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轉型正義 下的所有文章

救國團錯了嗎?

咖啡廳角落的四人座分別坐了兩男兩女,年紀三十來歲。四個人聊了許久。

「你星期六有要去哪裡玩嗎?」T男問。

「我要跟朋友去玩密室脫逃。」W男說道。

「聽起來好像不錯耶,話說我出社會以後,就很少跟一整群朋友一起出去玩了。」M女應和。

「對呀,開始工作以後,就不像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寒暑假會去參加救國團的活動,我還記得以前去參加活動,帶團康的大哥哥大姊姊都很照顧我們,活動也都很好玩。」Q女點點頭。

「救國團在我的印象裡幾乎就等於團康活動,我後來才知道原來張老師也是隸屬於救國團。我出社會開始工作後,有幾次在台北火車站經過他們的學習中心,才發現他們現在開的課還真多。內容看起來都滿豐富的。」W男說。

「對呀,如果今天先撇除他們的歷史背景,其實我覺得救國團在做的事情,像是終身教育,張老師,國際交流這些,我認為都是很好的事情。」M女說。

「不過說真的,要不是他們的歷史背景,他們又怎麼可能有足夠的錢做這麼多的事?我不否認若只看他們現在做的這些事,都是對教育有很大的幫助。但是反過來說,當年要是沒有黨國撐腰,有哪個 NGO 有辦法像他們發展成這樣?」W男說完皺了一下鼻子。

「像最近黨產會公佈的調查報告就提到,救國團從民國78年正式登記為法人之後,當時財產只有500萬,但是到了民國100年,財產暴增到24億。我相信任何一個 NGO 如果有這樣的生錢的本事,應該也都能夠做到像救國團現在在做的這些事。」M女一邊說,ㄧ邊用手機打開一個PDF拿給大家看。

「不過我有點不太懂的是,救國團是不是國民黨的隨附組織,這跟轉型正義到底有什麼關係?」T男問道。

突然間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不講話。靜默了幾秒後,M女喝了一口咖啡後開口說道。「我覺得在回答這個問題以前,應該要先了解什麼是轉型正義。你覺得轉型正義是什麼?」

「老實說,我只是常常聽大家在講,但對什麼是轉型正義我其實不太了解。而且很多時候講到這個詞,我都會在想轉型正義是不是只是一種美化過的政治清算?」T男回答。

「先就你說『美化過的政治清算』來聊聊,我發現很多人對轉型正義的看法都是這樣。但我想那個原因有部分是因為我們過去沒有被教育過什麼是轉型正義,而當這個詞彙出來的時候,以台灣的情況來說,又很明顯是在針對國民黨。因此在一知半解的狀況下,就會覺得『阿你們就是在做政治清算啊』。」

T男點點頭。「對耶,我真的就是這種感覺。但就像你講的,當你問我什麼是轉型正義的時候,我其實回答不太出來。坦白說我是贊成聲討國民黨不當黨產的,但是每次說轉型正義的氛圍也都讓我覺得只是在做政治鬥爭。」

「嚴格來說,在做轉型正義的時候,會不會一起做政治清算?答案是會的。我覺得這個是我們在談轉型正義的時候,也必須要正面去面對的事。所以很多人聽到轉型正義,會覺得是在做政治鬥爭,我們並不能說這樣的感覺是『想太多』。政治清算本身就是做政治鬥爭的一種手段。

但是我覺得在講轉型正義的時候,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要去了解『為什麼做轉型正義的過程,會一起進行政治清算?會怎麼做政治清算?』還有『轉型正義並不是只是政治清算而已』。

『轉型正義』這個詞他代表的意思是說,一個社會從威權時代轉型到民主政治後,民主政府必須要對過去獨裁體制時所做過的政治壓迫而導致的社會分裂,進行善後的工作。」

「那為什麼要做善後?而所謂的善後工作又是什麼?」T男問。

「轉型正義的信念是這樣:如果一個新生的民主社會不做這些善後,那民主體制很難在和平深厚的民主文化中健全運作。原因是民主所崇尚的價值是民主正義跟人道。如果我們對過去的不義選擇遺忘或忽視,那就意味著我們不願意去面對過去的錯誤,在不願意面對過去錯誤的狀態下,就代表我們也不願意對未來防止同樣錯誤發生負起任何責任。

就直接以最近發生遊覽車事務為例子好了。這件事牽涉的範圍很廣,有司機過勞,有僱傭關係的不平等,有政治執法不力等等問題。我問你,你會不會希望這件事應該要把所有細節查清楚,然後找出怎麼讓這件事情避免再度發生的做法?」

