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教育的同志教育教什麼?

「我最近在line群好常看到有人轉貼說公投票要怎麼投喔。」S女說。

「我也是,你看到的都哪個版本的?」T女回答。

「愛家公投的最多啊,我還在很多網站上看到他們的廣告。」

「你知道嗎愛家公投裡面我最反感的是哪個公投嗎?」T女問。

「不知道耶。」S女一邊吃蛋糕一邊回。

「就是反對國中小學有同志教育的那一個。」T女嘆了口氣。

「恩…我記得另外一方也有針對這一項提出另外一個支持性別平等教育要涵蓋同志教育的公投,而且據說簽的人比婚姻平權公投的人要來得略少。」

「對,因為確實談到教育,有的人會有疑慮,這我可以理解。也因為這樣,我就在想,到底現在國中小學實質有的『同志教育』到底是在教什麼。」

「對呀,我聽到有關教材內容的新聞,大多都是『愛家公投』發的,他們是都把教材說得很可怕。不過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到底現在國中小學的性別平等教育到底教了什麼。」S女皺了皺眉頭。

「我也很好奇,所以我乾脆上網去買了那些被萌萌抗議的課本,看看到底內容是什麼。」

「哇,你也太有實驗精神了,結果有發現什麼事情嗎?」S女瞪大眼睛。

「老實說,我只覺得現在的課本比起我們那個年代,進步太多了,這是我看完這些課本的整體心得。另外,我認針對國中小學性平教育的內容,應該要從兩個方面來討論。

第一個是針對實質內容,第二個是針對整體課綱方向。

實質內容的部分,萌萌抗議的幾個點,對照買的版本來看,我發現有幾個已經都更改了。

例如他們之前在抗議國中二下綜合活動課本,裡面的『性別光譜』圖已經被刪除了,還有圖說內提到『我是女生我喜歡女生,以後想要動手術變男生』的文字,也被修改了,改成『我喜歡陽光男孩』。」T女說完吃了一口蛋糕。

「哇!那不就代表他們抗議是有效的?」

「恩…我真心覺得原本的內容我可以接受。如果我有小孩,我會覺得這課本的內容很好,讓他們提早知道有的人的自我認同就是不是主流的非男即女,而且課本只是用不同的圖片,圖裡面的主角用自我描述的方式去說出不同的認同。要說這樣一個圖說就會讓小孩對性別產生混淆,或是跑去做變性手術,我覺得真的是低估了十四歲年輕人的智商。

但是單純就我剛剛說的那兩個點,這屬於課本實質內容的部分,我雖然反對他們的意見,但我覺得這個不是不能討論,因為畢竟是國民教育的課本,覺得用詞需要斟酌,這本來就應該有討論的空間。」

T女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

「但是就整體課綱方向來說,他們那種認為同志教育完全不要教不能教的心態,我就真的無法認同。你知道他們擔心的『同志教育』,一共幾頁嗎?我看的是翰林的版本,算了一下,勉強把玫瑰少年也算進去,就六頁。課本內容的文字硬要算,整篇字數不過就1500字以下。

然後這六頁講到的內容有引導學生觀察我們是怎麼認識性別的、社會給的性別期許、玫瑰少年的故事、不同性別樣貌的可能性。然後每個章節都有『活動小省思』引導學生做開放討論」

S女歪了歪頭。「聽起來內容很棒啊,你說這些讓我想到我們那個年代的國中健康教育,哪有什麼開放討論。難怪你會說現在的課本比以前進步多了。

我覺得他們與其擔心學校的同志教育,是不是禁止他小孩上網比較實在一點。網路上這類的資料,遠比課本的六頁或1500字多很多吧。」

「而且如果你有去看風向新聞,看他們很多針對所謂『適齡教育』的發言,他們在乎的可不是只有國中小學,他們連對高中的性教育都有很多的意見。他們對於『性別不應該被說成可以討論』的態度,老實說讓我覺得很不舒服。而且與其說是『反對同志教育』,在我看來比較像是在捍衛男女二分法的刻板印象,也就是他們不是只反同志,而是凡是不用男女二分法的,他們都不大喜歡。這個你從愛家公投提出的婚姻只限一男一女其實都可以看得出端倪。

認真說,他們如果只是把抗議的層次放在對內容的檢討,我其實沒有太大的意見。即使我不認同他們的看法,我覺得起碼課本實質內容要怎麼寫,原本就該保留討論的空間,但他們現在打算用公投的方式直接要從法律上否定這樣課綱的安排。我覺得他們在心理上是根本的認為『同志』『其他性別認同的可能』這些事,不應該被討論,不應該被認識,不應該被看見。

這也是為什麼另外一方要針對這個提出支持性平教育要把同志教育一起納入的公投,如果我們希望這個社會可以正視世界上就是有不同性別認同的人的存在,那把他們放到課本裡面談,讓學生去看到原來世界上有這樣的可能性,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基本的尊重。」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國中高中跟性別 / 性教育有關的章節掃描
(這是小編花了一些時間整理跟掃描的,希望所有關心這個議題的朋友,可以自行去看看實際的內容。)
針對性別教育整理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1S9r11Sc6HC1vYvsCqUQP_KlFWHwTzcds?usp=sharing

愛家公投
https://1124yes.taiwanfamily.com/

列舉滿滿問題教材!家長團體:新學期開始繼續監督
https://kairos.news/115838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藻礁環評案的程序正義問題?

