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沒有認錯與接受失敗的勇氣?

「你們有看到那個屏東議員爆哭的新聞嗎?」Q女問。

「老實說我是先看到網路有人幫他平反的文章,後來才在電視注意到那個新聞。看完我有個感嘆,如果沒有相關網路文章平反,以及那篇文章後來帶來更多人提供那個議員背後的故事,大家是不是就認定這個議員就是個莫名其妙的人?」T女回答。

Q女點點頭。「我覺得會耶。很多人對一個人的印象,會因為一個新聞而停留很久。不過也因為很多人出來替他平反,後來媒體也跟進做了進一步的採訪。我看了才知道,他當時之所以哭得那麼傷心,是因為他去之前就有先通知,但是真的去的時候,警局的人都把他當空氣人。但即使當時是因為情急所以咬人,事後冷靜下來他也沒有要硬凹說自己就是對的,還是想道歉。姑且不論警局接不接受這樣的道歉,但是在這個政治人物大多死不認錯的世道,這樣願意道歉的議員反而讓我佩服。」

P女嘆了口氣。「哀,這年頭死不認錯的又何止政治人物呢。有時候看一些新聞或臉書的留言,我常常有個感覺。對,很多政治人物是死不認錯,但其實很多民眾在討論議題或新聞的時候也是死不認錯。只是民眾畢竟是民眾,沒有必要受別人監督。但其實我覺得民眾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死不認錯,對於民主的危害其實是更大的。」

「你是說像那些老是講一些不經查證的言論,又硬要在留言底下不就事論事只想吵架的網紅們嗎?」Q女問。

「不只。我後來有個感觸,這些網紅其實只是一面鏡子。我問你,他們為什麼會紅?如果沒有人理他們,如果沒有夠多的人贊同他們的言論,他們會紅嗎?他們會紅,就代表有這樣的人聚集,才能造就他們的紅。所以他們之所以能紅,只是反應就是有這麼多人也贊成他那樣的言行。

但網紅畢竟就只有自己一個人。但很多時候你看網路的論戰,並不是這些網紅去指使他的粉絲做什麼,而是這些粉絲自動自發的『護主』,於是到處去跟別人戰。說真的,因為有言論自由,跟別人戰本身也不是什麼問題。

可是很多時候,他們為了堅持他們喜歡的網紅說的對,所以完全聽不進別人跟他們講道理。只要對方的言論內有一點點不贊同他們,他們就會認為你在全盤否認,是敵對,然後要跟你爭到底,但如果是要爭到底,那個就只是在拼輸贏,而不是要就事論事了。」P女說完,吃了一口蜜糖吐司。

「這倒是真的,而且我也觀察到一個現象,網路論戰,很少有人會直接留言自我承認『我不知道』『我弄錯了』。但如果我們今天真的是要跟人家討論事情,而不是爭輸贏,我們有時候確實必須去承認,自己不知道什麼,弄錯了什麼,才有繼續往下討論的空間。」Q女一邊說一邊攪拌著卡布奇諾。

T女瞪大了眼睛。「你說這個讓我想到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作者在分析說在亞洲,我們對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總是不願意直接承認自己一點都不知道。然後他回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沒辦法誠實的說『我不知道』。我覺得他分析得很有道理。

就是在我們的教育歷程裡,如果說『不知道』,往往換來的是老師或父母暴跳如雷的指責,例如『你怎麼可以不知道?』於是久了以後,就會習慣用別的方式去迴避直接說『不知道』這件事。然後到頭來,大家都必須要『假裝自己知道』,於是我們會看到政府官員接受質詢的時候,必須要一直說一直說。因為他說『不知道』,換來的也會是『你怎麼可以不知道』。」

「我覺得你說的這個跟我看到的另外一篇文章有同工異曲之妙。那篇文章是在寫『失敗有獎』,而我看完的心得是,只有當我們真心接受自己會失敗,可以失敗,才能長得出面對失敗的勇氣。可是在亞洲教育裡面,我們一樣有『不接受失敗』的教育習慣。於是不接受失敗最好的方法就是乾脆不要作。」P女說。