「當然會啊,這種悲劇發生過一次就夠了,我沒辦法忍受同樣的悲劇持續重複發生,因為那就意味著我們根本不想檢討。也不在乎悲劇本身,只會在發生的當下講RIP,但其實根本不是真的在乎。」T男瞪大了眼睛。

「你說到重點了,為什麼要把事情調查清楚?因為我們希望可以徹底檢討,因為檢討才有可能避免同樣的悲劇再次發生,對吧?那如果現在的政府態度是只想讓幾個人辭職就好,但對調查或怎樣做才能避免這件事情沒有任何作為的話,你會覺得他們有在檢討嗎?」

「如果是這樣,我會覺得他們根本只是想呼隆過去在逃避現實。並沒有真的想把問題好好處理。」

「對,所以做轉型正義,其實就是要讓社會一起去面對過去曾經發生過的那些現實,因為只有當我們試著去面對,試著去釐清。我們才能理解並思考,未來我們要怎麼樣避免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從威權轉向民主不是容易的事,你會希望民主走到最後又變成威權嗎?」

「當然是不希望呀。」

M女又喝了一口咖啡後接著說。「那如果我們不去看威權時代,當時的政府曾經怎麼壓迫社會,曾經做過哪些不義的事,那我們又要怎麼長出辨識『不義之事』的能力進而避免現在的政府做同樣的事呢?所以回到你剛問的問題,善後工作是什麼?就是要針對過去那些不義的事情進行調查,釐清這些事情的責任歸屬,這個過程就是在『調查真相』。我剛也有提到,轉型正義無法避免做政治清算,但是為什麼呢?因為當我們調查出真相後,接下來就必須要針對責任歸屬做審判,例如南韓就曾經對光州事件的加害者進行審判,當時的加害者都是當權者。那站在當權者的角度這是不是『政治清算』,當然是。但是為什麼要政治清算?因為他們是加害者呀,他們必須要為自己加害的責任負責。

審判完之後,也必須對受害者做賠償,若受害者的形象在那個時候被加害者刻意扭曲,那就必須要幫助他們回復名譽,而被過度美化的加害者的形象也必須要被扭轉到符合史實。如果有錢財是當初透過不義的方式取得,那就必須要沒收財產。最終我們也必須要去思考怎麼做系統的改革,例如過去的加害者就不應該再政府機構任職。

以台灣的狀況來說,威權時代是誰主政?中國國民黨。所以他們認為轉型正義是在做政治清算,這完全是很正常的事情。那我問你,你覺得國民黨有為他們過去做得不義付出什麼責任嗎?」

T男眯起眼睛。「我想想啊….以你剛前面提的善後事項,我印象他們有做過的大概就只有部分的補償吧。可是他們從來也沒有真的去『調查真相』,每次都只會說調查真相是撕裂組群,然後每次有史料被翻出來就會的說那時候的鎮壓是不得不,228有很多受害者,卻沒有加害人。這樣想起來我也感覺不出來他們有對過去對台灣人做的壓迫做出什麼反省。」

「所以回到救國團是不是國民黨附隨組織這件事,救國團最早的時候,是由蔣介石擔任主席通過『籌組青年反共救國團審查意見』決議『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隸屬於國防部總政治部』,而以前救國團的很多預算,都是透過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代領轉發。」

「特別透過中國國民黨代領轉發很怪吧?也就是那時候根本就是黨國不分嘛。」

「是啊,所以像我剛提到轉型正義中透過不義方式取得的錢財,必須要被沒收。那現在救國團被調查,坦白說也不過就是還台灣人一個公道而已。」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要賣電子書啦!我們將2016年初出版的實體書內容重新電子化,除了有epub 與 mobi 兩種格式。並提供已絕版的「蒂瑪小姐咖啡館」紙本初版完整 pdf 檔。三種格式一次滿足。有興趣購買電子書的朋友可到以下網址瞭解更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電子書開賣!
http://event.cic.tw/ebook2017/index.html
購買付款連結
https://core.spgateway.com/EPG/DemocracydeCafe/734HR3
下單付款成功後,電子書檔案下載連結將在三天內以 email 寄出。

readmoo 電子書購買連結 (僅 epub 格式)
https://readmoo.com/book/2100682840001

本書盈餘將全數提供「國會調查兵團」計畫運作。
※※※※※※※※※※※※※※※
【參考資料】
黨產會初步報告:救國團總資產53億,22年財產暴增486倍
https://goo.gl/xxobo5

社團法人中國青年救國團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案初步調查報告
https://goo.gl/v5oy0C

什麼是轉型正義
http://www.taiwantrc.org/justness.php

轉型正義
https://goo.gl/lN7xzb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投票=民主?

