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democracydecafe 的所有文章

什麼是意識形態?

「我發現每次接近選舉,就會很常聽到一個詞耶。」A女說。

「哪個詞啊?」B女問。

「就是會常常聽到『你不要那麼意識形態啦』!」

B女點點頭。「恩…好像是耶。像高雄市長就說過『要拼經濟!不要搞意識形態!』,台北市長也說過『台灣被單一意識形態綁架,內耗太嚴重』。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也曾在黨內初選的發表會上說『蔡政府提到能源政策都是意識型態,但我們不該意識型態的反核。』」

「可是說真的,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什麼是到底什麼是『意識形態』?然後只覺得這個詞就像很多行銷詞,例如『大數據』啊『Ai』啊一樣,大家都在說,但好像只是被當成一種流行詞來用,可是真的問說這什麼意思,好像大多數人也講不出個所以然。」A女說。

「而且我隱約有個感覺,就是在台灣,『意識形態』這個詞特別常被拿來當作一種指責。而且專門被拿來指責『台獨是一種意識型態』。但卻很少會聽到拿『意識形態』來指涉別的事情。」B女說。

這時候一直沒講話的C女突然開口。「『意識形態』這個詞是從西方來的,而且這個詞的概念,在西方的歷史上也經過許多的轉變。」

「轉變?什麼意思呢?」A女問。

「在18世紀的時候,法國啟蒙思想家特拉西發明了這個詞。當時他寫了一本書《意識形態基礎》,書裡面提到,當知識和經驗大量累積後,會進一步形成某種『觀念』,而這其中會包含人對事物的主觀跟客觀的認知。」

「等等,這段聽起來就有點抽象說。」A女說。

C女笑了笑,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你講到一個重點了。『抽象』。特拉西說的意識形態,其實是在表達一種學習理論。這種學習理論是『如何在不透過直接的感官經驗,找出抽象概念起源』

舉個例子來說,我問你,什麼是民主?」

A女皺了皺眉頭。「恩….你這樣問倒是讓我想到,『意識形態』很抽象。但如果要回答什麼『什麼是民主』好像也是很抽象。這可能要從人類歷史開始解釋,沒辦法用一句話很簡單的就說清楚。」

「對,當我們在討論民主的時候,我們會從最早這個詞在什麼時代出現,它的起源是什麼,後來經過了哪些演變,進一步討論它的本質。最後得到一個定義跟判斷的方式。

我們在討論釐清別的觀念,例如『環保』,也會經歷這個討論的過程。而當我們得到一個定義跟判斷的方式的時候,我們也會因應這個結論而進一步產生一些行動,例如我們會覺得『減塑』是一個符合環保的行為。

而這整個過程最後形塑出來的價值觀以及依照這個價值觀所產生的行動,其實就是一種『意識形態』。」

「好…所以聽起來,最早『意識型態』指的比較像是一個抽象觀念他是怎麼從以前演變到現在這個定義的一個思考過程囉?」B女問。

「對,可以這樣說。但是到了拿破崙時代,拿破崙認為『意識形態』這是個不切實際的東西。就像你前面說『很抽象』。所以他也覺得研究意識形態的學者是一群空論家。

然後到了馬克思之後的共產主義思想家,就繼續把『意識形態』這個詞繼續加油添醋。例如共產主義者會說意識形態是一種『虛假意識』。類似的狀況呢在歷史上繼續不斷地發生,例如納粹主義者就曾經諷刺意識形態是學院裡的無聊產物,認為自己有世界觀但沒有意識型態。

所以啊把『意識型態』當成一種髒話的標籤,台灣倒不是第一人啦。在西方歷史上就曾經大亂鬥過。

這個狀況一直到1960年代後,在西方世界開始把『意識形態』納入社會科學分析以後,這個詞才重新被作為一種中性客觀的概念。」

「那如果照這樣的定義來說的話,是不是其實也可以說宗教有宗教的意識形態?」A女問。

「如果不是把『意識形態』作為一種拿來罵人的標籤,而是以社會科學分析的角度來看話,確實可以這樣說。」C女點點頭。

A女繼續說。「你這樣講會讓我想到,很多時候我們在拿一個詞彙來說的時候,其實常常只是在憑感覺在講。但很少去往內心釐清自己到底懂到什麼程度。

例如『意識形態』這個詞,我覺得對很多人來說,對我自己來說也是,就是一個我不太懂,但好像大家都拿來當負面標籤的話,那所以我可能也就拿來當作負面標籤使用,但至於這個詞什麼意思,我懂不懂,其實不太重要。

