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的想要民主嗎?

「誒誒,你有看到line群組在傳一則反對性平教育跟婚姻平權的公投連署宣傳影片嗎?」A女一邊拿著手機一邊說。

B女嘆了口氣「唉,有啊。老實說我現在沒有能力判斷平常沒有關注這個議題的一般人,看到這影片能不能看出裡面其實很多錯誤,還有會不會因為看了影片就被說服。」

「我覺得好像很難看出錯誤耶,因為裡面用了很多的新聞影片,說得煞有其事。」

「不只是這個原因吧。一般我們在接受資訊的時候,如果這個資訊是平常沒有關注的,那代表我們對這樣的資訊是比較沒有背景知識的,在這樣的狀況下,如果裡面有講到幾個自己認同的價值觀,那人都會比較傾向先相信他的內容。因為你沒有背景知識,就不容易有『這部分好像怪怪的』而產生要去質疑的念頭。

而且如果我們聽到什麼事情都要先質疑,那其實是很耗費到大腦資源的事。所以先相信是預設的反應。」C女一邊說一邊吃著手工餅乾。

「你說的對,所以我看到那個影片,其實心裡很難過。你看這影片短短的不到5分鐘。裡面其實有很多錯誤的觀念跟說法。舉例來說他們對性解放的定義就有問題,他們對性平教育的內容也是扭曲的詮釋,更不要說把結婚率跟人口老化都扯進來等等。

但問題是他東拉西扯的內容所包括的議題其實非常的廣,要把這些議題都講清楚,去反駁這些內容,花個三小時都講不完。可是透過影片造成一般人對性平跟婚姻平權的錯誤印象,他們只要五分鐘。」B女說。

C女點點頭。「這其實也是我現在對台灣民主很悲觀的原因。今天不管是什麼議題,性平也好,能源議題,環保議題也好,如果我們希望大家能夠理性討論,有一個很大的前提,就是資訊要盡量充分流通,這樣才有討論的基礎。

例如說那個影片裡面提到『性解放』,我就很清楚知道這些人對『性解放』的聯想是性開放,這事實上是一個很大的誤解。也就是在要用性解放來討論性平教育以前,就必須要先理解到底什麼是性解放,然後才能接著往下討論。不然如果兩造對性解放根本是各自解讀,各自用各自的想像去定義的時候,那根本就是討論不下去的。」

C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道。

「也就是在正式討論前,相關資訊要盡量充分揭露與同步,才有基礎進一步做理性討論。而這樣的理性討論才能孕育公民社會的土壤。

但是問題來了,因為人腦有其限制,正因為直接民主要做到『資訊完全同步才進行討論』這件事很困難,才會有代議政治的產生。可是有了代議政治,為了爭奪代表權,那就會想要操作資訊,像是故事只說一半,故意斷章取義,甚至丟假資料。然後只要讓不同立場的人都用各自的情緒互相攻擊就飽了。

而這些行為又都會讓能夠建立公民社會的理性討論逐漸消失。說真的,我也不知道這能怎麼辦。」

三個人靜靜的不說話。

「所以你們覺得,人真的會想要民主嗎?如果實踐民主是這麼困難的事。」A女打破沉默。

C女苦笑。「我想要呀。可是這幾年投入社會運動給我的感覺是,這真的很難很難,很不容易。你會發現在這中間很多時候我們其實是在跟人性對抗。跟人的直覺對抗。

然後當自己看到進步的很緩慢甚至可能進一步退三步的時候,有時候也會自我懷疑,我們到底那麼努力是為了什麼?」

「到頭來,看的還是我們自己到底對自己想努力的議題,有多少的堅持啊…以及對民主的信仰到底多堅定…」B女嘆了口氣。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工商服務】
國際家庭日系列活動
草地園遊會
時間|5月26日13:00 – 17:00
地點|華山大草原(台北市林森北路85巷27號)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71812346816193/

【國際家庭日】大頭貼特效框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icframes/?selected_overlay_id=2127480690861966

性別平等教育 368 鄉鎮計劃
https://www.zeczec.com/projects/sexedu368

※※※※※※※※※※※※※※※
【參考資料】
性解放很可怕?
https://goo.gl/cYUt5b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我們想要怎樣的立委?

