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228 下的所有文章

那些年,在我們身上留下的228傷痕

「你有看到六福村那個228優惠方案被大家罵的新聞嗎?」E男說。

「有啊,我覺得真的滿不適當的。雖然有人會說搞個優惠還要政治正確。但我覺得反方的舉例更有道理。有人就說你如果看到有活動寫說『921遊樂園優惠』 。或是『 南京大屠殺香港迪士尼限時優惠』 ,你會覺得拿這種代表傷痛的事件或日子做這樣的企劃會是個好主意嗎?」A女回。

「我注意到的是另外一個新聞,政大有學生在他們學校一條不需要申請就可以貼廣告的風雨走廊貼228的宣傳,結果不但被校警衝上去撕下來,校警還當場對他們咆嘯。但平常時候那裏不管貼了什麼廣告都不會被撕。校警態度跟教官很明顯就是選擇性處理。」B女說道。

大家你來我往的聊著最近228發生的新聞事件,過了一陣子。一直都沒講話的C女突然開口。

「今天放假大家難得出來聚會。這些事情不是都過去了,為什麼每年到這個時候都要一直拿出來講?」

大家突然安靜了下來,看著C女。

「你們幹嘛這樣看著我?政治很髒,最好不要碰。228不是就是查緝私菸引起的省籍衝突嗎?現在都甚麼時候了,到我們這代早就沒有甚麼省籍不省籍。又何必一直提228去撕裂彼此的感情。大家應該要往未來看比較實在。」

E男一副有話要說,卻又顯得有點壓抑。A女喝了一口咖啡以後說道。
「我問妳喔,你為什麼覺得政治很髒,最好不要碰?」

「本來就是啊,那些政治人物都只會為了自己的私利,而你們每次談起政治的時候,那種激動的樣子我看了都覺得好害怕。」

「所以,你是因為你看到大家談政治很激動讓你很害怕,所以覺得政治很髒不要碰。還是因為你先覺得政治很髒不要碰,所以大家談政治的時候才讓你害怕?」

「ㄟ…我確實是本來就不喜歡談政治。我們家人也都不談,他們總說不要碰政治比較好。」

「所以你會覺得政治很髒不要碰,有一部份的原因,應該是來自於家庭教育。因為家人跟你說不要碰政治,久而久之你就產生政治很髒不要碰的感覺。」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大概是吧。」C女聳了聳肩。

「你知道嗎,我最近一直在想,為什麼在我們這個世代,在318以前,大多對政治冷感。甚至很多人,都有跟你一樣的想法,覺得政治很髒不要碰。我發現政治很髒不要碰,幾乎是我們這個世代,跟父母輩這個世代很普遍的氛圍。但是為什麼?為什麼家人會跟你說政治很髒不要碰?是因為他們碰過所以覺得很髒,所以要你不要重蹈覆轍嗎?」

A女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道。

「最近因為228,我跟我其他的朋友也在聊。加上最近看了好多關於228的史料,那些以前課本沒有教的歷史,我發現一件事情。我們上一代會說不要碰政治,以至於我們這代普遍的對政治冷感。還有六福村企劃對228沒有敏感度造成被人家罵的優惠企劃,還有政大校警教官對228文宣跳腳。這些實際上,正是228事件,還有那些我們不知道曾經發生過的歷史,在我們所有人身上留下來的傷痕。」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C女看著A女說道。

「我先說一個我自己的故事。小時候,我們家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到頂樓去燒書。」

「好奇妙,沒事為什麼要燒書?」E男問。

「我小時候也不知道。反正小朋友看到火就很開心。一直到我大學有一天,父親偶然講到以前祖父有在看黨外雜誌。每隔一段時間都要把這些雜誌燒掉。我在那個時候才恍然大悟,原來那個時候燒的書,就是黨外雜誌。可是你知道嗎,這是我小時候的事情。那個時候,台灣已經解嚴了。為什麼祖父還是要把書燒掉?」

「因為228。因為白色恐怖,還有因為那些很多我不知道的過去的歷史,留在他們身上的傷,太痛了。痛到讓他們無法相信,解嚴後他們就真的擁有自由而不用害怕被政府迫害。在解嚴以前,那是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年代,那是一個政府要抓你就可以隨便安你罪名的年代。那是一個買黨外雜誌都要有門路才買的到而且要偷偷摸摸的年代。那是一個跟我們現在完全不一樣的年代。

那時候因為台北城很亂,祖父母到鄉下避難。所以我們家不是228事件的受難者。可是228事件,一直到解嚴這段時間,當時國民政府各種箝制自由的作法,有沒有在我家族留下傷痕?有。他們沒有提過,但燒書這個動作,就是這個傷痕的體現。

