※※※※※※※※※※※※※
【參考資料】
議員要求質詢影片不外流 網友:怕什麼?
台南市議會的恥辱:阻止會議錄音錄影公開

我說的民主,跟你說的民主,跟政治學上的民主,是同一個民主嗎?

天氣越來越涼了,這天蒂瑪到宜蘭找莉格,終於把收在衣櫃很久的長薄外套拿出來穿。

「我記得之前你有提到說,台灣有很多人在談論民主的時候,對『民主』的認識跟政治學上討論的『民主』其實有很大的落差,針對這個部分我還滿好奇的。」蒂瑪一邊吃著小餅乾,一邊說著。

「你說那個啊…我先問你,在318以前,你會常跟朋友討論政治想法嘛?」莉格問。

「我只會跟我大概知道立場跟我比較相近,知道討論起來不致於吵架的朋友討論。」

「所以你有沒有發現,在台灣,大家平常聊天的話題,其實是很不政治的?或是即使聊到政治,都有一種去政治化的傾向,但有沒有想過為什麼?」

蒂瑪頓了頓,想了一下後回答。
「因為一旦在討論的時候發現彼此的立場差異很大的時候,很容易就會弄的氣氛很僵。而去政治化的部份,是因為很多人討厭被貼標籤。」

莉格點點頭,接著說著。
「這就是現在台灣在討論政治的時候,一個很大的問題。你有沒有發現,台灣人除常常因為在把自己或別人貼上既定立場標籤後,就會不太想聽對方講話?」

「確實有一點這樣的傾向。」

「但平心而論,如果今天我針對一個政策在討論他的對錯的時候,我贊成這個政策,其實並不必然等於我的政治立場就一定是偏向提出這個政策的政黨。但是在台灣,我們對於政策的討論,卻常常淪於這樣的歸納。認為你是因為贊同這個政黨,所以你才贊成他提出的這樣的政策。而不是因為你贊成這樣的政策,所以你才贊同這個政黨。台灣很多人的思考邏輯是立場先於觀點,但是為什麼?」

「中研院政治所做了一個「亞洲民主動態調查」的問卷調查。這個調查的結果,很悲觀台灣民眾對於民主的信念,十年來是逐漸下滑的,甚至願意接受獨裁體制的人,比例還上升。」

莉格喝了一口花茶,緩了緩氣後繼續說道。

「這個問券同時針對了幾個面向,去了解一般民眾對於民主的認知,而透過最後的結果會發現,其實台灣大部分的民眾,並不真的完全了解什麼是民主。」

「也就是說,我們對於民主信念的動搖,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民主的信念,還有民主核心的了解,並沒有完全深耕到所有人的心裡。大部分人所以為的民主,跟真實的民主,是有一段差距的。」

「嗯…那我想問,所謂『真實的民主』,應該是什麼?」蒂瑪問。

「我說的真實的民主,指的是政治學上對於民主的定義,對於民主的執行細節不同政治學者雖然有不同的看法,但整體來說對民主的核心原則是有一些共識的。民主強調的是人民參與政治。所以像是政府領導人需透過公平公開的選舉產生、不同政黨在選舉中要能夠公平競爭、人民普遍要擁有選舉跟被選舉權、要有制度讓政府政策能夠遵循民意。而在這個參與政治的過程中,所有人民,包含少數意見者,都有各種自由的權利,像是自由表達意見、自由集會、媒體可以自由報導。而政府必須依法而治,且要有獨立的司法機關,要分權制衡。」

莉格說完,深吸了一口氣,做了簡單的小結。

「整體來說,當代自由主義民主的核心所主張的,是人民各項自由的權利需要被保障,且人民要能夠充分的參與政治,而關於政治的競爭也必須要能夠公平。」

「但是在台灣,我們在討論民主的時候,很多人對於民主的認知,只停留在少數服從多數。而且強調要守法、不能妨礙他人。所以有的人針對抗爭行動的看法,就會認為這樣是傷害民主體制。台灣的民主教育,也不強調人民參與政治,甚至瀰漫著一種去政治化的想法,這在本質上,其實是很反民主的。」

莉格一邊攪拌著花茶,一邊若有所思。蒂瑪看著莉格但並不說話。莉格眼神撇向蒂瑪,又繼續說道。

「而這樣的認知,跟台灣是從威權體制轉移到民主體制,整體的過程算是和平轉移卻有很大的關係。台灣過去黨外人士為了爭取民主,雖然有用過很激烈的手段,但台灣整體體制的轉移相較於亞洲很多國家,卻是相對和平的。和平轉移不是不好,但在這樣的轉移過程中,於是上從官員下到人民,從一開始就對民主沒有太強烈、太深刻的認知。只覺得有些以前官派的首長、現在變成要用民選的。於是大部分人對於民主的認知,就只停留在選舉的表象上。而這樣的認知,反應在台灣的民主教育上,就會只強調少數『服從』多數,而忽略更重要的多數尊重少數。而當政者為了繼續掌有權勢,教育時就會不斷的跟人民強調,要守法,要守法。卻鮮少去探討『法治』的深層意義在哪。」

蒂瑪聽完,低頭喝了口花茶,一邊消化著剛剛莉格說的話,一邊思考著。接著開口說道。
「嗯…我對你剛剛提的那個亞洲民主動態調查結果、還有你提到法治的意義,這部份還滿有興趣的。」

「我先傳資料給你看,下次我們可以針對那個細節來聊聊。」

※※※※※※※※※※※※※※※
【資料參考】
難以對話的兩種民主觀?秩序、政府效能vs 自由、人權保障
搖搖欲墜的臺灣民主?從民主態度調查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