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透明政府 下的所有文章

言論免責權的意義?

這天咖啡的下午,門口掛上「休息中」的牌子,蒂瑪跟服務生休息片刻,簡單泡了花茶、咖啡,準備了一些小餅乾,在咖啡廳的一角聊了起來。

「我那天看到一個新聞,覺得很生氣。」服務生B說。服務生B現在是在半工半讀的大學生。是一個從台南上台北念書的可愛小女孩。

「什麼新聞呢?」服務生C問。

「就是台南市議會的議員,提出說若沒有經過議員當事人同意的話,議員開會或質詢相關的影音檔不可以任意外流。」服務生B說著,喝了一口花茶。

「是說那天我才聽到有客人在討論議會記錄透明度的事情。才在說會議記錄應該都要公開,而且應該要做到影像、聲音都能夠記錄,並且要有管道能夠讓一般民眾查閱。但台南市議會議員的提議聽起來怎麼有點反其道而行啊?」服務生D回想起前幾天聽到客人談論台灣議事記錄不夠透明的事情。

「那他們提出這個提議的理由是什麼?」服務生C一邊吃著餅乾一邊問。

「他們認為若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會傷害到他們的言論免責權。」服務生B回答。

「嗯…那言論免責權是什麼意思?」服務D問著。

這時候一直沒有講話的蒂瑪喝了口茶後,開口說道。
「其實言論免責權的『免責』對象,指的是政府。這個意思是說,為了保障民意代表在替人民發聲的時候,避免政府利用立法、司法或任何國家機關的力量,針對民意代表的發言,去提告、或是做技術上的干擾,讓民意代表不敢真的替人民發聲。所以言論免責權的實質意義,是為了保護民意代表在為民喉舌的時候,不會因為這樣而被政府迫害。畢竟政府握有的權力是很大的,如果政府的權力不能受限制,那就很有可能透過這種方式迫害到人民的發聲權。」

「那這樣議員用言論免責權來說不能公開,就顯得很荒謬了呀。因為他們這樣說,就代表他們把所謂的言論免責權,去過度延伸成議員的發言也不用對一般民眾負責、還有他們認為議員的言論自由是不必受到人民監督的。」服務生D聽完,一邊筆劃著一邊說道。

「沒錯!這就是我覺得生氣的地方,議員曲解了言論免責權的意義。還拿這個作為不能任意公開會議影像記錄的理由,所反映出來的其實是他們不想要讓自己的言行受到一般民眾的監督。」服務生B憤憤的說著。

「在民主國家,為了讓人民充分參與政治,議事透明其實是很基本的要求。像是在美國,你甚至可以在國會圖書館查到兩百年前他們制憲會議的會議記錄。」服務生D說道。

「兩百年前耶,那不就意味著他們那個時候就有民意代表的言行都必須要受到人民監督的觀念,所以才會留下會議記錄?」服務生C驚訝的問著。

「是啊。反觀台灣的議員,先別提議事透明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居然還提出這種倒退嚕的要求。」

「…..我真的深深的覺得,台灣很多議員,他們自己本身根本就沒有『民主』的概念。」

「不只是議員啦,很多立法委員,或是民意代表,從基層到高層的官員,其實都沒這個概念的。甚至人民本身,對民主的了解跟感受,也都不夠深入。所以為什麼說台灣的民主是不完全的,其實不是沒有原因。」蒂瑪做了結語。

※※※※※※※※※※※※※※※
【參考資料】
議員要求質詢影片不外流 網友:怕什麼?
台南市議會的恥辱:阻止會議錄音錄影公開

廣告

誰贊助了社區贈品、喜宴包了多少,票就投誰,這樣的投票決策真的沒有問題嗎?

這天下午,咖啡廳提早休息。傍晚蒂瑪走到附近的傻瓜麵攤吃麵。隔壁桌座著兩男兩女,看起來約莫四、五十來歲。

「最近選舉快到了,都會有一些好康的事情。」中年男子A說。

「對呀,像那天我們社區管委會開會,結束的時候,就有議員到我們那裡,贊助不少贈品,我們樓上的鄰居就抽到一台電風扇。隔壁棟的也有人抽到小烤箱,就都是議員贊助的。」婦女C說著。

