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立法院 下的所有文章

盯立委沒有用嗎?

K小姐下午來到咖啡廳。

『哈囉!不好意思特別找你來一趟,有些事情想請教但實在抽不出時間跟你另外約。』蒂瑪端出了花茶跟一籃蒜味麵包。

「不會啦,反正我跑保險的原本時間就比較自由。」K小姐笑笑的說著。

K小姐是蒂瑪學生時代打工認識的朋友,現在工作是保險業務員。但他另外一個身分是個積極參加性別運動的志工。

『我想說你有在一些非營利組織機構的經驗,有些關於立法程序的問題你可能比較知道。』蒂瑪開口。

「不敢這樣說,但我知道的我可以盡量告訴你囉。」K小姐喝了一口花茶。

『先給你看一下這段影片』蒂瑪拿出ipad,點開了一段立委提案,被異議掉的影片。

『畫面上看不出是誰有異議。聽說立法院三週後釋出的會議記錄應該會寫,但那實在太久了…』
蒂瑪頓了頓。
『我不了解立法院的審查流程。我想問的是,從這個影片是否可以去推斷,是立委有異議、還是行政單位有異議呢?』

K小姐想了想,把影片重新播放再看了一次。
「一般來說,如果是立委有異議,正常的流程應該是要訴諸立委表決。這影片結尾是主席要下一個立委發言,所以理論上應該是行政院提出異議。」

『那行政院提出異議的話,這個提案就這樣擺著了嗎?後面會怎麼處理?』蒂瑪問著。

「有兩種可能性,因為是行政院提出異議,所以行政院必須要送出『對案』,所謂對案簡單來說就是行政院針對這個案子提出的另外一個版本。另外一個可能性是讓這個案子回到所屬的委員會去表決,提出協商的版本。」
「而這中間就有很大的操作空間。例如假如行政院不打算處理這個提案。他們就可以用一直研議的方式,只要沒有提出對案,就不用送立法院審。基本上就是拖啦。」

K小姐調整了一下坐姿,繼續說著。
「但如果是認真的立委,他也可以利用這個方式,先擋下粗糙的法案,再透過這個過程去補法案的漏洞。」
「所以一個提案被擋下來,有幾種可能性,一個是技術拖延不審、一個是透過異議讓法條修的更完備後再審。」
K小姐說完,拿起一片麵包咬了一口。

蒂瑪聽完,突然想到一件事。
『就像服務貿易協議的監督條例一樣,拖到現在都還沒有審。』

「沒錯。這是議事技術的一部分。你可以把這想像成是商業上的一種談判技巧,他其實是合法也合理的,重點是要看立委怎麼使用。」K小姐回答。

『這樣聽起來,以這段影片來說,如果去追打立委是沒有用的嗎?之前跟同事在討論,我們想說看能否透過打電話給立委的方式,逼他們說出是誰有異議。』蒂瑪覺得有點洩氣,難道人民真的擋不了不合理的「擋案」嗎?

「不能說沒有用喔。因為監督行政機關原本就是立法院的職責之一。立委除了可以提出自己版本的對案,也可以要求排案、要求官員回答問題、要求逐條審議。基於監督的角度,立委可以要求行政院出來說明哪個單位有異議,問他們什麼時候要提對案。所以…」

K小姐喝了口茶。

「如果要打電話去給立委,除了可以先詢問是哪個行政單位提出異議,也可以跟立委施加壓力,要求他們針對這個議題表態、要求他們要針對行政院提對案的進度做追蹤。雖然打電話這個動作,對立委來說僅供參考,但只要這樣做的人夠多,對立委還是可以形成一定的壓力的。」

