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陪伴 下的所有文章

接住倖存者,學習聆聽與陪伴

「你有看那個女作家的書嗎?」C女問。

「沒有…我不敢看,因為我光看介紹,就覺得很難過,很痛苦。」N女搖搖頭。

「我也還沒看,只是最近的討論讓我想到一個朋友,他是被性侵的倖存者。上次夏林清事件發生的時候,我有聽他說那時候有很多像他這樣的人,包括他自己,都產生很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所以最近我就問問他過的還好嗎,他也跟我說,其實很不好。」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這是什麼?」

「當人遇到一件對自己很可怕的事,例如恐怖攻擊,或是嚴重意外像是車禍,或是被強暴或被虐待等等。

因為這個經驗很可怕,如果一直『感受』這個經驗,會不斷陷入在恐慌的狀態。而人為了保護自己會有一種自我防衛機制。就是『假裝這件事情不是發生在我身上』。透過這種感覺隔離,讓自己對當時發生的事情麻木,因此而不被那個創傷所傷害。

但是可能因為被一些事情觸發,讓自己又重新『感受』那個可怕的經驗。就會陷入巨大的恐慌,甚至造成各種身心理的失調,例如變得容易生氣,失眠,容易驚嚇等等。」

「你講得很清楚,但我還是有點難想像那是什麼。」N女抿了抿嘴。

「舉個簡單的例子,你記不記得每次看鬼片,你都會害怕好幾天?」C女問。

「ㄜ,對。而且晚上走巷子回家都會疑神疑鬼的。」N女點頭。

「如果那個害怕放大100倍呢?」

「….我不敢想耶。」N女抖了一下。

「對,這個就是為什麼遇到巨大的恐怖時,人會透過一種很像『抽離』的方式,來處理這個『恐怖』,不然自己可能會活不下去。

但畢竟真的有經歷過這些恐怖的事,『抽離』是一種自我保護,但不可能永遠把恐怖的記憶封印,所以當恐怖的記憶跟感受『回來』的時候,就會造成很強烈的身心失調。這個就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所以像現在大家大量討論這些事的時候,其實對經歷過性侵的人,無疑是一種『提醒』,提醒自己曾經經歷過那些恐怖的事,因此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但難道我們就不討論嗎?那些性侵別人的人真的很可惡啊!」N女的語氣有點激動。

「我的意思不是說不討論啦。只是我也在乎我們能否一邊就事論事的討論這些事,一起思考能否在未來不要再有下一個房思琪。但也一邊讓這些曾經有這些恐怖經驗的人,可以在這個時間點支撐他們活下去。因為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是會造成自殘的。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在最近跟我那個朋友聊。我也問他,對倖存者來說,如果願意說自己的事情的時候,別人怎樣的反應會讓他覺得比較平靜,至少不要感覺更壞。」

「那他怎麼說呢?」

「他說,就是『聆聽跟陪伴』就好。他遇過很多人,聽到他的經驗,第一個反應都是『驚嚇』。然後會說像是『不會吧?』『真的假的?』『是喔?』『怎麼可能!!』然後下一句話可能就是轉移話題。他聽過最荒謬的回應是『那都是你小時候的事情了啊』。

他可以理解這種經驗一般人很難想像。也知道大部分時候這可能都是無心的語助詞。這樣的反應跟倖存者用『抽離』的方式面對巨大的可怕經驗的本質是相同的,都是用『否認』去逃避自己聽到或感受的事,因為不想面對不想接受不想承認有這麼可怕的事。

但是這些話聽在倖存者耳裡,是很痛的。因為光能夠走到願意講出來,已經非常困難。而這樣的回應就像是自己的經驗又被質疑了一次。問題是有誰會需要拿這樣的經驗出來開玩笑呢?」

「那,當你第一次聽到他的事的時候,你的反應是什麼?」

「我只有說:『你辛苦了,一定很難過。』」

「這樣…沒有很敷衍嗎?」

「所以你覺得回『不會吧?』『真的假的』就比較不敷衍嗎?」C女反問。

「誒,好像也是。坦白說如果是我聽到,我真的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反應。」N女抓抓頭。

「對,因為不知道怎麼反應,所以只好回『不會吧?』然後等於把這個球再丟回去說的人。如果今天是一般日常討論,這樣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但如果我們面對的是性侵倖存者,或是一個在描述他個人情緒經驗的情況下,這樣的回應其實會加深他們覺得『我講了也沒有用』『沒有人願意聽我說』的無助感。

而這樣的回應也反應出我們整個社會,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別人的情緒。於是因為不知道怎麼面對,所以大家都在逃。而這樣的集體逃走,卻也讓真的需要有人接住他們情緒的這些人,這些倖存者,因此更絕望。但即使不是倖存者,我們每個人也可能都有情緒需要被接住的時候。」

「恩…那你朋友還有說怎麼樣的反應能夠讓他比較平靜嗎?除了『辛苦了』以外的?」

「像是『其實我不知道能說什麼,但我可以聽你說』『我沒辦法想像,但我猜你一定覺得很痛苦吧』這種,承認我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但肯試著猜測並同感對方的心情,並表達願意陪伴。

還有不要急著給『建議』,或是急著要倖存者『改變』,像是『看開點』『不要想太多』這種『建議』。因為對他們來說,如果他們願意講的時候,當下他們最需要的其實是聆聽跟陪伴。

對了,所謂的聆聽,並不是用一種很獵奇的心態聽來當成自己茶餘飯後的八卦,這點也必須要注意。」C女說。

N女聽完靜默了幾秒。「你這樣說,我突然覺得聽到這種遭遇,當下要很平靜地說『辛苦了』或是不要有太大反應其實很難耶。

像我光是看新聞描述書裡的介紹,我就覺得如果有人跟我說他遇到這些事,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回他。

但我也真的從來沒有想過,對他們來說最需要的不是什麼建議,而是聆聽跟陪伴。」

「我覺得要談怎麼讓這種性侵事件不要再發生,背後要牽涉到的是很多社會價值觀的調整。像是出事了大家都會直覺得先檢討『被害者』而不是『加害者』,或是在青春期的時候女生被拉肩帶時老師也許會說『男生在青春期比較調皮,女生多擔待一點』卻不是說『男生這樣做是不尊重女生的行為』。或是當有長相比較平庸的人說他遇到性騷擾的事會遇到的反應是『你長這樣也會遇到喔?至少還有人看得上你』而不是『性騷擾是不對的』

這些已經直覺性內化的反應,需要大家一起去反思,也需要大家一起去改變。而同時現在就開始學習聆聽跟陪伴,這不只是為了倖存者,其實也為了我們自己。很多時候,寧靜的陪伴,比喧囂的建議,更可以給人力量啊。」

※※※※※※※※※※※※※※※
【李明哲失蹤第46天,一人一信營救李明哲】
https://goo.gl/T46sBO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450 個隨手袋的盈餘,將可以讓我們有 3 個月的經費持續監督國會。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五種支持國會調查兵團的方法>> http://shop.cic.tw/

※※※※※※※※※※※※※※※
【參考資料】
深入焦鬱症-創傷壓力症候群
http://scc.yuntech.edu.tw/column/AA/a/a_07/a_07_01.htm

抑鬱症篇:陪伴聆聽最重要 「振作、加油」未必有效
https://goo.gl/OZ0iGB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