「結果就是我們有很多的鍵盤高手跟嘴砲高手,但是常常萬人響應一人到場就是這樣。」

「是啊,因為不用作就不用面對失敗。所以不只是要檢視自己是不是無腦支持網紅無論對錯的所有言行。更難的是我們是否能查覺得出我們自己的死不認錯,跟不接受失敗以至於老是會說別人一定會失敗的慣性。以及我們能否察覺自己有的偏見跟成見,並且真實的去面對。

人有偏見跟成見,這本身其實不是問題,因為現代社會有的訊息太多,你不可能什麼都懂。很多時候偏見跟成見本身,其實比較像是資訊濾鏡,先過濾掉一些東西,然後我們才能把自己有限的注意力放在自己在乎的事情上。

但有問題的是有而不承認。其實只有我們先承認自己有的偏見跟成見,先願意承認這個東西存在,我們才有機會先把這個東西放一邊去進行討論,才有機會打開耳朵去真正的聽到別人的想法。只有當夠多的人民有這樣的反省,才有可能在議題新聞論戰中,有更多的理性討論。」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再次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目前已經在網路書局(博客來、金石堂、誠品、三民書局、讀冊)販售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3287

版稅將全部用於國會調查兵團計畫。我們也推出作者簽名預購組,有興趣的朋友可從下方預購。

1.簽名書套組:作者簽名書+明信片+書籤
https://cic.backme.tw/checkout/347/4635?locale=zh-TW

2.咖啡館文青組:作者簽名書+明信片+隨手袋+筆記本
https://cic.backme.tw/checkout/347/4636?locale=zh-TW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咬警暴哭議員素質差?新聞幕後!1票30元的天真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719/1394328/

說「我不知道」很丟臉?
http://www.storm.mg/lifestyle/368304

失敗有獎
https://www.facebook.com/…/a.3068788912…/10151816545421209/…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名字用羅馬拼音很奇怪?

「你有看到行政院的發言人換了的新聞嗎?」A女問。

「有啊,而且我還看到某個網路紅人不分青紅皂白的亂罵。」B女聳聳肩。

C女皺了皺眉頭。「我知道你說的那個,先不論他那種凡事只訴諸情緒以及永遠不認為自己有錯的發言方式跟態度。光是他說發言人只會講幹話例如『台灣治安超好』這句話,我就白眼都不知道翻到哪裡去了。

這句話,只要出過國的人都知道,跟全世界的國家比,台灣的治安真的是數一數二的好。」

「阿他本來就是只想訴諸情緒啊,所以他當然沒在管你說的事實,那對他來說又不重要。你跟他好好講事實,他也只會用情緒回嗆,他本來就不在乎事情本身,也沒有真心要討論事情的本質,只是為了酸而酸而已。」B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唉,也是啦。」

「不過我更難過地倒不是那個紅人本身的發言,反正他早就崩壞很久了。而是當底下有人留言提到自己是新港社的平埔族人,說他小時候奶奶就用羅馬拼音教他讀聖經。結果底下留言看得出來很多人都不知道這件事。也就是說很多人都不知道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曾經有新港文書。」A女說道。

C女點點頭。「我有看到你說的那個留言。當年我在看完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時候,就有像你說的這種感覺。我那時候覺得,如果不是因為電影,我真的不知道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有那麼豐富精彩的歷史。而這些歷史就如同我曾經看過的國外的那些史詩電影一樣精彩。

就像那個人的留言所說的,他說他很遺憾忘記自己的文化,而我的遺憾是我竟然完全不了解這塊土地上的歷史,還以為沒有歷史。他起碼還知道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我卻是連對自己的根都毫無所知。」

「真的,我有一樣的感覺。我有時候會想。這時代如果不是因為有網路。有部落格有youtuber,跟很多很多談歷史的新書出版,我在想我大概在學校畢業以後,一輩子都不會想或是有機會接觸到台灣歷史。」A女咬了一口巧克力蛋糕。

「所以我看到那些留言,看了雖然難過,但也在想為什麼大部分臺灣人對台灣歷史的了解那麼貧乏?