「上次你說楊曜被黨團罰40萬,我昨天看到林淑芬的貼文,才知道他被罰50萬耶。」B女說。

「我也有看到那篇,他如果後面有財團支持,50萬大概也不會是個大數字。不過以林淑芬之前打勞基法跟亞泥的力道,我看大概也沒什麼大財團會願意金援他吧。以領薪水的立委來說,50萬真的也很痛啊…是說我還聽說有被罰100萬的呢,不過人家背後有資金支撐,所以還是可以任性不出席,一樣是當立委,背後有沒有錢就是不一樣呢。」A女嘆了口氣。

「天啊,所以現在不是只有民間因為有錢沒錢而有『階級』,連立委也有階級了嗎?」

「而且對照最近有檢方說當初查出餿油事件,林淑芬有很大的功勞,結果這樣的立委卻被罰錢,還被威脅說不繳錢不只不能選委員會,而且下次不讓他選下屆立委,我真的覺得很荒謬。」

「民進黨爛成這樣,他幹嘛不脫黨?」

A女沈默了一陣子,接著開口說。「我之前也曾經這樣想過,就像有朋友如果一直抱怨公司爛,我們可能也會說不爽不要做,換一間公司也許會更好。但我後來想想,這個邏輯直接用在立委上會有問題,現在我反而還是會希望他留在民進黨,雖然這樣他其實會很辛苦。」

「怎麼說呢?你看食安他算立大功,勞基法也始終站在堅持勞工立場,卻被黨內的人批評成這樣。明明那些立委自己往財團靠攏,卻說林淑芬的堅持是自以為清高是在造神,我怎麼想都覺得他待在民進黨只有委屈。」B女皺皺眉頭。

「我也覺得他確實很委屈,所以在情緒上直覺得想會認為他繼續留在民進黨不值得。可是啊…我先問你喔,他的職位是什麼?」

「他不就是立委嗎?」

「立委要做什麼事?」

「立法啊,跟質詢行政單位啊。你幹嘛問我這些,這跟林淑芬繼續留在民進黨有什麼關係?」

「你不要急嘛。你看喔,他要立法對不對,那你知道立法院裡立委要提案,要做什麼事嗎?」

「ㄜ ,寫法條?這細節我就不太清楚了。」B女聳聳肩。

「一個立委要提案立法,不是把提案寫完就可以送去討論了,他需要有15個人願意連署他的法案,這法案才能送去一讀。剛剛說林淑芬為什麼不脫黨,我問你,他如果脫黨,就像我說上班換個公司好了,他在立法院面對的人,會變嗎?」

「恩…對喔,這跟換工作不太一樣,換工作,即使還在同一個產業,也許加減會遇到認識的人,但總不會還是要面對一群一模一樣的人,可是在立法院,假如他現在脫黨也好,加入別的政黨也好,他面對的其實是同一群人…」

A女點點頭,喝了一口咖啡又繼續說。「然後回到我剛說立委提法案,一個立委的提案,要能夠被送到委員會討論,除了我剛說的要有人願意一起連署之外,也要看委員會的召委是否願意排案。像你看婚姻平權的法案,明明就已經送到委員會了,現在卻被凍起來。還有礦業法,之前其實也被凍了很久,是最近才好不容易又排案審查。

這些法,都是有民進黨自己的立委提案的喔!都會被凍那麼久,那我問你,如果林淑芬他脫黨好了,因為他是區域立委,不會因為無黨籍就失去立委身份。然後以無黨籍待身份繼續當立委,他面對以前民進黨的同袍,一樣要找15人連署他的法案,一樣希望召委把他的提案排入討論,他是要繼續在民進黨,這件事會比較順利一點,還是無黨籍會比較順利?」

B女想了想。「恩…如果在同一個黨裡面,就算再怎樣,好像多少還是會有一種『我們還是同黨應該要合作』的某種氛圍,可是如果是無黨籍或不同黨,好像就會比較容易『你的提案關我什麼事』的感覺耶。」

