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自由 下的所有文章

六四的意義?

「我剛在ptt看到中國有一個做腳踏車租用的服務,推出一個活動,結果聽說兩天就被要求下架。」A女說。

「什麼活動?」B女問。

「就是他們鼓勵使用者用他們的app去尋找有坦克圖樣的腳踏車,活動說只要騎這些車超過兩次以上的用戶,就有機會可以得到大獎。

但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故意,用app打開找這些單車的位置,就這麼剛好都停在天安門旁,app上面的畫面看起來,就像是一整隊的坦克開過天安門似的。」A女說完,咬了一口蛋糕。

C女若有所思。「….不管是什麼原因,活動馬上被中國政府河蟹真的是不意外,但你說這讓我想到最近的一個新聞,據說去年四川幾個居民被中國政府逮捕,理由是製造六四紀念白酒,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而諷刺的是,有很多的文獻都顯示六四武力鎮壓的血腥。但有些中國的年輕人,卻認為六四是捏造的不存在的。」

B女搖搖頭嘆了口氣。「唉,從這些新聞,就真的可以感受到現在的台灣與中國有多大的不同。但這也讓我想到台灣的228。今年是六四後第28年了吧?當年的228,國民政府也是禁止人民談論。一直到228四十週年的時候,才由鄭南榕跟黨外人士開始著手進行平反,開啟後面一連串的平反運動。我甚至懷疑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我們今天會不會根本完全不知道二二八的存在?我們會不會也覺得二二八是捏造的?

鄭南榕當年在1987開始228平反行動,而兩年後的中國就發生六四天安門坦克鎮壓事件。我覺得六四跟二二八的本質,反映的都是威權暴政對於人民反抗的態度,就是鎮壓鎮壓再鎮壓。」

C女喝了口咖啡後接著說道。「而且不管是中國政府還是當年的國民黨政府,處理這種『記憶』的態度也很相似。1980年代,台灣即使解嚴了卻還在白色恐怖的統治。而中國發生了六四。台灣因為狀態特殊有美國的介入,於是當年國民黨政府在國際跟國內的壓力下,不得不逐漸打開民主體制的大門。也因此台灣跟中國在政府體制上逐漸走出了不一樣的路。

但即使在我們這代,我們在歷史課本上念到228時,依舊只教私菸查緝事件,而完全不提當時台灣的知識份子群起到現在的行政院發起和平請願,最後卻遭國民黨屠殺的歷史。在事件發生當下,他們用流血鎮壓封住人民的嘴,對於後代,他們透過掌控教育內容,不希望你知道的就不告訴你。而當年經歷的人,因為高壓統治帶來的恐懼,也不敢講了。於是這樣經過一代兩代,等到第三代,就沒有人記得了。

中國政府也是一樣,他們想要人民淡忘六四,除了在網路上把六四視為敏感詞不能找到相關資料,打壓所有對六四的紀念活動。並且藉由修改事件稱呼方式降低大家對六四的印象。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輕輕帶過。

但如果我們總是因為這樣成為對歷史失憶的人,那歷史的悲劇就只會不斷的重演。」

C女說完,三個人對望安靜了一陣子。

B女一邊攪拌咖啡,慢慢地說著。「我常在想,自由是什麼?人權是什麼?中國在很多事情上乍看之下很自由,經濟也好,企業創新也好。在我所處的產業我所看到的,我得承認中國的某些數位發展已經超越台灣好幾輪。

但中國自由嗎?中國有人權嗎?如果中國真的自由又有人權,又為何會發生李明哲被捕的事情?

拚經濟很重要。但拼經濟真的可以凌駕在自由與人權之上嗎?我有時候覺得,自由跟人權就像呼吸空氣一樣。你不會特別感覺到空氣的存在,在你的呼吸吐納之間,他就在那,你甚至不會覺得他有什麼重要。但一直到有一天,也許是呼吸不順暢,也許是溺水了,你才會驚覺原來平凡的呼吸空氣是如此的重要。但人不會沒事溺水,所以大多數時候我們很難感覺到自由與人權有什麼重要。

中國的六四事件是個巨大暴政壓制下的悲劇。而對於台灣,理解他國歷史的意義,就在於把歷史當成鏡子,要看到台灣與中國是如何走上不同的路,並去思考台灣的未來又要往哪裡走。」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爆卦] 小藍單車64尋找坦克活動緊急終止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96462517.A.1BD.html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極度恐怖20圖 慎入
http://tw.aboluowang.com/2015/0607/567669.html

令中國頭疼 天安門事件紀念酒「八酒六四」抵香港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087274

六四事件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六四事件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人無故消失,正常嗎?

