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想要怎樣的立委?

「你有看到立委質詢放卡拉ok的新聞嗎?」T女問。

「有啊,你知道嗎,以前我看到這種,會覺得好笑,看多了以後,覺得很可悲。再繼續看下去,有一種憤怒。」R女說完翻了一個大白眼。

「每次看到這種立委,都會覺得我們的稅金拿來養這種廢物心裡好淌血。但我搞不懂他們為什麼會突然放歌耶?」

「這要說到前陣子行政院提出的『前瞻計劃』。這次立法院要審『前瞻特別條例』,這個條例是為了拿來審查『前瞻計畫』,這個計畫涉及到很多很重大的議題,包含土地徵收等等議題。因為現在公債法有規定每年年度舉債的額度限制,行政院希望『前瞻計畫』可以排除在公債法的規定之外。另外也因為這個計畫很大,所以也需要制定這個計畫的控管機制。

在民主國家,行政單位執行任何事情,都必須要有法源依據。以『前瞻計劃』來說,行政院有希望不受公共債務法限制的需求,那就必須要另外訂特別法規範。所以行政院就提出『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去給立法院做審查。」

「那這跟放歌又有什麼關係?」T女露出不解的表情。

「然後呢,國民黨他們想要用權宜問題發言杯葛審查,由民進黨擔任的主席後來也讓他們發言,結果國民黨兩個立委就在上面放歌。」R女表情無奈。

「….那這算哪門子的權宜問題發言?」

R女嘆了口氣。「老實講,用權宜問題發言杯葛審查這件事情,本身沒有什麼問題。在民主制度下,用這類程序發言杯葛議事是很常見的手段。

像在美國參議院,就曾經發生過冗長發言21個小時不間斷的紀錄。說真的連續發言21小時,後面講的東西一定都是故意在耗時間,絕對不可能言之有物。

所以在阻擋議事討論這件事情上,我不能說國民黨立委不能這樣做。他們訴求要求退回重擬也不能說不對。我感覺立委這樣表現很荒謬是一件事,但他們這樣的手法並不能說有錯。」

R女喝了口咖啡後,又接著說。

「但我覺得他們更糟糕的是,後來主席宣佈停止『權宜問題發言』,請議事人員開始宣讀條文要逐條審查的時候,國民黨的立委就突然扛起桌子衝向主席台。

今天法案已經一讀後送到委員會,走到這個進度,就是要讓立委在委員會好好的討論細節,看有什麼需要修正或增加的。也不是說行政院送了什麼版本過來,委員會就一定要照著通過。

而且行政院的版本在三月底一讀通過後,中間也歷經了六次的公聽會,國民黨自己四月二十一日也有自己的提案並且通過一讀,他們應該要爭取的是要求他們的提案可以併案審查。但他們的表現除了荒腔走板,完全看不出這樣鬧有什麼正當性。

然後就在一片混亂中,民進黨主席也莫名其妙的無視國民黨有提出異議情況下,逐條把法案念過就過了。」

「這樣聽起來民進黨的作法也很糟糕?」T女皺了眉頭。

「很糟啊,國民黨亂是他的事,但你民進黨還是要照議事規則走啊!更不要說現場國民黨立委雖然在鬧,但他們還是有喊『有異議』,民進黨立委居然完全無視,就一直說『通過』。所以有人就說當年張慶忠用半分鐘通過服貿,現在有邱議瑩用一分鐘通過前瞻,阿你這樣的行為不就擺明行政院送什麼提案,你們民進黨立委自己也完全沒有想要細看的意思嗎?

今天不是說行政立法都是民進黨,就代表行政院送的所有法案立法院一定要買單耶!在民主國家,行政跟立法兩種權力原本就是被設計來一個做執行,一個監督執行的。

其實我看了很生氣的是,公投法躺在立法院多久了?因為法案內容提到主權與國土是否適用公投,牽扯到兩岸敏感議題,放著冷凍不審。然後有爭議的『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在委員會可以這樣讀一讀就過了。所以有民團說『威權復辟、獨裁再現』坦白說一點都不為過。」R女說完,咬了一口起司蛋糕。

「說到牽扯到兩岸敏感議題,又讓我想到李明哲被抓的事呢。這事情在立法院有做什麼討論嗎?」T女問。

「我也不能說沒有啦,確實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立委有針對這事情在質詢陸委會的官員,但是呢問了他們到底在這件事情上做了什麼,他們回答的東西卻全部是民間團體在做的事。」