「我這裡都不先去論以後林淑芬要不要脫黨參選的問題喔。單純就立法院裡面的運作來想,你有沒有覺得他當無黨籍的立委,其實對推動立法這件事,反而會造成更大的阻礙?」

「恩…你說得對耶…而且反而會因為無黨籍更容易被架空。」

「再來說質詢官員,現在行政權立法權都是民進黨,你覺得樣質詢官員,林淑芬是民進黨立委質詢,民進黨感覺比較痛。還是他是無黨籍立委質詢,民進黨會比較痛?」

「恩…應該還是身為民進黨立委質詢的時候,民進黨會比較痛吧。他們多少會想說自己人別打自己人。」

「但也因為都是自己人的對內批評,反而比較有可能刺激思考,台灣長期被藍綠立場綁架,我們可能都常常會不自覺地認為立場跟自己不同的人質詢都是意識形態,而連聽一下對方說了什麼都不願意。但這個現象老實說不是好事。」

B女微微點頭。「你說得也對,像我很討厭國民黨,但我也得承認之前勞基法修法時,有看過國民黨有些立委其實質詢的還不錯。那時候我也會想,如果不管哪一個黨的立委都可以進步到這樣認真質詢的程度,那才是人民之福吧。」

「我覺得民進黨現在悖離自己當初說的很多事。只能說拿到權力讓人腐敗的速度快的太可怕。

可是如果我還是希望可以推動一些進步的修法,而現在也還不到選舉,在目前政黨板塊還無法改變的現況下,那我反而得支持這些還待在民進黨且真的認真做事的立委,而且支持他們繼續待在民進黨。

但這不等於我支持民進黨喔!而是他們繼續待在民進黨,民進黨才有可能不斷地感覺到芒刺在背。如果這些立委真的出走,那不是反而坐實了『劣幣驅除良幣』嗎?而且還反而削弱這些良幣在立院內的實質影響力。

明明背離民進黨創黨初衷的是其他人,為什麼反而是維持初衷的人要被逼到離開?」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林淑芬臉書貼文
https://www.facebook.com/linshufen.fans/posts/1665107000191664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民意與黨意衝突要罰錢時,立委能怎麼選?

「我那天看到一則去年的新聞,我才知道原來民進黨有所謂的黨團罰款這件事。」A女說。

「黨團罰款?罰立委嗎?」B女問。

「對啊,那則新聞是說民進黨立委楊曜,因為在審查公教人員改革法案時。因為他是澎湖的立委,那裡的選民以公教人員為主,站在他那個地方的民意來說,他的角色很尷尬,所以他就乾脆請假不出席投票。但因此被開罰四十萬元。」

C女皺了皺眉頭。「四十萬元啊…..即使是以立委的薪資來說,也不能說是很小的數字啊。法定的立委薪資是19萬5000元,四十萬元等於吃掉兩個月多的薪水。」

「我看完只是在想,雖然我也支持軍公教改革。楊曜的選民立場也許跟我不同,可是他畢竟是那裡選出來的立委,他自然要為那裡的選民服務,反應那裡的選民意見,但因此被黨團這樣開罰,那到最後對立委來說,會不會因為被罰怕了,而淪為橡皮圖章,就不敢再繼續代表民意發聲了呢?」A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又咬了一口蜜糖吐司。

B女一邊滑手機一邊說。「你剛講被罰,我才去查這個新聞,沒想到有價目表耶你看:委員會甲級動員,未到或未表決,罰5000元。重大議題罰1萬元。但如果是院會,通通以1萬元來計算,單日最高可罰3萬。」

「所以他們只單純針對有沒有貫徹黨團意見來罰。那如果黨團意見跟民意對幹的時候要怎麼辦?」C女問。

「照樣罰啊,像那時候勞基法修法,就有立委因為一例一休不出席不投票而被罰,而且因為勞基法修法被罰的立委也不只一人。」A女說。

「如果是這樣,我就會覺得這樣的罰法有很大檢討的空間耶。我可以理解今天在一些重大議題上怕跑票,或是在早期民進黨還在對抗國民黨的時候,那時候沒有不團結的本錢,所以需要有一些這樣罰則的手段。即使是國外政黨,確實也有對黨員的罰則存在。

但現在民進黨已經拿到行政權也拿到立法權,如果只要政黨宣布動員,不管什麼議題,立委就該無條件遵守,不遵守就要罰的話,那又有誰能在國會堅持表達不同立場的人民意見呢?」B女說。

A女點點頭。「而且你看他說未到或未表決,完全是黨團決定哪些議題適用。但如果有的議題黨團雖然沒有強制投票,但跟總統的政見相左的時候,又不見有什麼罰則。那說穿了,這種罰法也不過就是處罰黨內的異音而已,根本說不上是為了反映民意。」