「你有沒有看中國那個格鬥狂人徐曉東的新聞呀?」T男說。

「有啊,他不是在中國因為20秒打敗一個打太極拳的對手,後來又因為直播放話所以聲名大噪?我記得他後來還說要來台灣跟什麼館長單挑的,然後就沒注意這件事了。」S男回答。

「我其實本來沒有注意到這個新聞,之前只覺得聽起來就是一個會打拳但處事魯莽的直播主。不過魯莽又不是什麼大事。

一直到後來我注意到新聞說他在個人直播上哭訴說中國武協下令他不能有名,所以他被他原本當教練的武館的除名了,武館也不讓他在微博發文說自己在那個武館做教練。然後只是讓台灣媒體訪問就被說是特務。

搞到現在,不只原本說要向全球發佈的直播停了,現在甚至個人微博整個消失了。」

「…..等等,消失了,這也太誇張了吧?」S男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我也覺得很離譜啊。微博被註銷,公司被查,電話接不通。

然後我看到知乎上有人討論,說現在禁止現代格鬥自媒體自己做文章批評傳統武術,只能透過主流媒體和武術協會溝通。然後據說中國現代格鬥圈被迫選邊站,都要跟徐曉東撇清關係。

你不覺得這看起來就像之前台灣藝人在中國拍電影,因為政治立場被質疑被迫要他『自清』嗎?不也很像那時候台灣去韓國發展的藝人,只因為舉著中華民國的國旗,就被迫拍影片道歉嗎?

這種事情在台灣怎麼可能發生?今天就算一個直播主白目好了,最多就是被鄉民酸罵。也不可能傾國家之力讓你消失。」T男說。

「中國真的是說抓人就抓人…好可怕…..」

「然後抓了再來安你罪。表面上說有法律,實際上法律根本就是為了政治在服務。但這種事情在中國卻被習以為常。」

S男若有所思。「你這樣說,讓我想到之前去中國消失的那個人權工作者,李明哲,他現在不知道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已經五十幾天了。我還記得那時候他太太李凈瑜不斷尋求正式管道救援,然後卻被一堆人罵太高調,說什麼他意有所圖。瘋狂責怪他。

你知道嗎,那時候這種現象讓我想到心理學上的一個實驗。」T男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怎樣的實驗?」S男問。

「那是一個關於恐懼的實驗。在一個大籠子裡面,有五隻猴子,中間有一個梯子,梯子上放著香蕉。只要有猴子因為想吃香蕉爬到梯子上,科學家就會對剩下的猴子撒冷水。所以過了一陣子之後,只要有猴子想爬上梯子,所有的猴子都會痛毆阻止他。後來當然就沒有猴子敢爬樓梯了。

接著,科學家把一隻猴子抓出來換成新的猴子進去。這隻新猴子當然就馬上爬上樓梯想吃香蕉,但他也很快地被其他猴子毆打。」

「所以那隻新的猴子後來就不敢爬樓梯了吧?」

「對,但他完全不知道為什麼要被打。只知道不能爬樓梯。然後接著科學家就這樣一隻一隻的把猴子換掉,最後籠子裡面五隻猴子都不是一開始知道因為爬樓梯會灑水的猴子,但他們都學會了兩件事:『不能爬樓梯不然會被打,而且如果有別的猴子要爬樓梯就要揍他』,這五隻猴子沒有一隻有被冷水潑過。

你不覺得,那些罵李凈瑜的人,就像這些猴子一樣嗎?你覺得我們也要像猴子一樣,學會中國給我們的恐懼,所以不敢反抗甚至阻擋反抗的人嗎?」

※※※※※※※※※※※※※※※
【李明哲失蹤第52天,一人一信營救李明哲】
https://goo.gl/T46sBO

【鴨霸中國,釋放明哲!!】5月19日晚上6:30,在台灣自由廣場對中國的不自由怒吼!要求中國立刻釋放李明哲!
https://goo.gl/XM0ps5

✎ 尋找李明哲大頭貼產生器 https://avatar.whereislee.org/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心理學家利用五隻猴子做的實驗,發現人類在社會上的行為一模一樣
http://www.bomb01.com/article/24427/

格鬥狂人微博被封 網友:中國武協大獲全勝!
https://udn.com/news/story/7332/2448259

如何看待徐晓冬的微博被销号?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9507655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自由的滋味

「最近有個電腦遊戲『返校』好紅耶!我昨天看網路報導說他在遊戲販售平台上全世界單周銷量排名已經排到第四名了,你們知道他在玩什麼內容嗎?」M女說。

「我沒有玩電腦遊戲的習慣,但看到很多人介紹這款遊戲是以台灣白色恐怖年代作為歷史背景,這讓我很有興趣。加上看別人介紹讓我很好奇他的內容,結果我花了四個小時看別人的遊戲實況。」T女回答。

「哇!你居然花了四小時看,你平常不是連在家看影集都坐不住嗎?」P男用揶揄的口吻說道。

「對啊,可是我先前看很多人文字介紹都強調說,要自己去體驗那個『感覺』。我想了想要我自己去玩實在沒什麼動力,又剛好看到有遊戲實況想說看人家玩也不錯,結果看了第一個小時的影片就欲罷不能,後來就把它看完了。

這個遊戲的美術風格很細緻,配樂很棒很用心,恐怖氣氛營造也非常的讚。我覺得他們能夠把威權時代那種對言論自由壓迫的氛圍用遊戲的方式呈現出來讓玩家在遊戲過程中像是進到那個時空去體驗,真的很厲害。