『了解…謝謝你啦!』

「客氣了。你這壺花茶好香耶。」

『你喜歡這個味道嗎?這給你。這是綜合包,除了這款還有其他三種口味,你可以試試。』蒂瑪從架上拿了一個盒子給K小姐,盒子的外包裝很精緻。

「好呀,謝謝招待,這包我就帶回去囉!」K小姐笑笑的收下。蒂瑪跟著K小姐一起到門口。

K小姐離開後,蒂瑪一邊想著:如果可以把這些資訊整理起來,做成傳單拿去發,是否能夠讓更多的人一起關注這件事情呢?
『雖然不知道這樣做能有多少用處…』蒂瑪喃喃自語著。
『不過,這不就像當初開這間咖啡廳的時候一樣嗎?那時候也不知道做不做的起來。但如果因為預知註定會失敗就不做,又要怎麼累積成功的能量呢?』

『就做吧。』蒂瑪下了決心,對自己說著。

※※※※※※※※※※※※※※※
洪秀柱: 食安法 因 院會有異議 所以 本案暫不處理
立委電話
郭烈成坦承收購動物屍油混充食用油 賣給強冠
政府應建立能讓無良商人受嚴懲的稽查制度

香港警察 vs. 台灣立委

十月,天氣終於開始有入秋的感覺。蒂瑪到巷口的早餐店,點了薯餅、蛋餅。後面桌子坐著兩名男子,邊吃邊聊著這兩天的新聞。

「前幾天香港學運因為警察丟煙霧彈,開始有衝突,台灣的媒體才陸續有了大量的報導。但這兩天因為狀況維持在相對和平的狀態。媒體關注的比例感覺開始有點降溫了。」男子A說。

「對照之前情殺案還有MG149帳戶的報導,感覺很諷刺齁。超沒有比例原則的。你看,今天中國時報的頭條還是台灣9月高溫破紀錄」男子B拿起桌上的報紙,指著頭版說著。

「政論節目討論還是很熱啦。有些媒體報導嚴重不符合比例原則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知道中天昨天電視報導說,那些占中的香港民眾,是為了守夜迎接中國十月一日國慶嗎?」男子A露出很不屑的表情。

「很扯耶,我以為這種事情只有中國媒體會做。感覺上就是『唉呀大家都在報香港的事情了我不得不只好跟著報,但即使報導也還是要幫忙擦粉一下』的那種感覺,這年頭誰會守夜迎接國慶啊….」男子A接著喝了一大口的奶茶。

「你剛說到煙霧彈,倒是讓我想到前幾天吳育昇的新聞,他提案要求警察執勤時能跟港警一樣使用『辣椒噴霧器』。」男子B說著。

「有這種事?這提案也太扯了吧!台灣318期間學生佔領行政院那次,他們清晨不顧人數比例,警察明明有人數優勢,把人抬離的動作不去做,硬是用水車清場我已經覺得太誇張了。立委還敢提這種案?」男子A很驚訝,聲調明顯提高了起來。

「怎麼不敢?如果沒有民眾監督,他們當然敢。這事情後來被媒體報導之後,被擋下來了。」男子B苦笑。

「…你知道嗎,我前幾天才看到一個報導,說香港有警察在用辣椒噴霧器噴完民眾後,看到民眾眼睛睜不開很痛苦,後來拿了自己的水壺幫民眾沖洗眼睛。也有好幾名警察辭職,不願意繼續助紂為虐。然後台灣的立委提案要讓警察要可以用『辣椒噴霧器』,我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男子A搖了搖頭,轉頭過去看著電視螢幕,沉默著。

「在香港,有警察願意跟人民站在一起。在台灣,有立委繼續站在高牆對人民丟雞蛋。」男子B嘆了口氣。

離開了早餐店,蒂瑪邊走邊想著:立委提這種案,抱的是怎樣的心態呢?之前他被很多人提罷免的時候,後來也在立院提案要提高罷免門檻。兩相比對,是同樣的行為模式。維護自己的利益優先,不惜削弱人民應有的權力。但為什麼他們敢這樣呢?他們是不是就是在賭,賭人民不會看,賭人民不懂,賭人民不會監督?賭不管他們怎麼做,也不會真的受到選票的制裁?

