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立法院 下的所有文章

立法院召委怎麼選?

「你有沒有看到前幾天有個新聞,說立法院委員會選召委,結果有委員說投錯票的事情?」Q男問。

「有啊,我覺得這件事情超瞎的。還被人家翻出以前民進黨議員也有好幾次投錯票的事情。」T女說道。

「我覺得投錯票聽起來只是藉口耶。而且那個投錯楊委員也被翻出新聞說,他2014年修漁業法的時候,因為人權團體跳出來抗議那個修法罔顧外籍移工的權利,而同黨立委,也就是這次選召委的林委員也覺得不妥,因此阻止那個修法。結果提出修法的楊委員於是放話說他以後會反制林委員的所有提案。」

「這樣聽起來,與其說投錯票,不如說是有私怨吧?」

Q男點點頭。「我也這樣覺得。不過先撇開他們的個人恩怨。這件事情倒是讓我很好奇,立法院各委員會的召委是怎麼選出來的?」

「恩…以民主國家首重政府自己要守法的原則來說,他們的選舉辦法是不是應該也有立法規範才對?」T女歪頭想著。

「沒錯,所以我特別上網找看他們是依據甚麼法律選出召委。你們不會覺得很奇怪嗎?這次國民黨的席次只有三十幾席,但怎麼召委可以選到七席?」

「等等,我有點沒概念,這次一共要選幾個召委?」

「立法院中有八個常設委員會。不同的委員會負責審查不同方向的法案。一個委員會每個會期要選出兩名召委。所以八個委員會一共要選出十六個召委。」

「然後十六個召委中國民黨就中了七席?怎麼覺得有點不科學啊…」

「是呀,所以我才去查了一下選舉辦法。選召委的法源依據是『立法院各委員會召集委員選舉辦法』,第五條提到召委用無記名投票,一人只能投一票的方式選舉出來。但如果這個委員會的全體委員或是黨團有書面同意,也可以直接用推選的方式產生。」

「所以這次他們是用投票選出來的。而不是推選。等等,你說要無記名投票,那為什麼大家會知道誰投錯票?」

「因為這次衛環委員會的投票數,楊委員得一票。民進黨他們自己一定會追究原本應該可以拿到兩席卻只有拿到一席的原因。所以衛環委員會投票楊委員得到一票,他自己說他投錯票投成自己。不然照理說無記名投票不會知道誰投誰。」

「但這樣還是沒辦法解釋怎麼所有召委要選十六個,國民黨可以中七席啊?」

「因為召委選舉辦法中的第八條有提到,票數如果相同要用抽籤的。」

「恩…那一個委員會大概會有幾個人?」

「十四到十五個人不等。所以說呢每個委員會國民黨加親民黨大概也有四到五個人左右。而一個委員會要選出召委兩名的話,民進黨勢必也要在每個委員會分配選票選出兩名召委。」

「喔…也就是說因為有出現同票數的關係。導致民進黨最多一位必上,但第二位就要看籤運了。」

「沒錯,而國民黨這次籤運很好,所以就讓他們抽中七席囉。」

「這樣說起來好像也只能說是國民黨運氣好。因為就配票來說民進黨若希望兩席都上,配票勢必也得配得很平均,不能把票都集中在一個委員上。但這樣確實就會有同票數要抽籤碰運氣的狀況。」

「不過往樂觀想,我們也可以藉這個機會觀察兩黨召委的作風,去檢視他們是不是真的有做一個立委的資格。」

「唉,你也真樂觀。前年318不就是張慶忠當召委的30秒事件,才引起佔領立法院的事情嗎。」T女嘆了口氣。

「我只能說,當民意代表拿到權力的時候,考驗才開始。對民代是考驗,對人民也是考驗囉!」

※※※※※※※※※※※※※※※
召委怎麼選重點整理:
1.每個個委員會要選出兩名召委。
2.無記名一人投一票,票高者得。若所有委員同意,亦可用推舉。
3.同票數採抽籤。
※※※※※※※※※※※※※※※
【參考資料】
立法院各委員會召集委員選舉辦法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If.aspx?PCode=A0020054
協尋民進黨遺失的理念:談外籍漁工血淚史
http://e-info.org.tw/node/100210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馬習會不好嗎?