「….那不是文不對題嗎?」

R女聳聳肩。「是文不對題啊,而我的感覺民進黨立委員大概覺得這樣就可以交代一下,但其實行政部門根本沒有好好的在面對這件事。」

T女嘆了氣。「唉,聽你這樣說,我一邊覺得立法院還真精彩,但一邊又覺得我們真的要好好的看立法院在幹什麼,不只是為了監督,也是為了看好我們的稅金是怎麼被使用的。」

※※※※※※※※※※※※※※※
【李明哲失蹤第40天,一人一信營救李明哲】
https://goo.gl/T46sBO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450 個隨手袋的盈餘,將可以讓我們有 3 個月的經費持續監督國會。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五種支持國會調查兵團的方法>>http://shop.cic.tw/

※※※※※※※※※※※※※※※
【參考資料】
前瞻特別條例民進黨硬闖過關 徐世榮痛批程序不正當如「獨裁再現」
https://musou.tw/focuses/1366

立法院議事及發言系統
從「法律提案及進度」查詢『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可找到行政院與立法委員的提案內容
http://lis.ly.gov.tw/lylgmeetc/lgmeetkm

美國國會盛產「長舌男」:議員21小時不間斷演講
https://read01.com/ge4G6d.html

黃國昌質詢陸委會張小月:「我問的是陸委會做了什麼,不是那些NGO。那些NGO現在很忙做了很多事我都清楚。」
http://ivod.ly.gov.tw/Play/VOD/97526/300K/N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退休想要旅遊錯了嗎?

「你有沒有看到退休老師說要20萬去美國旅遊15天的新聞?」W女說。

「有啊,ptt還有人把影片逐字稿打出來,大家都罵翻了。」J女說。

「老實說,我現在對媒體常常斷章取義很反感,我就在想,他前後到底完整講什麼,就很認真的把那段節目翻出來聽完。」

「是喔,那你聽完有覺得他是被誤會嗎?」 J女問。

「我覺得他想表達軍公教的『困難』,希望以此讓大家可以同理軍公教為何如此憤怒。出發點本身我覺得沒有錯,我覺得在民主社會中,學會傾聽反對聲音,確實是很重要也需要練習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我想聽他完整表述的原因。」

W女停了下來,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道。

「但是他們舉的例子對勞工看來,會覺得這樣的『困難』很奢侈,很多勞工連遇到這樣的『困難』都沒有機會。

像我就特別去聽這個老師一開始是怎麼說到這些事的,結果他說他的小孩當勞工的時候收入超過他們夫妻倆的退休金。就代表他的小孩收入其實相當不錯。那我就會疑惑,為什麼你的小孩去美國念書,會學費不夠?是不是他雖然賺了很多錢,但很會花錢根本沒存錢,所以反而要去求助退休金加起來比他賺的錢還少的父母的資助?在這樣的情況下,父母為了小孩圓夢不顧一切的把房子貸了二胎,是不是一種過度保護?而且最後教育費生活費還是不夠,還讓他父母去把房子貸款貸到三胎,這部分好像也就應證我覺得他小孩很會花錢的推論。那我就會覺得,這一家子的理財計算能力好像有很大的問題。

我一開始還在想,如果他小孩是收入可憐的勞工,那他舉這個例子,我可能還會稍微同情他,雖然同情不代表認同。但是更前面聽完…我實在是連同情都沒辦法。

他舉的例子完全沒有達到他想表達的:『如果你能夠去同理他,可能你的阻力會小很多』的這個目的。反而激起大家對這些檯面上反抗的軍公教們更大的不滿。

他舉自己的例子希望大家可以『同理軍公教為何憤怒』,但這顯然是一個很難讓人『同理』的例子啊。」

J女點點頭。「我想法跟你一樣,像我還有看到影片去街上訪談那些軍公教。他們舉的例子都很類似,像是房貸付不出來,沒辦法養小孩養老婆,沒辦法旅遊這類的。

其實我完全可以理解如果自己原本退休金有五萬,被砍到三萬二,這絕對對家庭經濟規劃上有巨大的影響,任誰都會生氣。會覺得生氣是很正常的。所以我舉雙手贊成他們為了捍衛自己的權利出來抗議,因為在民主社會,原本就是大家都該為自己的權利出來發聲,自己的權益要自己顧,他們願意出來抗議我覺得很好。因為我們是民主社會,所以他們有言論自由,有集會遊行的自由。

但言論自由的意義就在於,你可以用言論自由表達自己的想法捍衛自己的權益,那別人就也可以用言論自由來指正你想法中不周全之處。這個過程絕對很難讓被指正的人覺得開心。但把這樣的指正說成『大家都在抹黑軍公教』『在對軍公教進行鬥爭』的時候,我就實在沒辦法認同了。」

