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議員配合款 下的所有文章

結果好是真的好嗎?

這天咖啡廳休息,蒂瑪抽空撥電話給媽媽聊聊天。
「你好久都沒回來啦!」蒂瑪媽媽接到電話,顯得很開心。

「對呀,最近咖啡廳忙,放假都只有放一天,下次有休連假一定回去!」蒂瑪口氣帶了些抱歉。

「好好,等你回來,媽媽做好菜給你吃。」

「哈!謝謝媽!最近家裡都還好嗎?」

「都還好囉…喔對了,最近附近的路又在重新鋪柏油了。」媽媽像想起了什麼,提了這件事情。

「嗯?我記得不是沒多久前才鋪過嗎?」蒂瑪想請上次回家是幾個月前的事情,那時候附近才剛為了要鋪柏油,把舊的柏油給刮除。

「對呀,快選舉了,大概又在消化預算吧。」媽媽嘆了口氣。

「唉,我那天聽到一個咖啡廳的常客說,很多這種修路鋪柏油的用的都是議員分配款。」蒂瑪跟媽媽提起前幾天聽到客戶H說的內容。

「喔?你那個客人還滿有概念的耶。」媽媽對這話題顯得很有興趣。

「媽也知道議員分配款呀?」蒂瑪有些意外。

「本來不知道,是隔壁鄰居說他兒子幫他買平板電腦之後,每天在FB看到好多電視沒講的事情。他開給我看的,我才聽說有這個東西。我們就聊天討論,以前都不知道這些款是這樣來的,都被議員拿來綁樁。更可惡的是很多議員都透過這個東西發包工程拿回扣。我們表面上看路鋪好了、讀書館採購新書好像很棒,但中間都被這些官員不知道中飽私囊了多少錢。」媽媽有些憤憤的說。

「對呀,我聽說新北市跟大台南市有針對這個部分,把議員分配款改成議員建議款。之前很誇張喔,議員分配款可以用在補助很多社團活動上,結果一堆議員都拿去申請活動補助,而非工程補助。雖然說改成議員建議款後,在可使用的範圍上也有比較限縮了,但還是有很大的改進空間。」蒂瑪說著。

「對呀,你說的那個我也有看過人家寫,說現在新北市的作法,只是把議員個人私房金庫,變成是整個市政府的私房金庫。當然可以慢慢改革有一點進步不是壞事。不過年底選舉了,如果有什麼方法可對議員施加壓力,也許可以讓這樣的改革再更進一步。你們年輕人有什麼想法嗎?」媽媽想起這段時間看到很多年輕人的創意。

「嗯…這點我倒是沒想過。但我之前去參加過公督盟的一個座談會,找來很多台灣地方監督議會的組織來分享一些心得。他們有提到想要針對一些地方政策的議題,傳真意向書請議員跟議員參選人表達他們的意象。等選舉後再透過這些資料對議員施壓。」蒂瑪想起那次去參加座談會,聽到很多地方議會監督團體分享他們的心路歷程,每一個聽起來都很艱辛,跟政府交手的過程也充滿了很多不合理的事情。常常一個改革推動了很久,卻只能牛步前進。

「議員也許會覺得幹嘛要理這個東西。不過如果除了傳真,再號召一般人也打電話去施壓要求議員要表態,也許對議員來說會更有壓力喔。」媽媽提議。

「媽說的有道理耶…真的可以來想想怎麼趁這次選舉,對地方政府議員施壓。他們大概也只有選舉的時候會對民意比較有感吧。」蒂瑪說。

「你看看有什麼想法,需要媽媽幫忙的可以盡量說喔。」

「好!對了,媽,我也買個平板給你用吧。」

「好啊,可是我看鄰居說要設定什麼帳號的。」媽媽聽起來很高興,但又有點擔心不會用。

「我先買來設定好再寄給你好了。你先問一下鄰居大概怎麼用。我下次回家再教你。」

蒂瑪掛上電話後想了想。要讓更多人支持議員分配款必須廢除,至少要讓大家先知道議員分配款是什麼。如果有相關文宣可以印出來,也許比較容易讓上了年紀的人接收到這個訊息?選舉倒數44天,這是民選官員最脆弱的時刻,是很關鍵的時間啊…

※※※※※※※※※※※※※※※
【資料參考】
地方制度法專題:「議員配合款」與「議員建議款」

稅金的使用,只要結果好就好嗎?

