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警察權 下的所有文章

警察臨檢一下,不行逆?

咖啡廳角落做了兩男一女。看起來像二十出頭的大學生。

「你有在路上被臨檢過嗎?」A女問。

「我只有晚上騎機車回家有在陸橋被臨檢過。」B男回答。

「我很常被警察臨檢耶。」C男苦笑,C男是個留著鬍子體格壯碩身材高大的男生。

「因為你看起來就像流氓啊。」B男揶揄C男。

「以前我都會乖乖的把身分證件給他們看,一開始看到李永得的新聞,我也在想反正沒做壞事給警察看一下有差嗎?但看了相關討論我才知道,原來警察的臨檢也有分為合法臨檢跟非法臨檢。我以前從來就不知道被臨檢的時候,是可以要求警察出示證件證明的。」C男說。

「我記得小時候只要不乖,就常常會被爸媽恐嚇說:『你再這樣就叫警察把你抓走。』,長期下來從家庭教育到學校教育,對警察的印象就是如果被臨檢就是乖乖配合就好。從來沒有想過要去質疑什麼。

但是我看大家的討論,才意識到一件事情:問題不在於我沒有做壞事所以我不怕被臨檢。而在於警察的權力是由國家所賦予,正因為這樣,警察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都不是警察想做就可以做,而是要在法律的規範下去做。」B男說完喝了一口茶。

「你講的這個,就是所謂的法治的精神。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最強調的是政府要守法,而政府必需優於人民守法。原因就在於政府的權力是很大的,以人民個人的力量,他幾乎很難跟政府的權力去抗衡。所以以政府之名所行使的所有權力,都必須要有法律的依據,這樣才能讓政府的權力不至於濫權。」A女回應。

「但我覺得我們的國民教育其實幾乎沒有特別強調什麼是法治的精神。」C男抿起嘴皺了皺眉頭。

「我也這樣覺得。」B男點點頭。「所以網路上看到很多像是『警察認真上班還要被嗆,真是有夠衰』『警察盤查可疑的人剛剛好而已,不然通緝犯,匪徒臉上是有刻字嗎?』這類的言論其實不意外,這樣的話我以前可能也會這樣說。但如果進一步的去思考警察為什麼有盤查的權力?根據什麼樣的法條?這些法條背後的精神是什麼?我就再也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用很直覺的方式講出『警察臨檢一下有什麼大不了的』這樣的話。」

「而且不要說一般來說民眾的法治觀念薄弱,跟我們受同一套教育長大的警察還有警察長官們,老實說法治觀念也沒有真的強到哪裡去。」

A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後,又接著說。「我那天看ptt有人轉李永得盤查的秘錄器逐字稿,裡面有個很有法治觀念的路人跟警察的辯論。我覺得路人講得好精彩,這個路人就提到:『你看到一個人走過來就說「證件拿過來」那就是全部攔啊,我不是在說你,我是在講這個制度』。

結果對話到後面警察說:『先生你放心,我們盤查全程都有錄音錄影,你不用怕,你去投訴我們我們更高興,反正我們拿出來,上面會給我們嘉獎』,這不就意味著警察的長官對什麼叫做『合法臨檢』也完全沒有正確的法治觀念,才會對這樣的行為鼓勵且嘉獎嗎?」

「我有看到那一篇,我也覺得滿傻眼的。既然警察代表的是國家權力,人民即使願意接受盤查,當然也有權力要求警察先出示身份證明自己的警察身份,然後才被盤查。」C男說。

「是呀,所以警察職權行使法確實有明文規定說『警察行使職權時,應著制服或出示證件表明身分,並應告知事由。警察未依前項規定行使職權者,人民得拒絕之。』,如果以這個規定來看,警察隨意攔人卻沒有告知『我是基於什麼什麼所以對你進行盤查』,人民當然有拒絕被盤查的權力。

我覺得好好討論這個事情的是非對錯很重要,因為這背後涉及到的其實是我們到底對我們自己的權力有多少的認識?以及我們是否有意識到政府的權力是必須要受法律約束而不能過度擴張的?那些討論警察是否認識李永得的或是什麼官大學問大的我覺得都是劃錯重點了。