我回想以前歷史到底讀了什麼,才想到一句很戲謔的話『我們讀的地理是歷史,而我們讀的歷史是神話』。

假如我們讀的歷史是真的神話那也不打緊,問題是我們讀的歷史根本就是當時政府想給人民的神話。」C女說。

A女苦笑。「對啊,在我那個年代,國立編譯館的課本根本沒有什麼臺灣史,課本上只有輕描淡寫的幾頁。是到我妹的時候,才有一整本的臺灣史放進去。

就算姑且不要說臺灣史,就說說我們一直以來學的中國歷史,因為中國國民黨政府主政下的台灣跟教育,目的本來就是為了加強他對台灣的統治基礎,當然在教育裡面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強調對他有利的內容。

等我年長也去看了更多中國史,你會發現以前我們念的中國近代史,本身也是問題一大堆。以前課本都說共產黨好壞壞,國民黨被打敗好可憐。但他從來不會去從那國民黨為什麼會輸到退到台灣的角度來討論這段歷史。」

「對啊,因為每個了解那些歷史的人,就很難繼續認同中國國民黨好棒棒這種歷史觀了。」C女一邊攪拌著自己的咖啡。

「不過啊,看到網路紅人的那種發言,我只覺得行政院發言人這樣換實在是很棒。雖然我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去討論這個發言人的名字,但這起碼是個開始,這樣以後原住民介紹自己的名字,就可以拿她作為例子。我覺得有個公開明確的標的,讓大家知道,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名字的系統有漢人的,也有原住民的,名字的系統不是只有一種。在這個過程去理解台灣文化的多元性。」B女說。

「你好樂觀喔,我看到那些留言只覺得到了這個年代,台灣人對自己的歷史瞭解還停留在那麼貧乏的階段,就代表我們的國民教育在歷史這部分的改進很有限。」C女說

「哎呦,這社會總要有人悲觀有人樂觀的嘛。這樣觀點才足夠多元啊!至少我很慶幸我是生在這個年代,還有惡補台灣歷史的機會。」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準備要再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未來將會在網路通路上販售。版稅將全部用於國會調查兵團計畫。我們也推出作者簽名預購組,有興趣的朋友可從下方預購。

1.簽名書套組:作者簽名書+明信片+書籤
https://cic.backme.tw/checkout/347/4635?locale=zh-TW

2.咖啡館文青組:作者簽名書+明信片+隨手袋+筆記本
https://cic.backme.tw/checkout/347/4636?locale=zh-TW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寫幹話很簡單,支持他人說出自己的話,才是最困難的。
https://www.facebook.com/…/a.69071001447…/1422204817988789/…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理解等於贊同嗎?

「你有看到華山那個分屍案的新聞嗎?」A女問。

「有啊,我覺得好可怕喔,我不懂他為什麼會那麼殘忍,殺了人還分屍…」B女說。

「是真的很殘忍啊,但以那個人當時的狀況,他也許沒太多選擇吧。」C女嘆了口氣。

「ㄜ,我不懂你的意思,什麼叫沒太多選擇?」B女不解。

「嗯…我先簡單問你一個問題,你有沒有那種原本只說了一個小謊,但後來不得不說更多的謊去掩蓋最早的那過謊言的經驗?」

「喔,有啊,有時候做一些爸媽不允許的事但結果被發現的時候,就很容易這樣。」B女點點頭。

「所以人會有一種心理的防衛機制,因為不知道要怎麼收拾,結果反而越做越大。回到那個殺人犯的身上,他憤怒之下無法控制自己結果失手殺了人,冷靜下來之後不希望這件事被發現,然後他只有一台摩托車,屍體又不能一直放著,他要怎麼辦?」

「他可以去自首啊。」A女說。

「我前面不是說他不希望被發現嗎?還是說你小時候做壞事做完都會那麼乖的去跟爸媽自首?」

「…可是分屍耶…他怎麼做得下手」

「所以他是立刻分屍嗎?不是,他把屍體藏了三天後才分屍。記不記得之前有一個嫂嫂殺小姑的新聞,後來他把小姑用水泥封屍。」

「喔,所以你贊成他分屍嗎?」B女問。

「….小姐,不管是分屍或是用水泥封屍都很殘忍,我當然不可能贊成分屍這種事。我只是在跟你解釋當事者的狀態,嘗試去理解他為什麼在那個狀態會做這樣的選擇。

理解他在那個狀態下,他最在乎的是『屍體不能被發現』『怎樣把這件事情處理掉』,對他來說,事情已經發生了,他沒有回頭路,所以他要嘛直接自首,不自首那就只能賭一把看怎麼毀屍滅跡。」