「你說的這個例子倒是讓我想到婚姻平權。」C女說。

「沒錯,我就是在說婚姻平權。勞基法罰立委罰得很開心嘛,修法修得很快嘛。但婚姻平權雖然最高法院都宣布同性不得結婚違憲了,立法院卻還是理由一堆的擱置。

你說立委被罰錢,這不禁讓我懷疑,有些立委平常在一些進步議題上砲火很激烈,但有時候卻突然噤聲,或在某些狀況下卻在投票的時候支持其他有問題的法條,是不是根本原因就是被罰怕了?」

「而且我越來越有一種感覺,那時候民進黨不是推出很清新的不分區立委嘛?你有沒有發現他們到後來不是表現走鐘不然就是沒聲音了?」C女說。

A女嘆了口氣。「我想也許是不分區立委比起分區立委來說,更沒有被罰的本錢吧,而且他們也不像區域立委至少有區域選民的支持。那難怪有立委當初在勞基法修法的時候,只能拿著『大悲無言』的紙板做無言的抗議了。」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未到、不服黨意…綠黨團祭處分!罰錢最大戶是這位立委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319565

勞基法修法違背黨意 管碧玲遭黨紀處分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226/1304350/

【是誰毒啞了勞工戰神?『黨意凌駕民意』系列三】
https://goo.gl/g6YmLS

是誰崩壞了她?『黨意凌駕民意』系列一
https://goo.gl/6VyfZw

薪資調查/立委月領19萬、年終1.5個月、1.4萬健檢金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70128/857437.htm…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中國大陸,是中國還是大陸?

「你們有看到厭世姬的那篇新聞嗎?就是他被檢舉說是台獨,所以他的書在中國被封殺。」B女問。

「說真的,新聞我反而沒注意到這則,倒是我的牆上看到溫朗東的文章,說他女朋友的書被停。我才知道原來厭世姬是他的女朋友。」A女說。

「你說的那篇我有看到,不過那篇重點不是那個吧…」T女翻了翻白眼露出厭世的表情。

A女大笑。「哈哈哈,我知道啦!不過我對那篇內容,提到針對講大陸被糾正中國,倒是有些其他的想法。」

「什麼看法呢?」W女問。

「先來說說台灣人怎麼稱呼對岸的這件事吧。以前啊,我也是習慣都講大陸大陸,因為從小到大都是這樣教的啊,學校這樣教,新聞也這樣報。聽久了,這說法就變成一種習慣。我在講大陸的時候,我是反台獨的嗎?你們都知道我一直以來是堅決的台獨立場的。可是在早期,我也不特別覺得講大陸有什麼問題。

一直到這幾年,開始接觸了比較多的資料,政治的、社會學的、歷史的等等。然後我注意到像民視報導新聞的時候,即使畫面上或是說的人是講大陸,他們還是會直接把字幕打中國。我慢慢地理解到,在早期,學校教的跟新聞報的那種方式,其實就是一種中國國民黨政權透過學校與媒體在無形之中傳播的意識形態。這個意識形態就是台灣大陸都是地區,所謂的國家的概念其實是中華民國的概念,而他們認為中華民國才是代表中國的唯一政權。

我問問我自己,我覺得我是中國人嗎?不,我覺得台灣人跟大陸人是不同的。這無關乎好壞,而是我的認同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那大陸人是台灣人嗎?不是,他們是中國人。而實際上現在國際承認的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後來,我也會習慣把對對岸的稱呼改成中國,而不是大陸。

然後呢,我有個朋友,跟別人對話,聽到大陸就會挑出來說請說中國,聽到西藏就會挑出來說請說圖博。至於新疆呢他還沒反應,不過也許他的BIOS很快會刷新。」A女說完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咬了一口草莓泡芙。

「老實說,網路上這種糾正,我還可以接受,也許是因為沒有面對面的關係吧。但如果我常被這樣當面糾正,其實會反感耶。」W女說。

「是啊,如果都只是單純地糾正,卻不去討論為什麼要改成這樣的稱呼,那被糾正的人只會直覺的覺得『你正義魔人喔』。我覺得對某種東西怎麼稱呼,確實是一種表達自己立場的方法。而有些詞彙,在他被塑造的過程中,背後確實有著他的意識形態,就像我剛提到要說中國還是大陸。