※※※※※※※※※※※※※※※
【參考資料】
吳育昇提案增用辣椒噴霧 江宜樺打臉否決 

食安稽查提案,是誰有異議?

下午輪班休息時,蒂瑪帶咖啡廳幾個服務生一起到附近的麵店吃東西。

「蒂瑪蒂瑪~這個影片你有看過嗎?」服務生M拿著手機湊到蒂瑪面前。影片上是立委黃志雄,像是在念稿一樣念了一長串的東西。

『有,這我有看過。老實說,看了還滿生氣的。』蒂瑪嘆了口氣。

「這真的很扯耶!我實在不懂,這些立委連署的提案,內容看起來很正常,都是應該做的啊!」服務生S忿忿不平。

「對啊,而且相關詳細辦法也是要先請行政院擬出來再說。怎麼會連只是要先去函請行政院研究研究,都有異議啊?」服務生M也顯得怒氣沖沖的。

「畫面上看不出來是誰有異議,真的很生氣。」一直在旁邊靜靜聽大家說話的服務生Z這時候也出聲附和。

「我覺得我們應該要打電話給立委,要他們把有異議的人的名字給吐出來」服務生S說著。

『….這方法好像不錯耶,我們應該找親朋好友一起打電話或email給自己選區的立委,去把那些有異議的立委挖出來才對。甚至應該要問他們對這個提案的意見。』蒂瑪若有所思的說著。

「好啊!就這樣做!」服務生M擊了擊手掌。

【參考資料】
洪秀柱: 食安法 因 院會有異議 所以 本案暫不處理
立委電話
郭烈成坦承收購動物屍油混充食用油 賣給強冠
政府應建立能讓無良商人受嚴懲的稽查制度

服務貿易協議被歸類成行政命令,合理嗎?

『我記得那個時候服貿吵的很兇的時候,有一個說法是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屬於行政命令。所以只要備查即可。但是…什麼是行政命令呢?』

蒂瑪撥了電話給莉格。

「行政命令?依照中華民國憲法來說,中華民國的法規分為憲法、法律、命令,三個層級。越後面位階越低。下位階的不能違背上位階的規定。而行政命令就是屬於命令這個層級。」說完,莉格喝了口水。

『行政命令是做什麼用的呢?』蒂瑪不解。

「簡單來說就是行政部門的內部規範。就像公司都會有公司內部的規範,去規範各種做事的流程、或評估的內容。像在公司有公司的請假制度。同樣的,公家行政部門內部不管是針對人事、或是工作內容、執行範圍,也都要有相關的規範。基本上就是上級對下屬發出的行為命令。」

『原來如此….謝啦』

「你那麼晚打來就只為了問這個啊?」莉格打了個哈欠。

『哈哈….資料查到一半突然想問,不好意思啊,下次去宜蘭再帶好咖啡豆給你補償』蒂瑪語氣中帶著抱歉。

「哪那麼見外啦,好啦天也晚了,別太晚睡啊。」

掛上電話後,蒂瑪想著。
那服務貿易協議被歸類成行政命令,合理嗎?

※※※※※※※※蒂瑪小姐的筆記時間 start※※※※※※※※
【立法院職權之五】
立法院除了有立法權外,也擁有行政監督權。行政院必須要針對施政內容,對立法院提出施政方針及施政報告。所以立法院開議第一個會期,行政院長會在院會接受立委質詢。

而為了落實行政監督權,各個行政機關所發佈的行政命令都要送到立法院備查。經過立法院審查如果發現有違法,或是應該要以法律方式規範卻故意以行政命令蒙混的內容,立法院有權決議要求該機關在2個月內針對該內容修正或廢止,逾期沒有修正廢止,那行政命令就等同失效。