「領導人見面有什麼不好?六十六年都沒有見過,這是很大的突破耶!」

這天咖啡廳來了三名中年男子,在角落的座位坐了很久,談論著這幾天最夯的馬習會。

「你要我跟你強調幾次?我沒有說見面不好,也沒有說不應該見面。但怎麼見面、見面要談什麼、還有見面的規劃應該要受人民監督。這才是重點。」M男說道。

「啊國防外交在規劃的過程本來就應該保持機密,如果不保持機密,對方根本就不會願意跟我們談嘛!而且馬總統都說了,不會簽訂任何協議也不會發表共同聲明,我真的不懂大家在怕什麼耶。」P男回應。

「你問你,所以你覺得馬總統他11/7就要出訪,結果11/3晚上才經由電子媒體披露,這樣有符合所謂國會監督的原則嗎?更不要說負責規劃的陸委會從頭到尾都沒有去立法院報告過這件事情。即使電子媒體披露以後,他們也只有開記者會,卻沒有進到國會接受立委質詢。」

「就說國防外交規劃過程本來就該保持機密啊。」

「我同意在最早磋商的過程中,因為種種不確定性,像是要確認對方的態度等等,這過程應該保持機密,但是當已經幾乎談訂確認要見面時,陸委會卻完全沒有跟國會報告。你覺得這樣是很ok很沒有問題的嗎?我覺得我們應該要討論的是所謂的保持機密跟公開透明的實質內容,也就是在什麼階段先保持機密,但到什麼階段的時候應該要公開透明。」

「總統不是也說等訪談完願意到國會做國情諮文報告嗎?」

「你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所以你覺得11/7要出訪,結果連我們全國人民跟國會立委到11/3都是看報紙才知道,你覺得這個過程是很ok沒有問題的嗎?」

「他好歹有公開了嘛….」P男的聲音這時候變得小小聲。

「好,你既然說有公開,那我問你,他這樣的『公開』除了只是『告知』國會將會發生這件事情外,國會根本沒有否決權、也無權討論這樣的安排是否適當,只能聽他告知,這樣有符合所謂『國會監督』的原則嗎?這就有點像你是公司的老闆,公司的高層經理想要代表公司去跟競爭對手的高層會面,可是要去跟競爭對手談什麼細節,事先都沒有跟老闆報告過,而是突然有一天就跟老闆說『我三天後要去會面了』,然後老闆問經理要跟對方談什麼細節,經理都說不出來,問會面過程同時還有誰會在場,經理也說不出來。然後只是不斷強調是要鞏固跟對方公司的友好關係,但不會跟對方簽署任何合約。如果你是老闆,你心情覺得如何?你會覺得這個經理的做事方式有符合對老闆公開透明、讓老闆監督的原則嗎?」

「….」P男不說話。

「以公司運作來說,當經理要規劃跟對方見面,確實在規劃過程中可以先由下層陸續接觸,了解雙方意象,然後才有進一步的規劃,但是當到要開始規劃實際碰面行程的時候,因為他要代表公司,而不是他個人去跟對方碰面,那他當然有責任在規劃過程中陸續跟老闆報告他的規劃方向,交待他為什麼這樣規劃,這次的行程希望達成的實際目的有哪些。並吸取老闆對這次會議的意見與建議再去做修正,這樣才符合『監督』的原則啊。老實說,我被政客這種只說『鞏固兩岸關係』的空話聽的很倦了,他應該要交待的是他想用怎麼樣實際的作法去鞏固兩岸關係、還有他堅持的實際原則。而不是問他要怎麼談,結果他除了滿面春風,一副要去郊遊很開心的回答說絕對會維護國家主權,結果連記者問他會不會帶國旗小胸章,他回答不會,但原因居然是因為認為這樣對方可能會很尷尬。你要我怎麼相信這樣回答的人會維護國家主權?」

現場的氣氛顯的有點僵,其他兩名男子默默的低著頭喝咖啡不說話。

「因為馬習會,這兩天我一直在看立法院的議事轉播影片,想看看這些立委針對這個事情的反應。像這次規劃馬習會的單位是陸委會,依照職權他們要定期跟立法院的內政委員會報告。結果你們猜立委的反應是什麼?」