雖然我個人對解謎遊戲其實沒有興趣,但是從銷售排名可以觀察到這款遊戲對於非台灣人來說,也一定達到某個程度的遊戲性,我聽那個實況主說,國外就有很多人因為這款遊戲,而對台灣歷史跟文化產生興趣。這款遊戲真的是台灣之光。」T女說道。

M女點點頭。「我上網看到好多人對於這款遊戲的看法。從其他人的推文噓文,我才更深刻意識到我們這一代對台灣歷史的了解真的很稀薄。我回想以前在學校唸的歷史,我其實忘記課本到底有沒有提到白色恐怖的事。對,我知道課本有寫過什麼訓政時期,有寫過戒嚴解嚴。可是什麼是戒嚴解嚴?在那時候的人生活在那個時代到底是什麼感受?遇過什麼事情?

我之前看賽德克巴萊的時候就有個感覺,台灣歷史其實有很多很豐富的故事。而且這些故事在時間跟地區其實都離我們非常的近,可是我們卻不知道。

我們花在『中國歷代歷史』的時間遠遠超過『台灣歷史』,先不論我們的歷史教育為什麼是這樣安排的。重點是我們生活在台灣,卻沒念過多少台灣歷史。所以總有種『台灣沒有歷史』的感覺,但真的是這樣嗎?」

P男喝了一口茶後接著說道。「你這樣講讓我想到以前的一個新聞。你記不記得曾經有一個報導說陳澄波的名畫失竊了,然後有個電視主播說『陳澄波他自己本人也相當的緊張』引起軒然大波?」

「有,那個新聞我印象很深刻。」M女點點頭。「有人說那個記者太不專業。可是,你不覺得以我們的歷史教育來說,這個記者犯這樣的錯根本就是不意外嗎?我是不知道一綱多本以後的歷史課本有沒有多介紹這些台灣歷史上知名的藝術家,但我可以很肯定地說,在我們那個還是唸國立編譯館課本的年代,歷史課本裡面是沒有講過關於陳澄波這個人的生平細節的。

而我之所以會知道陳澄波這個畫家,也知道他是228的受難者,原因是小時候我爸媽曾經帶我去看過陳澄波的展覽,裡面有他的畫作展示跟生平介紹,還買了他畫作的拼圖,那時候花好多時間把拼圖拼完還自己裱框。是因為這樣我才對陳澄波有印象。不然其實光靠學校的歷史教育,我根本不可能知道有這個人。台灣歷史上其實有很多很有貢獻的美術家,醫學家,文學家,可是我壓根子數不出五個。」

「你爸媽還會帶你去看陳澄波的展覽…那起碼代表他們對台灣這方面的歷史有興趣所以才會帶你去吧。我只要跟我爸媽談起白色恐怖,他們就會用蔣經國蔣中正對台灣經濟貢獻很大這樣的論調去迴避討論。可是中國國民黨有沒有做對台灣好的政策,跟他們怎麼箝制壓迫台灣人的言論自由,這明明就是可以分開討論的兩件事不是嗎?但他們就是都會用一種『人家有做好的你為什麼要一起去講人家壞的』的那種態度,不想去談。」P男說完搖了搖頭。

「你們知道嗎,我長大以後才發現我爸媽在他們那個年紀來說,他們真的是異類。長大有一次跟他們聊到黨外時期的是,我媽說以前我們還小的時候,他跟爸爸要去參加黨外競選活動的場子,他們都會分開去,就是一個人去一個人就在家,因為還是會擔心有不測。我那時候想起幼稚園時在家頂樓燒書的回憶,我爸才跟我說,那時候燒的是黨外雜誌,因為阿公都會去買黨外雜誌來看。

戒嚴離我們很遠嗎?我以前在學校念歷史的時候覺得很遠。但是仔細想想,解嚴是1987年的是,我那時候也六歲了。其實不遠耶,就是我小時候的事。所以難怪為什麼要燒書,因為戒嚴期間,因為看書就被羅織罪狀入獄,根本是很平常的事。

可是反過來想,為什麼很多那一代的父母,像你說你爸媽。他們的態度會是那樣?你想想,如果他們是在中華民國 34 年以後出生,讀的是中國國民黨國立編譯館那一套的歷史,然後,他們的父母,也就是我們的祖父母那一輩,因為被威權箝制言論自由的壓迫嚇到根本不敢說自己曾經經歷過什麼,因為怕小孩子出去亂說而害自己跟家人被抓。所以寧可選擇噤聲。

然後你去想喔,以前我們小時候在學校學的,如果跟家人講發現跟家人的經驗有衝突的時候,你會比較想相信誰?混合年輕的時候會想跟家人唱反調的心態,總會比較想相信學校老師吧。而他們又不像我們這個年代有網路,我們可以很方便的自己去找很多人放在網路上的歷史文本。那戒嚴對他們來說的意義會是什麼?」M女說完喝了口咖啡。