而行政命令交付審查,若在3個月內沒有完成審查,就會視為已經審查。只有特殊的狀況可以延展,且延展只限一次。

※※※※※※※※蒂瑪小姐的筆記時間 end※※※※※※※※

『雖然上網看了很多資料,但對服貿協議應該屬於行政命令?還是條約案?還是國家重要事項?感覺看不是很懂,但是…』

蒂瑪走進浴室,一邊刷牙一邊想著。

『以一個比較直覺的想法,服務貿易協議是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交流,在兩個不同的政權要交流的前提下。若交流的內容有涉及必須以政府公權力介入管制跟規範,像是如果開放了本來沒有說能的開放項目要怎麼罰這類的。那理論上執行內容就必須要有相關的法源依據。不然要怎麼罰怎麼管呢?』

『那如果沒有這樣的依據,就要先立法。既然要立法,那把服貿協議歸納到行政命令,是不是根本就是要刻意迴避什麼呢?』

浴室的燈泡閃了一下,蒂瑪抬頭望了望。還沒壞。便又低著頭準備漱口。

『而且怎麼想,服貿協議當成行政內規在送,根本超怪的啊….公司跟公司之間交換交流所簽訂的合約,也不會被拿來當做公司內規在看,不是嗎?』

蒂瑪嘆了口氣。

『感覺上,政府就只是在用各種方式欺騙我們這些不懂法律的小老百姓…』

立法院職權之四:宣戰案、媾和案、條約案及國家其他重要事項

『國家關係…如果不是常出國的人,應該會覺得這離自己很遙遠吧…』
蒂瑪泡了一壺花茶,準備來做今天的功課。

『雖然很多詞彙搞不太懂,不過多看幾次,多查些資料,好像慢慢比較有fu了,準備開工!』

※※※※※※※※蒂瑪小姐的筆記時間 start※※※※※※※※
【立法院職權之四】
立法院可決議範圍中的宣戰案、媾和案、條約案及國家其他重要事項,我把這幾項歸類為國家關係類。原因是這幾項都跟其他國的互動、交流有所關係。

◎宣戰案是指中華民國對他國宣戰。

◎媾和案是指當中華民國與他國正在交戰時,欲和議停止戰爭,也就是停火協議的意思。

◎條約案是指中華民國與他國或是國際組織所訂定的國際書面協定,可以用的名稱包含條約、公約、協定。主要是內容直接涉及國家重要事項,或是人民權利義務且有法律效力者。
大法官解釋 釋字第 329 號:http://goo.gl/Y1K1Zc
條約案簡單來說,就是類似企業與企業之間簽訂合約一樣。只是變成國與國之間的合約。

◎國家其他重要事項:有分廣義跟狹義的定義,廣義泛指總統+行政司法考試監察四院所掌管的事項,都屬國家重要事項。但這樣的定義太寬,且會違背憲法上的五權分治,容易有爭議。
而狹義的定義是跟立法院有密切關連的職權,且非總統或其他四院可以單獨決定的事項。
(中華民國憲法釋論 p228:http://goo.gl/vTAhk6)
(國家其他重要事項的範圍不明確討論可見「月旦法學雜誌第218期」p46:http://goo.gl/VMi53n)
—–>感覺上範圍定義還是非常不明確,這是否會有很多的操作空間呢?