但是,這並不等同某個人使用某些詞彙,就一定代表他是接受這個詞彙的意識形態的。就像我說我小時候一樣,我那時候就支持台獨了,而稱呼中國為大陸,只是一種習慣,因為我不理解這個詞彙當初是在有政治目的的狀況下被傳播與教育的。但不等於我認為我自己是中國人。我後來選擇改口叫中國,是因為我理解了這件事,並以我所抱持的立場決定做出這樣的改變。

而且反過來說,你用哪個詞彙,雖然在某些狀況下可以代表你當下的立場,但這卻也不代表你對那個對立場是否就真的有那麼堅決。說大陸的不見得就是反台獨,言必稱中國也有可能是在最後最快變節的。」A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T女想了想說道。「這感覺就像鐘擺效應,例如開始意識到你所說的大陸這個稱呼有他的意識形態,於是就不喜歡使用大陸這個詞彙,進而會聽到這個詞彙就不舒服而想糾正。可是自己卻忘了,這個詞彙本身也許確實有那個意識形態存在,卻不等同使用這個詞彙的人,一定有意識到或是真的抱持那樣的意識形態。然後聽到別人說,就急急忙忙要把對方貼上某個標籤。」

A女點點頭。「這也許是我們標準答案教育底下造成的某種遺毒吧。就是面對人生裡很多事情,我們會很習慣的要趕快做出分類,趕快提出一個說法,要趕快把對方歸類,因為這樣做會比較有安全感。但其實我有一點覺得,這樣的急忙糾正的本身,是不是也是一種小警總的心態呢?說真的,我們的教育裡面有很多威權的影響,而這樣的影響常常會在無形中內化。試著學習自我察覺這些無形中內化的習慣其實很重要。畢竟並不是社會走到民主制度,就代表我們的腦袋就會自動update到有民主概念的頭腦啊。」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溫朗東po文
https://www.facebook.com/kookisky/posts/2357816714244498

被舉報台獨遭中國封殺 厭世姬:遺憾失去文化交流機會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322/1319855/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台灣自詡為民主社會,但我們在乎人權嗎?

「今天是319耶。」S女一邊說一邊攪拌著咖啡。

「恩,319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我只知道318,而且今年對318的討論也變冷了。」P女問。

「去年的319,李明哲去中國被抓,到現在也一年了。」

「你還記得啊。我覺得台灣人對這件事的反應很冷淡。」T女回應。

S女嘆了口氣。「如果只是單純的冷淡也許也就算了,很多人的反應不只冷淡,而且很刻薄。」

「你是說那些批評他明知道中國不自由,卻還要去,被抓活該的言論嗎?」P女問。

「不只喔,還有你看他們是怎麼批評他太太李凈瑜的。」

「哀,那些對李凈瑜的批評,總會讓我想到更之前小燈泡媽媽,當時他也是被批評得很難聽。」

「很多人都說,李凈瑜一定是要犧牲他先生然後自己出來選的啦。他們會覺得李凈瑜根本不想救他先生。」

S女說道「我最近一直在想一個假設,如果今天被抓的不是男的李明哲,而是女的李凈瑜,然後李明哲作現在李凈瑜一樣的事說一樣的話,台灣社會會怎麼看他呢?」

「我覺得一樣會被罵耶,就是要犧牲自己的太太出來選。」P女說。

T女搖搖頭。「我不覺得耶。我倒覺得如果性別對調,大家可能會覺得對先生比較同情,還可能會覺得他是暖男。」

「恩…那如果再換一下,如果今天被抓的是女生,但是出來作一樣的事說一樣的話的人,是他年邁的爸爸的話,台灣的社會會怎麼看待這件事呢?」S女再問。

「ㄟ,這個假設就很微妙了。如果是這樣,我猜去說他一定是要犧牲他女兒自己出來選的人應該會少很多。」P女說。

「那為什麼是夫妻的關係的狀況下,用堅強不妥協的態度面對的人,就會被罵呢?」S女問。

三人沉默不語。

S女喝了口咖啡後,開口說道。「我記得那時候李明哲被抓的時候,很多人都先問他到底做了什麼。知道以後,很多人都覺得中國就是不自由啊,你幹嘛沒事幹嘛去那裡宣揚人權,你以為你是誰啊。有這樣說法的人就我看到的,不只有統派喔,有些獨派其實也是這樣想。

