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程序正義 下的所有文章

藻礁環評案的程序正義問題?

「你有沒有看到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請辭的聲明呀?」A女問。

「有啊,我覺得現在有臉書的好處就是,他們可以用自媒體完整描述自己的想法,避免被媒體斷章取義。」B女說。

「是沒錯啦,但是他的聲明三千多字,很多人看速食新聞習慣了,我也很懷疑多少人會認真看他的聲明。」

「不過藻礁環評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我其實看不太懂耶。」B女問道。

「我也不是很懂,現在每次看到這種議題,我只覺得公民好忙,然後看新聞好像也是理不出個頭緒。不過我還是想搞清楚這中間到底有哪些問題,我在想釐清問題最好的作法,就是先把時間線拉出來。然後看發生了哪些事,看這些事有沒有什麼前後關係,才能釐清問題,所以我就上網找了一下資料。

整理完之後,我覺得討論藻礁環評案,要先釐清我們要討論的是政府執行這件事的程序正義問題,還是藻礁案的實質正義問題。」

「恩…我有點搞不清楚,什麼是程序正義?這跟實質正義又有什麼不同?」

「實質正義比較簡單,他最好懂得定義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當然,我們現在有很多的議題,很難說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只用善惡區分是過於簡化的說法。但基本上實質正義指的其實是一種『價值選擇』的結果。例如我們覺得善是好,惡是壞,所以才會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結論。而這結論的背後就是一種價值選擇。

以這次出現爭議的藻礁案來說,他是針對中油在桃園觀塘工業區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提出的『迴避替代修正方案』進行環評。

那以這類開發案來說,他的價值選擇其實是經濟與環保兩種價值要如何取捨的問題。而我們通常在作這樣的取捨也不是全有全無,而是透過來回討論,找出一個也許大家都不是最滿意但勉強可以接受的結論。

但是在討論政策實質內容的難處在於,你必須要對議題內容有夠深入的了解,不然會很容易落入『用腦補討論事情』的窘境。」

A女喝了一口咖啡後,接著說。

「單純就價值來說,我是支持藻礁應該要被好好保護。而就實質內容來說,中油提出的『迴避替代修正方案』,具他們的說法是已經把氣化區退出生態豐富的G1區、移到外海。也就是實際開發區域已經小了很多。而保護藻礁方的說法是即使區域已經小了很多,但是海洋生態的影響是連動的。

只是當我資料看到這裡的時候,我覺得這已經超出我對這個議題的負荷。例如我其實沒有能力去評估,開發區域變小,是不是就等於藻礁能夠被好好保存?就我所知,海底生態會因為水溫的改變而被大大的影響,例如珊瑚對水溫的變化敏感度很高,而在大潭藻礁被發現的柴山多杯孔珊瑚,會不會因為這個開發案就毀於一旦?這是很難預期的事情。我相信這也是環團擔心的事。

但另外一方面,觀塘天然氣第三接收站計畫,跟我們的能源政策有關。因為國內天然氣接收站容量已經飽和,所以中油配合國內供氣發電需要,必須要蓋新的接收站。而中油挑選觀塘港興建,他們也有一套他們的說法。

重點來了,其實這整件事背後的問題是,如果我們要非核家園,這件事到底應該要怎麼去『實踐』?大家到底有沒有很認真的去想過要去實踐這件事,背後要有多少的取捨?」

「所以就實質面來說,難怪之前有人反對深奧電廠的事情,就被人酸說『所以你要用愛發電嗎?』」B女說。

「對,但實質面的東西我必須要老實說,我自己也還沒有想的很清楚。所以我不敢說我會做出怎樣的抉擇。

但是藻礁環評案的程序正義,可以很確定有很大的問題。而這其實比『討論實質內容應該怎麼作』來的更重要。但是因為我們過去所受的公民教育,很少好好的強調程序正義的意義,也很少去討論什麼是程序正義,所以我們常常對程序正義是無感的。但是在民主國家,守住程序正義卻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先有程序正義,才能來談實質正義是什麼。如果政府不能依照法定程序做事,那人民的權力等於暴露在隨時可能被政府任意侵害的風險下。

把藻礁環評案的時間軸拉出來看。會看到幾件事:

第一:在2017年5月初審的『桃園觀塘工業區環差案』,前後歷經兩次實質審核,共一年一個月的時間,在2018年7月討論出結果是『不通過』。而依照程序中油有一個月的申覆期,所以中油在期限最後一刻提出向環保署提出『迴避替代修正方案』