「你這樣說,讓我想到最近發生的另外一件事情,顯得格外諷刺。」

「什麼事?」

「你覺得捍衛退休金重要,還是捍衛自由重要?」W女問。

「….我不知道路上那些軍公教怎麼想,但我覺得捍衛自由比較重要,我想你是在說李明哲被抓的事吧。」J女嘆了一口氣。

「是啊。今天軍公教們為什麼可以出來捍衛退休金?因為他們有言論自由,因為他們有集會遊行的自由。他們不用擔心他們出來反政府就馬上被抓走被鎮壓。

可是當李明哲去中國被失蹤。李明哲的太太堅持民主自由的價值,拒絕民主自由的尊嚴被踐踏,高調拒絕掮客文化的時候,一堆人說她根本不想救回她老公,說她意有所圖。這些人呼吸著民主自由的空氣,享受著言論自由的好處,卻不屑別人捍衛自由的堅持。

似乎對更多人來說,捍衛自由比起捍衛退休金,還要更不重要吧。所以捍衛民主自由對他們來說,會覺得這只是個人的政治利益算計,他們不相信有人真的願意為了捍衛自由,捍衛尊嚴,做出這樣艱難的決定。

很多人取笑出來捍衛退休金的人,說他們是死守四行金庫,是八百賺士。但他們起碼還願意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而站出來,不是嗎?

如果有一天我們失去民主自由的時候,又有多少人會願意為捍衛爭取民主自由的權利而出來抗議呢?」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450 個隨手袋的盈餘,將可以讓我們有 3 個月的經費持續監督國會。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五種支持國會調查兵團的方法>>http://shop.cic.tw/

※※※※※※※※※※※※※※※
【參考資料】
「花20萬到美國玩15天」 退休師:年金改革要有同理心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70420/908635.htm

【沃草街訪】419反年金改革立院圍城 現職老師:什麼叫「尊師重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uh4HzkiqLU&sns=fb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中廣音樂網為何要停播?

「你有在聽廣播嗎?」A女問。

「很久以前有,高中的時候我很喜歡聽夜光家族。不過開始工作以後我就習慣聽網路廣播了。」B女說。

「我開車都會聽中廣音樂網,現在停播了覺得滿可惜的。」

「不過我記得他們有網路廣播app吧?還是可以用網路聽呀。」

「是沒錯啦,不過那就要開網路,你也知道我路痴,開車的時候偶爾手機要拿來導航,直接收音機打開來聽還是比較方便嘛。」A女扁了扁嘴說。

「不過為什麼中廣音樂網要停播?」B女問。

「說起來是很長的故事。我一開始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停播也滿錯愕的,那時候有廣播主持人說『停播前六小時才被告知,這是新的白色恐怖』。當下我是覺得雖然停播我也很驚訝,但說成是白色恐怖也太誇張了,畢竟就像你說的,網路還是可以聽。」

「不過主持人會這樣說,我猜有一部分可能是太臨時才被通知,情緒比較激動,還有對電台的依依不捨吧。」B女偏著頭說。

A女點點頭。「對呀,我後來搞清楚停播的來龍去脈後,我覺得主持人其實也是被電台糊弄了,只是他們不知道所以搞錯對象罵人。」

「被電台糊弄了?怎麼說呀?」

「這就要從中廣為什麼要停播,跟什麼時候就知道要停播這件事情說起。這次中廣有兩個頻道被停播,一個是中廣音樂網,一個是寶島網。」

「所以並不是中廣所有頻道都停播?」

「對,像中廣流行網,中廣新聞網都還是照常營運中。」

「那為什麼偏偏是這兩個頻道要停播?」B女問。

「因為這兩個頻道所使用的廣播頻率,當年是政府有一個政策叫做『遏止匪播』,因而把這兩個頻率分配給中廣公司使用。

但是到2004年的時候,行政院就核定終止這個政策。」A女說。

「也就是說,這兩個頻道當初是國家政策所以給中廣,那現在這個政策停止了,所以要收回頻率的意思囉?」B女問。

「沒錯,這時候就要也提到另外一個廣播電台,叫警察廣播電台。警廣當初的設立也是在『遏止匪播』這個政策下設立的電台之一。」

「不過他們沒有停播的問題,不是嗎?」

「因為警察廣播電台到現在都還是政府經營的電台,所以沒有停播的問題。

而中廣的狀況跟警廣完全不同。在以前黨國不分的年代,中廣由國民黨經營,但是卻是以國家電台的角色出現,配合政令宣傳,由政府扶植經營。

但中廣歷經廣電三法的規定,要求黨政軍必須退出媒體後,國民黨原本擁有中廣百分之九十七的股份被迫出脫,中廣被賣出去以後就變成完全民營化。」A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原來如此…」B女恍然大悟。「雖然中廣變民營化了,但畢竟當初他們頻道就是政府特許給的,那收回頻道也是合情合理。不過你剛說行政院的政策改變是一件事,那正式收回頻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說的呢?」