兩個約三十幾歲的女生,整個下午都坐在角落的桌子閒談。

「今天新加坡國會選舉耶。」女子A說。

「對呀,說開票要開到凌晨。而且他們開票不像台灣會有數字在那裡跑。」女子B一邊攪動著咖啡一邊講話。

「開到凌晨?新加坡不是比台灣還小嗎?怎麼會開票開那麼久?」

「我也不知道,這樣比起來台灣開票真的超有效率的。而且如果你把各國選舉氣氛跟台灣一起比較,你會發現台灣的選舉真的熱鬧太多了。」

「好像是這樣沒錯耶。我上次去日本自由行的時候,是他們國會議員改選的前夕。我是在路上看到小小張的選舉海報,才發現這件事情。」A點點頭。

「是啊,在台灣,有錢的政黨可以鋪天蓋地的下電視廣告,在大樓貼長條廣告。在沒有網路以前,小政黨在宣傳力道上無法比的過有錢的政黨。在難以打開知名度的前提下,小黨的候選人若不是有足夠的財力,要選的上幾乎是很困難的事情。」

「好像真的是這樣耶。現在是因為網路讓一些資訊可以更容易普及,不然在以前,我往往都是看到選舉公報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有那麼多的候選人。也難怪有人會說,網路是窮人的原子彈。」

「然後我看新聞才知道,新加坡的選舉還有一些很微妙的設計,像是記名投票,強制投票,集選區。」B說完喝了口咖啡。

「記名投票跟強制投票?那不就是要求人民一定非投票不可,而且還查的出來他投誰?」

「是啊,這其實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變相的監控投票。當然民心思變,雖然不是說記名投票投票結果就一定會如何,但從這個例子你就會知道,可以投票,不等於就有民主。投票雖然是民主政治裡面很重要的一環,但是不是民主,也要看是怎麼的投票制度。並不是可以投票就等同擁有民主。」

「那你說集選區又是怎麼一回事?」

「意思是說有某些選區,他是推候選人團,而不是推候選人選舉。例如某一個集選區一次要推五個候選人一起選。而投票的時候,你只能針對哪一個候選人團投票,而不能針對某一個單一候選人投票。所以要就是五個人全上,要就是都沒有上。」

「你說某些選區,那是不是意味著有些選區不是集選區?」

「是的,非集選區就是一次只推一個候選人。」

「不知道為什麼,聽起來感覺很不公平。」A皺了皺眉頭。

「確實是不公平呀。」B點點頭。「你看喔,對小黨來說,人數少,要一次推五個人,是不是相對困難?所以這樣的設計對執政黨來說相對有利。另外執政黨也可以利用在集選區安排人氣候選人,用有人氣的候選人拉抬投票意願,然後讓第一次競選的候選人跟著人氣候選人一起當選。」

「所以為什麼之前TIME訪問台灣的總統候選人,才會說到台灣是華人世界唯一的民主國家。」

「不過如果仔細想想,你會發現台灣選舉其實也還是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喔。」

「怎麼說呢?」

「台灣因為從威權體制轉到民主體制的過程中,國會的最大黨一直都沒有做過輪替。早期國民黨是黨庫通國庫的。在日本投降以後,用了很多手段直接侵佔了很多的土地。轉到民主時代以後,卻因為國會一直都是佔多數,因此也沒有動機制定相關法規處理黨產的事情。所以國民黨是世界上最有錢的政黨。回到我前面說的,有錢的政黨可以鋪天蓋地的宣傳。所以…」

「所以當一個政黨過度有錢到誇張的地步的時候,他就可以透過財力去影響選舉結果。這樣就無法落實民主體制所追求的公平競爭原則。」A接著說完。

「沒錯。」B點點頭。「所以像是民主老牌國家的英國、法國,他們對於政黨收入,都是有透過法律做嚴格的規範。要求政黨公佈收入來源,並明確規定政治獻金的種類與上限。這才能讓政黨不至於透過錢財而被財團收買。而像是波蘭,他們從共產體制轉型到民主體制的過程中,也曾經歷執政黨比在野黨有錢的狀況。但他們後來修了政黨法,限制政黨不能夠有投資跟租賃收入,並且大幅提高公費補助的額度。也因此過去波蘭農民黨的黨產曾經是在野的20倍之多。但在轉型修法後一直到2005年後,他們的收入也已經降低到只能平衡支出的程度。」

「但台灣因為國會的最大黨一直是國民黨,他們當然沒有處理黨產的動機,那就更不可能推動政黨法了。」

「是呀。但身為台灣的公民,我們卻應該靜下心來思考,我們想要一個怎樣的國家?我們希不希望我們的民主是朝好的民主去發展?過去因為資訊流通的有限,大部分的人都不認為黨產是什麼問題,覺得不過就是比較有錢而已。但在台灣黨產的問題,牽涉到的事實上是整體的轉型正義。如果我們不願意去面對,繼續放任著不公平的競爭。這最終將會成為台灣民主最大的危害啊。」

※※※※※※※※※※※※※※※
【參考資料】
「21歲以上強制投票」新加坡大選的5特點
http://udn.com/news/story/8601/1179927

超有錢的政黨哪裏不好?
http://whogovernstw.org/2014/09/20/yitingwang3/

國民黨黨產揭露網
http://kmt.exposed/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轉型正義是什麼?