也因為這種『你以為你是誰啊』的態度,很多人就會覺得你被抓活該,我才不相信你李凈瑜現在的態度是在堅持什麼價值,一定是有所圖才這樣作。也因為這樣想,所以自然就會有『你根本就是希望你先生當烈士吧』『你是想出來選吧』的結論。」

T女點點頭。「結果今天明明是中國不該這樣把李明哲抓去,也不該有權力爭對李明哲在台灣作的事情去審判,但大家的討論方向完全不聚焦在這件事上,反而聚焦在檢討被害者身上。」

「不過我覺得『你以為你是誰啊』的態度,他的更根本的原因,也許是因為其實台灣人也沒有多在乎人權吧。你看之前不是有台灣人詐欺犯在國外被抓,然後被送去中國審判嗎。當時根據報紙的民調,有73%的人贊同詐騙犯送去中國重判。」S女說。

「恩…大部分的人一點都不會覺得自己國家的國民給別人審判有什麼問題。反而有一種『反正在台灣判都判太輕,讓他們去中國被判重刑吧』的思維。」P女說。

「對啊,但會這樣想的背後正是因為不在乎人權啊。所謂的人權,是適用於所有人身上的,今天即使你是罪犯,你也擁有基本的人權。例如送回母國審判就是他的基本人權。但是偏偏因為台灣跟中國的關係一直都很敏感,所以當我們自己不在乎犯罪者回母國審判的人權,想說讓他送去中國重判好啊,那其實也就等於是自願讓渡給中國用這樣的方式,把他們對罪犯的管轄權伸進我們的國家。」S女說完,咬了一口栗子蒙布朗。

「恩…我想是因為大家對犯罪要被重罰比較有感,但對人權的捍衛卻是無感的。所以當兩個東西放在一起的時候,會覺得前者比較重要,後者就隨便了。」

「唉,其實想要擁有民主,不是只要有投票而已啊。有更多時候,是我們對於民主背後的價值,有沒有想要去了解跟捍衛的決心。極權主義跟民主制度最大的差異,事實上就是對於人權價值的堅持,對於人生而自由平等的堅持。所以有時候我會覺得台灣的民主其實很脆弱,在形式上我們確實已經走向民主了,但是在人民的思維上,如果對人權的捍衛不覺得重要。那哪一天台灣的民主因此被交換出去,其實也不是什麼太意外的事情了。」

※※※※※※※※※※※※※※※
【活動資訊】
3/19李明哲被抓滿一週年。請不要忘記,還有一個台灣人還在中國赤山監獄,因網路言論入罪,至今無法跟外界聯繫。李明哲救援大隊將於3/19周一進行相關的倡議與行動,讓更多人了解到李明哲及中國人權的現狀,邀請大家一同加入行動,共同聲援抗議中國政權的惡霸行為。

李明哲被抓一週年:記者會、小遊行、舞蹈、演講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8428491530959/?notif_t=event_aggregate¬if_id=1521421544748654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什麼是人權?
http://www.youthforhumanrights.tw/what-are-human-rights.html

73%贊同 詐騙犯送中國重判
https://tw.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71231/37889809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為了民主與自由,我們願意付出什麼?

「你有看到中國修憲廢除國家主席連任不超過2屆的新聞嗎?」A女說。

「有啊,有很多人都說這是帝制復辟。」B女點頭。

「不過你不覺得太常更換領導人,會讓很多政策都不能延續嗎?所以我有時候會想為什麼一定要規定國家元首連任不能超過幾屆。」C女說。

「所以你覺得像極權主義那樣可以無限當領導人是比較好的選擇嗎?」B女問。

「恩…我只是覺得很多政策因為換了主事者就被擱置,似乎顯得民主制度很沒效率。相較之下極權主義就顯得有效率多了,要做什麼建設就大刀闊斧的下去做。」

「恩,確實很多人會用『民主沒效率』來說民主制度不如其他制度。不過我想說的是,你有沒有想過『沒效率』也許就是我們選擇民主必須付出的代價?」A女說完,咬了一口蛋糕。

「蛤?選擇民主需要付出代價?」C女面露驚訝的表情。

「任何的選擇,都是有代價的啊。像你說極權主義很有效率。我不能說你錯。可是這樣的效率是建立在不需要充分溝通上,是建立在不需要講求公平上。所以像之前中國北京發生大火後,接著就出現清理低端人口的事。你說他們清理低端人口有沒有效率,超有效率的啊。