兩名男子對看了一下後搖搖頭。

「執政黨立委除了少數幾個有發言,其他大多就直接不講話了。內政委員會為了這個事情,在野黨的委員提出變更議程,要求陸委會主委夏立言應該立刻到國會報告,結果執政黨的委員除了大多迴避出席跟發言外,還故意不處理變更議程的事宜,結果國會也不過就是要求陸委會要來報告,這麼卑微的要求,執政黨在內政委員會的召委就是不處理,然後用宣佈休息的方式就這樣拖過兩天。你們知道這樣浪費了我們多少稅金嘛?」

兩名男子還是不說話的看著M男。

「立法院開門一天,平均要花一千萬元。一千萬元到底多少很難想像對吧?如果以一個便當80元計算,立法院開門一天的錢可以買十二萬五千個便當。這還先不論馬總統去會面到底會不會造成台灣更多的損失。光是他不符合國會監督的流程,實際就已經造成這麼多的金錢損失。」

M男嘆了一口氣,喝了口咖啡。

「我知道兩岸和平很重要,也知道兩岸領導人勢必需要建立見面的機制,這些我都不反對。但是站在人民的立場,我們要去思考的是:難道這些決定不能透過更制度化的法治流程做規範嗎?我們真的要這樣讓行政單位濫權,來侵害人民監督政府的權利嗎?如果我們人民都覺得這些不重要,那台灣真的能夠稱得上是一個民主的國家嗎 ?難道有投票就等同我們已經擁有民主了嗎?」

※※※※※※※※※※※※※※※
【參考資料】
立委出任務:警鐘響起!【馬習會】特殊副本深夜來襲~
http://wevote.tw/SP/ma-xi-meet/

馬習會,問題在哪裡?
https://goo.gl/3AWP00

為什麼國會監督對外政策這麼重要?
http://whogovernstw.org/2015/11/06/fangyuchen13/

黃丞儀:立法院應即彈劾馬總統
http://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8942/1292389

黃丞儀:關於〈立法院應即彈劾馬總統〉的十項說明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20151106/727131/

台灣民眾支持對話,但不是談統一
http://whogovernstw.org/2015/11/05/austinwang13/

台灣勞工環境很惡劣?立法院勞工福利領先全球!
https://goo.gl/VvRYjz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協商=黑箱?

「問你喔,什麼是密室協商啊?」坐在吧台一個三十來歲的女生A,問他身邊的另外一個女生B。

「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呀?」B反問。

「前幾天看到時代力量候選人在攻擊柯建銘,說他跟王金平是密室協商。結果過了幾天,我又看到田秋堇有一個在推薦柯建銘的影片,講說很多的法案之所以可以過,都是透過協商才有辦法,然後我就在想,這樣聽起來協商好像不是壞事,但冠上密室協商的時候,好像又變成不是好事。但就不知道到底所謂的密室協商在立法院來說,到底應該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

「你這問題問的滿好的,不過我覺得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必須要把兩個東西分開來看。一個是黨團協商,一個是密室黑箱。」

「密室黑箱字面上我聽的懂,就是不透明不公開嘛。但是黨團協商又是什麼?」

「黨團協商是一個在立法院運作的流程中,有明確被定義出來的議事規則。簡單來說,審法案的過程裡面,必然會遇到大家對法案沒有共識的時候。當他們遇到這個狀況,不同的黨團是可以透過黨團協商的機制進行立法細部的討論,在討論的過程中,可以修改原本的提案,討論出一個各黨團都可以接受的方案。這部份的運作,跟我們平常看到新聞報導立院質詢不太相同。在立院質詢你要發言都要去登記,發言人一定要在台上講話,每個人發言時間也都有所限制。黨團協商的話就比較像是我們大家找一個大廳坐下來,你一言我一句的討論內容。而不是像質詢在過程中,有發言登記與發言時間的限制。如果說質詢像是站在演講台上你一來我一往的辯論比賽,那協商就比較像是在一個大圓桌上聊天討論。」

「這樣聽起來,滿合理的呀。」A點點頭。「這就有點像是在公司討論一個活動企劃一樣,我們常常都必須要坐下來慢慢聊。如果像辯論比賽那樣的形式,很難有太多的想法交流,因為對談討論本來就有可能發生你一言我一語的狀況。而想法常常就是在這個過程裡面去激盪產生的。」

「而且你去想一個狀況喔,就以你說活動企劃為例子。雖然公司可能為了要做一個企劃而定期每週開會,可是我們常常為了讓那次的開會要順利,很有可能在過程中想到什麼就先去找相關的人員私底下先討論確認。」

