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罷工 下的所有文章

高薪者不該罷工?

「這次華航機師罷工事件,我發現網路上資訊超級亂。」T女說。

S女點點頭。「是啊,我最大的感覺就是資方的各種放話,混淆視聽,試圖把機師貼上『貪婪』的標籤。然後媒體把機師罷工貼上『藍綠惡鬥』『陰謀論』的標籤也不惶多讓。

然後不意外的是因為罷工的是機師,就一定會聽到『不爽不要做』『別人比你更辛苦都沒罷工了』的說法。」

T女嘆了口氣。「老實說,我對很多勞方抱持『不爽不要做』『別人比你更辛苦都沒罷工了』的說法覺得很疑惑耶。因為罷工要承擔的壓力其實很大,例如勞方跟資方比起來,資方可以一個月用其他方式去讓公司業務可以持續進行,有經濟壓力的勞方卻很難一個月沒薪水,特別是薪水越低的更經不起。

也就是說,高薪的勞工某個程度上比較有本錢承擔罷工的風險,但如果連高薪的勞工罷工都爭取不到權益。那更不要講低薪的,那是想罷工都不用想。那為什麼這些勞工反而會反對罷工呢?」

「恩,如果那些人有想到這些,自然就不至於反對罷工了。我覺得真正的原因是人性裡面本來就有『嫉妒』『見不得別人好』的黑暗面。所以你看資方或是反對罷工方,很多人就會用薪資在批評,說這些機師薪水很高,罷工爭取更好的權益是『貪婪』。這會觸動到其他人心裡那種『見不得別人好』的黑暗面,於是就有這些批評了。」S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我有時候會想,那為什麼在國外,例如德國法國,他們人民就對罷工比較友善呢?難道真的是因為他們的人民素質比較好嗎?」

「我以前也有『是不是人家人民素質比較好』的這種想法。但這幾年我慢慢有個感覺,人家之所以對罷工相對友善且習以為常,其實是整個社會在經歷多場罷工的過程中,一次又一次反思的結果。」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T女搖搖頭。

「以法國為例子,他們也不是一開始就允許罷工的。在一七九一年法律還明確禁止同業集會結社,一八六四年才承認結社權。罷工權則是二戰結束後,一九四六年在憲法裡寫到『罷工權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內行使』,這時候才變成公民的法定權利。」S女說。

「這樣說起來,我們是今天看到他們已經對罷工習以為常的樣子,但如果把整個罷工史拉出來看,他們其實也經歷過認為勞工不該罷工的年代。」T女說。

「是啊,你看從一七九一年到一八六四年歷經幾年?七十三年耶。任何的觀念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的。所以在感情上,我其實可以理解那些因為『嫉妒』心態而仇視高薪者認為他們憑什麼罷工的心情。那就是人性使然而已,我相信在法國的歷史上,一定也走過這個歷程。

但是罷工權能否成為我們覺得重要且必要的一種價值,重點就在於我們每個人,是否可以在『嫉妒』心態過後,回頭再多想一點點:因為『見不得別人好』的心態,衍生對罷工行為的反對,到最後對整體勞工權到底是好還是壞?這個思考過程,我覺得是每個社會都得自己走過一次。」

T女點點頭。「你講這個會讓我想到一句話『歷史的推進不是一個人往前走一百步,而是一百個人往前走一步』,對於公民權的思考,其實也是一樣啊!」

「是啊,所以我現在會抱持的想法是,當然可以嫉妒,當然可以不爽別人憑什麼罷工,但是嫉妒完不爽完以後,我們是不是都可以試圖再多思考一點。社會制度可以經由別人的經驗直接學習跟一定程度的挪用,但對於思考制度造成的影響要如何改進,以及公民權利的使用與反思,卻是沒有捷徑的。

台灣其實算很幸運,有很多的國家的經驗可以作為參考。法國以前為什麼要走那麼多年,是因為沒有太多外國經驗可以參考,很多事只能靠自己摸索。但重點還是,台灣的公民們是否願意一起思考這些問題?如果只淪為各種情緒不滿的指控,說真的也枉費我們活在這個有很多參考資料可以找來看的年代。」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品味法國罷工文化
https://www.epochweekly.com/b5/109/6000.htm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為什麼要支持罷工?