「安定吧,因為戒嚴啊,可以想見不會像現在那麼容易知道社會上發生那麼多大大小小的事情。然後很祥和,雖然這種祥和是很表面的。」T女回應。

「沒錯。所以他們那一代會說『台灣就是太自由了』,雖然我不能認同這樣的說法,但我可以理解他們為什麼會這麼說。因為『自由』在他們的經驗裡,代表的是更多混亂。而這些混亂以前『感覺』是沒有的。

『穩定安定』是他們那相信的價值,這樣的價值也貫串了他們所追求的人生觀,像是穩定的工作,安定的家庭,所以他們會想要堅持這是對的價值。所以當你跟他們提白色恐怖的時候,你的立場也許只是想就事論事的討論,但真的討論下去其實會對他們『堅持自我價值』這件事產生衝擊,所以他們必須要去抵抗,不然會變成他們得面對『我堅持相信的價值其實是有問題的』。這就好像新聞上你常會看到有人犯罪,結果他的父母說『我的小孩很乖怎麼可能會這樣』。那個背後的心理機制其實是相同的。」

「你說得有道理,但是這樣就真的很難跟他們談這些事啊,可是我覺得好好的去面對歷史這真的超重要的。」P男嘆了口氣。

「坦白說如果我父母是這樣,我應該也不知道能怎麼談。不過如果父母是可以談的,甚至如果祖父母輩都還健在的,我想我們至少可以鼓勵他們聊聊他們小時候年輕時候的事,然後讓我們這代把這些記憶好好的記錄下來,讓我們從我們這代開始,好好地體會跟理解自由的得來不易,並把這個體會跟理解再傳承給下一代,不要就這樣斷掉了。」M女說道。

T女攪拌了咖啡緩緩的說。「遊戲裡面有一句話『是遺忘,還是不想回憶?』。不過我覺得這句話只適用於祖父那一輩。父母輩或是我們這一輩,與其說遺忘,不如說是『從來就不知道,何來遺忘?』

什麼是自由呢?看完遊戲實況我的感受是:我知道我不知道,所以我想試著去『知道』,正因為我有自由,所以不用擔心我追求『知道』的過程,會被抓走,會入獄,會被槍斃。而這就是自由的滋味。」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要賣電子書啦!我們將2016年初出版的實體書內容重新電子化,除了有epub 與 mobi 兩種格式。並提供已絕版的「蒂瑪小姐咖啡館」紙本初版完整 pdf 檔。三種格式一次滿足。有興趣購買電子書的朋友可到以下網址瞭解更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電子書開賣!
http://event.cic.tw/ebook2017/index.html
購買付款連結
https://core.spgateway.com/EPG/DemocracydeCafe/734HR3

下單付款成功後,電子書檔案下載連結將在三天內以 email 寄出。本書盈餘將全數提供「國會調查兵團」計畫運作。
※※※※※※※※※※※※※※※
【參考資料】

同時陳澄波他自己本人也相當的緊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uJqLDcBarU

《返校》遊戲大爆紅 鄉民回憶家族白色恐怖傷痛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949616

《返校》背後的血與淚:台灣「戒嚴時代」的 38 年零 56 天
https://www.inside.com.tw/…/red-candle-detention-indie-horr…

《返校》遊戲實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UZpCl9LtX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s5PiXxLg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l-CNuq11Rc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T-whu675Cg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不理政治是民主確保的自由?

這天蒂瑪小姐咖啡館的服務生M跟著三個朋友一起去東區逛百貨公司,逛著逛著肚子也餓了,就到地下街吃東西聊天,講著最近發生的一些新聞,從健保聊到黑心油廠商被交保後去見執政黨大官的事。

在旁邊一直聽著大家講話的I突然開口「聽大家講這些好無聊喔,為什麼你們開口閉口都在講政治?」

「因為這些事情一直在發生呀。健保跟政治有關,食安跟政治有關,要不聊到政治很難啊…」剛剛講黑心油講到一半的S說道。

「好吧,你這樣講也沒錯啦。不過我真的一點都不想理政治。」

「可是在一個民主的社會裡面,關心政治是每個人的責任啊…」

「誰說的?民主確保每個人的自由,所以我有選擇不想理政治的自由,也有選擇不想投票的自由。」I講完撇了撇嘴。

S突然語塞。盯著I看,表情卻又顯的不甘心。

「不談政治ok啦。人生不用那麼嚴肅的。」服務生M笑了笑的看著I「不過喔,你剛說你不想談政治的理由,本身是有一些問題的。」

「有什麼問題?民主不是就是確保每個人有選擇要或不要的自由嗎?」

「你只講對了一半。」

「喔?那你倒是說說看我哪裡講錯了?」I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我們先來回顧以前念過得歷史吧。在秦漢隋唐宋元明清的時代。那時候的政權屬於君主專制。整體來說君主專制底下管理國家的權力,都掌握在君主手上。那時候的人民,要用什麼方法參與政治?只能靠科舉考試,謀求一官半職。或是哪個地方賢士被君主相中,拉到政府裡面當官,然後沒了。君主專制跟民主制度,其中的一個差異是政府權力的限制,以及人民權力的擴張。今天我們可以投票選出地方首長,那是因為我們在民主制度的國家,在君主專制的時代,什麼人當地方首長都是由君主去指派。」