然後當大家都覺得不太重要的時候,他就變成一種打迷糊仗的說法。」

「而且他會變成一種『間接的指責』或是『觀念抽換』。例如有的人不想直接說『我就是對台獨沒興趣啦你不要跟我說啦』,所以就替換成『你太意識形態了』」B女說。

C女點點頭。「所以有時候我也會覺得,如果我們今天是真的要認真討論一個概念,一個議題。就盡量去用我們真的理解的話去講。盡可能的少賣弄一些特殊詞彙,特別是這個特殊詞彙其實自己也不懂的時候。

政治人物要打迷糊戰,那是因為他們有他們的目的,但人民也要努力學習如何把要討論的事情抽絲剝繭的釐清,而不是被政治人物的話術牽著走。」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 志祺七七 】罵別人「你很意識形態!」其實就是一種意識形態?到底意識形態是什麼?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Je2E84bSv0

「意識形態」是髒話嗎?談韓國瑜與台灣常見的誤解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2592/3464207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廣告

看看香港,想想台灣,一國兩制重點在?

「我前幾天看小英的貼文,才驚覺一件事情。」T女說。

「什麼事?」Q女問。

「就是我其實沒有意識到過,在歷史上,香港曾經是比台灣還自由的。」

Q女愣了一下。「咦…對耶,你是說台灣還在戒嚴跟白色恐怖時代的時候吧?你這樣說對耶,我也沒想過這件事…」

「因為小英臉書提到,他年輕時候常常趁著到香港轉機的時候,在那裡看台灣不一定看得到的書。在那個年代,使用中文的地方,台灣還沒有充分的出版與言論自由。當然中國是從來都沒有,所以香港是小英和許多人買書的地方。

我後來在電視上看台大政治系明居正教授講送中條例的詳細內容的時候,他也有提到,當年台灣戒嚴還有禁書的時候,很多人要發表東西是去香港發表的。而他們從香港的刊物上可以看到很多在台灣看不到的東西。

這是1980年代的香港。」

T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又接著說道。

「然後我前幾天又看到一篇在寫香港歷史的文章,裡面提到,香港也曾經在1940年代經歷動蕩的時期,但是那時候的香港雖然動盪,但跟同時代的中國比,香港還是好的太多。所以那時候有很多中國難民都跑去香港。大家寧可冒死都要去香港。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自傳就寫過,他當年從中國逃到香港,雖然什麼都沒有,但至少還能吃到叉燒飯。他之前是吃不到的。原因是香港再黑暗,但至少自由、有飯吃。

到了1970年代,英國委任麥里浩作為港督,在他的管理下,香港從動盪時代進入繁榮時代。

看到這,再看明居正教授分析香港局勢,我才發現一件事。」

「什麼事?」

「這時候香港起碼還是自由的。」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Q女問。

「這時候的香港,他還在英國統治下,因為對英國來說,香港其實是個殖民地,所以他們並沒有讓香港人有投票選出自己代表的權利,所以在英國統治下的香港,自始自終都沒有自己的民主。

可是也因為他受到英國統治,英國是民主法治國,在在英國法律的保護下,香港至少擁有經濟自由、言論自由與行動自由的。所以他是一個有自由但沒有民主的地方。」T女說完吃了一口蛋糕。

Q女想了一想說道。「也就是說,保證自由的前提,其實是需要有民主法治。英國自己是民主國家,他雖然在政治上沒有給殖民地人民民主的權利。但在法律上,香港需要遵守英國的法律,但也因此給予了香港在英國法治下保障的人權。」

T女點點頭「是的。所以才會造就香港在英國統治下,沒有民主,但有自由。然後我看明居正教授的說明才知道,原來在十年前,中共曾經有過一場辯論,就是『黨比較大?還是法律比較大?』

在西方的民主政治中,他有一個基本理念就是『政府是會害人的,政府會欺負老百姓』,我們當然希望政府要幫助人民,但由於政府掌握巨大權力的時候,是可能會害人的,所以民主法治的觀念是政府要優先守法,這就是保障人權的基本核心。