「對呀,正式的會議還是要開,但是你不可能什麼大小事全部都真的到會議的時候才來喬啊。」

「你說到一個重點了。就是我們在實際上做事,整體的會議要開,但還是會需要私底下各自去喬很多的細節。如果我們在做公司的事情會遇到這樣的狀況,那我相信在處理國家更複雜的事情上,就不太可能完全避免不需要喬事情。所以我覺得黨團協商本身是一個必要的存在。不然說真的,如果什麼東西都靠表決,那絕對多數的政黨一定都直接佔上風。透過黨團協商,小黨的聲音才有可能在只佔少數的狀況下,也參與討論並被考慮進去。所以問題並不在於黨團協商要不要廢,我覺得他是沒有辦法廢的,廢了以後就是都用表決就好,那又何必討論?那小黨永遠吃虧,什麼法案都不用提了啊!」

B說到有點激動,喝了口水緩緩,又繼續講話。

「問題在於黨團協商的過程應該要透明化。我們自己公司在開會,那是公司的私事,那當然不需要對外透明。可是在立法院立法,是人民納稅、並且人民投票選出的立法委員才可以在那裡立法。那我們當然有權要求了解立法過程到底是怎麼樣。現在為什麼黨團協商被人家說是黑箱協商、密室協商。問題不在於協商,而在於那個協商的過程,留下的紀錄人民是無法查閱的。」

「那像你剛剛說黨團協商在立院運作是有備明確定義的,那留下會議紀錄這個部份有被定義嗎?」A問道。

「答案是有的。在立法院職權行使法裡面,實際上有提到黨團協商需全程錄音、錄影、記錄,併同協商結論刊登於公報。可是如果你真的很認真的去翻立院公報的時候會發現大部分的黨團協商紀錄只用一句「目前協商中」帶過,然後只寫了協商的結論。也就是說你只知道結果,但這些結果當初是怎麼被討論出來的?是誰提了哪一條?誰又不贊成哪一條?這一些你完全不知道。」

「那既然有這樣規定,那他們總應該要有錄音錄影檔留著可以備查吧?」

「公督盟就曾經去問過,現在的狀況是黨團協商的錄音只提供院內的委員申請,而且是要當天有參與的委員才能申請,而且他也只能申請他自己發言的那一段錄音,也無法申請完整的協商過程錄音紀錄。」B一邊說一邊聳聳肩。

「好諷刺喔,法規上寫的很好聽說都要紀錄啊,可是實際上紀錄根本就無法真的被公開。那難怪人家會說是黑箱密室。」A皺了皺眉頭。

「我覺得協商是不可避免的。可是我也不喜歡有些政治人物用:『因為協商不可避免、而為了喬事情所以必須黑箱不能公開。』這是故意把協商跟不公開兩件事混在一起講。他們會說:『如果協商完馬上公開內容,那根本不敢做協商。因為政治本來就會有條件交換。』那我就說,可以不用馬上公開啊。一任立委一共要做四年耶。那你第一年協商的紀錄,不用在當下馬上公開,一年後公開總可以吧?重點是那個紀錄應該要被留下來,讓人民知道這些法為什麼會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樣子。既然法規賦予黨團協商的權力,那就必須要讓人民可以監督。這樣才能真正避免這些立委濫權啊!」

※※※※※※※※※※※※※※※
【參考資料】
立法院最陰暗的角落-黨團協商
http://www.ccw.org.tw/p/15029

立院密室曝光!偷拍協商過程PO上網 高金素梅被質疑作秀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96133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立法關我什麼事?

這天咖啡館休息,蒂瑪決定找別間的特色小餐館待一個下午看看書。也算是同業觀摩吧。這間小餐館在小巷子裡面,位在東區。隔壁桌是兩個女生,看起來大概三十歲出頭的年紀。服務生剛送來一盤大三明治餐點。

「我前幾天看新聞,有一個很瞎的法案三讀通過。」A女取出桌旁的餐刀切著三明治,一邊說著。

「喔?是什麼?」B女看著三明治,回的有些敷衍。

「說18歲以下的小朋友如果使用3C商品超過『合理時間』,那父母要被罰。」

「喔….」

「你不覺得這法條很扯嗎?」

「是有一點啦。但是關我什麼事?反正我以後也不會想結婚生小孩,這法又管不到我。」B女不在乎的說著。

這時候A女放下手上的餐刀,靜靜的看著B女。

「你幹麻這樣盯著我?」原本心不在焉的B女突然警覺了起來。

「我只是在想你說這法又管不到你的事情。」

「這是事實啊。你有時候都會說什麼法怎麼了。但是大部分的法跟我都沒有很直接關係,其實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關心…」聽到A這樣說,B有的語氣有點急促。