雖然最理想的狀況,應該是從義務教育就要好好的教育學生討論法治觀念,不過我們這一代對法治觀念的落差,就只能說自己的觀念自己救了。」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要賣電子書啦!我們將2016年初出版的實體書內容重新電子化,除了有epub 與 mobi 兩種格式。並提供已絕版的「蒂瑪小姐咖啡館」紙本初版完整 pdf 檔。三種格式一次滿足。有興趣購買電子書的朋友可到以下網址瞭解更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電子書三合一格式
http://event.cic.tw/ebook2017/index.html
下單付款成功後,電子書檔案下載連結將在三天內以 email 寄出。

如果你有習慣使用台灣電子書平台也可到以下兩個平台購買

PUBU電子書城(僅 epub 格式)
http://www.pubu.com.tw/ebook/91284

readmoo 電子書購買連結 (僅 epub 格式)
https://readmoo.com/book/2100682840001

本書盈餘將全數提供「國會調查兵團」計畫運作。
※※※※※※※※※※※※※※※
【參考資料】
面對警察杯杯臨檢 身分證一定要拿出來嗎?
https://www.follaw.tw/f06/9791/

法律白話文小學堂》穿拖鞋不檢點,臨檢一下不行膩?
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010419

秘錄器逐字稿全曝光 李永得這樣說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90000916.A.C40.html

李永得遭警方攔查 現場狀況影片曝光 (警方提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rrkZrmTprM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警察該聽誰的?

一對情侶進到咖啡廳,點了晚餐之後,就聊了起來。

「你有去跟歪頭郵筒拍照嗎?」T女問。

「沒有耶,雖然我曾經有很想去拍,但後來看到新聞說大家為了拍照排隊,又有點覺得排隊拍也太瘋了吧,雖然我還是會想去拍啦,但是我也不想為了拍照去排隊,所以之後有時間再說吧。」P男說道。

「我覺得這滿諷刺的,網路上有人畫一則漫畫,說郵筒歪頭大家願意排隊拍照,樹倒了卻忙著怪罪清潔人員為什麼不趕快把樹清掉。」

「有啊,我有看到那一篇漫畫。我還有看到另外一則漫畫,再說為什麼台灣行道樹這麼容易倒,其實跟我們怎麼種樹有很大的關係。我有個感覺,我們太習慣看問題都只看表面,結果都沒有去想過系統性的問題。話說我最近在針對前陣子一個新聞找資料,感觸就很深。」

「什麼新聞?」

「就是7月23日,學生闖入教育部的時候,警察抓人,連同三位記者都被抓的事情。當時記者被抓之後,柯p的處理方式很不好,他說他不會處罰張奇文,被大家罵了臭頭。」

「我也覺得記者被抓很扯。」T女點點頭。

「我覺得奇怪的是,為什麼這麼明顯侵害新聞自由的事情,他會說他不處罰張奇文。過了幾天之後,我就看到一篇文章,交待了那天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我才理解他當時為什麼那樣處理,但是那篇文章提了一些東西我看的不是很懂,所以我就去多查了一些資料,又讓我發現我們真的有很多制度上的問題應該要被檢討。」P男說完皺了皺眉頭。

「制度問題?怎麼說?」

「先從那篇文章的內容講起吧。他提到其實那天下令張奇文要逮捕進入教育部的學生、媒體記者的人,是北檢檢察官。所以為什麼柯文哲會強調不是他下令的。然後我就覺得奇怪,檢察官有下令警察逮捕學生的權限嗎?」

「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結果以現有法規來說,確實有這方面的規範,平常的狀況是需要以書面指示,但也有寫說必要時可以使用電話。不過有問題的地方卻在於那個檢察官為了要求警察去抓學生跟記者,他跟警察強調『不得縱放』,這中間就有很大的玄機。」

「讓我猜猜看…該不會跟法條有關系吧?」

「沒錯,刑法內有一個『公務員縱放罪』,這中間我發現有很大的文字遊戲空間,我開一下法條文字給你看看。」

這時候餐點送上來了,P男一邊用手機找著法條,T女則幫兩個人把空杯子斟滿水。

「你看」P男把手機拿給T女。螢幕上顯示著:依據《刑法》第163條規定,「公務員縱放職務上依法逮捕拘禁之人或便利其脫逃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過失致前項之人脫逃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我每次看到這種就頭昏,寫的好文謅謅。」T女翻了翻白眼。