可是我們的課本,有沒有好好地講過228的前因後果?有沒有好好地講過國民政府當時各種箝制自由,對人民壓迫的事?有沒有講過當年為什麼台灣會通貨膨脹嚴重到要用四萬元換一塊錢新台幣的前因是因為他們把台灣的資源都拿去挹注中國戰事造成的?沒有。對於228。課本只寫了這是省籍衝突。其他的,都是對那個年代政府大好作為的歌功頌德。然後我也以為228就是查緝私菸引起的省籍衝突。可是實際上,私菸查緝引起的衝突是發生在227。真正的228,其實是因為227那天後,有大批民眾到行政長官公署,也就是現在的行政院。他們是到那裏透過罷工罷市的和平請願,卻遭到國民黨衛兵掃射屠殺。你們知道這段歷史嗎?」

「我第一次聽過…」

「我也是這幾天才聽過。但我們一直以來認為228是省籍衝突這件事情,又是誰灌輸給我們的?拿227查緝私菸來替換掉228政府對民眾的無差別屠殺,不就是國民黨 政府執政下的教育體制,灌輸我們這樣的歷史,於是讓我們有這樣的認知?政大的校警為什麼會衝上去撕228的文宣?政大的教官為什麼會特別要處理這件事?他們身上的意識形態是誰灌輸給他們的?不也是國民黨政府執政下的教育體制給他們的嗎。六福村的企劃為什麼會對228毫無感覺?為什麼會有網友認為搞個優惠還要政治正確的說法?不也是國民黨政府執政下,在過去那個年代,透過教育灌輸,透過媒體控制,讓大家對228無感,進而無追究228真相的想法所造成的嗎?你們會希望這些歷史在未來的時候重演嗎?」

「…不希望。」E男搖搖頭。

「但如果我們都不知道這些歷史。我們都沒有去深究過去國民黨政府對人民有過的暴行,我們都沒有去追查過去的真相。我們又要如何有能力去避免未來再次發生同樣的事情?我同意當這些痛能夠慢慢地被撫平以後,我們都必須要一起展望未來。但這個的先決條件,是真相要先能夠被查明公開啊!」
※※※※※※※※※※※※※※※
【參考資料】
蔣公銅像引出的笑話
http://goo.gl/3DmTd9

228開的第一槍
http://goo.gl/gFMU6D

被掠奪的台灣:四萬換一塊的故事
http://goo.gl/q05gBB

【監督國會】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關於228

兩個看起來上班族打扮的女生,坐在咖啡廳的吧台。剛點完飲料兩個人就聊了起來。

「前幾天228,有一支影片在網路上我看到好多人討論喔。」K女開口。

「喔,你是說台灣霸做的嗎?我記得他們之前出了一系列從日本時代開始的歷史介紹。」C女說道。

「對呀,你有看到嗎?他們之前的動畫大致上的迴響都不錯,但這支新的明顯有兩邊在互槓。」

「我知道你說的那個動畫,那些討論我也都有看。」

「你的看法是什麼?」

「你是指對影片的看法嗎?我覺得引起討論滿好的呀。」

「不是,是對最近的這麼多針對這個影片的『討論』本身的看法。」

「你是故意挖洞給我跳嗎XD」C女大笑。

「幹麻這樣講~」K女吐了吐舌頭。

「我覺得大家趁這個機會,討論一下關於歷史的『觀點』是很棒的。畢竟我們其實很少有機會真正的去『討論歷史』,你看以前我們在學校上課,大多只為了考試。也許有幾個比較有熱血的老師會想透過歷史教學,讓學生有歷史思辨的能力,但不得不說整體來說這是少數。大部分時候,我們就只是被教導接受課本上的觀點,然後去考試。」

服務生這時送上了熱水果茶,C女喝了一口清了清喉嚨後繼續說道。

「但在這些討論中,我覺得比較可惜的是,有的人在討論事情的時候,還是都會不小心落入互相貼標籤,以及無法專注在就事論事上,都會不小心變成『針對人』的討論。」

「喔,有什麼例子嗎?」

「像我就看到有幾種針對人的批評,例如:作者一定是某一黨派來漂白的、不愧是被奴化洗腦後代做的作品。」

「這種方式的批評對議題本身沒什麽幫助吧?」K女歪頭說。

「這樣說好了,我大概理解他們想表達的,就是他們認為作者一定是某個立場,所以才會用那個立場的觀點做出這樣的東西。但如果是要講這件事情,比較好的說法也許是『這個動畫的觀點讓我覺得他還是從當政者的角度出發,而不是從在地人的觀點出發』。」

「嗯,這樣說雖然一樣是在講立場的問題,但就不會那麼有針對性。」K女點點頭。

「有的人也許會覺得,這樣很迂迴,很不直接。但說真的,批判某個人的立場就一定要連帶去批判到人本身嗎?批判到人本身的問題在於會很直接的挑起情緒,如果你身邊有遇到有人吵架的時候,你去注意一下,你會發現事情開始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往往是有一方的說法讓另外一方的人覺得是在針對他個人,而不是針對事情的時候。當然,如果是要刻意激怒對方,這樣的說法是最有效的,但這是說這話的人的目的嗎?如果不是,用這種方式討論反而會陷入泥巴戰,那是很可惜的事情。」