你在台灣,你想把你的戶籍從高雄遷到台北,台中遷到高雄,是你的自由,因為在台灣我們有居住遷徙的自由。可是在中國所謂的『戶籍制度』,對戶籍有很嚴密的限制,例如你戶籍不在北京,卻去北京打工,是無法取得所以北京戶籍的,在那裡工作在久也無法取得。也因為沒有北京的戶籍,所以他們的孩子也不能在北京念書。」

A女說完頓了頓,喝了一口咖啡後又繼續說道。

「所以極權主義乍看之下是很有效率,但代價是什麼?就是人民會失去各種的自由。也就是所謂的效率,其實是人民用自己的自由去換的。

民主之所以相對於極權主義確實很沒效率,但這個沒有效率是因為什麼造成的?因為在民主制度下,強調權力必須要被制衡,也強調每個人都應該平等。所以在決策的過程必須要多元參與。讓不同利益的聲音跟意見都被充分尊重。所以他沒有辦法像極權主義一樣,政府說要做就做。

這樣說,並不是說民主必然一定沒效率,但相較於極權主義不強調制衡不強調平等,而民主則需要更多的溝通,那民主相對來說一定是比較沒效率的。可是這樣的沒效率,對人民來說可以換來什麼?我們可以擁有比較多的自由,我們有居住遷徙的自由,有言論自由,有宗教自由。」

「所以其實選不選擇民主,有一部分也在於我們究竟希望擁有多少的平等與自由。」B女若有所思。

「我覺得任何的制度,都會有他的優點跟缺點。而這些優點跟缺點的背後,其實就是我們願意付出什麼代價去取得什麼東西。今天如果有一種制度,既能讓政府有效率又能夠充分尊重人民賦予人民自由,那我當然也願意去擁抱這樣的制度。但如果今天是極權主義跟民主制度兩者作比較,那就必須要去問問自己,這兩個制度的優點跟缺點到底是用人民的什麼去換來的。而我們又是否願意做這樣的交換?」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效率不是民主的特長
http://www.peoplenews.tw/…/2c815eb8-2c95-4e4a-922c-03001784…

中共戶籍制度——禁錮中國人近60年的惡法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2/10/n4637157.htm

大批北京租戶遭驅離後引反思:如何處理外來人口問題?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2134392

留美優秀女生求學路難 中國戶籍制度使然

http://www.epochtimes.com/b5/15/2/26/n4374698.htm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修法才能讓輪班間隔11小時上路,是個天大的謊言?

「你早上有看時代力量被拆雨棚的直播嗎?」T女說。

「有啊,網路上大家戲稱這次總統府創造了史上最大集會遊行禁制區,用這種方式孤立抗爭的立委還不夠,還要拆人家雨棚。我真搞不懂這是在幹麻。人家星期一總是要回去立法院開會,你等人家到星期一自己離開不就好了?」J女說完翻了翻白眼。

「我有朋友說,他覺得民進黨這次勞基法修惡很可惡,但同時也覺得時代力量作秀太嚴重,所以很難支持時代力量的做法。」T女說完,吃了一口蛋糕。

J女聳聳肩。「說真的啦。我對時代力量沒有太好的印象。但是呢如果要以『作秀』的角度來看,作秀又怎樣呢?哪個黨不作秀?哪個黨不算計選舉?這是民主體制政黨政治下必然的結果,誘因在哪人就往哪去。政治人物也是人,一定是往對自己有最大利益的方向去做。

如果只以演技好壞來評論是不是作秀,那我只會笑笑覺的人民好傻好天真,原來演得好演得真誠就不算作秀,真是好騙。

當然政治人物既然要作秀,演技當然也要努力加強,但我不會以『作秀』這種很個人感受的方式,去評斷我要不要支持一個政黨的訴求。我不喜歡時代力量,要說我有沒有覺得他們在作秀,多少有。但在他對勞基法修法抗爭的這個訴求上,我是支持他們的。」