「恩…我們先不要討論剛剛那個法了。你記不記得上週我們去逛家樂福,買了很多吃的?」A女口氣輕鬆的問著。

「對呀。」B女講起採購,眼睛突然亮起來「我拿那天買的有機黃豆熬湯,真的好好喝喔!比一般黃豆的味道還好。」

「你怎麼確定他是有機的?」

「….包裝上面有寫呀。」B女被問的莫名其妙。

「可是那有可能是廠商自己寫自己多好,說不定他只是在寫行銷話語而已。」

「可是有機是有公定標準的東西,不能這樣亂寫吧。」

「亂寫會怎麼樣?」A女反問。

「要處罰吧,標示不實什麼的。」

「憑什麼罰?」

「法律有規定吧?什麼消保法之類的。」

「所以這個法,你有沒有覺得離你比較近一點?」A女笑了笑問道。

「……..」B女沉默。

「然後你知道,開公司都要繳稅嗎?」

「何止開公司,我領薪水也要繳稅啊。」B女嚷嚷。

「所以你想想看,賣有機黃豆的公司,會傻傻的繳稅的錢都自己吸收嗎?」

「當然會在售價上把這些成本加進去呀。」

「所以你買的黃豆,有一部分其實是讓賣黃豆的公司繳稅,對吧。」

「是呀。」

「所以你領的每塊錢,都會有一部分拿去繳稅。你花的每一塊錢,也都會有一部分拿去繳稅。但幹麻要繳稅呢?」A女說完喝了口水。

B女想了想,「國家政府需要有錢才能運作啊。」

「所以你繳稅給政府,政府把這些錢拿去做建設、拿去給立法委員薪水,然後立法委員立法。拿去給行政單位的公務人員薪水,然後公務人員負責執法。對吧?」

「….恩,是這樣沒錯。」

「然後因為有公務人員可以執法,才有你剛說的,有機的東西如果亂標示,應該要被罰。」

「對。」

「所以你現在還是覺得,這些法還是跟你無關嗎?」

「……..」B女看著A女。眼神已經不像一開始一樣蠻不在乎。

「當然不是所有的法律跟我們直接相關,但我們生活中,其實很多事情都跟法律有關,只是我們不知道。」A女頓了頓,吃了口三明治。「我們要繳多少稅?食品要標示什麼資訊?這些,都是有法律規範。這是因為我們在一個法治的國家,需要透過法律,去規範大家要遵守的規則。但這些規則,也同時要去規範這個政府能做什麼跟不能做什麼。」

A女放下叉子。「回到剛剛小朋友使用3C商品超過合理時間的法。你覺得這個法真的罰的到嗎?」

「我覺得罰不到。」

「這就是問題。立一個表面上看起來管太多,但實際上又罰不到的法。結果我們繳的稅,還要給這些立委薪水。」A女聳聳肩。「我們自己在工作的時候,如果表現不好,有可能被革職,也可能被扣薪。但這些立委立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法,我們卻什麼都不能做。這個法老實說也管不到我。但我真的不想自我安慰說,這些與我無關。」

A女看著B女不說話,把眼神網窗外一撇。「好了,不說這個了,等等我們到百貨公司逛逛吧?」

「好呀。」B女回答。表情與剛剛已經不太相同了。

※※※※※※※※※※※※※※※
【參考資料】
18歲以下用3C逾半小時 父母要罰

【豆知識】
憲法的意義
行政命令是甚麼?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國會調查兵團

監督行政是立院的職責

好熱的一年,在過了10月以後,才漸漸有秋天的感覺。這幾天連續下雨,騎車不方便。於是蒂瑪撐著傘走到家裡附近的小早餐店吃東西。

前面那一桌,有四個中年婦女在聊天,三不五十老闆娘也會一起加入。

「你有沒有看到今天的水果日報的社論?」婦女A問著。
「你是說那個寫海關查驗進口油漏洞百出的那一篇嗎?」婦女B說。
「對啊,你看這個」婦女A拿著手機給其他人看。社論上寫道