第二:2018年8月賴清德針對中油『迴避替代修正方案』,說希望9月底前通過觀塘環評,等於做出很明確的行政指導。於是9月12日召開的環評大會,很多民間學者委員因為他們非常擔心官方代表因為行政院的立場造成投票失真,而成為『深澳電廠』的翻版。當時他們有要求官方委員代表應該要迴避,但沒有被採納。於是後來非官方的委員就一同退席,不願意替官方背書。於是這次會議宣告流會。

第三:10月3日環評大會進入實質審查階段,民間學者派環評委員刻意缺席表達抗議。當次因為不足法定會議人數所以再次流會。而10月5日的時候賴清德又再次在立法院說,如果中油案推動成功,可以重新評估深澳電廠興建問題,等於又是一次明確的行政指導。接著10月8日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案,在7名官派委員、3名民間學者共10位環評委員出席的情況下召開,最後表決以7票同意、2票廢票通過。而這次環評是在短短2周內開了三次,而前兩次根本就是流會,第三次只有投票就通過,等於這次的環評並沒有經過實質審查。

第四:10月8日當天,『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有申請官派環評委員迴避,理論上依照行政程序法,被申請迴避的官派環評委員應該先停止開會。但環評大會不但沒有理會這項申請,還做出審查決定,這是非常大的程序瑕疵。」

B女皺了皺眉頭。「所以照這時間軸看下來,就是2017年的審查是有經過實質審查的,而中油補件後,2018年的審查不只急就章,還都流會,根本都沒有實質討論,卻按照最後一次投票就通過?」

「是的。那你看喔,他這次環評這樣搞,等於讓環評大會失去了獨立性,成為替政府背書的橡皮圖章。那以後還有誰要相信環評大會的決議?在這個前提下,退一萬步就算中油提的折衷方案可行,但這樣一搞,其實只是把政府的公信力給毀滅的更徹底而已。」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實質正義與程序正義
https://blog.xuite.net/luciferous/holan99/24965541

蔡中岳:毀的不只藻礁 更毀了政府公信力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realtime/20181009/1444188/

觀塘案環評大會7票贊成通過 環團痛批史上最難看過關
http://www.peoplenews.tw/…/01f4dda1-feaf-44a3-9157-134d5742…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請辭 臉書PO出3000字聲明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810085004.aspx

【聲明】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 第340次環評大會會後聲明(10/8)
https://www.civilmedia.tw/archives/80178

毀珍貴藻礁發電 觀塘案一路走來爭議大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8-10-08/149924

一分鐘看觀塘環評案到底在吵什麼?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2431

大潭藻礁環評 五位非官方委員退席不願幫官方背書
https://udn.com/news/story/7266/3363699

第三天然氣接收站 中油:觀塘唯一選擇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648/3282010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法治與程序正義

「你還記得前鎮子台北市長說希望用監視器取締違規停車的新聞嗎?」A男問完,喝了一口咖啡。

「有啊,這個例子在法界跟鄉民間掀起很大的討論。」B男回應。

「對呀,然後那個時候台北市長說高速公路也是用攝影機抓超速,為什麼不去講那個。我覺得好像還滿有道理的啊,所以我真的搞不清楚法界為什麼會反對用監視器取締停車。」A男歪著頭說著。

「你自己本身贊成用監視器取締停車嗎?」

「如果可以讓違規減少,我覺得好像沒有什麼好不贊成的呀…」

「為什麼法界會反對,就要先從法律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在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中有提到,如果要開罰單,要是交通警察,或是依法執行交通稽查的人員才有開罰單的權限。」

「也就是法律上沒有被賦予權限的人,是不可以隨意開罰單的,對嗎?」

「是的,所以像議員、立委雖然是政府人員,但他並沒有開單的權限。然後像民眾可以提供證據舉發違規,這個也是在法律上有規定可以這樣做。這裡要注意到的是,這個規定是指民眾可以提供舉發證據,而實際開單的還是法定的執法人員。」

「所以像現在電視上有的會播行車記錄器拍到誰違規,這個是可以拿來作為警察開單的證據使用囉?」

「對,警察之所以可以拿這個來開單,也是因為法律上有規定民眾可以向公路主管或警察機關提供證據。而這些單位依照證據要是查明屬實則可以舉發違規。我會一直強調法律規定,是因為在法治國家,政府要執行勤務,一定都要於法有據。不能夠法律沒有這樣規定,而政府卻要這樣做。」