K女托著下巴若有所思,想了想後又繼續說話。

「另外像是有支持方詢問『請點出誤導的點所在,我想知道。』,反方有人的回應卻是『你要自己多做功課,我沒有義務教你。』」

「沒有義務教…這個說法聽起來沒有什麼問題啊?」

「這個說法,如果用在自己做功課,或是工作上,確實是沒有什麼問題。但用在議題討論上,卻有大大的問題。」

「怎麼說?」

「我這樣問你好了,你對歷史夠熟嗎?我指針對228事件這個議題相關的歷史。」

「老實說,都很片段,我提不出什麼很全面的看法。」

「我也是。我再問你,你覺得這個社會上,對歷史很熟的人多呢,還是像我們這種人多?」

「我們這種人吧。畢竟要真的很熟的,大概要是讀歷史科系的人才會比較了解。」

「所以如果我們想要討論這個議題,真的要深入討論的話,某種程度是不是我們也得需要有相當的歷史知識,才講得出個什麼?」

「對呀,不夠了解根本講不出什麼道理。」

「那如果我不是因為想要近一步了解,我會去問說『請點出誤導的點所在,我想知道』嗎?」

「當然不會,會這樣問就是因為真的也想知道,但因為不夠了解。所以根本不知道要從何找資料。會這樣問也意味著,就是真的不知道哪裡誤解,所以才希望懂的人可以幫忙點出重點。」

「如果討論的人,是真心的希望更多人可以用他認同的觀點看待議題,那他是不是更應該要藉著這個機會,去傳遞他認為比較中肯的觀點?」

「是呀。」

「所以用『你要自己多做功課,我沒有義務教你。』的方式回應,你覺得有助於討論嗎?」

「….應該是沒有,因為這有說等於沒說。」

「是啊。你已經看到一個人他真的參不透,然後你跟他說『你自己要多做功課』,是,會這樣問的人,確實是因為功課做的還不夠。但反過來說,他為什麼要做功課?這又不是工作、這也不是學校作業,除非因為個人好奇,他有什麼理由要去做功課?」

「恩….而且這樣回,其實會讓一個好奇的人覺得『你們這些懂的人,只在乎自己懂。』」

「當然,沒有義務教這點,說法上是沒有錯的。但我想說的是,那你到底是希望更多人了解並接受你的觀點呢?還是只是上來吵架吊書袋然後營造自己高人一等的感覺呢?你覺得讓這個社會原本不懂得人能夠懂得更多一點然後一起討論比較好?還是讓這些人繼續不懂、也沒有人點醒的用傳統觀點討論比較好?」

K女嘆了口氣。

「其實我不是不瞭解有些對歷史有比較深入瞭解的人,他們那種悲憤。那種希望更多人可以也從在地的觀點去看待228這件事情。所以當他們看到一個很受歡迎的影片,還是從傳統教育灌輸的政府的立場去看228的時候,他們會跳腳。」

「但反過來說,對歷史瞭解比較深入的人,整體來說還是少數,也就是說不管是做動畫的人,還是我們,在國中高中受了至少六年的歷史教育,即使我們其中的一些人在這幾年慢慢的瞭解這樣的觀點有些問題,但我們不像那些瞭解歷史比較深入的人,已經有比較足夠的背景知識可以去扭轉過去刻劃在我們腦子裡的觀點。我們即使隱約知道這樣的觀點有問題,但一時半刻是無法馬上就察覺我們自己說的話,裡面還是隱含了這些觀點。我們需要有人提點,才會發現這個盲點。我真的很希望那些跳腳的人,可以試著去想想,要扭轉觀點前,必須要先讓足夠的背景知識讓更多人知道。才有扭轉的可能。」

「我想,我們缺乏的,也許就是試著去用對方的生活脈絡,理解對方為什麽會這樣想的同理心吧。」C女說著。

「是呀。網路的這支影片,確實有他切入點上可以批判的地方,所以我看很多人提出的討論其實都很棒,例如像有人就條列在影片的哪一段,有什麽不對或是描述上不適切的地方。今天先不管台灣霸的人要不要改,畢竟那個是一個商業團體,他們本來就有創作自由,根本不需理會這些批評。但至少像這種比較條列直指問題的批評方式,就能夠幫助像我們這樣的人,更去理解這部影片所呈現的觀點問題在哪,若想要從別的觀點來看可以找怎樣的資料。這樣的批評,就會比淪於指針對人的批評要好得多。而我認為,民主社會需要的正是更多這種程度的討論,而非單純宣洩情緒的、及對人不對事的批判。」

※※※※※※※※※※※※※※※

【關於228】
中華民國滯台 台灣228大屠殺紀念專輯
今天是228,你的歷史課本只教到227就結束了嗎?
為什麼228事件和國民黨有這麼大的恩怨?

【豆知識】
憲法的意義
為什麼要有憲法?
行政命令是甚麼?
人權的意義
轉型正義是什麼?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贊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