※※※※※※※※※※※※※※※※※※※
台灣從香港進口食用豬油比率在2007年開始大幅下降,從原本的五、六千噸,到2013年竟然沒進口了。相反的,台灣從香港進口餿水油比率2008年後逐年大增。從2007年原本沒進口,到2014年前半年就進口2114噸。

這些油是誰進口?進口做什麼?有沒有流入食品大廠重新精製降低酸價成為我們的食用油?全部沒人管理,政府一問三不知。
※※※※※※※※※※※※※※※※※※※

「食用油市場理論上應該才是大宗吧。」婦女C說。
「對啊,結果豬油不進口了,改進一大堆餿水油,這代表…」婦女B接話。
「代表我們已經吃用餿水油做的食用油好幾年了,我們都不知道。」婦女A嘆了口氣。
「…..好么壽」婦女C楞了楞,吐出了幾個字。

老闆娘送上紅茶跟三明治,加入婦女們的對話。

「然後這麼重要的事情,立委應該要持續針對這個事情去要求行政院改進、提出具體計畫的。」老闆娘說。

「結果審計部長因為MG149的案子被立委罵混吃等死。我還真希望他們有同樣的guts去這樣質詢行政院」婦女C說

「說真的,我看電視新聞,還有部分立委的反應,都會懷疑,台灣除了台北市要選市長,都沒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值得立委去追打了嗎?油是我們每天在吃的,卻也只有少數幾個立委針對這件事情努力的查資料跟爆料。查到的資料還是從FB上立委的個人頁看到的。」婦女C感嘆的說著。

「現在小吃攤的生意都因為這樣影響很大,像我們生意也都有影響,雖然新聞報的不多。不過他們的損失,不會比那些有上新聞的名店少。」老闆娘說道。跟著婦女們繼續談論著油的問題。

蒂瑪一邊吃著蛋餅一邊想:立法院的職責除了立法,也要去督促行政院。但是當行政院擺爛的時候,該怎麼辦?為什麼現在會有行政院失能的問題?而針對油的問題,人民除了少吃外食,上街遊行抗議,是不是也有可能再多做些什麼呢?

※※※※※※※※※※※※※※※
蘋果社論:混吃等死的行政團隊

立委質詢都不用作功課的嗎?

中午時間,咖啡館的生意很好。蒂瑪正低頭處理結帳時,突然聽到一陣非常誇張的笑聲,忍不住抬頭看了一下。在靠角落的位子,有四個男生坐在那聊天,笑聲是來自於其中一個。

蒂瑪心裡想著:咖啡廳這麼吵還可以笑到我這都聽的到,也太誇張了。接著就繼續在櫃檯忙。

下午咖啡廳休息時,服務生們嘰嘰喳喳的聊著。
「早上咖啡廳來了一個帥哥耶!」
「對阿,超帥der~~」

『你們在說什麼呀?』蒂瑪端了幾杯咖啡過來。

「蒂瑪蒂瑪,你中午有沒有聽到有一桌客人笑的很大聲?」服務生M很開心的問著。

『喔,有啊,我想說那麼吵,還可以笑到我在櫃檯都聽的到,也太誇張了。』蒂瑪放下咖啡,拉開椅子坐下。

「就是那一桌,裡面有一個客人好帥喔~」服務生S露出像看到偶像的表情。
「對啊,我那時候在幫他們點餐說。」

『所以他們在笑什麼?』蒂瑪問著。跟服務生相比,蒂瑪只關心發生了什麼事情,對那個客人沒有太大的興趣。

「就是他們在看影片啦!聽說是昨天有人在ptt爆卦,說有立委質詢的時候,說我們網路只有4G,韓國都8G了。」
「然後那個帥哥就邊笑邊說:『真的很誇張耶,他以為是隨身碟喔,立委質詢都不用作功課嗎?』」

『原來是這樣啊…』
蒂瑪喝了口咖啡,想到前幾天看到的另外一個質詢片段。
『真奇怪,立法委員該追究行政單位的沒做,這種奇怪的質詢倒是不少…』蒂瑪緩緩的說著。

「喔,對呀,感覺我們繳稅在繳心酸的耶….」服務生Z若有所思的應和著。

※※※※※※※※※※※※※※※
潘立委:「台灣才4G,韓國都8G了!!」
立委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