C女語氣很激動,說完以後喝了一口咖啡,整理完情緒後。緩緩的說。

「不好意思,你剛說我贊成他分屍嗎的說法,我有點生氣。老實講我很受不了在談論這種公共議題的時候,很多人老是把『試圖理解當事者在當下有哪些選擇』視為『所以你支持贊成當事者這樣做』。」

「…..你不要生氣啦,我只是聽你在講的過程會覺得你好像在替他分屍這件事情合理化,所以才….」B女小小聲地說。

「退一萬步來說,我承認我的說法確實是在合理化他當時為什麼會做出分屍的選擇,但這還是不等於我贊成他這樣是對的啊。殺人跟分屍當然都是錯的。

這世界上有很多錯的事情,但會發生這樣的事都一定有他自己的脈絡。試圖理解這樣的脈絡不等於我就認為這件事是對的啊。

舉個例子,我可以理解那些反年改的人心裡的難過不開心與失望,也認為公民都有出來抗議的權利。但難道我同理他們跟覺得他們可以出來抗議,就等於我認同他們的訴求嗎?實際狀況就是我理解但是我不認同啊。今天公共討論如果什麼事都一定要一大包一大包的,把嘗試去理解別人的狀態,都說成就等於贊成別人的選擇,那說真的很多事情就都根本都不要討論了。」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活動分享】
【性平教育368鄉鎮計畫】#1如何和家人討論婚姻平權
https://www.accupass.com/event/1806191137531887989015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我們真的想關心政治嗎?

「你有看到館長跟段宜康的對決嗎?」A女說。

「我覺得那不算對決啊,就只是各自臉書喊聲,其實原本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台灣是民主社會,有言論自由嘛,今天不管你對政治瞭解的多或少,都有批評的自由。後來連一個談教養的王治療師也摻進來。然後現在變成底下各自的腦粉到處戰。

這中間也有很多人出來說我們應該怎麼去分析跟看待外交捐款跟上幼稚園很貴的問題。有好好的說的,也有帶著情緒說的。

我看了各方說法跟底下的留言卻只有一個感慨:這就是台灣從沒有注重公民教育的結果。然後在人性情緒先行的推波助瀾下,成了一場和稀泥的選邊站。

至於大家真的關心政治嗎?也許大家更在乎的是談政治能替自己營造出怎樣的形象,但並不是真的想認真地討論政治。」B女說完,吃了一口波士頓派。

「恩…我也覺得搞到後來比較像選邊站。不過這跟公民教育有什麼關係?」C女不解。

「我只是想到以前的我跟現在的我,然後這陣子看了這些言論,心情還滿複雜的。

我覺得館長代表的就是一種樸素的正義。今天看到外交政策花了那麼多錢,升起一種『台灣人都那麼慘了為什麼要把錢花在國外』的直覺想法。很多人的留言跟回覆,也大多停留在這樣樸素的正義上。

我就在想啊,如果是五年前的我,差不多也是這樣吧?雖然我們家很早就會談論政治,但我現在回想,那時候政治之於我,其實比較像是一種八卦。只是別人談的八卦可能是娛樂時尚圈,而我們談的是政治。但因為是八卦,所以其實對政策的了解其實也根本無任何深度可言。」

B女用小湯匙攪拌了咖啡,喝了一大口後接著說道。

「這陣子我就看到一些在說明外交預算跟公托不足不能直接拿來類比的原因,以及分析外交預算是否合理的解釋。

老實說,我是自己開始身體力行監督國會之後,才慢慢覺得自己真的有多理解一點政治。但即使到今天,我也必須承認我自己的理解還是很有限,而他們這些說明都可以幫助我知道我自己的無知在哪,進而提醒自己,如果要做一個公民去監督政府,有多少東西是我還必須要自我補足的。