因此民主政治的基本理念是任何政黨都必須守法,政府也必須守法,法律是先於政府與政黨之前的。

但是對中共來說,政黨比法律大,共產黨凌駕於法律之上。」

「也就是說對中共來說,法律不是拿來約束政府的,也不用拿來約束政府。但是政府可以單方面拿法律來對付人民。」Q女說。

「對,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這次『送中條例』香港人反應會那麼大的原因。

但是我想說的是,你有沒有發現,其實對香港來說,他都是在一國兩制的狀況下?只是以前的一國是英國。而現在的一國是中國。」

「你是不是要說,今天香港能否自由,其實重點不在於兩制,而是那個一國是哪一國?」Q女問。

T女點頭。「沒錯,如果今天中國政府是有民主法治的政權,即使香港沒有民主,只要受到法治的保護,也不至於到失去自由。

但當今天中國是共產黨掌權的時候,對他來說黨大於法律,所以你的『自由』就隨時要看他們『人治』的標準,他想給你你才有,他不給你你就沒有。

當台灣還有人在討論一國兩制可不可行、還在說一國兩制沒市場的時候,也許我們更該想想,重點不是兩制,而是一國是哪一國。」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精彩片段》明居正:香港人或是外國人犯了法到了香港之後可以被引渡到大陸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pKP-LnPnN4

[問卦] 英屬時期,香港到底多黑暗?
https://disp.cc/b/163-b8jf

蔡英文臉書:當時的香港是一扇窗,雖然香港人還是沒有辦法透過民主制度決定自己的命運,但那裡有著自由的空氣、現代化的法律。
https://www.facebook.com/…/a.1015124205…/10155882423611065/…

習近平:決不走司法獨立的路 要當國際規則引領者
http://bit.ly/2KQH45P

中共軍官:過去我們講一個大教訓,過分強調「兩制」,沒強調「一國」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videos/692164334563171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香港《逃犯條例》關我什麼事?

「你有看到香港百萬人上街頭抗議的新聞嗎?」A女問。

「我今天看報紙有看到,但搞不清楚是發生什麼事情,嚴重到百萬人上街頭?」B女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也花了一點時間才搞清楚狀況。這次的抗議起因於香港政府針對《逃犯條例》的修法。

香港是在1997年開始主權才移交給中國,在那之前,由港英政府的立法機關「立法局」訂立了《逃犯條例》,裡面提到香港有跟20個國家簽訂逃犯移交協議。簡單來說就是20個國家可以提出申請,要求香港政府代為拘捕跟移交逃到香港的嫌疑犯,送回申請國受審。其中還強調『只與司法制度、刑罰制度、人權狀況達標的政府建立引渡關係』。《逃犯條例》中的20個國家並不包含台灣、澳門與中國。

那假如是這20個國家以外的政府請求移交嫌疑犯的話,那必須要每個個案經由立法會審核批准才能移交。」

「所以聽起來是這20個國家算是有快速通道,只要有相關事證就可以直接對香港提出嫌疑犯移交的請求,但是假設不在這20個國家的範圍內,就要另外個案處理的意思囉?」B女問。

「對,就是這樣。然後在香港回歸中國後,因為沿用回歸前的條例內容,所以針對台灣、澳門與中國的引渡請求,一律不處理。

這次修法,香港政府說的理由是2018年,在台灣曾經發生一件香港人殺人案件,這個香港人陳同佳在台灣殺害女友以後逃回香港,因為犯案地點在台灣,所以香港警方只能以這個人回香港後所犯的罪行判刑。所以才督促要修法。

但是其實台灣陸委會曾經三度向香港政府提出遣送陳同佳來台的請求,但始終沒的的到正面回應。

所以香港前議員羅冠聰因此質疑香港政府的修法動機,認為香港政府根本沒有跟台灣政府討論,執意進行《逃犯條例》修法,根本是想藉機打開引渡中國的大門。」A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那他們這次要把《逃犯條例》改成怎樣?」

「根據現行的《逃犯條例》,台灣、澳門與中國的引渡請求,假設要處理,都還是要經過香港立法會審核批准才能移交。但這次假設修法通過,那代表香港可以直接將嫌疑犯移交給中國。且移交程序就不受香港立法會監督。而且更可怕的是這個草案可以溯及既往。」

「等等….溯及既往?也就是說如果今天是修法前就發生的案件,他們也可以用這個法把他們移送中國的意思嗎?」B女問。

A女點點頭。「沒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香港人才如此擔憂。你看喔,香港回歸前,港英政府有強調『只與司法制度、刑罰制度、人權狀況達標的政府建立引渡關係』,那你說中國的司法刑罰跟人權狀況,算是有『達標』的政府嗎?