「這裡的就有幾個有趣的地方了。我剛不是說2004年的時候,行政院就核定終止這個政策嗎?然後2007年趙少康入主中廣公司的時候,他當時就曾經向NCC立書承諾,說願無條件繳回頻率。

而馬英九在2007年要選總統的時候,他的政見也提到,會運用中廣準備交回的音樂網或寶島網,將其中一個頻道設為大功率的全國性客家廣播電台。」A女說完,又咬了一口蛋糕。

B女聽完想了想。「也就是說收回中廣那兩個頻道這件事情,是馬英九政府時代就在說的事了嘛。而且還是趙少康入主中廣就主要立書承諾的事情。那說真的電台DJ真的要抗議,他應該要跟中廣抗議才對。因為中廣高層一定老早就知道這些消息,但是他們沒對員工講。」

「沒錯,所以我才說他們被電台糊弄了。而以實際實行面來看,在2016年6月的時候,NCC准許中廣換照,當初的附帶條件就有提到那兩個使用頻率必須要無條件繳回。

而一直到2016年11月NCC審議通過廢止中廣公司使用那兩個頻率。那時候也有提到要給他們緩衝期,說2017年3月停播。」A女說。

「也就是說從官方說要廢止,到正式停播,中間根本有4個月的時間可以做準備。那就更顯得中廣高層是故意沒通知他們的員工這件事啊。」

「是啊,如果不知道這些前因,那自然會想把這件事情說成是政治突襲,但如果把時間軸拉出來看前因後果,其實這件事情根本一點都不突然呀。所謂的『突然』反而比較像是刻意被塑造出來的。

雖然我喜歡的電台被停播我也覺得很可惜,但我贊成公共財原本就應該要收回國有再去利用,而不是繼續放給民營企業用於追求私人利益使用。」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450 個隨手袋的盈餘,將可以讓我們有 3 個月的經費持續監督國會。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五種支持國會調查兵團的方法>>http://shop.cic.tw/

※※※※※※※※※※※※※※※
【參考資料】
為什麼中廣被停播?
https://goo.gl/60akl9

黨營事業私有化之力成分析 – 以中國廣播公司為例
https://goo.gl/igMn2E

NCC核准客委會及原文會籌設全區性廣播電臺之頻率指配申請,並廢止中廣公司寶島網及音樂網頻率之使用,以提升客家及原住民族群媒體近用權益,並籲請中廣公司共同促進多元文化發展 (105/11/30)
https://goo.gl/8UNuzM

[爆卦] 收回中廣音樂網與寶島網是馬英九政見
https://goo.gl/NKWi2s

NCC通過 廣播電台釋照34張
https://goo.gl/ueW2GB

討論中廣兩頻道停播事件,你至少該知道的幾個事實
https://goo.gl/e0xvvq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冷靜鎮定的受害者比加害者可惡?

咖啡館角落坐了兩個女生,兩個人各自玩著手機,一邊看手機一邊聊天。

「最近看了一件新聞底下的留言,一直讓我想到那時候小燈泡媽媽的事。」Y女抬頭說到。

「你是指李明哲失蹤,然後很多人在責罵他的太太李凈瑜那麼高調根本不是想救她老公,是亦有所圖想出來選的事嗎?」P女問。

「對,我當然可以理解,一般人遇到這種事,比較常有的反應是會很難過,很難很冷靜。可能會很低調的想用各種途徑或方式只要可以把家人救回來就好。這雖然是人之常情,可是不管怎樣,總可能有例外,不是嗎?

