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遮打革命 下的所有文章

香港警察 vs. 台灣立委

十月,天氣終於開始有入秋的感覺。蒂瑪到巷口的早餐店,點了薯餅、蛋餅。後面桌子坐著兩名男子,邊吃邊聊著這兩天的新聞。

「前幾天香港學運因為警察丟煙霧彈,開始有衝突,台灣的媒體才陸續有了大量的報導。但這兩天因為狀況維持在相對和平的狀態。媒體關注的比例感覺開始有點降溫了。」男子A說。

「對照之前情殺案還有MG149帳戶的報導,感覺很諷刺齁。超沒有比例原則的。你看,今天中國時報的頭條還是台灣9月高溫破紀錄」男子B拿起桌上的報紙,指著頭版說著。

「政論節目討論還是很熱啦。有些媒體報導嚴重不符合比例原則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知道中天昨天電視報導說,那些占中的香港民眾,是為了守夜迎接中國十月一日國慶嗎?」男子A露出很不屑的表情。

「很扯耶,我以為這種事情只有中國媒體會做。感覺上就是『唉呀大家都在報香港的事情了我不得不只好跟著報,但即使報導也還是要幫忙擦粉一下』的那種感覺,這年頭誰會守夜迎接國慶啊….」男子A接著喝了一大口的奶茶。

「你剛說到煙霧彈,倒是讓我想到前幾天吳育昇的新聞,他提案要求警察執勤時能跟港警一樣使用『辣椒噴霧器』。」男子B說著。

「有這種事?這提案也太扯了吧!台灣318期間學生佔領行政院那次,他們清晨不顧人數比例,警察明明有人數優勢,把人抬離的動作不去做,硬是用水車清場我已經覺得太誇張了。立委還敢提這種案?」男子A很驚訝,聲調明顯提高了起來。

「怎麼不敢?如果沒有民眾監督,他們當然敢。這事情後來被媒體報導之後,被擋下來了。」男子B苦笑。

「…你知道嗎,我前幾天才看到一個報導,說香港有警察在用辣椒噴霧器噴完民眾後,看到民眾眼睛睜不開很痛苦,後來拿了自己的水壺幫民眾沖洗眼睛。也有好幾名警察辭職,不願意繼續助紂為虐。然後台灣的立委提案要讓警察要可以用『辣椒噴霧器』,我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男子A搖了搖頭,轉頭過去看著電視螢幕,沉默著。

「在香港,有警察願意跟人民站在一起。在台灣,有立委繼續站在高牆對人民丟雞蛋。」男子B嘆了口氣。

離開了早餐店,蒂瑪邊走邊想著:立委提這種案,抱的是怎樣的心態呢?之前他被很多人提罷免的時候,後來也在立院提案要提高罷免門檻。兩相比對,是同樣的行為模式。維護自己的利益優先,不惜削弱人民應有的權力。但為什麼他們敢這樣呢?他們是不是就是在賭,賭人民不會看,賭人民不懂,賭人民不會監督?賭不管他們怎麼做,也不會真的受到選票的制裁?

※※※※※※※※※※※※※※※
【參考資料】
吳育昇提案增用辣椒噴霧 江宜樺打臉否決 

廣告

如果為了拼經濟,得放棄掉文化、環保,是我們想要的未來嗎?

下午時間,咖啡廳角落的兩人坐,坐了一男一女。看起來像同事。男子講話有些口音。桌上的茶剛喝了一半

「前幾天,還在香港的朋友一起加入學運,傳了很多照片回來…」

男子喝了一口咖啡,繼續說著。
「你知道嗎,香港這幾年,變得真的很多很多。」

「香港呀…我去那裡大多是出差,比較少觀光,也沒有在那裡待比較長的時間。你說變得很多,我不是很能體會。」女子開口。

「很多的中國人湧入香港。當然,香港不會不歡迎觀光客。但中國人到香港,不是只有觀光。」男子頓了頓。

「他們有的入籍香港,有的在香港買房子炒房地產。這幾年房地產炒作的結果,香港在地剛出社會的年輕人,買不起房,也租不起鬧區的房子,只能到離鬧區比較遠的地方,租不到八坪大小的房子,而房租至少要一、兩萬元台幣。」男子嘆了一口氣。