M頓了頓,喝了口水之後看著I提問。「所以我問你,在君主專制的國家,人民有沒有選擇不想理政治的自由?」

「有」

「然後,在君主專制的國家,除了透過考試謀求官職外,一般人民有沒有選擇想要理政治的自由?或更精確的說,人民有沒有選擇參與政治的自由?」

「…..還是可以批評啊。」I說的有點心虛。

「但你批評政府有可能會被抓喔。像明朝的文字獄就是一個例子。」
M笑了笑,又接著說道。
「也就是說呢,不想參與政治。不管在什麼政治體制底下,君主專制也好,共產制度也好,民主制度也好,他都是一個既有的選擇,並不是因為今天是民主制度,你才可以選不要參與。因此與其說民主有選擇不要參與政治的自由,不如說,不管有沒有自由,不管政府制度是哪一種,你都可以不參與政治。所以『可以選擇不參與政治』這點,跟有沒有自由、是不是民主沒有任何關係。」

「但民主最可貴的地方,卻是你有選擇參與政治的自由。」說到『有』的時候,M加重了語氣。

「這個自由,是你在君主專制,或是某些共產制度國家底下,你所不能擁有的。所以我說,你只講對了一半。你確實有不想理政治的自由。但民主所確保的,是可以參與的政治的自由。你不想理政治,只是你放棄了『參與政治』的自由而已。」

「你當然可以選擇不理政治。只要你覺得你每個月納稅的錢被浪費了你也不在意。中國四千年來人民都沒有的權利,現在你有了而你選擇放棄不用,只要你不覺得可惜的話。只要你記得,可以選擇要參與政治是民主所賦予的自由,而不要參與政治卻是不需要有民主甚至不需要有自由就可以做的。而你不屑這樣的自由,那,你當然可以選擇不理政治。」

I這時低著頭不說話,默默的喝著自己的飲料。

「好啦,我們再去逛街吧。」在一旁的S提議。
※※※※※※※※※※※※※※※
【豆知識】
憲法的意義 
為什麼要有憲法? 
行政命令是甚麼? 
人權的意義 
轉型正義是什麼?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國會調查兵團

民主是什麼?自由是什麼?

這天咖啡廳來了一對母女。女兒大概是國中生。點了兩杯拿鐵都喝了一半,桌上一壺檸檬水還剩三分之二,旁邊擺著書,似乎是媽媽在幫女兒預習功課。

「媽,今天公民老師講了一個有關美國民主的小故事。」女兒說著。

「喔?是什麼樣的小故事?」媽媽問。

「愛迪生曾經發明一個東西,叫做『投票表决器』,他覺得不管是國會也好、州議會也好、市議會也好,投票都是一件很繁瑣的事情,議員必須從自己的位子走到投票處去投票。而有一些議員不只投票,還會對自己為什麼贊成或反對發表演講。這過程實在太耗時,只是一個簡單的投票有時候要好幾天才能投完,所以他覺得發明了這個東西,可以省去大家很多的時間,讓投票變得更有效率。」女兒一邊說著,一邊在作業簿空白處畫起圖來。

「嗯…乍聽之下好像很有道理。後來呢?」媽媽看起來好像有話要說,但還是讓女兒繼續先講完。

「他後來發明成功了,就很高興的帶著他的發明到波士頓的市議會,跟那裡的議員展示這個機器。沒想到,每個議員都顯得興趣缺缺。於是他決定到華盛頓找更有影響力的國會議員。經過別人層層引薦,找到了一位叫做懷特的政治家。他說啊,這東西不錯,但我雖然喜歡這個發明,卻不歡迎它。」女兒模仿著政治家講話的神情。

「愛迪生一定覺得很疑惑吧?」媽媽喝了一口咖啡。

「對呀,愛迪生問了懷特為什麼。懷特解釋說,你看起來一點都不懂得政治。你知道議會討論中,有一種戰術叫做『拖延戰術』嗎?對於少數派來說,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戰術。我舉個例子給你聽,例如國會要通過一個法案,但少數派不想讓他通過。若用了你這個機器,那們經過很簡單的表決,多數派就可以很輕鬆的達到他們的目的。但若沒有這個機器,少數派就可以透過議論、演說來拖延時間,尋求轉機,讓多數派達成妥協。」這時候女兒頓了頓,喝了口咖啡,又倒了一杯水。

「那你覺得多數派會喜歡這個機器嗎?」媽媽問著。

「愛迪生也跟懷特問了同樣的問題。懷特說,不會的,因為多數派跟少數派都是一時的。他們隨時都有可能變成少數派,所以不會有多少議員喜歡你這台投票器。」女兒一邊說,一邊搖搖頭。

「你聽完這個故事有什麼感想呢?」媽媽繼續問。

女兒停頓了一分多鐘,想了想才回答。
「我想到常常有人說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但聽完這個故事以後,我總覺得這句話好像哪裡怪怪的。」