「你有沒有看到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請辭的聲明呀?」A女問。

「有啊,我覺得現在有臉書的好處就是,他們可以用自媒體完整描述自己的想法,避免被媒體斷章取義。」B女說。

「是沒錯啦,但是他的聲明三千多字,很多人看速食新聞習慣了,我也很懷疑多少人會認真看他的聲明。」

「不過藻礁環評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我其實看不太懂耶。」B女問道。

「我也不是很懂,現在每次看到這種議題,我只覺得公民好忙,然後看新聞好像也是理不出個頭緒。不過我還是想搞清楚這中間到底有哪些問題,我在想釐清問題最好的作法,就是先把時間線拉出來。然後看發生了哪些事,看這些事有沒有什麼前後關係,才能釐清問題,所以我就上網找了一下資料。

整理完之後,我覺得討論藻礁環評案,要先釐清我們要討論的是政府執行這件事的程序正義問題,還是藻礁案的實質正義問題。」

「恩…我有點搞不清楚,什麼是程序正義?這跟實質正義又有什麼不同?」

「實質正義比較簡單,他最好懂得定義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當然,我們現在有很多的議題,很難說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只用善惡區分是過於簡化的說法。但基本上實質正義指的其實是一種『價值選擇』的結果。例如我們覺得善是好,惡是壞,所以才會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結論。而這結論的背後就是一種價值選擇。

以這次出現爭議的藻礁案來說,他是針對中油在桃園觀塘工業區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提出的『迴避替代修正方案』進行環評。

那以這類開發案來說,他的價值選擇其實是經濟與環保兩種價值要如何取捨的問題。而我們通常在作這樣的取捨也不是全有全無,而是透過來回討論,找出一個也許大家都不是最滿意但勉強可以接受的結論。

但是在討論政策實質內容的難處在於,你必須要對議題內容有夠深入的了解,不然會很容易落入『用腦補討論事情』的窘境。」

A女喝了一口咖啡後,接著說。

「單純就價值來說,我是支持藻礁應該要被好好保護。而就實質內容來說,中油提出的『迴避替代修正方案』,具他們的說法是已經把氣化區退出生態豐富的G1區、移到外海。也就是實際開發區域已經小了很多。而保護藻礁方的說法是即使區域已經小了很多,但是海洋生態的影響是連動的。

只是當我資料看到這裡的時候,我覺得這已經超出我對這個議題的負荷。例如我其實沒有能力去評估,開發區域變小,是不是就等於藻礁能夠被好好保存?就我所知,海底生態會因為水溫的改變而被大大的影響,例如珊瑚對水溫的變化敏感度很高,而在大潭藻礁被發現的柴山多杯孔珊瑚,會不會因為這個開發案就毀於一旦?這是很難預期的事情。我相信這也是環團擔心的事。

但另外一方面,觀塘天然氣第三接收站計畫,跟我們的能源政策有關。因為國內天然氣接收站容量已經飽和,所以中油配合國內供氣發電需要,必須要蓋新的接收站。而中油挑選觀塘港興建,他們也有一套他們的說法。

重點來了,其實這整件事背後的問題是,如果我們要非核家園,這件事到底應該要怎麼去『實踐』?大家到底有沒有很認真的去想過要去實踐這件事,背後要有多少的取捨?」

「所以就實質面來說,難怪之前有人反對深奧電廠的事情,就被人酸說『所以你要用愛發電嗎?』」B女說。

「對,但實質面的東西我必須要老實說,我自己也還沒有想的很清楚。所以我不敢說我會做出怎樣的抉擇。

但是藻礁環評案的程序正義,可以很確定有很大的問題。而這其實比『討論實質內容應該怎麼作』來的更重要。但是因為我們過去所受的公民教育,很少好好的強調程序正義的意義,也很少去討論什麼是程序正義,所以我們常常對程序正義是無感的。但是在民主國家,守住程序正義卻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先有程序正義,才能來談實質正義是什麼。如果政府不能依照法定程序做事,那人民的權力等於暴露在隨時可能被政府任意侵害的風險下。

把藻礁環評案的時間軸拉出來看。會看到幾件事:

第一:在2017年5月初審的『桃園觀塘工業區環差案』,前後歷經兩次實質審核,共一年一個月的時間,在2018年7月討論出結果是『不通過』。而依照程序中油有一個月的申覆期,所以中油在期限最後一刻提出向環保署提出『迴避替代修正方案』

第二:2018年8月賴清德針對中油『迴避替代修正方案』,說希望9月底前通過觀塘環評,等於做出很明確的行政指導。於是9月12日召開的環評大會,很多民間學者委員因為他們非常擔心官方代表因為行政院的立場造成投票失真,而成為『深澳電廠』的翻版。當時他們有要求官方委員代表應該要迴避,但沒有被採納。於是後來非官方的委員就一同退席,不願意替官方背書。於是這次會議宣告流會。