此法一修,對香港人最大的影響是中國司法人治的狀況,等於可以直接介入香港司法,把所有他們想抓的人直接抓去中國審判。

而且《逃犯條例》修法涵蓋的範圍,是所有『在港人士』,意思就是說今天你就算不是香港人,但是你去香港旅遊、工作,或是只是轉機。都可能因為中國對香港政府提出要求,就被移交到中國審判。」

「天啊,那這樣不是不只台灣人,連其他國家的人去香港,也有同樣的風險嗎?」B女瞪大眼睛。

「是啊,所以為什麼這次很多國外的人權組織,也在各國聲援香港人。這次的修法如果過了,不只是對香港人,而是對任何可能去香港的人,都將是很嚴重的人權侵害啊!但是依照現在最新的消息,香港政府表示《逃犯條例》草案星期三恢復二讀。」

「…..所以香港現在已經是一個即使有百萬人上街頭,政府也毫不理會民意的地方了嗎?」

「我那天才看到一個朋友寫『在台灣只要有兩萬多人包圍立法院,那個法通常就不會過了,但在香港,即便有五十萬人抗議,我悲觀的認為他還是會過給你看』,對照台灣這幾年因為修法而起的種種集會遊行,我只能說,民主社會下雖然會有很多吵吵鬧鬧,但起碼我們還有吵吵鬧鬧的自由,而且不用擔心因為這樣吵吵鬧鬧,就被政府隨意抓走。這樣的自由,真的不是理所當然的啊…」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逃犯條例 ‧ 懶人包】煮一個杯麵時間 解讀《逃犯條例》修訂內容 │ 01新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87NbduEqMo

香港自治終局之戰:《逃犯條例》只會讓中共專制的手愈挖愈深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19886

【Q&A】臺灣人為什麼要關心香港「送中條例」?因為連過境香港都危險!
https://musou.watchout.tw/read/9gftCCCEKHwsPloLYuOM

【送中惡法】民陣:103萬人參加反送中遊行 歷時8小時宣布結束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609/1580992/

政府回應遊行: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星期三恢復二讀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4616

台灣 vs. 香港
https://www.facebook.com/taikejhai/posts/477193213047591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同志不是釋憲後就可以結婚了?為何還是需要立法?

「我臉書看到今天有些支持婚姻平權的朋友都去立法院耶。」A女說。

「嗯嗯,因為今天可以說是同婚立法的決戰。」B女點點頭。

「不過有件事我其實一直都沒搞懂。」

「什麼事?」

「大法官不是已經釋憲說同志應該有結婚的權利,如果沒有立法就適用民法。那為什麼還是需要立法?」

「這問題很好,但在解釋這個之前,要先釐清一個觀念。你覺得誰該守法?」B女問。

「恩?誰該守法…人民該守法不是嗎?柯文哲不是常常說民眾要守法。」A女露出疑惑的眼神。

「我這樣問好了,一樣都要守法,所以你覺得民主國家的守法跟專制國家的守法有什麼差異?」

「恩…對喔,好像不管在什麼制度底下的國家,人民都要守法啊….」

「民主國家『法治國』跟專制國家的『法制』最大的差異在於,民主國家的政府必須要守法。

政府要守法的意思就是,政府的職權,執行法律的手段,本身也需要被法律所約束。

所以,我們去回想歷史,以前明朝不是有『東廠』嗎?『東廠』的成立需要有法律支撐嗎?不用,皇帝說了算。成立以後就可以直接施行皇帝的意志。『皇帝』這個位子也不是靠法律去規定他有什麼權責。

可是在民主法治國家不能這樣做。總統的權責,各個行政單位的權責,各個民選代表的權責,都必須要有相對應的法律去做規範,賦予他們有這個權責的正當性。」B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喔喔…所以像之前有人在說什麼不當黨產委員會是東廠,其實如果分得清楚民主法治跟專制的差異的話,就會發現這樣的比喻其實是有問題的。