「像上次我去隔壁李伯伯娶媳婦的婚宴,那次也是有議員來到現場致詞祝賀,聽說紅包也包的很大,有五位數呢。」婦女D喝了口湯。

「所以你們議員投票要投給誰?」中年男子B問。

「…其實我還在想耶。」婦女C頓了頓。

「有什麼好想的?你看那些議員多熱心,都贊助這麼多的東西,當然是要投給他們。人家那個慷慨,不投給他們歹勢。」婦女D說道。

「可是仔細想想,議員的主要職責,不應該是跑這些場子吧?」中年男子A托著下巴,一邊說著一邊瞄向電視機。電視機上正撥著候選人造勢掃街的新聞。

「以前投票的時候,我都沒有去懷疑過或想過這些事情。但我兒子這段時間,給我看了一些網路的資料,我細細的看,突然覺得有些我們習以為常的事情,好像其實有點不太對。」婦女C很認真的回答著。

「像是我們都很習慣議員會常常出來做選民服務,跑紅白帖。可是…這個是議員應該做的事情嗎?」中年男子A接話。

「不然議員應該要做什麼?議員不是本來就是為民服務嗎?」婦女D反問。

「我的意思是,為民服務是在服務什麼?其實議員有很大一部分的職責,應該是透過了解民意,去導正跟制定市政府的公共政策,他們的任務是要作為市民跟市政府的橋樑,而且要代表市民審核市政府的預算,並且監督市政府要確實去執行市政建設。」

中年男子A放下了筷子,神情嚴肅的說著。

「那,他們跑紅白帖,贊助社區的活動的時候,除了透過人情世故讓你覺得要投給他之外,這到底跟議員的職責有多大的關係?他們做這些『選民服務』的時候,有去問你,你對市政的意見嗎?」

中年男子A看了看大家,清了清喉嚨,又繼續說道。

「後來我發現,有一部分是因為市政議會的記錄不夠透明,以致於我們都只能透過這種人情世故,去『感覺』哪個議員比較好,可是我們若仔細的問問自己,除了議員自己發的文宣,我們到底有沒有什麼第三方的資料可以幫助我們了解這個議員做了什麼,你會發現,還真的沒有這種東西可以參考。」

「我聽我兒子說,在美國,不管是國會或是州議會,都有保留很完整的會議記錄可以讓一般民眾查詢。而且內容還不限於文字,比較完整的紀錄甚至連聲音、影像都會有。」婦女C說道。

「可是選個議員而已,還要去看這些記錄也太累了吧。就算有我也懶得去看。」婦女D的神情顯得有些不屑。

「你願不願意看是一回事,但是議員要對自己的言行負責,那他在議會的言行就應該要都攤在陽光下讓大家去檢視。人民可以照自由意願去選擇要不要檢視,但這不是議員不接受議會透明的理由喔。」中年男子B答道。

「而且,仔細想想,民主是什麼?是人民作主。這些議員不管薪水、或是市政府做事所拿的錢,都是人民的納稅錢。我們給了他們錢,卻說不想了解他們做了什麼。投票也只憑感覺,卻不是憑他們到底有沒有做好事情來判斷,這樣的主人,好像也不太負責任?」中年男子A說道。

蒂瑪吃完了傻瓜麵,離開後。在路上一邊想著:我們現在對民主的認識,是來自於過去的教育。而這些拿來教育人民的材料,是來自於政府。那台灣從威權政治走向民主政治的政府,他們對於民主的認識,是不是其實也很有限呢?而這樣的有限,反應在教育上,是不是也導致我們對於民主的認識,也很有限呢?以致於我們在選舉做選擇的時候,因為對民主認識的侷限,導致思考模式依舊會淪於「人情世故」。於是即使我們在表面上有了民主的「制度」,但實質上離民主的「精神」,卻還有很大段路要走呀。

※※※※※※※※※※※※※※※
【參考資料】
挑戰全國黑箱議會 公民團體要求簽署「議會改革承諾書」
議員該做的事
關於政策買票的思辨
http://goo.gl/JVGgSa
http://goo.gl/P7m5Ph

正視地方議會問題

你知道台灣的地方議會,
有半數以上完全沒有公開會議記錄、也無法要求查閱的嗎?

你知道議員配合款常淪為綁樁使用,
而且有行政權、立法權混淆的問題嘛?

如果您了解這些問題,
也願意跟身邊親朋好友討論,
歡迎下載蒂瑪小姐咖啡館製作的議題DM,
讓跟多人一起重視這些問題。
地方議會改革,需要人民一起來參與!