第三:10月3日環評大會進入實質審查階段,民間學者派環評委員刻意缺席表達抗議。當次因為不足法定會議人數所以再次流會。而10月5日的時候賴清德又再次在立法院說,如果中油案推動成功,可以重新評估深澳電廠興建問題,等於又是一次明確的行政指導。接著10月8日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案,在7名官派委員、3名民間學者共10位環評委員出席的情況下召開,最後表決以7票同意、2票廢票通過。而這次環評是在短短2周內開了三次,而前兩次根本就是流會,第三次只有投票就通過,等於這次的環評並沒有經過實質審查。

第四:10月8日當天,『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有申請官派環評委員迴避,理論上依照行政程序法,被申請迴避的官派環評委員應該先停止開會。但環評大會不但沒有理會這項申請,還做出審查決定,這是非常大的程序瑕疵。」

B女皺了皺眉頭。「所以照這時間軸看下來,就是2017年的審查是有經過實質審查的,而中油補件後,2018年的審查不只急就章,還都流會,根本都沒有實質討論,卻按照最後一次投票就通過?」

「是的。那你看喔,他這次環評這樣搞,等於讓環評大會失去了獨立性,成為替政府背書的橡皮圖章。那以後還有誰要相信環評大會的決議?在這個前提下,退一萬步就算中油提的折衷方案可行,但這樣一搞,其實只是把政府的公信力給毀滅的更徹底而已。」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實質正義與程序正義
https://blog.xuite.net/luciferous/holan99/24965541

蔡中岳:毀的不只藻礁 更毀了政府公信力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realtime/20181009/1444188/

觀塘案環評大會7票贊成通過 環團痛批史上最難看過關
http://www.peoplenews.tw/…/01f4dda1-feaf-44a3-9157-134d5742…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請辭 臉書PO出3000字聲明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810085004.aspx

【聲明】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 第340次環評大會會後聲明(10/8)
https://www.civilmedia.tw/archives/80178

毀珍貴藻礁發電 觀塘案一路走來爭議大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8-10-08/149924

一分鐘看觀塘環評案到底在吵什麼?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2431

大潭藻礁環評 五位非官方委員退席不願幫官方背書
https://udn.com/news/story/7266/3363699

第三天然氣接收站 中油:觀塘唯一選擇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648/3282010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當媒體不再是訊息守門員,「爭議資訊」如何杜絕?

「你記不記得以前你講過,有很多內容農場網站都在轉別人的文章騙流量的事?」A女問。

「有啊,而且現在越來越多。我還覺得現在的趨勢變得很奇怪,以前做內容農場的網站,有的在轉型做專題。反倒是傳統媒體經營的網站,搞得越來越像內容農場。都在轉一堆外國翻譯的文章,而且完全不查證,還寫得一副像是在台灣發生。」B女搖了搖頭。

「我最近還發現,有很多『臉書粉絲專頁』,也開始在做跟內容農場一樣的事情了。」

「你是說拿別人的文來轉貼嗎?」

「對呀。像前幾天我很多朋友在轉貼一個『雞排博士』的文字。我當下看到朋友那篇轉貼的時候,只是在想,這篇文章我很久以前就看過了,就是當時郭董批評說賣雞排不用念到博士,那時候就在傳了。當下我只有一點狐疑,因為那篇文章付的照片是一個中年男子的自拍。可是我印象雞排博士好像不是長那個樣子。然後文章沒附上出處,如果不知道的人乍看會覺得這文章應該就是自拍男子寫的。但是我也只狐疑了一下,也沒轉貼那篇,反正就刷了過去。」

A女喝了一口咖啡之後,繼續說。

「然後就在同一天,我又看到另外一個臉友說『複製別人的故事,配上自拍照,加上心靈雞湯文,文章就一堆人轉,你說假新聞流竄是不是自己要負責任?』。我就想到啊他在講的是我早上看的那篇文章吧?於是就花了點時間去google一下。也找到當初雞排博士的新聞,對照了一下照片,確認那個粉專是盜用別人的文章。

雞排博士的新聞大量出現是在2013年的時候。也就是說那個粉專就是把人家的文章拷貝過來貼上,然後配上一張自己的自拍就發出去了。反正一般人誰會去查證呢?大家只會覺得喔這文章寫得很有道理啊我趕快分享吧。」

「不過說真的,你這樣講我有個感覺。像這種『假』『不真』『有問題』的資訊,如果不是像你剛說的,你可能還有點印象,隱約覺得不對。假設根本沒這樣的感覺,真的會看到後覺得好棒棒就轉貼出去了,根本不會想太多。」B女說。

「對呀。所以我後來在想,其實對這種『爭議資訊』的自我警覺,其實在本質上是在跟人性對抗,所以會很困難。困難的原因有幾個。一個就是像你剛說的,如果你看到一篇好有道理的文章,你第一反應是『先分享』還是『先查證』?」A女問。

「說真的我大部份時候都是先分享,不會去查證說。」B女不好意思的抓抓頭。

「其實我自己也是啦。然後第二是假設你有想到『我要先查證』。那如果這個文章的資料根本是網路上找不到的,你要怎麼查證?」

「網路上找不到?什麼意思?」B女不解。

「我舉個例子喔,如果有一個人呢,他是把他在書上看到的一篇文章,打字打起來po到網路上。然後如果這本書當初本來就不是集結網路文章而來的。那是不是書裡面的大部分內容,網路上都不可能有?」A女說。