而像我剛說的選邊站,我就很清楚的看到這些說理清楚的文章底下有一些留言,其實正是這種『我自己的無知被提醒了但我不想承認』的一種『見笑轉生氣』的情緒。

於是他們的留言與其說是要『討論』,不如說比較像是『我要講贏你講到你說不出來』的情緒發洩。

但我也完全可以理解這種情緒跟行為反應,其實就只是人性而已。

人是這樣,一樣的話,如果今天說的人是你比較信任的人,你會比較有意願聽,不管你聽完認不認同那是另外一回事,但你會比較願意『好好討論』。

可是如果今天說這話的是一個網路不知道誰你也不認識的人,如果這些話又正好刺到你心裡真的不懂的那一塊,就會有兩種反應。一種可能是像我現在這樣『噢~原來如此』,但另外一種則是『對啦你們這些律師就是欺負我們這些平民百姓不懂啦』的心情。

於是明明也只是想好好說理理性討論,但實際上願意在情緒過後靜下心來好好想想的,也許有千分之一就偷笑了。」

「我有點懂你的意思了,你說公民教育,是不是指像是那些在分析外交預算是早就編列好的,跟公托問題屬於地方政府的事,這種其實應該是公民教育要教的基礎ABC。但事實是大部分的人連這種ABC都不懂,才會分不清什麼事該罵中央政府什麼事該罵地方政府?」A女問。

「是啊。其實我相信有的東西以前真的有教。可是當我們的教育都只淪落於考試,而不是真正要去培養學生有公民意識的時候。這些東西在考試過後就沒有人會記得了。

你看我不是念社會相關科系的,這些東西如果在高中以前沒有接觸,幾乎就不會接觸了。要不是這幾年跟朋友開始做國會監督的事,才開始重建這些概念,我真心不覺得自己能比館長的認知好到哪裡去啊。

說真的,台灣邁入民主體制這麼久,但人民的公民意識卻普遍不足,這其實是個警訊啊!」

C女點點頭。「我想一開始只是把政治當八卦談,其實也不是壞事。但如果只停留在樸素的正義,而沒有在過程中去進一步的思考,自己這樣的說法合不合理。或是當被別人指出來的時候,也不願意去自省。那就真的就像你說的,這並不是關心政治,也不是真的關心政策,而只是把談政治當成一種塑造自我形象的工具而已。」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延伸閱讀】
外交預算vs.公托
https://www.facebook.com/dinoliutest/posts/1826905364040520

有關海地要向台灣貸款45億的釐清
https://www.facebook.com/qi.baotai.52/posts/1716520638413948

館長的問題在哪裡?
https://www.facebook.com/klaw1207/posts/2115845408671533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我們真的想要民主嗎?

「誒誒,你有看到line群組在傳一則反對性平教育跟婚姻平權的公投連署宣傳影片嗎?」A女一邊拿著手機一邊說。

B女嘆了口氣「唉,有啊。老實說我現在沒有能力判斷平常沒有關注這個議題的一般人,看到這影片能不能看出裡面其實很多錯誤,還有會不會因為看了影片就被說服。」

「我覺得好像很難看出錯誤耶,因為裡面用了很多的新聞影片,說得煞有其事。」

「不只是這個原因吧。一般我們在接受資訊的時候,如果這個資訊是平常沒有關注的,那代表我們對這樣的資訊是比較沒有背景知識的,在這樣的狀況下,如果裡面有講到幾個自己認同的價值觀,那人都會比較傾向先相信他的內容。因為你沒有背景知識,就不容易有『這部分好像怪怪的』而產生要去質疑的念頭。

而且如果我們聽到什麼事情都要先質疑,那其實是很耗費到大腦資源的事。所以先相信是預設的反應。」C女一邊說一邊吃著手工餅乾。

「你說的對,所以我看到那個影片,其實心裡很難過。你看這影片短短的不到5分鐘。裡面其實有很多錯誤的觀念跟說法。舉例來說他們對性解放的定義就有問題,他們對性平教育的內容也是扭曲的詮釋,更不要說把結婚率跟人口老化都扯進來等等。

但問題是他東拉西扯的內容所包括的議題其實非常的廣,要把這些議題都講清楚,去反駁這些內容,花個三小時都講不完。可是透過影片造成一般人對性平跟婚姻平權的錯誤印象,他們只要五分鐘。」B女說。

C女點點頭。「這其實也是我現在對台灣民主很悲觀的原因。今天不管是什麼議題,性平也好,能源議題,環保議題也好,如果我們希望大家能夠理性討論,有一個很大的前提,就是資訊要盡量充分流通,這樣才有討論的基礎。