就像小燈泡媽媽一樣,他的反應也是很非典型的受害人。也因為這樣,當時我有看到好多好惡毒的留言,說什麼他根本不愛他的孩子這種都有。這跟這次很多批評李太太根本不是想救她老公的說法如出一徹。

不管受害者怎麼反應,那是他們的選擇。但我們這裡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只要受害者不符合他們想像的樣子,他們反而會覺得要去攻擊那些受害者?」Y女說完,表情有點嫌惡跟無奈。

P女聳聳肩。「我也不知道原因,但我的感覺是,在他們心裡,受害者有一個標準答案的樣子。如果受害者不符合這個標準答案,對他們來說,就是打了他們臉,你不像我的標準答案,就代表我的標準答案是錯的,所以我必須要透過攻擊你來捍衛我的標準答案是對的。在他們心裡,捍衛他自己的標準答案,比尊重受害者的個人選擇還要重要。

老實說我覺得這樣的心態有點可悲。那些留言我看起來的感覺是,不符合他們期待的受害者,比起加害者更可惡的樣子。」

Y女大力點頭。「對!!!他們不怪當買辦撈政治利益的人,不怪土匪,卻怪不在土匪前低頭的家屬,這真的是太莫名其妙了。明明真正可惡的是用莫須有罪名把李明哲抓走的中國政府吧!這就好比有綁匪把人押走了,他們私下跟被綁的人家屬聯絡,說要求付贖金且不能報警不然就要撕票,然後家屬認為不管怎樣他希望採用正當的方式處理這個案子跑去報警,結果反而一堆人說你報警太高調是不想把你的家人救出來你冷血。」

「話說回來,中國這次確實就是跟綁匪一樣。他們這種做法有很明顯的政治意圖,但我猜他們大概沒有想過,居然會有人不願意私了。而堅持高調走正當管道救人。」P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完全認同你的看法,我有上網查了一下整個事件的時間軸,還有李明哲的背景。可以看得出來他是一個長期投入社會運動,堅持人權價值的人。他從2014年起就有透過為信認識中國友人,跟他們介紹台灣白色恐怖跟轉型正義的歷史,甚至曾經自己買書送給他的朋友。但是在2016年8月的時候,他寄出的書就曾經被中國查扣沒收。」Y女說。

「有人會說他去中國那麼多次都沒事,你被抓一定是你有問題。或是你去就很明顯會被抓啊你還去,自己活該。你怎麼看這種說法?」

Y女無奈表示。「哀,你不覺得這種說法就跟『你又沒有做錯事,幹嘛要怕被警察盤查』的邏輯一樣嗎?我只能說台灣長期缺乏法治教育,所以讓我們大部分的人都不理解,在真正的法治國家,政府是不能夠任意用政府之力抓人的。而後者的說法,也是很典型的責怪受害者,而不檢討加害者的說法。我覺得那背後反映的就是沒有人想要去面對加害者的問題,只想息事寧人的態度。」

P女點點頭。「但他們往往沒有想過,就是因為這樣的態度,也才讓加害者可以繼續囂張下去。像這次事件政治意圖很明顯,其實從海協會傳遞李明哲書信的方式就可以看得出來。

他刻意挑了非官方的方式來轉達書信。正常來說,中國海協會要傳遞任何訊息到台灣,以官方管告來說應該是透過海基會。結果他卻是透過非官方管道的『海峽兩岸人民服務中心』裡面的人來傳遞書信跟救人的條件。而這個事情也因為李凈瑜堅持要走正當管道救援,所以才曝光。

曝光以後國台辦才另外發表聲明說『李明哲因危害國家安全活動,正在接受有關部門的依法調查』,然後外加說一些什麼『台灣ㄧ些別有用心的組織和人士蓄意造謠生事』的垃圾話,你不覺得這就是心裡有鬼嗎?

從一開始就是因為中國無來由的抓人,才會有後面的這些事,然後最後再來說台灣人蓄意造謠生事,典型的做賊喊抓賊。

如果中國真的是依法抓人,也已經掌握相關證據,從一開始就可以大辣辣的直接說明原因。可是他們卻是先透過私下的管道傳遞訊息,這表示他們就是期待家屬接受這種方式救人。如果家屬接受,就可以趁這個機會說中華民國政府無能,連救人都做不到,只能靠這種兩岸買辦的特殊私人關係才做得到。

但他們沒想到的是李凈瑜竟然不吃這套,堅持走正當管道救人,堅持要飛去北京。而他的台胞證被取消導致無法出境,就證明中國怕他真的飛到北京。所以只能用這種小動作來阻撓。」

「我覺得如果是我遇到這樣的事,我沒有勇氣像他這樣堅持。但他這樣的堅持,不只是為了救人,也為了尊嚴。為了人的尊嚴,也為了國家的尊嚴。

也許人在被欺負慣了,會覺得活下來比較重要,尊嚴不重要。但此時此刻,我們應該藉著這個機會好好去思考,什麼是我們心裡覺得無論如何都不能被拿走的價值?」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