「對耶。這種網路就查不到了。」B女恍然大悟。

「然後啊,如果有個人叫小明,他把小張在書裡寫的內容,打字貼到網路上,然後像我剛說的那樣小明貼張自拍照就貼出去,人家是不是第一個感覺就會覺得『這好像是小明寫的?』。然後如果很多然轉這篇文章,最後變成上網找這篇文章都只找得到當初小明貼的版本。那這樣是不是就會給人一種『這應該就是小明寫了的吧』的錯覺?」

「真的,因為現在很多時候大家都會說要會google,所以如果靠google只能找得到某個資料,那確實就會種下一個『那應該就只有這個吧』的錯覺。」

「第三點的延伸就是你網路上找到的資料,要怎麼確保『找到的資料』本身『也是沒有問題』的?」

「恩….這考驗的其實是自己有沒有相關的背景知識…所以資訊查證的成本是非常高的。但我們平常接收那麼多資訊,確實也很難每一條都去查證。」

「你看我今天只是舉一個農場文來講。說真的這個農場文最多就是把作者錯置,但要說他是不是會對社會有什麼重大的影響。是不至於。可是一樣的事如果發生在重大新聞上,嚴重的話就會發生像之前外交官自殺的事。

其實我最感嘆的是,就是因為查證要花時間花功夫。早期媒體才有其存在的意義。結果現在媒體自己內容農場化,那最後就會變成『查證』這件事,只能靠自己。」A女說。

B女皺了皺眉頭。「但如果什麼資訊都要靠自我查證,真的是很累人啊…最多只能自我提醒說,我們隨手分享出去的東西,會有可能有錯。但如果我們發現錯了,那也應該要承認自己弄錯了,而不是硬凹。」

「對,我也這樣覺得。有時候看很多人對議題吵吵鬧鬧,問題其實都不在說的東西有沒有道理。而是大部份時候講的人其實也沒有想要聽別人說話的意思。如果我們都可以有一點空間,接受自己會錯,那也許公共議題的討論的品質也可以更好。」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性教育高中教太早?

「你有連署公投嗎?」A女問。

「你是說哪個公投?現在公投滿天飛說…」B女回應。

「噢,我是說婚姻平權他們推的兩個公投啦。」

「有啊有啊,我同事拿來辦公室找我簽,我就簽了。」

「是喔,所以你有細看兩個內容是什麼嗎?」

「哈哈,有啊。一個是講婚姻平權希望透過民法保障。另外一個是要依照性別平等教育法實施性平教育,並且涵蓋內容包含同志教育。」

「哇,你好清楚喔,感覺就熟門熟路的。我朋友找我簽的時候,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還問了他一大堆問題。」A露出佩服的表情。

「不過你這樣很正常啦。很多時候我們支持一個議題,但是對細節的了解不一定是那麼詳細,往往都是遇到像這種狀況,我們才會意識到喔我好像應該要多問一點多了解一點。我覺得透過這個過程多了解很好呀。那你問了你朋友什麼?」B女說完咬了一口蛋糕。

A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因為要簽名總是要細看內容嘛。支持歸支持,總不是什麼都沒看就亂簽下去。婚姻平權那個我比較沒什麼問題,之前已經看很多了。倒是性別平等教育那個我就滿頭問號。像是既然已經有『性別平等教育法』都規定要實施性平教育,那幹嘛還要特別連署公投?然後裡面提到『明定在國民教育個階段內』所以國民教育是哪些階段?還有為什麼要特別寫涵蓋範圍?」

「聽起來你問蠻多的嘛。那你現在比較清楚了嗎?」

「有啊,我朋友有跟我說,這個公投的來由其實是為了反制下一代幸福聯盟發起的公投提案。因為他們發起的提案特別針對『同志教育』,認為在國民教育階段內不應該有『同志教育』。也因為要反制這件事,所以才特別要把涵蓋範圍寫出來。」

「我本來其實也搞不清楚國民教育階段是在指什麼,後來才知道是在指國中及國小。可是老實講,我覺得這是反同政營他們的一種『策略』。」B女說。

「策略?什麼意思?」A女問。

「因為公投題目如果把高中都列進去,可能就比較難說服別人支持他們。」

「喔…你的意思是說,大家會覺得國中國小還很小,資訊要過濾的比較多,但是對高中的資訊過濾可以比較寬,所以同樣的教學內容不一定會那麼強烈反對。」A女若有所思。

B女點點頭。「對。但他們實際上就是連高中的性教育都反對。例如高中課本裡面提到更多跟性有關的深入討論,例如性行為,性愛自拍,性伴侶人數等等。他們覺得這些根本都不應該出現在課本裡面。

可是實務上,這些事情現在就是都正在發生,新聞也常常在報。對,在他們那個年代這些事情很難想像,但是就是因為現在資訊氾濫,那與其放任大家都只從新聞或是A片看到這些,提早在學校把正確的知識先跟學生說,讓他們有心理準備去面對這些嗎不是比較好嗎?」

A女聳聳肩。「我其實覺得他們就是一直都搞錯因果關係。又有鴕鳥心態吧,覺得看不到就不會被影響。搞錯因果關係是就是因為已經有這些事,所以要先教他們認識才能避免悲劇。結果們他認為教他們認識這些事他們就會去做這些事。我真心搞不懂他們那種『看了同志教育就會變同志』『看了討論如何面對性愛自拍的要求就會想性愛自拍』的想法到底是哪裡有問題。今天政府要你戴安全帽,也不等於就是鼓勵你騎快車啊。可是他們碰到性的時候,就會有這種神奇的邏輯出現。