J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另外啊,我昨天把行政院勞基法的提案版本重新拿出來看。關於輪班間隔十一小時那一個條文。我發現之前我對行政院的提案有很大的誤解。

以至於發現不管是立委林靜儀還是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之前對勞基法這條修正的辯護,都在說謊。」

「說謊?什麼意思?」T女不解。

J女拿出了筆記型電腦,快速地打開了幾個網頁給T女看,一邊解釋著。「林靜儀那時候在臉書寫『重點在最後一句,施行日期一直未能定。也就是: 目前的勞基法遲遲未保障11小時間隔。 此次修法將明定在2018年7月1日起,輪班間隔就是要11小時。要改8小時的,要經過工會或勞資協議才可以。』

事後,這則行政院新聞稿上也提到,徐國勇說『上次修法,雖然新訂勞工輪班間隔休息時間11小時的條文,但因為現今複雜的勞動型態,有許多例外狀況難以適用,所以法條中留下「施行時間另定之」的條文,讓新法遲遲無法上路;經過此次修正後,透過更細緻的立法、增加彈性,讓例外狀況經勞資協商同意下可適用8小時規定。如此一來,原則上休息11小時的修法,才能真正上路。』

你看這兩個看完,會不會有一種感覺『所以這次假如修法過後,輪班間隔11小時就應該真的上路了嗎?』」

「對啊,不然呢?他們既然強調之前因為留下『施行時間另定之』的條文,那代表這次拿掉了吧?」

「對,我當時也是這樣想,但我發現我們被騙了。你看這是行政院這次勞基法的提案版本。」J女打開了一份提案word檔。畫面滑到第三十四條。

「你看,左邊的是修正條文,右邊那欄是現行條文。乍看之下。左邊增加了『但雇主經工會同意,如事業單位無工會者,經勞資會議同意後,得變更休息時間不少於連續八小時。』

而且也把原本的『其施行日期由行政院定之。』刪除了對不對?」

「對啊,看起來是刪除了啊。」T女點點頭。

「然後一般修法,假如有特別指定施行日期,通常會把施行日期的規範都寫在最後幾項。

你看第八十六條,卻又增加了『一百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修正公布之第三十四條第二項施行日期,由行政院定之』」

「等一下,那他不就是把原本三十四條刪除的那個,重新寫回第八十六條嗎?意思不就是說,不管修法前修法後,輪休間隔11小時這一個法條的施行時間,都是要等行政院公告才算嗎?」

J女點點頭。「對啊。所以妳會不會覺得那他們之前說『這次修法才能讓原則上輪休換班間隔11小時的修法真正上路』,就是在說謊?

而且有趣的是,在行政院的版本中,不知道為什麼,就只有針對輪休間隔11 小時有特別多寫要等行政院公告。

但針對像是加班費核實計算,加班時數上限放寬,七休一可彈性挪移在兩週內放這幾條,施行時間卻可以直接在立法明定。

如果真心要真正上路,就不用保留『行政院定之』啊。」

「我想,修法傾向資方才是真的,說勞工是心裡最軟的那一塊,都是假的吧。」T女嘆了口氣。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老實說,小編屬於昭九晚六的一般上班族。輪班間隔幾小時,以上班來說對小編沒有影響,我大可說這條法修不修都跟我無關。可是那些做運輸業的,醫療業的,他們都適用這項規定。我覺得在過勞的狀況下,我沒辦法保證會不會有哪一天我搭上過勞司機的車就出了車禍,或是在過勞醫療的狀況下,造成醫療失誤。我自己屬於休息時間相對足夠的勞工,人不是機器人,我也希望那些因為職業屬性所以需要輪班的勞工,也應該要有足夠的休息時間,所以我必須反對這次針對輪班間隔可以勞資協議改八小時的修法。

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行政院勞基法提案版本(1061117提案)
https://lis.ly.gov.tw/lylgqrc/mtcdoc…

林靜儀臉書po文『重點在最後一句,施行日期一直未能定。也就是: 目前的勞基法遲遲未保障11小時間隔。』(2017/11/21)
https://www.facebook.com/LinCYminorta/posts/1314937145278487

勞基法修法讓原則11小時休息間隔真正上路,輪班制勞工亦有充份保障(2017/11/28)
https://www.ey.gov.tw/News_Content2.aspx…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