這天咖啡廳的角落,坐著一對母女,女孩大概國中生,桌上擺滿了書,應該是在做功課。寫作業的休息片刻,這對母女聊起天來。

「媽,最近我看網路的一些關於政黨黨產的討論,看到了一個詞彙,但不是很懂他的意思。」

「是甚麼詞彙?」

「他們說檢討政黨黨產,跟轉型正義有關。但我不懂甚麼是轉型正義?正義為什麼需要轉型呢?」女兒歪著頭問道。

媽媽看著女兒,思考了五秒鐘後,開口說道。
「轉型正義這個詞有他適用的情境,今天暫時不談台灣的狀況。先來解釋這個詞的意義吧。這個詞最早是用在東歐的一些國家,這些國家從威權獨裁體制轉變成民主體制,而在威權獨裁時代,政府有很大的權力對人民從事許多在民主時代認為是侵犯人權的事。而轉型正義是指轉型到民主的政府,必須要針對過去政府在威權體制時,所從事的這些侵犯人權的行為,對人民進行彌補與善後。所以有人會說,轉型正義是一種遲來的正義。」

「那做轉型正義的目的是甚麼?」

「轉型正義真正的目的在於鞏固一般民眾對於基本人權價值的認識與認同。你可以想想,從威權獨裁時代轉移到民主時代的時候,真的整個時代的人對於民主、對於人權的認識就已經夠深刻了嗎?一個沒有經歷過民主制度的老百姓,他要如何去體會為什麼在民主中要堅持保障人權?他要如何去了解甚麼叫民主?民主的文化是甚麼?轉型正義其實是一種讓人民了解『民主價值是甚麼』的過程。也是為了創造民主文化,以鞏固好不容易得來的民主制度。」

「那說彌補又要怎麼彌補呢?」

「彌補在實作上有很多的手段,包含針對迫害者予以審判、沒收迫害者不當取得的財富、公開過去的犯行的史實、扭轉迫害者的形象至負面使他的形象符合史實、對受害者提供各種方式的賠償、對政治系統的改革等等。」

媽媽這時候停頓了一下,喝了口咖啡。看著女兒不解的表情,又繼續開始說明。

「這些手段聽起來可能比較抽象,舉個比較具體的例子。以德國來說,我們都知道德國納粹時代,有很多侵犯國內人權的作為,例如我們比較熟悉的蓋世太保也就是德國祕密警察系統。德國在蓋世太保總部的舊址上,蓋了一座關於納粹歷史的展覽館,這座展覽館中,鉅細靡遺的展示了納粹崛起、掌權衰敗的過程,也包含了像是當年納粹在什麼時候提出怎樣的猶太政策,在什麼時間撲殺了多少猶太人,戰後的這些人又是如何的被判刑,這些非常細微的史實紀錄。這些紀錄內容包含了很多當年納粹高官的發言及影像。博物館珍貴的史實其實不單單只是記錄,它背後的意義是透過對於整個歷史事件的重建與釐清,將當年國家集體犯罪的樣貌還原並懺悔。在德國,像這樣的博物館,可以說隨處可見。甚至連慕尼黑,也就是當初希特勒崛起的城市,在這幾年也在蓋猶太博物館。這也意味著,德國直到現在,一直都在轉型正義的路上,沒有停止過。」

女兒聽完,先是低下頭想了想。而後點點頭對著媽媽說。
「所以轉型正義,他其實並不是『一件事』,而是整個社會對於民主了解的『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對於人權、對於歷史真相的認識、釐清、及究責,了解威權體制轉移到民主體制的過程中,我們該去反省的事情有甚麼。並且透過對歷史的深刻了解,我們才有能力去展望民主的未來。」

「沒有錯,你很棒耶!」媽媽摸著女兒的頭笑笑的回答。

「媽,下次我們多借一些台灣歷史的書來看好不好?」

「好呀。我們再找一天去圖書館看看吧。」

※※※※※※※※※※※※※※※
【資料參考】
維基百科-轉型正義
梁晨:永遠在路上的德國轉型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