我回想了一下我那個年代的性教育,還真的是沒有性教育耶。對啦課本有寫一下男性女性的生殖器官,說明受精如何發生。但是大概就這樣。對性知識的近一步認識,反而是透過言情小說,BL漫畫,或是網路上看A片學的。

我覺得我沒誤入歧途或碰到什麼壞事真的是我運氣好,那時候的人對性不了解,又把性當禁忌,可是性又是人類本能會想要做的事,所以就會變成用很多很扭曲的方式去取得資訊。但現在我覺得很多性知識的建立都已經做了很系統性的分析。深度也比以前廣很多,這種事當然盡量透過學校教最好。」

A女喝了一口咖啡,又繼續說道。

「我前幾天看到一個新聞,説一個讀幼稚園的小女生,在跟某個男教師獨自待在教室的時候,被那個教師把生殖器放到她嘴裡。父母因此告上法院。

她媽媽會發現這件事,是因為有一次在車上要她算學校有幾個老師,結果她漏掉了那個男教師。媽媽覺得奇怪,就問她為什麼沒有算。小女生才慢慢說那個老師要他舔『尿尿的地方』、『隱私處』。說那天老師用口罩遮住他的眼睛,然後先給他摸東西,最後要他摸『隱私處』,還塞到她嘴裡。

這新聞提到,幼稚園老師曾經用繪本介紹男女的不同,稱呼生殖器是隱私處。小女生在家裡也曾經跟爸爸一起洗澡,所以知道男性生殖器外觀。也因此她才能很清楚的指認並說明整個過程。

這就是性教育發揮作用了啊!要先教育讓小朋友認識,這樣他如果被大人不正常對待的時候,才有辦法『指認』出來。」

「真的。其實我同意性教育要分級。例如假設他們抗議性愛自拍不應該國小就討論,我覺得我還可以接受。可是都放在高中課本討論還不要,我就覺得他們根本是不想面對。

在學校教育裡面,會有共同科目的最後學習階段,就是高中了,這種對於性的基礎認知,高中再不引導學生透過討論認識這些狀況,大學就更不可能有機會讓所有人接觸。更不要說很多人國中就有性經驗,有的東西我甚至覺得高中才講都嫌晚。

現在因為環境的關係,小朋友的營養比較好,身體成熟的速度都比我們那個年代要來得快。今天越晚教這些,其實只是讓他們陷入更高的風險而已。」

「唉。說真的,說到底我覺得真正需要性教育的其實是這些大人。但他們不會承認的。」

※※※※※※※※※※※※※※※
一起來連署吧!
https://www.facebook.com/…/a.360025424503…/456468094858991/…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準備要再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目前已經在網路書局(博客來、金石堂、誠品、三民書局、讀冊)販售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3287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同志教育」教了變同志?下一代值得什麼樣的性別觀?
https://www.twreporter.org/a/homosexual-education-gender-va…

高中課本教「性愛自拍學問大」 家長團體氣炸:應刪除
https://kairos.news/74474

「我的小雞雞」性教育繪本建功 女童直指狼師逼口交
https://udn.com/news/story/7317/3329877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聽莫札特會變聰明?獨居宅男容易殺人? 統計上的關聯性不等於有因果關係

「問你喔,你有聽過聽莫札特音樂就可以變聰明的事嗎?」A女問。

「有啊,我還記得有一陣子很流行給小朋友聽莫札特音樂的風潮,有很多幼教音樂都強調這件事。」B女點頭。

「我前幾天剛看完一本書,裡面就提到這個例子。他用這個例子在說明為什麼很多有問題的資訊很容易被大量流通,並讓一般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有問題的資訊?你的意思是說聽莫札特音樂變聰明是假的嗎?」

「如果要先說結論的話,聽莫札特音樂變聰明這件事確實是有問題的。但問題不在於真假。」

「問題不在於真假?感覺好複雜,你可以多說一點嗎?」B女露出疑惑的表情。

A女喝了一口咖啡後開始說。「最早會有這個說法,是來自於科學期刊上的一篇文章。有一位叫蕭歐的科學家,做了一個實驗。他找來一群大學生,設計了一些測驗,然後讓這三組人馬分別聆聽10分鐘的莫札特 D 大調雙鋼琴奏鳴曲,10分鐘的降低血壓放鬆法指南,跟不聽音樂10分鐘。實驗結束後,把他們作測驗的結果轉換成智商測驗裡面的得分,然後發現聽莫札特的那組智商提高8~9分。於是媒體開始很興奮的報導說『莫札特讓你更聰明』,而音樂公司也開始利用這個爆紅的知名度,推出一堆莫札特音樂開發大腦的CD。」

「恩…我不知道這個實驗的來源,但確實是透過商人炒作行銷下才知道聽莫札特音樂可以變聰明這件事。不過先撇開商人炒作,這個實驗有什麼問題嗎?」

「科學界是這樣喔,如果有一個實驗研究出那麼厲害的結果,其他科學家的反應會是『那這個實驗可以重現嗎?』,一個可以重現的實驗,才能正式確認這個實驗結果是不是像他所宣稱的真的有這樣的效果,或是只是湊巧,或是其實真正的因果關係並不是他所說的那樣,而是別的原因。