「是啊,但魔鬼就在細節裡面。你看開頭,他寫『公務員縱放職務上依法逮捕拘禁之人或便利其脫逃者』。所以這條法如果單純照字面意思上看,是指說已經逮捕拘禁之人,被縱放的意思。那我就在想,可是當時學生還沒有被逮捕,不是嗎?」

「喔…我懂你的意思了,所以檢察官用『公務員縱放罪』要警察去執行他的要求在邏輯上感覺會有問題。因為當時學生根本還沒被依法逮捕,那又何來縱放?即使警察不逮捕學生,檢察官就算真的要依這條起訴警察,恐怕也是會有問題吧?」

「對,法律實務上是不是這樣解釋我不太確定,至少我是這樣想的。但總之當時警察也就被呼嚨過去。所以張奇文就只好依檢察官命令辦事,但這中間又有一個問題,就是檢察官下令連記者都要抓,警察卻沒意識到這會觸犯憲法保障的新聞自由。」

「我們的憲法有明文規定保障新聞自由嗎?」

「好問題,我特別去查了法規,其實憲法裡面沒有直接寫到『新聞自由』,但是憲法第十一條關於出版自由的部份,曾經經過大法官釋憲,也就是大法官有解釋過這條憲法,表示新聞自由也適用於第十一條。屬於憲法所保障的自由之一。」

「我怎麼覺得這樣聽起來的感覺是警察對於法律的解釋,好像也不是很有概念,似乎跟我們一般人的程度差不多?」

「沒錯,你不覺得很諷刺嗎?今天不是說警察要多懂法律,可是起碼當他聽到要連記者都抓的時候,也應該要對憲法保障的自由要有一點的敏感度,而很顯然的他們沒有這樣的敏感度。而另外一個制度上的大問題就是,今天北檢檢察官下了一個違反憲法的逮捕命令,他卻完全不會受到任何的制裁。在我們的司法體系裡面,他不用對這種命令負責,也完全不會被淘汰。」P男說完,吃了一大口義大利麵。

「恩…問一下喔,檢察官算是代表國家在偵查犯人對嗎?」T女問。

「沒錯啊。」P男點點頭。

「那這樣想起來真的很可怕耶,當然檢察官是必須要有的,可是如果他今天用了錯誤的方法、做了錯誤的命令,事後卻完全不知道他是誰、也不用負任何責任,那他如果又被政單一黨掌握的話…」

「就會很容易變成政治迫害的工具。而且你有沒有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檢察官可以指揮警察,市長也可以指揮警察,那兩者如果剛好有衝突的時候要怎麼辦?警察要聽誰的?」

「對啊,以這個事情來說,柯P只能說命令不是他下的,可是事情是發生在台北市,那到底這個東西的責任歸屬要算誰?」

「我也不知道。就我查到的資料來看,過去這種中央跟地方在警察權上產生的衝突,其實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而我們現在的制度、法律、行政法,對這個部份其實也都沒有相關的規範跟釐清,就這樣擺著。」

「因為我們一般人民不會懂這種東西呀,而如果又沒有人想去推立法,就等於放著爛。放著爛的結果就是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又發生一次,永遠沒辦法真的解決問題。」

「反過來說,因為一般人民不懂,即使有些修法民間團體喊得聲嘶力竭。一般民眾卻覺得跟自己沒直接關係而不想關心,所以立法委員也不會因為有人民的壓力而去推這方面的修法,那對於作秀就能當選的立委來說,他們當然不會花費力氣在這種事情上。所以你看選什麼立法委員是不是很重要?」

「….當個公民,真的要努力搞懂很多東西啊….」T女嘆了口氣。

※※※※※※※※※※※※※※※
【參考資料】
還原那一夜…檢察官主動致電分局長:以現行犯逮捕 不得縱放
http://www.storm.mg/article/59080

中央地方警察權之爭,新一輪憲政爭議(2007/10/26)
http://blog.udn.com/ating1003/1326291

警察指揮權之爭 燒出馬英九罷免案(2004/04/09)
http://www.newtaiwan.com.tw/bulletinview.jsp…

地方警察局長任免權
http://nccur.lib.nccu.edu.tw/…/140.119/34396/11/61505211.pdf

同為公務員 檢察官過失卻難究責
http://www.follaw.tw/court/pointview/7841/

大法官解釋新聞自由
http://www.judicial.gov.tw/constitutionalcourt/p03_01.asp…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