議員配合款,只要結果好就好嗎?
DM下載連結:http://goo.gl/Dlqb2F

議會不透明,有多不透明?
DM下載連結:http://goo.gl/mnG7Tr

沒有公開會議紀錄

咖啡廳的角落坐了兩名四十幾歲的男子。聊天聊的很熱烈,桌上的水喝到剩下一半。男子A跟服務生又點了兩杯咖啡。

「我那天去參加公督盟九合一選舉投票攻略論壇的活動,聽與會人員分享,聽到好多好離譜的事情。」男子A說。

「像是什麼?」男子B問。

「像公督盟他們幾年前一開始決定要做立委評鑑的時候,去立法院跟那些立委拜會, 結果有立委說『你們憑什麼評鑑我們?誰授權你們的?』」

「…可是立委是人民選出來的,人民的錢是人民自己賺的,立委的薪水是人民繳稅金養的。人民當然有權監督立委啊,根本不需要誰授權。」男子B回應,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你好聰明,我一開始聽到他們這樣講,也反應不過來。但想一想還真的是這樣耶。另外像之前有很多團體都在反應選舉保證金高的不合理,也去拜會了中選會的人,結果中選會的人回說:『你們連20萬元的保證金都繳不出來,你確定你真的要選舉嗎?』」

「…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來,我們的官員自己都沒什麼民主的觀念喔。選舉是人民的權利,高保證金意味著阻擋人民的參選權。當然,選舉會花錢沒有錯。但宣傳的方式有很多,不應該在『參選資格』就用錢來限制誰能選、誰不能選。」

「你真的很有概念耶。」男子A的口氣充滿了佩服。

「我最近在看關於美國民主歷史的一些書,感觸就很深。你知道嗎,當初美國建國時,他們有五十五位國父,齊聚在費城,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設計了美國憲法,這是兩百多年前在美國發生的事情。而今天,只要你願意,這些年來在美國國會發生的各種會議,只要內容屬於非機密,當期就要公開。而即使是機密文件,在一定的年限後也一定要公開。不能拒絕任何公民到機關調閱,因此包含當制定美國憲法時的會議記錄。在美國國會圖書館都可以查到詳細的資料。」男子B一邊說,一邊打開ipad,給男子A參考他最近讀了哪些書。

「這倒讓我想到論壇中提到台灣的議會還不夠透明的事情。先不講即時轉播或是歷史影片記錄,光是會議記錄,就有過半的地方議會都沒有做。」

「沒錯,我要講的就是這個。現在是西元2014年了,台灣的會議記錄、議事透明程度,比兩百年前的美國還不如。你去想想,如果議員在議會上的所有言行都是會被詳實記錄的,如果議員在質詢的當下,人民都是睜大眼睛在盯哨的,那議員會不會有所警惕?會不會比較不敢亂講話?會不會比較認真在做事?」

「一定會有影響吧,不過我聽說台灣以前第四台有專門在轉播地方議會的開會過程耶。」男子A說道。

「有,但說穿了,人民若沒有意識到監督的重要性,就不會去看這些東西。台灣的議會轉播大約是快二十幾年前的事情,但因為都沒人看,後來就都收掉了。」男子B聳聳肩。

「所以說來說去,癥結點還是在於,人民有沒有意識到,我們對於政治的參與方式,除了參選,監督是更重要的。」男子A點點頭。

「沒錯。站在高官的立場,他當然希望你不要監督。但所謂的民主,所強調的就是人民要參與政治,而投票只是參與政治的開始,並不是結束。每一個人民都要意識到,讓政治變好、或是變壞,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這不是誰管誰所以跟自己無關,也不是哪一個政治人物的責任。權利跟義務是一體的兩面,我們有投票的權利,就必然得行使監督的義務。否則,政治就只會淪為政客掠奪資源的手段。當政治淪為政客的玩物,不關心政治的人民,要負的責任其實比政治人物還大,因為這個怪物,是人民自己豢養出來的。」

「在論壇上有提到,公督盟現在正在推動改革承諾書,希望趁現在選舉前,在候選人最『脆弱』的時候,能夠讓議員參選人都簽下承諾書。」男子A又繼續說著那天討論的狀況,男子B一邊聽著,一邊若有所思。

「我想,要讓議員『有感』,人民的施壓是有必要的。不如這樣吧,我們來印關於這些議題的DM,讓更多人知道,一起打電話、傳真對議員候選人施壓,用這個方式響應這樣的活動吧。」男子B說。

「好主意喔!」男子A擊掌,顯得躍躍欲試。
※※※※※※※※※※※※※※※
【參考資料】
挑戰全國黑箱議會 公民團體要求簽署「議會改革承諾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