例如說那個影片裡面提到『性解放』,我就很清楚知道這些人對『性解放』的聯想是性開放,這事實上是一個很大的誤解。也就是在要用性解放來討論性平教育以前,就必須要先理解到底什麼是性解放,然後才能接著往下討論。不然如果兩造對性解放根本是各自解讀,各自用各自的想像去定義的時候,那根本就是討論不下去的。」

C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道。

「也就是在正式討論前,相關資訊要盡量充分揭露與同步,才有基礎進一步做理性討論。而這樣的理性討論才能孕育公民社會的土壤。

但是問題來了,因為人腦有其限制,正因為直接民主要做到『資訊完全同步才進行討論』這件事很困難,才會有代議政治的產生。可是有了代議政治,為了爭奪代表權,那就會想要操作資訊,像是故事只說一半,故意斷章取義,甚至丟假資料。然後只要讓不同立場的人都用各自的情緒互相攻擊就飽了。

而這些行為又都會讓能夠建立公民社會的理性討論逐漸消失。說真的,我也不知道這能怎麼辦。」

三個人靜靜的不說話。

「所以你們覺得,人真的會想要民主嗎?如果實踐民主是這麼困難的事。」A女打破沉默。

C女苦笑。「我想要呀。可是這幾年投入社會運動給我的感覺是,這真的很難很難,很不容易。你會發現在這中間很多時候我們其實是在跟人性對抗。跟人的直覺對抗。

然後當自己看到進步的很緩慢甚至可能進一步退三步的時候,有時候也會自我懷疑,我們到底那麼努力是為了什麼?」

「到頭來,看的還是我們自己到底對自己想努力的議題,有多少的堅持啊…以及對民主的信仰到底多堅定…」B女嘆了口氣。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工商服務】
國際家庭日系列活動
草地園遊會
時間|5月26日13:00 – 17:00
地點|華山大草原(台北市林森北路85巷27號)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71812346816193/

【國際家庭日】大頭貼特效框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icframes/?selected_overlay_id=2127480690861966

性別平等教育 368 鄉鎮計劃
https://www.zeczec.com/projects/sexedu368

※※※※※※※※※※※※※※※
【參考資料】
性解放很可怕?
https://goo.gl/cYUt5b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我們想要怎樣的立委?

「上次你說楊曜被黨團罰40萬,我昨天看到林淑芬的貼文,才知道他被罰50萬耶。」B女說。

「我也有看到那篇,他如果後面有財團支持,50萬大概也不會是個大數字。不過以林淑芬之前打勞基法跟亞泥的力道,我看大概也沒什麼大財團會願意金援他吧。以領薪水的立委來說,50萬真的也很痛啊…是說我還聽說有被罰100萬的呢,不過人家背後有資金支撐,所以還是可以任性不出席,一樣是當立委,背後有沒有錢就是不一樣呢。」A女嘆了口氣。

「天啊,所以現在不是只有民間因為有錢沒錢而有『階級』,連立委也有階級了嗎?」

「而且對照最近有檢方說當初查出餿油事件,林淑芬有很大的功勞,結果這樣的立委卻被罰錢,還被威脅說不繳錢不只不能選委員會,而且下次不讓他選下屆立委,我真的覺得很荒謬。」

「民進黨爛成這樣,他幹嘛不脫黨?」

A女沈默了一陣子,接著開口說。「我之前也曾經這樣想過,就像有朋友如果一直抱怨公司爛,我們可能也會說不爽不要做,換一間公司也許會更好。但我後來想想,這個邏輯直接用在立委上會有問題,現在我反而還是會希望他留在民進黨,雖然這樣他其實會很辛苦。」

「怎麼說呢?你看食安他算立大功,勞基法也始終站在堅持勞工立場,卻被黨內的人批評成這樣。明明那些立委自己往財團靠攏,卻說林淑芬的堅持是自以為清高是在造神,我怎麼想都覺得他待在民進黨只有委屈。」B女皺皺眉頭。