因為當初要先立法有『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才能成立不當黨產委員會。」A女恍然大悟。

「聰明,你很厲害一點就通。」

「但這樣我還是不懂跟同婚立法有什麼關係耶。」

「我問你,結婚要怎麼做才有法律效益?宴客就好嗎?」B女一邊說,一邊吃了一口草莓慕斯。

「我記得以前是宴客就算,但後來修法改登記制,所以必須要去戶政單位登記。」

「那由誰來執行結婚登記流程呢?」

「戶政單位的公務人員呀。」

「所以我們來想一個狀況,我們民法972上有寫『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而公務員執法必須要依法執行,所以當兩個同性去登記的時候,同性結婚適用的權利範圍。到底包不包含在這個『婚約』裡面?因為畢竟這裡寫婚約就是有特別寫到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B女說。

「釋憲結果不是說要有平等權利嗎?」A女問。

「可是公務人員實務面要面對的就是,那法條適用要怎麼解釋?這種執行細節如果沒有法律規範,等於把這個解釋權丟給公務人員。

而且法務部也曾經透過函示把婚姻解釋為:以終生共同生活為目的之『一男一女』適法結合關係。」

「喔喔,那公務人員依法執法,那他就可以拿著法務部的解釋說『法律上就是規定男女雙方,你們就不是男女雙方所以我沒辦法幫你登記』」

「對,那當然這樣的結果會跟釋憲結果衝突對不對?可是同性要結婚第一關就遇到這個,那他們後續只能先走行政訴訟的方式來聲請違憲,行政訴訟一打就又是好幾年的事。

退一萬步,有個公務人員假設讓這對同性登記過了。最近要報稅了,那他們報稅上可以適用配偶減免嗎?

然後再想一下,光是同性伴侶現在是不可能有兩個人結合的婚生子女這件事,這跟異性戀的狀況就不同了。可是關於繼承的法條,很多是建立在婚生子女的前提上。那是不是婚生子女的定義也要重新想一下?

這些施行細節,其實都需要有法律來告訴公務人員,你們面對的時候,要適用哪一條法律。所以立法不是只是讓人民遵守,更重要是要讓公務人員知道要怎麼執行。」

A女敲了一下手掌。「那我懂了,其實這就跟老闆說『我們要發大財』,但員工想知道『我也想發大財,所以要怎麼做?』是一樣的。

釋憲結果就是跟同志說『你們有結婚的權利』,可是要怎麼才能結婚成功,程序應該怎樣,結婚後相關權利的適用細節應該如何,就是立法單位的責任。有明確的立法,公務人員才有明確的執行依據。」

B女翻了一個華麗的白眼。「恩…我雖然不喜歡這個比喻,不過你這樣講是沒錯啦。」

A女嘆了口氣。「我現在終於可以稍微理解,為什麼那時候釋憲結束後,一些同運組織的人都說這只是個好的開始,不是結束。我原來的想法真的是太天真了。」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同婚釋憲後,就進入婚姻平權時代嗎?
https://www.follaw.tw/f01/12157/

【法操論壇】釋憲後,婚姻就平權了嗎?
https://www.follaw.tw/f01/12404/

釋憲後首例:同志訴請直接登記結婚,遭法院駁回(2017/10/12)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0843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那些年,我們沒有讀過的歷史

「我週末去金瓜石,結果發現一個讓我很意外的地方。」A女說。

「什麼地方讓你很意外?」B女問。

「先問你們喔,你們知道台灣在二次世界大戰間,有很多戰俘營嗎?」

「…我沒聽說過。」C女搖搖頭。

B女聳聳肩。「我也沒聽說過,不過你這樣講起來,台灣當時是日本人統治,算是日本人的領土,所以如果那時候日本軍把聯軍戰俘抓來台灣,在台灣設戰俘營好像也是很合理的?」

A女點點頭。「確實是,但在我還沒去過金瓜石國際終戰和平紀念園區以前。我從來沒想過也不知道原來台灣曾經有戰俘營。

我就在想,以前歷史課本,我們有念過,二次大戰德國有很多集中營。結果好像在有些事情上,我們對外國歷史可能了解的還比本地歷史多一點,在那一瞬間我覺得好荒謬。台灣這塊土地上有很多故事,但我們從來就不知道。」