「不好意思睡過頭,我現在出門。」打電話給朋友交待了一下後,我抓了外套就匆匆的跑了出去。

今天是跟高中死黨約在咖啡館聊天,其實之前很久沒有聯絡了。一直到去年佔領立法院,我在街頭聽講的時候,又遇到了他們。這種多年不見後在街頭再次遇到的感覺很奇妙。在那之後,我們偶爾就會約出來聊聊天。

不過這次我睡過頭了,唉,這時候的公車似乎都會走得特別慢。經過了一間公立幼稚園,我想到前幾天看的一個新聞:

『●讓人民不再是弱勢!德國家長支持老師罷工●
德國公立幼稚園老師無限期罷工,希望政府增加幼稚園的預算並且提高薪水。因為幼稚園老師的平均薪水遠低於全國平均薪水的16%以上。罷工到現在已經兩週了,而也有家長因為這樣,必須要請假甚至辭職回家帶小孩。但德國大部份的家長,都支持老師罷工的決定。而雖然也有家長受不了也出來抗議,但抗議對象卻不是幼稚園,而是市政府。因為他們說誰照顧他們的孩子,他們就也應該要有合理的待遇。』

「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台灣呢?」我喃喃自語著。

「哈囉!」終於趕到了。

「你先點飲料吧~」W拿了菜單給我。

「你們有看到德國幼稚園的那個新聞嗎?」S說。

「有啊,我看完一直想到前幾年關廠工人臥軌的事情。」Y點點頭。

「當時我還在場呢…好多人喊著壓過去,抬走。其實我在那個當下,心裡想的跟那些人是一樣的。我只想到我想回家,卻沒辦法坐火車。而沒有去想過,他們為什麼必須要用到這麼激烈的手段。回家我跟我女朋友提這件事情,結果就被我女朋友罵了。」我說。

「結果你女朋友還比你有正義感啊。」

「是啊…後來我上網查,才知道他們這些年來遇到的困境。臥軌已經是最後不得不的作法了。知道這些以後,我覺得滿慚愧的。」

「可是啊,你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類似的事情發生在德國,德國人的反應是那樣,台灣人的反應是這樣?」

「台灣人就奴啊…」S苦笑。

「可是有誰是天生就奴的?」W追問。

大家不說話。這時候服務生過來送來了我的拿鐵。

「在去年佔領事件以後,我開始試著去讀一些書,特別是有關於國外的民主制度發展相關的,我有些感觸。」

「怎麼說?」

「教育真的很重要。他會影響整個世代對於國家跟對於自己的想法。我們去回想一下我們以前在學校的經驗,你有沒有發現大部分時候,我們是不被鼓勵問問題、質疑權威的?」

「是啊。長輩也幾乎是不容許被挑戰的。」

「然後問為什麼是不被鼓勵的,追根究底打破沙鍋問到底也是不被鼓勵的。你如果在接近下課的時候舉手說有問題,可能就會被同學瞪,覺得你耽誤了大家的下課時間。」

「沒錯,這種通常人緣都很差,所以我以前人緣總是很差。」S大笑。

「於是我們整個世代的教育結果就是:你顧好你自己就好了。然後上面說什麼你就照做就對了,不用想太多。結果呢?不用想太多,所以老闆不容質疑,老闆要什麼就做什麼。不用想太多,所以政府不該質疑,政府做什麼反對的就是阻礙社會和諧。用這樣的價值觀洗了兩代,三代,後面的反抗者反而會被同樣是平民百姓的人認為是麻煩製造者。而這也正是當權者最希望的狀態,他只要放著平民百姓自己去鬥爭就好了。我們可能在我們自己的專業上還是會懂得發問,但一旦離開專業,面對政府,面對社會,我們發問思考的能力好像就被廢掉了一樣。」

「變得很習慣看報紙寫什麼就跟著罵,卻沒有能力去想問題背後的問題。」

「對,因為在教育的過程中,從來沒有被培養過這樣的能力,也就不會認為需要去思考現況背後的問題。以至於我們幾乎沒有能力去看到或是會想去思考結構性的問題。而只能在看得到自己直接利益的部份打轉。於是很多人在遇到關廠工人臥軌的當下,第一個只想到自己無法回家,就不再去思考為什麽他們要臥軌。因為我們這整個世代幾乎沒有換位思考的能力跟習慣啊。」

「像德國,他們經歷過納粹,在那之後,他們整個世代到現在都還一直在對當時做各種形式的反省。他們並不是在一夕之間,就變成現在這樣,而是經歷過對於歷史的誠實面對,還有深刻的反省與反思。透過教育培養思辨能力,而慢慢的走到今天這個樣子。」

「所以…如果我們希望台灣社會可以變得更好,也許我們該問的是,我們有沒有先意識到因為基本教育方式而導致我們有先天思考上的盲點?我們願不願意透過自我學習去檢討、反省、然後改進我們自己的盲點?只有當整個社會都願意更深刻的自省跟反思,我們才能在未來有機會可以走到像德國現在的程度。那我們自己到底希不希望走向這樣的方向呢?」

※※※※※※※※※※※※※※※
【參考資料】
讓人民不再是弱勢!德國家長支持老師罷工
http://goo.gl/gDYUgj

德國幼稚園老師罷工已超過兩週 還要繼續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32392766.A.954.html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