B男講到於法有據時,特別放慢了速度。喝了口咖啡後又繼續說話。

「而警察開罰單,可以細分成兩種,一種稱為『當場舉發』,例如闖紅燈被攔下來,直接開罰單要你現場簽名。另外一種稱為『逕行舉發』,就是不是當場開單,而是利用書信文件舉發的。例如車子停在紅線被拖吊、超速被照相。這裡要注意到的是不管是『當場舉發』還是『逕行舉發』,舉發的單位指的都是政府機關,一般人民只能『檢舉違法』,但不能『舉發』。舉發白話講就是指開罰單的意思。」

「那既然車子停在紅線被拖吊跟超速被照相同樣是『逕行舉發』,為什超速就可以用攝影機拍照開罰單,停在紅線被拖吊的就不行?」A男不解。

「因為在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有條列哪些狀況可以『逕行舉發』,而『逕行舉發』有一個大前提,就是要『當場不能或不宜攔截製單舉發』,以超速來說,他已經超速了,除非警車追上去,不然不可能攔截。若因為警車跟不上而攔截失敗也就沒辦法『當場舉發』。所以這個部份是符合『逕行舉發』的前提,所以可以用架監視器拍照的方式開罰單,原因在這。」

B男攪拌了一下咖啡頓了頓,又繼續說道。

「但針對違規停車,法律上的規定是針對『違規停車而駕駛人不在場。』也就是針對違規停車除了要符合『當場不能或不宜攔截製單舉發』的條件之外,還必須要證明『駕駛人不在場』,才能夠『逕行舉發』。我們來設想一下停紅線的狀況,他一定是車子會停在路邊,他的車子不會是在行駛狀態。那政府機關要怎麼證明這個狀況是當場不能或不宜攔截的呢?又如果警察不在現場,他要怎證明駕駛人是不在現場的?」

「如果監視器可以錄影,不就可以證明不在現場嗎?」

「對,但是『逕行舉發』的前提是要先符合『當場不能或不宜舉發』的條件。這個條件要先成立,警察單位才可以執行『逕行舉發』、也才可以進行你說的監視器錄影。也就是除非市政府可以提出足以說明當下的狀況是不能或不宜攔截的說詞,不然市政府就不可以用監視器錄影的方式來開單。」

「但若是一般民眾若是自行錄影蒐證有違規停車的狀況,再把證據提供給警察機關取締開單是可以的?」

「對,你也許會覺得這樣很矛盾,為什麼民眾錄影可以,政府來做卻處處受限。但是你要知道,政府跟民眾在權力上原本就是一個不對等的狀態。同樣的事情由人民做,跟由政府做,意義是不同的。權力不受限制的政府,最終都將有可能會危害到人民的基本權利。」

「感覺法律規定好繞口,好像都在玩文字遊戲喔。」

「會有這樣的感覺很正常,但講這麼多,主要要闡述的精神還是:在法治國家,只要是政府機關要執行的業務,都必須要遵守法律。法律有規定的,政府才能這樣做。而法律沒有規定的,就一定要先透過立法程序立法規範。而不是政府說要做就去做,因為這樣最後會淪於人治,就不是法治了。所以為什麼那時候市長提出這個想法,他有幕僚就說如果要這樣做,必須要先修法,原因就在這。」

B男嘆了口氣。

「當然我知道很多人會贊成,有一些是因為他們相信市長的人格不會亂用法律。但是我們應該要反過來去思考,如果今天的市長不是現在的這個人,是當初落選的那個候選人當市長的話,你還是會贊成他用監視錄影的方式來檢舉違規停車嗎?又不管你贊成不贊成這樣的作法,在現在的法源依據下,就是不能夠這樣做。要做,就是必須要先修法,也不能夠說人民都贊成、市長說要做就做。」

「而這也是程序正義的一環,就是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政府執行任何職務,都必須要符合程序正義,必須要符合正當程序,這才是法治的精神。這是我們在民主法治國家裡面,必須要有的認知。」

※※※※※※※※※※※※※※※
【參考資料】
呂秋遠解析柯P的「監視器抓違停」 http://goo.gl/3afLCs

【說法】柯p為什麼沒有法治觀? http://goo.gl/okfkxV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 http://goo.gl/okfkxV

[畫] 不要輕忽政府的力量 http://goo.gl/xMyjjb

【撲馬想想】 監視器真的那麼可怕嗎? http://goo.gl/AieCr7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