所以在那之後,就開始陸續有其他的獨立研究小組,也開始作類似的實驗。結果,沒有一個小組有發現莫札特效應。所以後來他們也在科學期刊上發表了莫札特效應無法複製的文章。但是這些後續的研究,並沒有引起太多的矚目。而最早莫札特效應的文章卻持續發生影響力。

簡單來說,媒體會有一個習慣,當一個研究是首次發現的時候,會超級重視且大肆報導,但卻不會去理會其他比較晚出場的實驗結果。也因此大部分人的印象,就會停留在一開始大肆報導的那個時間,而消費者的行為,也會因為這個印象而被影響,例如覺得聽了會變聰明就跑去買莫札特的音樂CD。

但是要讓實驗假設演變成一種可以被認可的理論,就必須要有更多人都可以複製出同樣的實驗結果,我們才能說這樣的假設可能是真的。那之所以後來美國心理學會發表新聞稿,說莫札特效應應受挑戰,原因也在於後來的人做的實驗複製不出來這樣的結果,因此他們也推論這樣的假設可能有錯。」

B女點點頭。「我懂你的意思了,所以你才說問題不在於真假。可是當透過媒體宣傳還有商人利用這個來行銷商品後,這樣的印象卻已經深植人心了。」

「沒錯,然後這個例子其實讓我想到前陣子有個市長參選人說:『發現男性、無婚姻、獨居、失業、缺乏親密友人等特質,會有虐童、隨機殺人情形。』的事。後來另外一個現任市長也被起底說以前也說過:『從鄭捷殺人、北投女童割喉案以及昨天中山捷運傷人,兇手都是很孤立的「宅男」,是社會安全網破洞』這樣的話。」A女說完,吃了一口波士頓派。

「喔,這幾個新聞我知道,不過這跟聽莫札特音樂變聰明有什麼關聯嗎?」

「有人去翻這樣的說法是引用哪裡的資料,就有人說他們引用的是林萬億在2015年民進黨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網站上的文章。然後標題也下得很聳動,說『抓到了!害柯文哲和丁守中失言的人是他』。內容還提到說引用的人都很倒楣被批評,但是原始的撰文者卻沒事。感覺上好像是說引用的人很無辜。

但是我仔細看了一下文章以後,發現這個就是透過統計結果再詮釋,誤把關聯當因果的例子。就跟聽莫札特音樂會變聰明是一樣的。」

「我還是不太懂這兩者有什麼類似的地方。」

「先回到莫札特實驗本身,第一個做出這樣實驗的人,『聽莫札特可以變聰明』是他透過這個實驗數據,去『推論』出來的結果,也就是這個推論本身其實也是一種假設。但一樣的實驗結果,我們也可以有另外一種推論,例如我也可以說,作測驗前如果沒聽音樂,因為注意力比較不集中,因此會造成測驗分數降低。所以不是聽莫札特可以變聰明,而是測驗前沒聽音樂會降低注意力。」

「喔…也就是同樣的實驗數據,要怎麼『詮釋』這個結果,其實要看人從哪個角度去思考跟描述。」

「沒錯,林萬億的報告裡面寫的是:『社會挫敗型隨機殺人犯大多具有以下特質:男性、無婚姻、獨居、缺乏親密朋友、人際關係不佳、失業、收入少。』這句話是來自於統計結果,他只是在描述現在有的隨機殺人犯資料中,研究後歸納有這些特質。

可是,人會有一個習慣,就是我們常常會把關聯性誤認為有因果關係。所以很多人看到這句話,就會覺得:『所以有這些特質的人容易殺人』。可是隨機殺人的人有這些特質,並不能等於有這些特質的人就容易殺人。這是兩件事。」

「我懂了,所以針對市長候選人這種『有OO特質的人,會有XX行為。』的說法,就是你說誤把關聯性認為有因果關係的狀況。」

「沒錯,這些市長候選人所犯的錯就是他們說的話,其實都經過這樣的「把關聯當成因果」的再詮釋。資料本身的描述其實是中性的。但是人會有『想要找出因果關係』的傾向。於是在生活中,這種把關聯當因果的狀況,其實很常發生。有的時候這樣也許無傷大雅。例如就算莫札特音樂不能讓你變聰明,要是覺得聽起來心情愉快也不錯。但是如果搭配媒體渲染變成一種對特定族群的負面刻板印象,那問題就很大了。」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準備要再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目前已經在網路書局(博客來、金石堂、誠品、三民書局、讀冊)販售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3287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聽莫札特真的會變聰明嗎?
https://bookzone.cwgv.com.tw/topic/details/10372

《為什麼你沒看見大猩猩?》最新修訂版
https://bookzone.cwgv.com.tw/books/details/BBP429

發言遭批歧視 丁守中反駁「講的是事實!」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8-08-13/135195

抓到了!害柯文哲和丁守中失言的人是他
http://bit.ly/2wgVxPL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我們有沒有認錯與接受失敗的勇氣?