媽媽看著女兒微笑,拿起筆,在紙上一邊寫字一邊說。
「少數服從多數主要指的是投票多數決的結果,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去決定通過不通過。例如要過三分之二才算通過這屬於條件多數決。而只要有投票的過半數就算通過這屬於簡單多數決。」
媽媽在紙上畫了條件多數決、簡單多數決的差異,並寫下多數尊重少數、少數服從多數。
「但關於民主,還有另外一句話:多數尊重少數。我們這裡說這兩句話的時候,往往把這句放在後面。但其實你看美國民主的經驗。他們是把多數尊重少數,放在少數服從多數之前。」

服務生這時候送上甜點,媽媽跟女兒各吃了幾口後,媽媽繼續說道。
「關於民主,美國流傳著一句話:『民主是兩隻狼和一隻羊投票決定午餐吃什麼,而自由就是一隻武裝的羊反對這次投票。』,為什麼在民主國家很多的政策制定,需要開公聽會,需要讓雙方互相辯論。原因就在於民主制度的精髓,是透過不斷的對話,彼此反覆協商後,想辦法找出雙方都能夠接受的共識。」

「要是羊沒有武裝的自由,那就會被狼透過少數服從多數的投票,變成狼的食物吧!」女兒笑著說。

「沒錯。民主的真諦是不管多數或少數,都要能夠敞開心胸的表達意見,認真聆聽對方的想法。設法在不同中找出相同,甚至願意各退一步的妥協出一個折衷、損害最小的結果。多數尊重少數、少數服從多數,所指的意思就是任何的投票,都必須要在充分溝通討論、並且雙方都試著去理解對方的前提下去進行。而這樣的民主,才不會因為過度延伸少數服從多數而淪於多數暴力。也並不是說多數尊重少數,就等於少數人的聲音就可以比較大。民主真正追求的,是不管你是多數或少數,每個人的意見、權利都該是平等的。」媽媽仔細的回答著。

「媽,這樣聽起來,民主感覺很沒有效率耶。因為即使是不同意見的兩方,他們各自內部也不太可能真的大家意見都完全一致。」女兒若有所思的問著。

「是啊,比起極權國家來說,民主確實是比較沒有效率的制度。這時候要思考的就是:
第一種,把所有的權力都集中在少部分權貴手上,而大多數人關於爭取權力的自由被限制的比較好呢?
還是第二種,上位者權力是被大多數人民賦予的,而大多數人保有比較多自由可為自己爭取權力比較好呢?」媽媽反問。

「嗯….我覺得人民需要保有比較多的自由,因為人民沒有實權,如果連自由都被剝奪,那等於完全沒有反抗的機會。」女兒回答。

「在追求民主的過程,大家都應該要去思考,民主,不是一個容易達成的夢想。他其中有很多的毀壞、混亂沒錯,但民主的可貴,在於每個人都能夠擁有一點高貴、一點尊嚴。而不只是集中在某些有權有錢的人身上。若民主追求的終極目標是平等,就必須要在過程不斷的去檢討,我們會不會因為只用少數服從多數的立場,而壓迫到少數變相的造成不平等。」媽媽喝了口咖啡,做了結語。

※※※※※※※※※※※※※※※
【資料參考】
趣談何為真正的民主(民主≠少數服從多數)

民主是什麽?

這天固定會到咖啡廳舉行讀書會的那群人又出現了。裡面的客人多了幾名新成員。服務生竊竊私語著。
「你看,那個不就是上次那個帥哥?」
「對耶,這樣以後他們固定讀書會,就可以每週看到他嗎?」

有個客人看起來是讀書會的組長。在大家各自分享完這次這章的心得後。開口提問。
「講到民主,台灣會常常聽到一種言論,就是:在人民的民主素養開化以前,我們真的有資格擁有民主嗎?」
「大家對這句話的看法是什麼呢?」

紅髮男子這時候開口說話。
「在發表看法以前,我希望大家先回想一下托克維爾寫民主在美國的用意。我們看一下書的第…….75頁。」

紅髮男子翻開了書,指著書上的一個段落。

※※※※※※※※※※※※※※※※※※※※※※※※※※※※※※
托克維爾與朋友的書信中提到:

『我希望能夠呈現什麼是真正的民主社會,讓那些狂熱的民主派了解,民主不如他們想像的那麼光輝燦爛,更不是一個容易可以達到的夢想….

也要讓那些反對民主,認為民主就是毀壞、混亂、謀殺、貪汙的那些人知道,民主有其高貴之處。只不過民主的高貴,和他們理解的高貴很不一樣。民主的高貴,是讓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一點高貴、有一點尊嚴,而不是讓及少數的人擁有所有的尊嚴跟高貴..