「這聽起來跟台灣的狀況滿像的。以房租來說…則是更貴。」女子說著。

「而大量湧入香港的中國人,讓香港的地鐵無時無刻都充滿人。你上班的時候,只能眼睜睜看著地鐵一班又一班的過去,但因為人太多,根本擠不上。往往要看十幾班的車都過去了,你才搭的到。」男子用咖啡匙攪拌著咖啡。

「…..我在忠孝復興站的經驗,尖峰時間最多也不過等兩班就可以搭到車啊。」女子有些驚訝。

「你還記得之前毒奶粉事件嗎?那時候,一堆去香港的中國人,把香港各賣場的奶粉都掃光了。結果,香港人買不到奶粉。」
「香港的街景,也變得很多了。大量的中國觀光客來。觀光客喜歡逛什麼店,街上原本的店家就換成了那些店。賣高級品的、賣藥的。特色小店不見了。」
「中國人來如果是帶動香港的經濟發展,讓香港人過的更好,我們當然歡迎。但實際狀況卻是一邊理所當然的使用香港的資源,一邊推高房價,又一邊壓縮了在地香港人的生存空間。東西越來越貴、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男子看看了窗外,眼神有點憂鬱。

「這樣聽起來。我覺得中國進到香港,對香港最大的影響,除了經濟。其實是文化的摧毀。」女子接了話。

「看看台灣,很多人在講拼經濟。我有時候會想,為什麼我們非得依照資本主義的那個模式去思考經濟的發展?我不否認賺錢很重要。可是看看歐洲,他們並沒有為了發展經濟,就放棄文化、放棄歷史。」

「他們不會為了發展經濟,就把有歷史價值的房子拆掉蓋新房。我曾經去英國玩過,在路上,有很多的房子都不是現代化的建築物,整個街景都還保有濃濃的文化氣息。」

女子喝了口茶。想了一會。
「當然,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我不能說只專注於經濟發展是不好的。但我只想問,放棄掉文化、放棄掉環境保育的經濟發展,是我們想要的嗎?」

「有一天我們會老,當那一天到來,我們回頭看,小時候熟悉的老建築物不見了,以前可以嬉鬧的小溪不見了,台灣特有的物種從世界上徹底消失了。我們會覺得,這樣很好、很棒、很自豪嗎?」

這對客人在咖啡廳談了很久。蒂瑪想到最近看的的很多新聞。除了香港學運,還有前一陣子台中雪谷纜車的事。政治人物很喜歡喊拼經濟。但真的讓小民獲利的經濟又有多少?而獲利的背後,又犧牲了多少呢?

在台灣,公投案能否成案,由公審會說了算。

週末是咖啡廳最忙碌的時刻,也是咖啡廳內最人聲鼎沸的時候。每桌的人幾乎都熱烈的聊著天,好不熱鬧。

這天靠窗六人座位坐著的,是幾個大學生,三男三女。每個人手上拿著同一本書,看起來像是在開讀書會。

「今天的讀書會分享就先到這囉!」A男像主席一樣宣布,似乎是這個讀書會的組長。

「好。這本書寫的還滿平易近人的,我覺得滿好懂,也很好閱讀。」B女似乎因為分享會結束,表情變得比較輕鬆。蒂瑪經過時,瞄了一眼,書名寫著【以平等之名-托克維爾與《民主在美國》】。

「對呀,我一邊看,一邊想到最近香港學生罷課的事情。」C女說著。

「你們知道他們為什麼罷課嗎?之前占中鬧的很大台灣媒體勉強有些報導,這次針對罷課甚至後續佔領公民廣場的事情,ptt炒翻了,電視跟報紙卻寫的好少。」A男指了指手上的ipad。

「他們是針對特首普選的事情吧?」
「對呀,既然已經開放普選了,為什麼要抗議?」
「就我所知,主要是因為特首的候選人,並不是自己要出來選就可以選。」

「喔?不然呢?」E男表情顯得很疑惑。

「候選人必須經過提名委員會審查、提名後,符合資格的才能成為最後的候選人。而委員會裡面的人,其實是由中共所控制。等於必須要經過中共認可的人,才能當候選人。」A男喝了口水。