「你在那個公園有看到什麼呢?」

「有一個很大的紀念牆,上面記載著所有戰俘的名字跟國籍,還有一個金屬塑像。以及紀念碑。回來以後,我就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當年台灣其實有十六座戰俘營,關押的人數有四千五百多人。金瓜石戰俘營是第一個建造而且規模最大的,關押了一千多名同盟國的戰俘。這些戰俘當時在金瓜石被勞役採掘銅礦,而且當時日軍管理這些戰俘對待他們很嚴苛,常常有虐待的事。不只沒有提供足夠的食物,醫療環境也極差。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在金瓜石戰俘營最後生還下來得以回國的戰俘只有幾十人。」

A女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道。

「在紀念碑旁邊有一個中英文解說的指示牌,上面寫到1944年末期,日軍藉口說方便戰俘至礦場工作,從戰俘營後方通到礦場挖掘了一隧道。但事實上是日軍司令部訓令,說如果美軍登入攻打台灣,要把全部戰俘集中在隧道內殺害,不准留任何痕跡。後來因為美軍沒有攻打台灣,還活者的戰俘後來被送到台北附近的集中營。」

C女若有所思。「我剛想到一件事,像以前我看賽德克巴萊的時候,我也覺得自己對這塊土地了解的太少,也覺得台灣明明有好多的故事,卻好像刻意被忽略遺忘不被提起。我比較好奇的是,在台灣這個古蹟會時不時自燃的地方,我不覺得國民政府沒事會自己良心發現要蓋紀念公園,所以為什麼後來會有紀念公園呢?」

「你說對了,國民政府當然不會因為沒外力推動就自己良心發現要蓋紀念公園。先說剛剛前面提到日軍要對戰俘大屠殺的文件,是倖存戰俘之一的艾華士,他在1946年2月跟著調查人員回到戰俘營,因為國民政府不聞不問,那時候戰俘營已經變成廢墟,木窗跟建築物的材料都被貧困的當地人拆走。但他們還是在日軍軍官住過的房舍找到珍貴的史料。其中有一張保存完整的書面命令寫著『假如盟軍登陸台灣島時,要將全部戰俘屠殺』。也因為這份公文,金瓜石戰俘營得以在歷史上留名。

1996年,加拿大人何麥克參加世界大戰盟軍追思紀念活動,得知同盟國軍人被俘獲到台灣戰俘營的故事。後來他跟幾個外籍朋友成立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進行田野調查追溯這段失落的歷史。花了好幾年的時間,這些行動最後催生了紀念公園。」

A女拿起手機,給其他人看他當天拍的照片。

「Freedom is not free….」C女指著一張照片說。

「恩,自由必須付出代價。我在戰俘名單底下看到這句話,覺得很震撼。我們習以為常的自由,其實是前人付出代價,而我們享受。但因為付出代價的不是自己,就把自由當成一種理所當然而不知道珍惜。只有懂得回顧歷史,才有可能去理解沒有什麼事情是理所當然的。」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余杰觀點》在亞熱帶的島上 有淒風冷雨之地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8-06-05/126826
阿凸仔-何麥克 撰寫戰俘台灣史
http://old.ltn.com.tw/2003/r-s/r-taiwanstrange331-1.htm

金瓜石戰俘營
https://zh.wikipedia.org/…/%E9%87%91%E7%93%9C%E7%9F%B3%E6%8…

台灣的抗戰:差點被遺忘的二戰盟軍戰俘
https://www.bbc.com/…/150707_wwii_taiwan_alliance_pow_histo…

Taiwan P.O.W. Memorial Society (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
http://www.powtaiwan.org/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統獨是假議題?

「你有看台北市學姊上政論節目嗎?」A女問。

「我不知道,怎麼了嗎?」B女搖搖頭。

「喔,他在節目上面說,統獨是假議題。我覺得他說的蠻有道理的耶。」

「恩?他是怎麼說的呢?」B女問。

「他說『我不知道一國兩制,九二共識,統獨立這幾個名詞,每兩年選舉就要被拿出來吵一次,到底吵了以後我們可以得到什麼?
統獨是一個假議題,我不會因為今天投票就決定台灣馬上獨立,還是馬上統一。我只關心我留在台北可以做怎樣的工作,可以獲得怎樣的生活?政治人物要告訴我,他要給我一個什麼樣的台灣環境?這是我們關心的。』」A女說完,咬了一口蛋糕。

