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記名投票 下的所有文章

議長選舉亮票不對嗎?

「就說你們都雙重標準,以前國民黨選舉亮票,民進黨就在那裡說亮票如何如何。結果這次選立法院院長,民進黨竟然說自己亮票是優雅亮票。」A男說著,語氣帶有一些不屑。

「對啊,我們平常投票選民代,都是不能亮票的啊。結果這些民代自己選立法院長卻亮票,不是知法犯法嗎?」B男點點頭應和。

「嗯…你們記不記得前年台南市議會選議長的事情?那次的事情是民進黨在台南市議會選議長,明明民進黨黨員明顯佔多數,結果投票結果卻是國民黨黨員獲勝。因此爆發賄選弊案。」C男問道。

「噢,那個案子不是最近才一審判下來說當選無效嗎?」B男說。

「對,我問你們。你們都住台北市,台北市議員現在是國民黨的比較多,所以議長選舉不意外也是選出國民黨。我們就來做個假設的情境,如果那時候議長選舉最後爆冷門選出民進黨,你們會有什麼感覺?」C男一邊問著,一邊攪拌著咖啡。

「當然明顯一定是有鬼啊。有人跑票才有可能這樣。」A男回答。

「那你會不會想知道,是哪個議員跑票?如果跑票的議員是你選出來的,你會不會生氣?」

「當然會想知道。我今天投國民黨立委,當然也就希望議長選出來的也是國民黨的。他跑票就等於是對不起選民啊。」B男說。

「所以議員是人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所以議員他的在議場內的所有行為,理論上應該要對選民負責,所以選民有權利要求知道議員他是怎麼投票的。你們應該也同意吧?」

「嗯,對呀。因為我投票給他,就是希望支持他們這個政黨啊。」B男點點頭。

「可是我們現在無法知道的原因是,不管是地方自治法內關於議長的選舉規定。或是像這次立法院選立法院長的選舉。法規中都有規定是不能記名投票的。以立法院院長選舉來說,現行『立法委員互選院長副院長投票及開票辦法』就有規定,選票上若記入其他文字及符號者。會被視為廢票,這個規定,等於間接規範立法院長選舉屬於不記名投票,因為你不能在票上寫自己的名字。我們今天先姑且不論政黨想要控制黨員投票意向這件事情到底合理不合理。如果今天立法院長的選舉規範是記名投票的話。兩黨要自己找自己跑票的立委就會很容易,而人民檢視自己選的立委在立院選院長支持誰也會很容易。但由於現在是不記名投票,就變成要達到上述兩個目的,只能靠立委自主亮票。但假如立委都不想亮票,是不是也相對給了立委彼此賄選的空間?你要想想,像地方議會議員最多也不過六七十人,現在立法委員也不過一百多人。加上不同政黨我們以一半計算,你只要賄選少少的人就有機會當議長,比他們議員選舉賄選還容易還省錢咧!假如地方議長選舉是規定要記名投票,那我想台南市議會也就不會發生賄選跑票的事件。」

「嗯…我同意你說議長選舉應該要記名投票,可是現行法規就不允許亮票啊!」A男想了想,低聲說道。

「其實現行法規針對立法院或地方議長選舉,只有關於不記名投票的規範。但並沒有針對亮票有任何明確的法規喔!我們一般說亮票違法,是指人民選民意代表,因為是依照選舉罷免法的規定。人民投票屬於不記名秘密投票,法律上也明確要求不能將圈選內容出示他人。但人民投票跟立院議長投票,所適用的法條並不相同。所以我們並不能那麼直覺得說,人民投票不能亮票,所以議員選議長投票,也不能亮票。基於這個理由,如果民進黨過去有針對議長投票亮票行為批評過國民黨的話,那這樣的批評本身確實不當。」

C男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接著說。

「我覺得我們要去思考的是,一般人民投票選出民意代表,跟民意代表投票選出議長。雖然表面上看都一樣是投票,但他們的意義卻不相同。人民選出民意代表,是賦予他們代理我們在議場發言與監督行政單位的權力。而站在人民的立場,為了避免民代在取得權力後迫害沒有選他的人,或是刻意對有選他的人有利益輸送,秘密投票是應該也是必要的。但民意代表選出議長,他身上背著的是人民的託付。以責任政治的角度來說。民意代表在議會,不管是地方議會,還是立法院,都應該立法規範他們的投票要公開,這樣才能說得上是對選民負責啊!」

※※※※※※※※※※※※※※※
買一本「蒂瑪小姐咖啡館」,支持我們繼續監督國會。
我們是誰?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5/
※※※※※※※※※※※※※※※
【參考資料】
立法委員互選院長副院長投票及開票辦法
http://goo.gl/uRQ11d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http://goo.gl/QE1ws8

最高法院決議 正副議長選舉亮票均無罪
http://goo.gl/IMIPZT

民進黨提修地制法 正副議長選舉記名投票
https://goo.gl/NTndJ3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為什麽議員在議會的投票,記名投票會更好?