我希望他們了解,不管他們喜不喜歡,這個世界就是會朝越來越平等、越來越民主的方向發展。』
※※※※※※※※※※※※※※※※※※※※※※※※※※※※※※

紅髮男子闔上了書,頓了頓。
「要理解托克維爾說這段話的意思,勢必要先把這本書都看完,但我先從讀這本書的心得,來回答你問的這個問題。」

「回溯歷史,美國最早一開始能夠產生民主,跟他特定的地理環境以及殖民歷史脈絡,有很大的關係。而民主確實需要有一定形式的政府,跟一定程度的人民習慣,才有可能正常運作。」

「但是,如果我們都同意,這個世界會朝越來越平等的方向前進。那就必須要了解,只有民主,才能讓社會變得越來越平等。」

紅髮男子的聲音漸漸的高亢起來。
「民主制度是一個以群眾作為基礎的制度。這樣的制度,牽涉到的層面很廣,像是立法、行政、司法,還有權力跟權力之間的制衡關係。這麼多的環節,是沒有辦法只靠理論來做設計的。不管多聰明的人,都不可能應付。因此只有在現實裡面去實驗,在實驗過程中一點一點的暴露出問題,一點一點的修正改革,才有機會發展出一套實際可以操作、可以運作的民主。」

「你可以把民主制度,想像成一個擴大版的創業計畫。你在創業的過程中,會不斷的遇到的問題,進而去做自我修正調整,但這些問題幾乎不會是你在開始創業的時候就能先預期的。而不同的公司會面對的困境也會不同,最後發展也一定會不同。」

「你也可以把民主制度,想像成一個成長中的小孩。小朋友在成長的過程裡面,會因應外在的環境自我調適。而不同家庭出生的小孩,自我調適的結果也會不同,因此每個小孩子的個性、發展也會不同。」

紅髮男子突然停了下來,看看大家。讀書會的其他人這時候都看著男子。一片安靜。男子撥了撥頭髮,又繼續開始說話。
「民主相對於其他的政治制度,就是這樣的一個有自我修復能力以及彈性的制度。也因為這樣,法國後來發展出來的民主制度,在很多操作細節上,就跟美國民主制度不一樣。像法國是雙首長制,而美國是總統制,這跟他們各自的歷史背景有很大的關係。」

「也就是說,民主,不是『一個東西、一個固定的制度』,而是『一個追求平等的過程』。我們必須要在這個過程裡面,同時培養自身的民主素養。當人民的民主素養到達一個程度,才能讓『比較不好的民主』慢慢的變成『比較好的民主』。」

「只有先理解,民主是一個追求平等的過程,才能夠理解,為什麼我們在追求民主的過程中,會有這麼多不同的聲音。那是因為既然追求平等,那每個人都會有發聲的自由。為了追求平等,所以我們才必須要不斷的論辯、思考、討論,去實驗出讓社會能夠更平等的方法。在辯論的過程中,有發言的自由,就有反駁的自由。」

讀書會的人,有的人繼續看著男子。有的人低頭寫字,像是在做筆記。男子喝了口水,繼續發表意見。
「很多人會把反駁、說服的過程,類比成言語暴力。我要提醒的是。所有的批評、反駁,跟發表個人意見的言論自由,是相同的一種自由。而這樣的自由,也只有在民主社會內,才有可能充分擁有。如果說服、反駁、論證的過程是一種暴力,那針對政治制度的討論,在沒有言論自由的前提下,這種暴力是不會產生的。」

「所謂的民主制度,只是為了達成民主精神,而產生的執行方法。當認為民主是上位者對下位者的施捨,而認為自己不值得『擁有』的時候,那你一定是誤會了民主。民主當初在美國,是由下而上產生的。」

「所以,『在人民的民主素養開化以前,我們真的有資格擁有民主嗎?』,當然,因為民主不是一種擁有,不是只是投票,不是只是制度,而是一種為了讓大家都變得更平等的理念實踐。一種『將公共事務視為自己的事』的實踐。該做的,不是去問有沒有資格擁有。而是一邊提昇自己的民主素養,一邊去實踐民主。」

紅髮男子做了結語。突然之間,沒有人說話,安靜了好一陣子。

「萊伯特,你講的這段話實在很精采。」讀書會組長開口說道。
「真的,我看完這本書,都沒想到那麼多…」坐在組長旁的女子點了點頭附和著。

這時候,在櫃檯的服務生瞎起鬨起來。
「哇,他超強的耶….」
「對啊,剛剛聽到他名字,好像叫萊伯特?」
『….你們幾個,趕快去送餐點啦。』蒂瑪忍不住小小的斥責。
「遵命!」服務生們一哄而散。

蒂瑪看著讀書會的那群人,心裡想著:他們看的書好像叫「以平等之名」,有機會去找來翻翻吧。

※※※※※※※※※※※※※※※
台灣,太自由了?
歷史的記憶,不重要嘛?
戒嚴時老百姓的生活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贊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台灣,太自由了?