「你們有看到那個屏東議員爆哭的新聞嗎?」Q女問。

「老實說我是先看到網路有人幫他平反的文章,後來才在電視注意到那個新聞。看完我有個感嘆,如果沒有相關網路文章平反,以及那篇文章後來帶來更多人提供那個議員背後的故事,大家是不是就認定這個議員就是個莫名其妙的人?」T女回答。

Q女點點頭。「我覺得會耶。很多人對一個人的印象,會因為一個新聞而停留很久。不過也因為很多人出來替他平反,後來媒體也跟進做了進一步的採訪。我看了才知道,他當時之所以哭得那麼傷心,是因為他去之前就有先通知,但是真的去的時候,警局的人都把他當空氣人。但即使當時是因為情急所以咬人,事後冷靜下來他也沒有要硬凹說自己就是對的,還是想道歉。姑且不論警局接不接受這樣的道歉,但是在這個政治人物大多死不認錯的世道,這樣願意道歉的議員反而讓我佩服。」

P女嘆了口氣。「哀,這年頭死不認錯的又何止政治人物呢。有時候看一些新聞或臉書的留言,我常常有個感覺。對,很多政治人物是死不認錯,但其實很多民眾在討論議題或新聞的時候也是死不認錯。只是民眾畢竟是民眾,沒有必要受別人監督。但其實我覺得民眾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死不認錯,對於民主的危害其實是更大的。」

「你是說像那些老是講一些不經查證的言論,又硬要在留言底下不就事論事只想吵架的網紅們嗎?」Q女問。

「不只。我後來有個感觸,這些網紅其實只是一面鏡子。我問你,他們為什麼會紅?如果沒有人理他們,如果沒有夠多的人贊同他們的言論,他們會紅嗎?他們會紅,就代表有這樣的人聚集,才能造就他們的紅。所以他們之所以能紅,只是反應就是有這麼多人也贊成他那樣的言行。

但網紅畢竟就只有自己一個人。但很多時候你看網路的論戰,並不是這些網紅去指使他的粉絲做什麼,而是這些粉絲自動自發的『護主』,於是到處去跟別人戰。說真的,因為有言論自由,跟別人戰本身也不是什麼問題。

可是很多時候,他們為了堅持他們喜歡的網紅說的對,所以完全聽不進別人跟他們講道理。只要對方的言論內有一點點不贊同他們,他們就會認為你在全盤否認,是敵對,然後要跟你爭到底,但如果是要爭到底,那個就只是在拼輸贏,而不是要就事論事了。」P女說完,吃了一口蜜糖吐司。

「這倒是真的,而且我也觀察到一個現象,網路論戰,很少有人會直接留言自我承認『我不知道』『我弄錯了』。但如果我們今天真的是要跟人家討論事情,而不是爭輸贏,我們有時候確實必須去承認,自己不知道什麼,弄錯了什麼,才有繼續往下討論的空間。」Q女一邊說一邊攪拌著卡布奇諾。

T女瞪大了眼睛。「你說這個讓我想到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作者在分析說在亞洲,我們對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總是不願意直接承認自己一點都不知道。然後他回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沒辦法誠實的說『我不知道』。我覺得他分析得很有道理。

就是在我們的教育歷程裡,如果說『不知道』,往往換來的是老師或父母暴跳如雷的指責,例如『你怎麼可以不知道?』於是久了以後,就會習慣用別的方式去迴避直接說『不知道』這件事。然後到頭來,大家都必須要『假裝自己知道』,於是我們會看到政府官員接受質詢的時候,必須要一直說一直說。因為他說『不知道』,換來的也會是『你怎麼可以不知道』。」

「我覺得你說的這個跟我看到的另外一篇文章有同工異曲之妙。那篇文章是在寫『失敗有獎』,而我看完的心得是,只有當我們真心接受自己會失敗,可以失敗,才能長得出面對失敗的勇氣。可是在亞洲教育裡面,我們一樣有『不接受失敗』的教育習慣。於是不接受失敗最好的方法就是乾脆不要作。」P女說。

「結果就是我們有很多的鍵盤高手跟嘴砲高手,但是常常萬人響應一人到場就是這樣。」

「是啊,因為不用作就不用面對失敗。所以不只是要檢視自己是不是無腦支持網紅無論對錯的所有言行。更難的是我們是否能查覺得出我們自己的死不認錯,跟不接受失敗以至於老是會說別人一定會失敗的慣性。以及我們能否察覺自己有的偏見跟成見,並且真實的去面對。

人有偏見跟成見,這本身其實不是問題,因為現代社會有的訊息太多,你不可能什麼都懂。很多時候偏見跟成見本身,其實比較像是資訊濾鏡,先過濾掉一些東西,然後我們才能把自己有限的注意力放在自己在乎的事情上。

但有問題的是有而不承認。其實只有我們先承認自己有的偏見跟成見,先願意承認這個東西存在,我們才有機會先把這個東西放一邊去進行討論,才有機會打開耳朵去真正的聽到別人的想法。只有當夠多的人民有這樣的反省,才有可能在議題新聞論戰中,有更多的理性討論。」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再次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目前已經在網路書局(博客來、金石堂、誠品、三民書局、讀冊)販售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3287

版稅將全部用於國會調查兵團計畫。我們也推出作者簽名預購組,有興趣的朋友可從下方預購。

1.簽名書套組:作者簽名書+明信片+書籤
https://cic.backme.tw/checkout/347/4635?locale=zh-TW

2.咖啡館文青組:作者簽名書+明信片+隨手袋+筆記本
https://cic.backme.tw/checkout/347/4636?locale=zh-TW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咬警暴哭議員素質差?新聞幕後!1票30元的天真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719/1394328/

說「我不知道」很丟臉?
http://www.storm.mg/lifestyle/368304

失敗有獎
https://www.facebook.com/…/a.3068788912…/10151816545421209/…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名字用羅馬拼音很奇怪?