「我也覺得他確實很委屈,所以在情緒上直覺得想會認為他繼續留在民進黨不值得。可是啊…我先問你喔,他的職位是什麼?」

「他不就是立委嗎?」

「立委要做什麼事?」

「立法啊,跟質詢行政單位啊。你幹嘛問我這些,這跟林淑芬繼續留在民進黨有什麼關係?」

「你不要急嘛。你看喔,他要立法對不對,那你知道立法院裡立委要提案,要做什麼事嗎?」

「ㄜ ,寫法條?這細節我就不太清楚了。」B女聳聳肩。

「一個立委要提案立法,不是把提案寫完就可以送去討論了,他需要有15個人願意連署他的法案,這法案才能送去一讀。剛剛說林淑芬為什麼不脫黨,我問你,他如果脫黨,就像我說上班換個公司好了,他在立法院面對的人,會變嗎?」

「恩…對喔,這跟換工作不太一樣,換工作,即使還在同一個產業,也許加減會遇到認識的人,但總不會還是要面對一群一模一樣的人,可是在立法院,假如他現在脫黨也好,加入別的政黨也好,他面對的其實是同一群人…」

A女點點頭,喝了一口咖啡又繼續說。「然後回到我剛說立委提法案,一個立委的提案,要能夠被送到委員會討論,除了我剛說的要有人願意一起連署之外,也要看委員會的召委是否願意排案。像你看婚姻平權的法案,明明就已經送到委員會了,現在卻被凍起來。還有礦業法,之前其實也被凍了很久,是最近才好不容易又排案審查。

這些法,都是有民進黨自己的立委提案的喔!都會被凍那麼久,那我問你,如果林淑芬他脫黨好了,因為他是區域立委,不會因為無黨籍就失去立委身份。然後以無黨籍待身份繼續當立委,他面對以前民進黨的同袍,一樣要找15人連署他的法案,一樣希望召委把他的提案排入討論,他是要繼續在民進黨,這件事會比較順利一點,還是無黨籍會比較順利?」

B女想了想。「恩…如果在同一個黨裡面,就算再怎樣,好像多少還是會有一種『我們還是同黨應該要合作』的某種氛圍,可是如果是無黨籍或不同黨,好像就會比較容易『你的提案關我什麼事』的感覺耶。」

「我這裡都不先去論以後林淑芬要不要脫黨參選的問題喔。單純就立法院裡面的運作來想,你有沒有覺得他當無黨籍的立委,其實對推動立法這件事,反而會造成更大的阻礙?」

「恩…你說得對耶…而且反而會因為無黨籍更容易被架空。」

「再來說質詢官員,現在行政權立法權都是民進黨,你覺得樣質詢官員,林淑芬是民進黨立委質詢,民進黨感覺比較痛。還是他是無黨籍立委質詢,民進黨會比較痛?」

「恩…應該還是身為民進黨立委質詢的時候,民進黨會比較痛吧。他們多少會想說自己人別打自己人。」

「但也因為都是自己人的對內批評,反而比較有可能刺激思考,台灣長期被藍綠立場綁架,我們可能都常常會不自覺地認為立場跟自己不同的人質詢都是意識形態,而連聽一下對方說了什麼都不願意。但這個現象老實說不是好事。」

B女微微點頭。「你說得也對,像我很討厭國民黨,但我也得承認之前勞基法修法時,有看過國民黨有些立委其實質詢的還不錯。那時候我也會想,如果不管哪一個黨的立委都可以進步到這樣認真質詢的程度,那才是人民之福吧。」

「我覺得民進黨現在悖離自己當初說的很多事。只能說拿到權力讓人腐敗的速度快的太可怕。

可是如果我還是希望可以推動一些進步的修法,而現在也還不到選舉,在目前政黨板塊還無法改變的現況下,那我反而得支持這些還待在民進黨且真的認真做事的立委,而且支持他們繼續待在民進黨。

但這不等於我支持民進黨喔!而是他們繼續待在民進黨,民進黨才有可能不斷地感覺到芒刺在背。如果這些立委真的出走,那不是反而坐實了『劣幣驅除良幣』嗎?而且還反而削弱這些良幣在立院內的實質影響力。

明明背離民進黨創黨初衷的是其他人,為什麼反而是維持初衷的人要被逼到離開?」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林淑芬臉書貼文
https://www.facebook.com/linshufen.fans/posts/1665107000191664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民意與黨意衝突要罰錢時,立委能怎麼選?