上述幾項由於都牽涉到國家關係,所以一定都要送立法院審議。

※※※※※※※※蒂瑪小姐的筆記時間 end※※※※※※※※
『這麼說起來,兩岸服務貿易協定,從字面上來看,應該是屬於條約案囉?』
闔上筆電,蒂瑪若有所思。

『…我怎麼記得之前看新聞的時候,總統有提出另外一個說法,等等….』
皺了皺眉頭,好像想到了什麼,重新翻開了筆電。

『不太對…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蒂瑪決定今天晚點睡,要把一些事情搞清楚。

立法院職權之三:戒嚴案、大赦案

『這裡的筆記還真難整理…沒想到只是想要搞懂名詞解釋也這麼複雜啊…』蒂瑪的電腦畫面停留在youtube,剛看完一段資料影片。

『重點是才看第一段而已…』蒂瑪覺得有點苦惱。

『可是如果不搞清楚,就不會知道立法院運作的魔鬼都藏在哪…還是努力搞懂吧!』這次蒂瑪拿出了紙筆,想著用畫的也許可以幫助釐清思緒。

※※※※※※※※蒂瑪小姐的筆記時間 start※※※※※※※※

【立法院職權之三】
立法院可決議範圍中的戒嚴案、大赦案這兩個,我把它歸成社會秩序類。原因是他走的不是一般法律。甚至可能直接跟現行法律衝突。是特殊狀況下才能被實行。重點是他們的判決都不是由司法機關決定(法律案的判決都是由司法機關獨立運作的)。

●什麼是大赦案?
大赦是指國家元首,或國家最高權力機構針對某一個範圍的犯罪一律給予赦免的制度。不單純只是免除刑罰執行,還包含犯罪記錄消滅。已經受罪的經過大赦,等同罪行宣告無效、不再追訴。

我的理解是…例如大赦死刑,先假設其中一個死刑犯犯的罪是「蓄意殺人」。那大赦後除了不執行死刑,他「蓄意殺人」的「犯罪記錄」也會一同消滅。因此他個人記錄上就不會再有這個犯罪前科。

維基百科大赦:http://goo.gl/2ZaGqn

●什麼是戒嚴案?
戒嚴的英文翻譯是Martial law,字面上直接翻譯就是用軍事管制國家。通常只有在非常時期,例如國家遭遇戰爭、叛亂,才會依狀況宣布戒嚴。

這樣寫感覺沒什麼,但施行戒嚴對國家人民的生活影響卻非常非常大,原因是一般法條在戒嚴的情況下,可以「不適用」,以軍事最高機構的判決為優先。台灣戒嚴史網路上有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CIXIHa6GAQ),下次筆記再獨立整理出來。

戒嚴案的執行程序是由總統依法宣布戒嚴,但需經過立法院的通過追認。而且立法院有決議要求總統解嚴(也就是不得戒嚴)的權力。

※※※※※※※※蒂瑪小姐的筆記時間 end※※※※※※※※

『戒嚴案的實際執行狀況,影響範圍整個超出我的想像….』蒂瑪在筆記本上寫下1949~1987。

『台灣戒嚴解除的時候,我才八歲而已,根本沒印象沒感覺…在戒嚴底下的生活,實際一般人的感受到底是什麼呢?』

蒂瑪看著窗外,決定這禮拜的假期,去拜訪幾個比較年長的朋友。

立委質詢,淪為互褒、做球、作秀。

蒂瑪拿起手機划FB,閃過一則新聞
*********************************
【馬英九為何得艾森豪和平獎? 江揆:不太清楚】
國民黨立委徐少萍今質詢行政院長江宜樺,拿出今天出刊的《中國時報》指出,馬英九總統獲得艾森豪和平獎,問江揆知不知道馬總統為何得獎?
新聞來源:http://goo.gl/I9821M
立委質詢ivod:http://goo.gl/wDt6je
*********************************
蒂瑪心裡想著
『這整篇新聞寫徐少萍在立院質詢時,除了描述馬總統得了什麼獎,還有說為什麼其他新聞都沒在報導,但是….』

『這是立法院,不是政論節目,不是嗎?』

『馬總統得了什麼獎、有多少新聞報,為什麼這個問題要去問行政院長?這跟行政院長治國有什麼關連呢?』

『立委在立法院質詢的職責,應該是監督行政體系做了什麼、沒做什麼,並針對沒做什麼跟做不好的部份提出質詢吧?』

『這些立法委員,是不是已經把立法質詢當做只是另外一個政論節目,而並沒有認真正視質詢應該要做什麼呢?』

『在新聞沒有報的部份,這些立委到底都在質詢的時候講些什麼呢…』

一想起立委在立院質詢很可能都是像這樣說些言不及意、無關緊要的話,蒂瑪不禁打了冷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