「恩….我還蠻同意他說一般人會關心的事情,像是工作,像是生活。這些他說的都沒錯。」B女點點頭。

「所以人民關心的才是真議題啊,統獨是假議題沒錯啊。」

「恩…先不談這個了啦。你的小朋友最近還好嗎?」B女問。

「說到這個,之前剛生出來的時候,是他哭了就要顧。常常半夜都要起來,都睡不好。現在大一點會自己走路了,作息比較正常了,但都會到處亂拿東西。」

「聽起來不同階段煩惱的事情都不一樣啊。」

「對啊,像教他東西要收就要教好久,到現在都還學不會。每次我都在收拾殘局。」

「那妳先生之前說要減肥,最近狀況還好嗎?」B女喝了一口咖啡。

「還可以啊,他每天都很認真在做飲食控制,也都有定期運動。」

「有瘦下來嗎?」

「其實還好耶。可能體質的關係吧,體重沒什麼變。但是精神跟體力都有變好。」

「這樣啊,聽起來不錯啊。可是我覺得小朋友教養跟飲食控制是假議題耶。」

「啊?你在說什麼啊?」A女瞪大眼睛。

B女聳聳肩。「小孩子不會因為你今天教一次,就馬上學會收東西了,所以這樣說起來小朋友教養當然是假議題啊。」

「…….」

「然後你看你說你老公,體重也沒有掉,但是做飲食控制是為了減肥吧?但他也不會因為明天吃了一塊雞排,就馬上變胖10公斤。也不會因為少吃了一塊雞排,就馬上變瘦10公斤,所以飲食控制當然是假議題啊。」

「…….」

「你應該聽得出來這兩個例子哪裡怪怪的了吧?就像我剛說,我其實認同學姊說一般民眾在乎的事情,不外乎就是自己的未來。

我也知道,對很多民眾來說,統獨議題很遠,他們也不在乎,也不覺得這有多重要。

但是他們不在乎,也有別人在在乎。不是只有他們在乎的才是真議題,別人在乎的也是。」

B女頓了頓,喝了一口咖啡。「我可以接受別人說『我不在乎』,即使我意見跟他們不同。因為在民主國家,每個人的在乎原本就不同,我接受這件事。但是當一個有媒體話語權的人把有人在乎的事情說是『假議題』的時候。我覺得我們應該要進一步去想,他們為什麼要說這是假議題?還有他們說這是假議題的理由,真的可以支撐這個論點嗎?

聽起來學姊的說法是。我做了A又不會馬上決定B,所以B是假議題。可是做了A不會馬上決定B,就能夠代表B是假議題嗎?

又B是一個需要時間才能達成的東西。就像教養小孩,就像透過飲食控制達成減肥。人生裡面有多少事情,都是你要持之以恆地做,才會有結果的?

又或是學姊說他在乎台灣的環境跟自己的未來。她覺得統獨跟自己沒關係。但其實對有的人來說,他看出台灣的環境跟統獨的結果其實是有關係的,就像體重控制之於減肥結果一樣,因此除了關心台灣的環境,也關心統獨問題。

你覺得統獨跟台灣環境還有自己的生活無關,那你可以不關心統獨,你可以不在乎統獨。但請不要那麼輕易的說,別人的在乎是假議題。」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爆卦] 學姊黃瀞瑩 談統獨假議題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553621573.A.BF4.html
https://youtu.be/lfTJcxJOdIQ?t=2495

【兩種『台灣女孩』,誰比較令人憤怒?】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7035244446069&set=a.429340411068&type=3&theater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

不投票等於不支持?

「前幾天你有沒有看到許毓仁針對同婚的質詢影片?」A女問。

「喔,你是說他質詢蘇貞昌說針對外國人跟台灣人同婚的問題,在現在提案中沒處理,說這個是缺失的那一段嗎?我有看到那段影片。」B女說。

「對啊。我其實看那個影片覺得很矛盾,同一天他早上針對行政院提案的釋字748號施行法是否逕付二讀的案子,完全沒有投票。

但是下午質詢的時候,又說得義正嚴詞,然後我就在想,對啦他之前針對民法有提案。看起來立場也是支持同婚,但我就是對他沒有針對逕付二讀投票,卻又要說『不投票不等於不支持』這件事,感覺很差。」