「我那天看到一則去年的新聞,我才知道原來民進黨有所謂的黨團罰款這件事。」A女說。

「黨團罰款?罰立委嗎?」B女問。

「對啊,那則新聞是說民進黨立委楊曜,因為在審查公教人員改革法案時。因為他是澎湖的立委,那裡的選民以公教人員為主,站在他那個地方的民意來說,他的角色很尷尬,所以他就乾脆請假不出席投票。但因此被開罰四十萬元。」

C女皺了皺眉頭。「四十萬元啊…..即使是以立委的薪資來說,也不能說是很小的數字啊。法定的立委薪資是19萬5000元,四十萬元等於吃掉兩個月多的薪水。」

「我看完只是在想,雖然我也支持軍公教改革。楊曜的選民立場也許跟我不同,可是他畢竟是那裡選出來的立委,他自然要為那裡的選民服務,反應那裡的選民意見,但因此被黨團這樣開罰,那到最後對立委來說,會不會因為被罰怕了,而淪為橡皮圖章,就不敢再繼續代表民意發聲了呢?」A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又咬了一口蜜糖吐司。

B女一邊滑手機一邊說。「你剛講被罰,我才去查這個新聞,沒想到有價目表耶你看:委員會甲級動員,未到或未表決,罰5000元。重大議題罰1萬元。但如果是院會,通通以1萬元來計算,單日最高可罰3萬。」

「所以他們只單純針對有沒有貫徹黨團意見來罰。那如果黨團意見跟民意對幹的時候要怎麼辦?」C女問。

「照樣罰啊,像那時候勞基法修法,就有立委因為一例一休不出席不投票而被罰,而且因為勞基法修法被罰的立委也不只一人。」A女說。

「如果是這樣,我就會覺得這樣的罰法有很大檢討的空間耶。我可以理解今天在一些重大議題上怕跑票,或是在早期民進黨還在對抗國民黨的時候,那時候沒有不團結的本錢,所以需要有一些這樣罰則的手段。即使是國外政黨,確實也有對黨員的罰則存在。

但現在民進黨已經拿到行政權也拿到立法權,如果只要政黨宣布動員,不管什麼議題,立委就該無條件遵守,不遵守就要罰的話,那又有誰能在國會堅持表達不同立場的人民意見呢?」B女說。

A女點點頭。「而且你看他說未到或未表決,完全是黨團決定哪些議題適用。但如果有的議題黨團雖然沒有強制投票,但跟總統的政見相左的時候,又不見有什麼罰則。那說穿了,這種罰法也不過就是處罰黨內的異音而已,根本說不上是為了反映民意。」

「你說的這個例子倒是讓我想到婚姻平權。」C女說。

「沒錯,我就是在說婚姻平權。勞基法罰立委罰得很開心嘛,修法修得很快嘛。但婚姻平權雖然最高法院都宣布同性不得結婚違憲了,立法院卻還是理由一堆的擱置。

你說立委被罰錢,這不禁讓我懷疑,有些立委平常在一些進步議題上砲火很激烈,但有時候卻突然噤聲,或在某些狀況下卻在投票的時候支持其他有問題的法條,是不是根本原因就是被罰怕了?」

「而且我越來越有一種感覺,那時候民進黨不是推出很清新的不分區立委嘛?你有沒有發現他們到後來不是表現走鐘不然就是沒聲音了?」C女說。

A女嘆了口氣。「我想也許是不分區立委比起分區立委來說,更沒有被罰的本錢吧,而且他們也不像區域立委至少有區域選民的支持。那難怪有立委當初在勞基法修法的時候,只能拿著『大悲無言』的紙板做無言的抗議了。」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未到、不服黨意…綠黨團祭處分!罰錢最大戶是這位立委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319565

勞基法修法違背黨意 管碧玲遭黨紀處分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226/1304350/

【是誰毒啞了勞工戰神?『黨意凌駕民意』系列三】
https://goo.gl/g6YmLS

是誰崩壞了她?『黨意凌駕民意』系列一
https://goo.gl/6VyfZw

薪資調查/立委月領19萬、年終1.5個月、1.4萬健檢金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70128/857437.htm…

※※※※※※※※※※※※※※※
【自己的生活自己監督】
贊助國會調查兵團 http://shop.cic.tw/
國會調查兵團立委言行資料庫 https://cic.tw/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 http://ivod.ly.gov.tw/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