2015 年 11 月起兵團向公民覺醒聯盟提出專案企劃,支應一年多的人事與軟硬體費用。如今一年多過了,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450 個隨手袋的盈餘,將可以讓我們有 3 個月的經費持續監督國會。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五種支持國會調查兵團的方法>> http://shop.cic.tw/

※※※※※※※※※※※※※※※
【參考資料】

李明哲消失400小時,她為何要萬里尋夫?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405-taiwan-Li-ming-che/

李明哲妻李凈瑜給台灣人民的一封信
https://blog.whereislee.org/2017/04/117

李明哲案 陸國台辦:海協會沒收到藥品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704125006-1.aspx

國台辦:基於人道考量 已轉交親筆信給李明哲妻
http://www.appledaily.com.tw/…/article/new/20170409/1094418/

李明哲妻台胞證遭註銷 李凈瑜秀掮客書信
http://m.cna.com.tw/news/firstnews/201704105010.aspx

拒絕兩岸掮客、赴中遭拒,李凈瑜:不挺身對抗,就會永遠不斷被綁架
http://www.storm.mg/article/247373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什麼是知情同意權?

「我有一個原住民朋友,他說選前他對小英政府有很高的期待,但最近的事情讓他超級失望的。」Q男說。

「最近有什麼事跟原住民有關嗎?」T女問。

「就是2月的時候原民會公布了一份劃設辦法,將原住民傳統領域限縮在只有公有地,而原住民只能針對這些公有地上的開發行使知情同意權。這件事讓原住民跟很多關心原住民議題的人都非常的不滿。」

「你講的我聽不懂耶,什麼是原住民傳統領域?知情同意權又是什麼東西?」T女不解的問。

「原住民傳統領域是空間的概念,簡單來說,他就是原住民們的祖先他們在行使傳統文化跟生活的範圍。具體來說像是獵場,耕作的區域,進行祭典儀式的區域。或是原住民族過去祖先遷徙的路徑,這些都算在原住民傳統領域的範圍內喔。」Q男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這聽起來好像跟平地人的公共空間或是工作空間的概念有一點像?像是公園,農耕地,辦公室這類的。」T女問。

「如果你要以空間的『使用方式』來說,是有一點點像。但是最大的不同是原住民傳統領域只涉及到空間範圍,但他不是財產權的概念。像你剛說的公園,他是公共空間,屬於公家的財產,農耕地則是私有的。則是私人財產。

但原住民傳統領域的概念,是一個族群共同使用這個空間的概念,但這個空間實際上並不屬於哪一個族群或哪一個個人的財產。

就以農耕來說吧,假設某個原住民家族在一個山頭開墾農耕,這個農耕地上他可以採收他自己種植的農作物。但是如果這個家族他不再繼續在這個農耕地上耕作,別的家族就可以在那個農耕地上耕作並採收作物。這個農耕地並不屬於個別家族的財產,而是由部落共用這個土地。」

T女聽完若有所思。「這樣我好像有點懂了,這確實跟平地人農耕地的概念不太一樣,平地人的農耕地同時也是屬於那一個人的財產範圍。但是原住民的傳統領域概念只是說這塊地大家可以拿來農耕,但是並不代表說你今天在這裡耕作收成,這塊地就是你的,而是大家是共用這塊土地進行農耕。」

Q男點點頭。「沒錯,就是這樣的概念。他是一個共同生活的空間,這個空間由這個部落共同管理。但這空間卻也不能說是這個部落的財產,所以他跟我們現在公共空間是屬於公家財產這個概念也是不同的。」

「滿特別的耶,像我們平地人習慣私有財和公共財的概念,如果不是這樣說明,很難直接理解什麼叫做原住民傳統領域,而且也確實很容易跟財產權的概念搞混。那知情同意權又是什麼?」

「知情同意權最早是從醫病關係來的,早期醫生要給病人開刀,不會跟病人講得太多。而知情同意權在醫療上是指醫生要用病患可以理解的方式告知病情和相關醫療資訊,讓病患有足夠的理解跟判斷能力,進而讓病患在不受任何身心威脅的狀態下,自願性做出最後的醫療決定。」

「那用在原住民傳統領域上的話呢?」

「就是如果今天如果政府或私人要在原住民傳統領域上進行一定範圍的開發,像是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學術研究這些,他必須要先讓當地的原住民知道有這件事,並且提供相關充足的資訊讓他們理解這些開發會對當地造成的各種影響,在這樣充分告知後,讓他們在不受任何脅迫的狀況下,自主地做出最後決定,看是否要讓他們開發。」