這天咖啡廳的常客H先生依舊坐在靠窗的位子,跟一起來吃飯的朋友S先生閒聊。
「我昨天回中壢老家的時候,發現附近一段路最近有整修了。」S先生說。

「這樣呀…你知道縣轄市有個東西叫做『議員配合款』,這種地方政府的修繕很多都是從這個款項來的嗎?」H先生慢理斯條的喝了口花茶後,問S先生。

「不知道耶,那個是什麼?」S先生輕輕的搖了頭。

「簡單來說,『議員配合款』就是每個議員有一定配額的可動金額,而且議長、副議長的可動金額加倍。議員本身有實質可以建議跟動用支出的權限….這個制度本身其實有很大的問題。」H先生緩緩的說道。

「有什麼問題?」S先生問。

「這些地方支出的費用,其實可以透過地方制度法、預算法,用既有合理的法律做申請跟規範。但以『議員配合款』的形式,很容易就會淪於用在選舉綁樁上。」

「恩…幹嘛管那麼多,路有修好就好了。」S先生皺了皺眉,似乎覺得H先生講的話太多餘。

「那我問你,頂新賣假油,站在企業角度,也只是要得到最大利潤而已,那油怎麼做原料是什麼也不重要嗎?」H先生看S先生似乎不以為然,於是提出了問題。

「這不能這樣比啊,企業賺錢當然要有社會責任。」這時候S先生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對H先生說的話感到不可置信。

H先生笑了笑,從花茶壺再倒茶把兩人的杯子斟滿。繼續說道。
「那政府用納稅人的錢,那些錢是我們繳的稅。你覺得政府沒責任監督審核怎麼用錢囉?」

「當然有責任啊。」S先生回答。

「那就對了啊,現在議員分配款的問題就是球員兼裁判,自己提案自己審,市府核可後還是自己用,成效若有問題議員還不會被監督追究,你覺得這樣沒問題?」H先生反問。

「……」S先生沉默著。

「當然,站在結果論角度想會覺得橋修好就好了。也許你覺得反正錢也是用在正確的事情上沒有關係。可是在一個民主制度裡面,錢怎麼來,在撥款過程是經過怎樣的申請、審核、使用、驗收、監督,也很重要,因為只有這個過程設計的好,錢才不會被人性濫用。」
H先生這個時候安靜了下來,喝了口茶。
「過程的重要性先於結果,這就是所謂的程序正義。」
程序正義四個字H先生刻意放大、放慢聲音強調。
「 稅金的使用不該只追求有好結果就好,稅金在整個政策的執行程序中是透過怎樣的機制用到最後的結果上,也需要要符合程序正義。如果這過程沒有良好的監督機制,就容易淪落於被有心人士利用。」

S先生陷入思考中,安靜了一陣子後開口說道。
「恩…你這樣說我突然想到,之前好像有看過高雄跟台南有試著要把這個什麼款給廢掉的,但議會反彈很大。說要是敢廢掉,議會就不讓市府預算通過。」

「對,他們想要廢的就是這個議員配合款。你知道台灣有一個地方沒有這個東西嗎?」H先生問。

「哪裡?有這樣的地方?」S先生顯得有點驚訝。

「台北市,你知道為什麼沒有嗎?其實台北市很久以前也有。只是陳水扁當市長的時候把這個款廢掉了。所以台北市議會的質詢風氣比起其他縣市,會更激烈,常常箭拔弩張。乍看之下很不和諧,但也因為這樣,議員跟市政府之間的執行跟監督的權責分明,議員自然就會針對市政府更認真的監督。」
H先生緩了緩,繼續說道。
「『議員配合款』的問題,簡單來說,就是把立法,也就是監督權。以及行政,也就是執行權都落在議員身上。」

「但這樣聽起來,升格後的直轄市長想要把這個東西改掉,遇到的阻礙會非常大,那等於是要把對議員有利的利益拿走…這要改革真的很不容易啊。」S先生想了想,提出了看法。

「所以,若市民了解這個政策背後深層的問題,願意大規模去督促議員要求修正,並要求議員不能夠拿預算威脅市長,必須讓行政立法權徹底分開,這樣才能夠給議員壓力。最難的,其實是如何讓更多人去理解這個事情的問題點。」H先生說道。

「唉,人民若要關心市政,真的不能只看表面的工程結果。應該要更關心造成這個結果背後制度的合理性。」S先生嘆了口氣。

※※※※※※※※※※※※※※※
地方制度法專題:「議員配合款」與「議員建議款」

不過就是里長發漂白水,跟政治有關嗎?

咖啡廳角落坐了兩個人,一男一女,看起來是朋友聚會。

「社區的管理員說可以登記拿漂白水,我那時候遲疑了一下,不過還是登記了。」女子開口。

「為什麼要遲疑?可以登記當然就登記啊。」男子問。

「我問了一下管理員為什麼有這個東西,他說里長發的,大概是最近要選舉了。然後我就想到之前看過一個新聞在講議員配合款。這應該是從配合款出來的東西。老實說,議員配合款制度有滿多的問題。」女子喝了口咖啡。

「那你還不是拿了漂白水,有什麼資格批評政府有問題?」男子拿著咖啡匙對著女子。

「嗯,我知道這背後的政策有問題,卻還登記要拿漂白水,有『道德上的缺失』,這點我承認。但是在討論這個事情時,可以針對我的道德做批評,卻不等同於我失去批評政策的資格喔。」女子看著男子,示意他把咖啡匙放下。