「這點本身就不符合民主的條件呀。難怪香港人會反彈。」C女搖搖頭。

「香港的狀況我不太清楚,但你說的這個,倒是讓我想到台灣的公投法。」D女說著。

「嗯?怎麼說?」

「台灣公投題目經過公民連署後,必須要經過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審核。等於一個公投案能否成案,由公審會說了算。」

「那公審會是怎麼組織的?」E男發問。

「由行政院提請總統任命的,而中華民國的行政院長又是總統提名…」

「等等…那不是球員兼裁判嗎?如果今天公民要針對行政院某個政策提出反對意見,那這個題目不就在公審會那裏就直接掛掉了?」E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所以你說,跟香港普選的狀況有沒有很雷同?香港是要選的特首要先經過審核,台灣則是要贊成反對的議題要先經過審核。」D女撥了撥頭髮,繼續說著。

「公投理論上是直接民主的展現,但台灣的公投…」 D女頓了頓。

「聽起來一點都不民主啊…」E男做出了最後的結論。

「您好,不好意思因為換班的時間到了,可以請先到櫃檯結帳嗎?結帳完可以繼續在這裡聊。」服務生走到桌邊通知。

「好。時間也有點晚了,我們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於是一行人結帳後就散會。

※※※※※※※※※※※※※※※
【參考資料】
香港人給台灣人的10個快問快答:中國都給香港「普選」了,為什麼學生還要罷課?

重大消息新聞卻不報,真的是小事嗎?

週六早上咖啡廳還沒開。天氣很熱,蒂瑪今天早餐想換點口味懶得自己下廚,於是走到巷口的美而美,點了紅茶跟蘿蔔糕後,盯著早餐店的電視發呆。電視上重播著情殺大學生後續追蹤,還有台虎首航賣滷肉飯的報導。

店裏有一桌客人,年輕爸爸媽媽帶著一個小孩。媽媽跟早餐店老闆娘看起來很熟識,很熱絡的聊著。

「昨天晚上我看網路新聞看到好晚,凌晨才睡。」年輕媽媽說著。

「看什麼新聞看到那麼晚?」早餐店老闆娘一邊弄著紅茶。

「你知道香港學生罷課嗎?」

「有這回事?電視報紙都沒有報耶。」老闆娘把弄好到紅茶端到他們桌上。

「昨天晚上他們衝進去香港政府總部廣場,被警方包圍。後來主要代表學生被捕。我在FB看到有人轉貼水果日報的實況轉播連結,看到很晚。」年輕媽媽喝了一口茶,又繼續說。

「bbs上也很多的人在討論這件事情。我本來以為早上的新聞會有一些消息,沒有想到….」年輕媽媽嘆了一口氣。

「完全沒有看到相關報導呀,如果不是你說,我還不知道有這件事情呢。」早餐店老闆娘插著腰說著。

「你會不會覺得,好多東西新聞都沒有報?」

「好像有這種感覺耶。但是那又怎樣?世界上的事情那麼多,又不可能什麼都報。」老闆娘說著。

「但如果是很重要的事情呢?連香港學生佔領政府總部廣場這麼大的事情,早上BBC都報了,台灣的電視跟報紙卻不報。但香港明明就在我們的旁邊而已。」

熱騰騰的鮪魚蛋餅剛送到桌上。

「像之前的服貿,如果不是有學生衝進立法院。我們也許都不會知道服貿是這麼大的事情。」

蒂瑪吃完了早餐,準備起身離開。他看看了這一家子,又看看了早餐店的老闆娘。心裡想著:很多人的資訊都只來自於傳統報紙跟電視。於是電視不報,他們就不知道,也不會覺得重要。然後又想到那次去找D先生說,戒嚴的那段時間,是一段政府說你有罪你就有罪的年代。對照到現在來看。重大消息新聞卻不報,真的是小事嗎?

※※※※※※※※※※※※※※※
【參考資料】
BBC新聞-逾百香港學生與警方在政府總部廣場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