T女聽Q男講完,皺了皺眉頭,好像想到了什麼。「你講這件事,讓我想到太魯閣山頭被開採水泥的事情耶。感覺上太魯閣山頭應該也是屬於原住民傳統領域吧?」

「沒錯,你知道那件事情有多可惡嗎。他們當初去山上開採挖礦的時候,當地原住民是完全不知情耶的。」

「所以你是說他們根本沒有讓原住民有執行過知情同意權,就去開採了?」

「對,雖然後來說有簽同意書,但那個同意書聽說是同一個人的筆跡,有偽造文書的問題,但因為太久了,已經過了追訴期。這個開發案當時會過根本在合法性上就有很大的問題。」

「我覺得如果這件事情當時真的有像法律規範的,讓原住民確切地實行知情同意權的話,我相信以原住民這種永續經營環境的傳統,再加上他們本身就是住在山上,如果不走永續經營,第一個倒霉的就是他們自己跟他們的子孫。他們絕對不可能允許這麼大範圍的挖礦吧。

我看到山頭被鬼剃頭的照片,真的覺得好心痛啊。雖然我並不住在山上,但我一想到那個山變成那個樣子,就覺得超難過。更不要說住在那裡的居民,誰可以忍受自己的家園被開採成那個樣子呢?」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

2015 年 11 月起兵團向公民覺醒聯盟提出專案企劃,支應一年多的人事與軟硬體費用。如今一年多過了,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450 個隨手袋的盈餘,將可以讓我們有 3 個月的經費持續監督國會。買一個隨手袋,裝進你的在乎,讓我們陪你關注你在乎的生活議題。

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 >> http://event.cic.tw/bag2017/
五種支持國會調查兵團的方法>> http://shop.cic.tw/※※※※※※※※※※※※※※※
【參考資料】

知情同意權是什麼?|訪高潞·以用·巴魕剌委員(上集)|國會調查兵團
http://event.cic.tw/aboriginal/01.html

原住民族基本法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D0130003

告知與知情同意
https://goo.gl/SEKvKv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為什麼會有鍋貼役?

兩個二十來歲的大學生坐在咖啡館的一角。

「我前幾天看了一個笑話,剛看完覺得好笑,但又覺得好悲哀。」A男說。

「怎樣的笑話?」B男問。

「他說以後當兵的回憶會變這樣:當兒子問『把拔你在哪個營區當兵?』爸爸回『我在四海遊龍。』兒子繼續問『好酷!是蛙人部隊嗎?』爸爸說『不是,是賣鍋貼的。』」

「這是在說鍋貼役的事情吧,我剛開始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我真的很疑惑,為什麼我們的當兵制度會變成這樣子?」

A男皺了皺眉頭。「我也覺得很怪,我印象中以前替代役,大概就是警消類的,了不起還有研發類的。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奇怪的產業替代役出現。」

「然後我看報導寫到役政署署長說:『我們很冤,我們是依法在執行』,又提到『如果各界還是有不同的意見,也可以做為未來修法的參考。但現在不可能停止執行,因為這樣就違法、就是瀆職。』

我就在想,那到底是依什麼法?這個法又是怎樣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役政署署長真的像他自己講的那麼冤枉嗎?所以我就去立法院的好幾個網站找了資料做了一下比對。」

「結果你有發現什麼嗎?」

「我先問你,為什麼要當兵?」B男問。

「因為當兵是人民的義務啊。」A男回答,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為什麼當兵是人民的義務?」B男又追問。

「… 我也不知道,好像一直以來就都是這樣?」

「我這樣問的原因是,人民是因為國家政府的徵召所以才去當兵,那為什麼國家可以徵召人民當兵?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政府做什麼都必須要接受法律的規範,不是政府今天想做什麼,他就馬上可以說他要做什麼。

而當兵的義務是被規範在憲法裡面。憲法裡面寫到『人民有依法律服兵役之義務』,政府是依照法律,所以才能夠徵召人民當兵。

那兵役的定義是什麼?什麼樣的人可以被徵召服兵役?這也需要法源依據,不是政府一句話說了算。所以有兵役法。在2000年1月以前,是沒有替代役的,那一年1月15日兵役法才正式公告有替代役這個東西。