「以食用油為例子,你覺得用道德去批評上游廠商,廠商會改嗎?不會。他為什麼要改?他只是順應要讓利益最大化的人性去做事而已。但難道那些用假油、做假油的公司,就不能批評政府政策了?可以的,因為廠商的責任,跟政府的責任,是兩件事情。並不是我不負責,你就不用負責。相同的,不是我貪小便宜,制度就可以不用檢討。」女子一邊說,一邊比手畫腳。

「而且當管理員問你要不要,你會不會抱持的不拿白不拿的心態?至少這絕對是大部分登記的人抱持的心態。在登記的時候,管理員說之前已經發過一批了,那你登記不登記?」女子指著男子問。

「如果我不知道我會登記,我知道就不會登記。」男子說。

「不管知不知道,知道的不拿你可以說有風骨,但拿的,也只是順著人性而已。知道人性有這個缺點,就更應該要從制度面去做改善,不要讓人性有『為小惡』的空間。我們可以同時批評人性,但若看到其中的問題,我們也還是有資格同時要求政府修正政策。」

女子拿著咖啡匙在杯子裡攪拌了一會,又繼續說著。

「那個登記表我看過,登記的人還不少。先不論他們有沒有想到這個漂白水後面牽涉到的政治。但在這個情況,你會認同,少數服從多數,是民主的精神嗎?那大部分的人都會覺得不拿白不拿而登記,這個政策就是對的嗎?」

「………」男子若有所思的看著女子。

「我雖然登記了,我行了小惡。你可以針對我的小惡對我做道德批評,但我也還是可以批評這個政策,因為這個政策就是錯的,不應該因為我拿了,我就得為這個政策護航,認為這個政策是對的。跟人相處的時候,會有拿人手短的人情事故。但面對政策,不應該因為自己做了、自己是既得利益者就把錯的政策說成對的。」

「這就有點像很多人用盜版的商業軟體,你默默的用,沒有人知道是一回事。但是如果有一天被抓了,你也得承認用盜版真的就是不對。不能因為自己一直做,這事情就變成是對的。政策的檢討不能積非成是。」

女子托著下巴,沈默了幾秒。

「所以政策若改掉,讓我以後選舉沒有這種『好康』可以拿,我也不會去吵為什麼以前可以拿現在不能拿,因為這個政策確實有一些不合理的地方。像這筆款如果是申請拿去修橋修路修電燈,那這樣的應用方式我相信大家不會有太大的質疑。但給里長發漂白水,顯然就不太正常。但我相信在名目上,他們還是會說一切合法。」

「仔細去想,議員拿以及使用議員配合款的過程,像是這錢是由議員去爭取提撥,但審預算的卻也是議員自己,有球員兼裁判的問題。這其中的細節,確實有很多需要檢討改進的地方。」

「那如果還有下次,你還會登記嗎?」男子問。

「不會了,說真的這種小利,拿不拿真的差異不大,拿,只是人性中貪小便宜的心態在作祟。在那一瞬間我確實在貪小便宜。不過我想順便做一個自我思辨:我是否因為自己也從眾拿小利,就失去針對政策批評的立場?而現在有答案了,我還是可以批評。因為政策確實有錯。因為政策有沒有錯,是是非、公平的問題,而不是立場的問題。」

女子跟服務生招手,請服務生幫忙加水,又繼續接著說。

「就像以前18%的問題,那時候很多教授都出來贊成18%的問題應該要改。結果很多人只會批評『你是既得利益者,你出來說要改革很假,你為什麼不把錢吐出來』,反而把批評重點都放在個人上。卻很少去想過,其實對政策的批評與要求改善,不管是不是既得利益者,都有權力出來要求改善。另外對於政策的要求應該要高於對個人的道德要求。可以同時批評,但不要忘了比例原則。」

「不過我覺得你會不會把漂白水這件事情想的太嚴重了?不過就只是小東西。有必要因為這樣去扯到什麼政治政策嗎?」男子皺了皺眉頭問著。

「你會覺得只是幫忙出錢而已,乍看之下,好像沒有政治。但其實他最終就是會導致政治的結果。因為他利用的就是人性,華人喜歡說『以和為貴』,要大家不要想太多。但當要大家不要想太多的時候,就會同時忘了去思考這整個制度的合理性。政治是眾人的事情。只要有公共事務、花到大家繳納的稅,那就都是政治。」

服務上這時送上了餐後小蛋糕,女子吃了一口後說道。

「以漂白水的例子來說,不好的政策,真正的獲利者,不會是像我這種行小惡拿小利的人。反而會是那些議員。因為大多數拿人手短的,就會因為人情事故,而投票給那個『幫忙』的議員或里長。選舉會變成看的是誰可忙出錢、給些小贈品,就投票給誰。而未必是誰幫里多做事、提出好政見的人可以勝出。」

「你覺得漂白水跟政治沒關係,但因為拿了也知道這是里長發的、甚至知道是哪個議員給的,進而影響了投票,最後就是會導致政治上的結果。所以有人說議員配合款可說是民代綁樁款,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利用的,也不過就是人性而已。」

※※※※※※※※※※※※※※※
地方制度法專題:「議員配合款」與「議員建議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