這天,咖啡館來了一家子,訂了6人的位。

「您好,我是林先生,有訂位6個人。」開口的是一位約25歲的男子,看起來是這家人的兒子。
「好的,您的位子在這。」服務生帶著六人到併桌過的位子。

在點餐等待的空檔,這家人聊起天來。
「那個K市長候選人一定有貪汙啦。MG149就是要翻到底,一定有問題。」開口的人看起來是這家子的父親,歲數看起來約六十歲左右。
「….爸,今天聚餐,大姑姑、大姑丈也有來,可以先不要聊這個話題嗎?」兒子靜默了一陣後,開口回答。
「為什麼不聊?你們這些年輕人,都只會支持讓台灣社會越來越亂的那些反對黨。」父親的口氣顯得很不客氣。
「K市長又不是反對黨的人,他是無黨籍的。」兒子回應。
「都一樣啦,他背後還不是反對黨在支持的,反正他們都只是要來讓台灣亂的。」父親說著。

突然間,大家不開口了,默默的吃著剛送來的麵包。原本一個氣氛還算融洽的家族聚會,變得有些尷尬。

「爸,為什麼你會覺得,他們只是要來讓台灣亂的?」兒子開口問著,口氣顯得很平靜。
「他們就是來亂的。」
「為什麼?誰跟你說的?」兒子繼續問。
「電視報紙都有寫都有報啊,他們貪汙,慫恿學生上街,亂抗議。」
「所以立委說的,都一定是對的?報紙寫的,都一定是對的?」兒子繼續問。
「那當然,不然報紙幹嘛報。台灣就是太自由了,才會這麼亂。」父親隨後不講話,低著頭喝湯。

一直很冷靜的兒子,這時候講話開始有點激動。
「爸,你喜歡看怎樣的報紙,喜歡看什麼新聞,這些,是你的自由。我今天再怎麼不喜歡那些媒體的報導角度,我也無權強迫要你不要看那些新聞。」
「為什麼呢?因為在民主社會下,你有選擇的自由。」
「你可以選擇你想看的媒體,選擇全盤相信你看到的資訊。但其實你也可以選擇試著去看其他的媒體跟報紙,差別只在於你願不願意,想不想。」

兒子說完,喝了口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很多時候,我們只是不願意去做這件事情而已。因為看別的報紙,會讓你覺得台灣好亂。為什麼那麼多人出來抗議,為什麼大家不安安份份的就好,要這樣出來鬧出來亂。」

這時候原本在一旁安靜的女兒開口。
「你們會懷念,懷念過去戒嚴的時代,因為在那個時代,你看不到混亂。可是你看不到,不是因為沒有,是因為訊息刻意被掩蓋。」
「爸,看不到,不代表沒有。」

父親這時候依舊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女兒。女兒繼續說著。
「戒嚴的時候,你們會覺得很安定。可是那是用很多人的沒有自由換來的。」
「自由是一個好東西,自由可以讓人依照自己的希望去發展。但從不自由到自由,一開始會讓人感到是壞的。因為自由相對意味著,秩序不再被強迫用不合理的方式管束」
「因為大家都可以說自己想說的,也會因為每個人想的不同而開始爭吵,所以你覺得很亂。於是拿起以前的舊記憶,覺得那樣不亂很好。」
「可是這個社會也正因為變得自由,大家可以說自己想說的,做自己想做的。我們才有可能發展出更多元的觀點。更不同的視野。」

女兒用湯匙攪拌著濃湯,喝了一口。
「我不敢說,自由就一定是更進步,更好的。但更自由的環境,才有可能讓這個社會同時有更平等的機會。」
「爸,你應該還記得,戒嚴的時候,到後來開放出國時,都還要用公司考察的名義才能出國。我想姑姑一定也還有印象。」
「以現在的觀點,會覺得一般人出國被限制,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兒子這時候開口問道。
「爸,你覺得戒嚴那個時代,人民出國被限制,是合理的嗎?」
父親沒有回答。

「自由確實有自由的缺點。他讓原本的秩序沒有了,他逼迫每個人要去思考原本不自由以前不需要思考的事情。像以前歐洲封建時代,屬於底下階層的人,是不用去思考怎麼賺大錢的,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可以賺大錢的自由,何必去思考?」
「可是如果不是因為自由,我不會有機會能夠自己選擇要不要去國外念書。在過去,只有有權的人才能夠送小孩出國。沒有權的人,連選擇要出國的自由都沒有。」

兒子輕輕的嘆了口氣。
「爸,我不想跟你爭辯MG149帳戶合法不合法的原因是,其實網路上有很多這些資料了。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印給你看。但如果你不願意,我也尊重你選擇不想去看這些資料的自由。」
「但是當你說,這個社會會這麼亂,就是因為太自由。我想告訴你,那是因為,自由,本來就會有缺點跟優點。你不能因為只看到缺點,就否認掉自由大部分的優點,而這些優點還是你現在一直在享受的。」

父親沉默不語。這時候一直沒說話的姑姑開口了。
「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時代不同了。你即使不認同,也不需要強迫他們接受你的想法。」
「我女兒拿手機給我看孫子的視訊,讓我覺得這個時代真是進步。很多事情都是以前沒辦法想像的。我們年輕的時候,上一輩給的一些限制也常常讓那個時候的我們覺得難受。又何苦在我們老的時候,把那些限制也給下一代?該放手的時候,要放手啊。」

「肉醬義大利麵、焗烤海鮮飯是哪兩位的呢?」
服務生陸續送上餐點。大家於是吃著餐,後來就談起家族旅遊要去什麼地方玩,就不再談這個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