年底時候,聚會特別多,咖啡廳也特別忙。這天下午蒂瑪把咖啡館掛上休息的牌子,讓大家小歇一口氣。也順便把前幾天去IKEA買的架子安在廚房,替換掉壞掉的,這時候服務生R走進來,站在一旁問有沒有需要幫忙的。

「你幫我到後面拿螺絲起子來。」蒂瑪說。

拿回螺絲起子的服務生R遞給蒂瑪後,嘆了一口氣。

「怎麼啦?你聽起來心情好像不太好。」蒂瑪一邊鎖著螺絲一邊說。

「我本來覺得這次選舉完以後,有些政治人物應該知道要安分一點,結果台南又有事。」服務生R沒好氣的說。

「喔?甚麼事?」

「就是台南議長選舉,這次明明在野黨席次明明就有過半,沒想到議長選舉翻盤。」

蒂瑪指著旁邊的零件說。「那個板子拿給我一下….你說的事情聽起來似乎不太單純…」

「是不單純啊,現在很多消息說有很多議員接受買票。我覺得很生氣的是,人民好不容易投票選出這些人,結果這些人選議長的時候,卻沒有真實的反應民意。」服務生R一邊說話一邊把板子遞給蒂瑪,講話的語氣有些激動。

這時候蒂瑪沒接話,鎖好一塊板子,看了看兩邊有沒有平衡。暫時放下工具。「休息一下,我們去外面喝花茶吧。」

蒂瑪帶著服務生R走出去,泡了一壺花茶在角落的位子坐下。

「在台灣發生這種事,你根本不知道是誰跑票。但是你知道嗎,在美國,不管是參議院還是眾議院,所有議案的投票,包含眾議院議長選舉,都採用記名投票。而且美國參議員對於各項法案、預算、提案的決定,也都必須要定期公開給選民知道。」

「可是有人就會說,一般人投票採不記名,為什麼議員會立委需要記名?」服務生R問。

「不過你要去想喔。民意代表投票的意義跟一般人民投票的意義不同。人民投票,表達的是自我意志。採不記名投票是為了避免受人情干擾或報復。但是民意代表已經是人民選出來的。所以她有背負民意的責任,要對選民負責,這就是責任政治的一環。」

蒂瑪看著服務生R的表情有些疑惑,又繼續說明。

「舉個例子,假設我今天的立場是反核,所以我選了一個在政見上表達立場反核的議員。結果相關關於核能的議題,他在議會投票或是討論都傾向擁核的話,那對我來說,他是不是就辜負了我支持他的理由?如果今天議會這些表決結果、討論結果都不透明,老實說我根本就無從了解這個議員有沒有照著我對他的期望做事情。」

蒂瑪頓了頓,喝了口茶,繼續說著。

「民意代表必須對選民負責,所以民意代表必須讓選民了解這個代表他到底有沒有真的依照選民的期待做事。以台南為例子,人民選了在野黨席次比較多,就意味著比較多的人民支持在野,也希望他們可以取得議會議長的席次比較好做事。但這樣的投票結果顯然他們就沒有反應民意。如果今天是記名投票,選民是不是就能夠知道,是誰跑票,這樣是不是也能作為下次投票的依據?而且若是記名投票,對議員來說,今天即使他遇到買票的誘惑、或是其他的威脅,但因為他的所作所為必須要被選民檢視,那不管是買票或是賣票的行為,都會因為多的這層檢視,而不得不收斂。」

服務生R這時候托著下巴好像在想些甚麼,開口說道。

「仔細想想,為什麼我們這裡每次選舉,議員或立委都必須要用宣傳車宣傳,或是靠跑紅白帖讓大家覺得這個議員好像有做事,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為,他們真正該被檢視的事情,像是在議案審核時他們的立場是甚麼,這些資料都沒有透明化。所以選民投票根本就瞎子摸象,只能靠這些不是議會表現的線索、甚至只能看所屬政黨去考慮要怎麼投票。」

「是呀。而且資訊透明還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他能夠幫助選民,留下真正反映民意的民意代表。」

蒂瑪笑了笑。

「我們必須要很誠實地去面對,不管是哪個政黨,一定都有好的議員,也有不好的議員。一定都有順從民意的議員,也一定都有順從黨意的議員。立委也是一樣。如果他們在議會、在國會的表現,是被攤在太陽下的,這樣每個黨不好的議員跟立委,才能夠真正的被淘汰。我們也才能夠留下真正好的議員或立委。不然像現在這樣打迷糊仗,你覺得最吃虧的會是誰?」

「那些認真做事,卻博不到媒體版面的議員或立委。」服務生R回答。

「沒錯,所以不管是議會或是國會,不夠透明的資訊,就會造成劣幣驅除良幣。人都需要成就感,議員、立委也是人,那你就不能夠去忽略只要是人,都會有人性的需求。當他們做順從民意的事情卻無法被看見,反而可能因為媒體誤導而被批評,那只要是人,就都有可能放棄繼續堅持作對的事。這樣到頭來,吃虧的還是人民。」

※※※※※※※※※※※※※※※
【資料參考】
統統記名投票
立法委員的投票與表決–秘密投票或記名投票
論議長選舉亮票的法律問題

【立法院職權系列】
立法院職權之一立法院職權之二立法院職權之三立法院職權之四
立法院職權之五(服務貿易協議被歸類成行政命令,合理嗎?)
行政命令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