當時的修法理由是因為國軍實施精實案,兵員補充需求減少,導致役男超溢情形將遂年增加。所以才增加了替代役。」

B男說了一大串有些口渴,喝了一口咖啡後又繼續說道。

「那什麼是替代役?範圍是什麼?所以當時也同時立法增加替代役實施條例,裡面就有寫到替代役有哪些。像你剛剛說警消類的,就被規範在替代役實施條例裡面。

但是當時的役別看起來都很正常。甚至也還沒有你剛剛提到的研發替代役。也沒有這次引起爭議的產業替代役。」

「那研發替代役又是什麼時候才加入的?」A男問。

「是2007年1月公告的法律中,加入了研發替代役。當時候增加研發替代役的理由,是說為了配合經濟發展政策,所以當時的研發替代役,就已經把民間產業給列入,只是那時候的民間產業還有限制在從事科技或產業研究發展工作。」

「那你剛說這次引起爭議的產業替代役,這又是什麼時候開始有的?」

「這是在2015年5月的時候公告的,而當時的修法理由也提到振興經濟政策,說透過這樣培養產業技術人才跟中階幹部,所以把替代役的用人單位整個擴大。」

「2015年啊,那不就才不到兩年前的事情嗎?當初又是誰提出這樣的修法?」A男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個修法是行政院主動提案的。」

「我還以為只有立法委員才可以提案修法?」

B男搖搖頭。「不不不,行政院,監察院,考試院,司法院都可主動提修法的喔。也就是說這個法案其實當時是為了配合行政院的政策,所以才修訂的。

所以回到前面我提的問題,役政署署長說『我們很冤,我們是依法在執行』,並提到需要靠修法但現在不能停止執行。當然我知道很多人聽到鍋貼役都很生氣,但是役政署署長他這樣的說法其實沒有錯。

但是我們若回到更前面的問題,人民為什麼要當兵?事實上產業役問題的問題不在於鍋貼,而在於他不合憲法,不合公益。因為我們的憲法寫的是『人民有依法律服兵役之義務』,這代表人民依法律是去服兵役。那人民被徵召的理由就必須圍繞在兵役這件事情上。他就只能做跟兵役有關的事情。而就算是替代役,他起碼也要符合公益的性質。所以我們不會去質疑說消防役警察役有什麼問題,因為他是符合國家公共利益的事情。

但如果今天人民受國家徵召,結果卻去私人公司服務,在不符合國家公共利益的前提下,政府根本不能強迫人民當兵。

所以從這樣的標準去看,從一開始的研發替代役,其實就已經有違憲違反公益的問題存在,只是產業替代役又讓這樣的問題變得更嚴重。」

B男說完,又喝了一口咖啡。

A男若有所思地說道。「聽起來,也就是如果我們的立法委員本身也沒有能力辨識出這個立法是否符合憲法的精神,那就也會制定出其實違反憲法精神的法律出來。也就是這次鍋貼役的事情要解,真的也得從立法的層面去解決吧?」

B男點點頭。「是呀,一個做法就是再修法把產業替代役跟研發替代役一起檢討廢除。另外一種我猜應該是可以走憲法法庭,就像之前同婚釋憲。只是釋憲必須要有人聲請釋憲提案。而我們不是學法律的,比較難了解這部分是否可以這樣運作。

但我是覺得,如果不想要哪天又看到奇怪的政策,結果又只能聽政府官員說他們是依法行政的話,那我們也要提醒自己,應該要培養定期瞭解一下現在又立了修了什麼法的習慣。

培養新的習慣,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政府之所以可以運作,也是因為人民有繳納稅金。就算我們不要提什麼公民意識,那起碼也應該要關心自己繳出去的稅是怎麼被使用的吧?」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

2015 年 11 月起兵團向公民覺醒聯盟提出專案企劃,支應一年多的人事與軟硬體費用。如今一年多過了,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我們持續在立法院的日常開會中,剪輯生活議題相關的立委質詢影片,讓大家一天只要花10分鐘,就能知道哪個立委說了什麼垃圾話,以及哪個立委表現精彩卻不被媒體注意。請支持我們,買一個隨手袋,讓我們可以陪伴大家一起監督國會,繼續走下去。

立刻支持>> http://event.cic.tw/bag2017/
※※※※※※※※※※※※※※※
【參考資料】
「鍋貼役」役政署長喊冤:煎鍋貼幹嘛每個月支付2萬8000元
http://www.storm.mg/article/242655

產業役問題不在「鍋貼」,法律學者胡博硯:問題在不合憲、不符公益
http://www.storm.mg/article/242656

替代役實施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
(08屆04期,行政院提案)
http://lis.ly.gov.tw/lgcgi/lgmeetimage…

立法院法律系統
(關於各種法的修法沿革與歷史都可在這裡查到喔)
http://lis.ly.gov.tw/lglawc/lglawkm

中華民國憲法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A0000001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