「你有看到行政院的發言人換了的新聞嗎?」A女問。

「有啊,而且我還看到某個網路紅人不分青紅皂白的亂罵。」B女聳聳肩。

C女皺了皺眉頭。「我知道你說的那個,先不論他那種凡事只訴諸情緒以及永遠不認為自己有錯的發言方式跟態度。光是他說發言人只會講幹話例如『台灣治安超好』這句話,我就白眼都不知道翻到哪裡去了。

這句話,只要出過國的人都知道,跟全世界的國家比,台灣的治安真的是數一數二的好。」

「阿他本來就是只想訴諸情緒啊,所以他當然沒在管你說的事實,那對他來說又不重要。你跟他好好講事實,他也只會用情緒回嗆,他本來就不在乎事情本身,也沒有真心要討論事情的本質,只是為了酸而酸而已。」B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唉,也是啦。」

「不過我更難過地倒不是那個紅人本身的發言,反正他早就崩壞很久了。而是當底下有人留言提到自己是新港社的平埔族人,說他小時候奶奶就用羅馬拼音教他讀聖經。結果底下留言看得出來很多人都不知道這件事。也就是說很多人都不知道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曾經有新港文書。」A女說道。

C女點點頭。「我有看到你說的那個留言。當年我在看完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時候,就有像你說的這種感覺。我那時候覺得,如果不是因為電影,我真的不知道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有那麼豐富精彩的歷史。而這些歷史就如同我曾經看過的國外的那些史詩電影一樣精彩。

就像那個人的留言所說的,他說他很遺憾忘記自己的文化,而我的遺憾是我竟然完全不了解這塊土地上的歷史,還以為沒有歷史。他起碼還知道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我卻是連對自己的根都毫無所知。」

「真的,我有一樣的感覺。我有時候會想。這時代如果不是因為有網路。有部落格有youtuber,跟很多很多談歷史的新書出版,我在想我大概在學校畢業以後,一輩子都不會想或是有機會接觸到台灣歷史。」A女咬了一口巧克力蛋糕。

「所以我看到那些留言,看了雖然難過,但也在想為什麼大部分臺灣人對台灣歷史的了解那麼貧乏?

我回想以前歷史到底讀了什麼,才想到一句很戲謔的話『我們讀的地理是歷史,而我們讀的歷史是神話』。

假如我們讀的歷史是真的神話那也不打緊,問題是我們讀的歷史根本就是當時政府想給人民的神話。」C女說。

A女苦笑。「對啊,在我那個年代,國立編譯館的課本根本沒有什麼臺灣史,課本上只有輕描淡寫的幾頁。是到我妹的時候,才有一整本的臺灣史放進去。

就算姑且不要說臺灣史,就說說我們一直以來學的中國歷史,因為中國國民黨政府主政下的台灣跟教育,目的本來就是為了加強他對台灣的統治基礎,當然在教育裡面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強調對他有利的內容。

等我年長也去看了更多中國史,你會發現以前我們念的中國近代史,本身也是問題一大堆。以前課本都說共產黨好壞壞,國民黨被打敗好可憐。但他從來不會去從那國民黨為什麼會輸到退到台灣的角度來討論這段歷史。」

「對啊,因為每個了解那些歷史的人,就很難繼續認同中國國民黨好棒棒這種歷史觀了。」C女一邊攪拌著自己的咖啡。

「不過啊,看到網路紅人的那種發言,我只覺得行政院發言人這樣換實在是很棒。雖然我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去討論這個發言人的名字,但這起碼是個開始,這樣以後原住民介紹自己的名字,就可以拿她作為例子。我覺得有個公開明確的標的,讓大家知道,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名字的系統有漢人的,也有原住民的,名字的系統不是只有一種。在這個過程去理解台灣文化的多元性。」B女說。

「你好樂觀喔,我看到那些留言只覺得到了這個年代,台灣人對自己的歷史瞭解還停留在那麼貧乏的階段,就代表我們的國民教育在歷史這部分的改進很有限。」C女說

「哎呦,這社會總要有人悲觀有人樂觀的嘛。這樣觀點才足夠多元啊!至少我很慶幸我是生在這個年代,還有惡補台灣歷史的機會。」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準備要再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未來將會在網路通路上販售。版稅將全部用於國會調查兵團計畫。我們也推出作者簽名預購組,有興趣的朋友可從下方預購。

1.簽名書套組:作者簽名書+明信片+書籤
https://cic.backme.tw/checkout/347/4635?locale=zh-TW

2.咖啡館文青組:作者簽名書+明信片+隨手袋+筆記本
https://cic.backme.tw/checkout/347/4636?locale=zh-TW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寫幹話很簡單,支持他人說出自己的話,才是最困難的。
https://www.facebook.com/…/a.69071001447…/1422204817988789/…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