「我想,你說感覺差,應該是說懷疑他到底是否真心要支持同婚吧?」B女說。

「沒錯,就是那種感覺。」A女點點頭。

「這個嘛….我先離題講另外一個立委吧。針對同婚議題你有看到黃昭順說很『混怒』的那個影片嗎?」B女問。

「有啊,而且他還被網友翻出2015年曾經在臉書挺同婚,他雖然把轉貼支持的文章刪除了,但當初彩虹大頭照卻還留著,所以被人起底。」A女說完,吃了一口蛋糕。

「而且這次國民黨提出要把《748施行法》退回程序委員會這件事,黃昭順也投票贊成退回,那看起來他是反對這個提案跳過委員會直接送到二讀加速討論。我們大概也可以把這個動作詮釋為他們反對讓這個法趕快修法通過。

但跟你說一件事,黃昭順並不是只有2015年在臉書挺同婚喔。他在第八屆第一會期,也就是2012年的時候,就曾經提出書面質詢,內容直接寫到『對於同性婚姻也應採取理解並尊重之態度,儘速修正相關法令,以期落實平等原則,特向行政院提出質詢。』」B女拿起平板,打開了一份立法院會議公報,翻到某個頁面遞給A女看。

「我看看啊…喔,當時因為是馬英九執政,他還寫了『馬總統於 2008 年大選時,提出人權政策,其人權政策下主張人人有平等發展、拒絕歧視的 權利,「任何人不因其族群背景、性別、性傾向、宗教、外貌、年齡、政治認同、身心障 礙及婚姻狀態,而在政治、經濟、法律與社會領域中受到差別待遇」。顯見不論性傾向為 何,皆應採取一視同仁之尊重態度。』

還有這段『目前我國民法僅規範異性婚姻而未規定同性婚姻,顯見違反憲法之平等原則。同性配偶和一般配偶相同,相關權利義務亦理應與一般配偶受到相同保障,如民法中(贈與、繼承)、稅法、公司機關撫卹等領域,皆應享受婚姻關係之權利義務。』

這看起來當時他根本就是支持同性婚姻法治化,一點都不模糊啊。跟現在的反應比起來,根本是兩個人嘛。」A女說。

「而且很有趣的是,其實當時針對同性婚姻是否應該立法,國民黨的委員裡面,只有黃昭順一個人有這麼明確的表態過。其他表態過的立委,立場都是反對的。而且這個表態是在立法院裡面發生的。不是什麼隨便在立法院以外的場合隨便說說的。

所以說,看到現在的黃昭順,你覺得過去的黃昭順,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支持同志婚姻法治化呢?」B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好問題,我只能說,現在的他看起來就是不支持。他現在看起來真的立場就是變了。但是他第八屆看起來,確實也是支持的。」

B女笑了笑。「所以重點不是哪個立委是否『真心』支持哪個法案。我可以說他在每個當下都是真心的啊!就像有的花心男,他對每個女生都是真心的啊。但問題是時間久了,人會因為外在各種原因而改變,立場也是有可能改變的。未來變了並不等於他以前的支持就是假的或是騙人的。

而我只覺得,許毓仁以前曾經針對婚姻平權提出民法修正提案,那我確實可以用這個判斷他當時是真的支持的。

但這樣的支持會到什麼程度?會到什麼時候?那只能靠持續觀察。例如看看當法案送到二讀院會討論的時候,他是默不做聲?投票的時候繼續不投票?還是真的還有做再實質做些什麼?我覺得如果到時候他有多做什麼讓這個法案內容真的變得更好,例如他質詢行政院長的內容,真的二讀討論的時候他有沒有在針對這個提出意見?如果有,那他現在說不投票不等於不支持我是可以接受的。

但如果那時候他其實也沒再做什麼,只是質詢的時候口頭說說漂亮的話。那我就會覺得,他的支持就只有到可以利用這個議題博個個人的美名的程度而已,至於法案是否可以實質推展到什麼程度,他並沒有很在乎。」

「唉,所以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看起來,只能交給時間,才會知道是哪一種了。」A女嘆了口氣。

「只有交給時間也不夠啊。而是要有更多人都願意去針對自己在乎的議題,關注更多的細節。

像是審議法案這種無聊的事情,如果沒有詳細看ivod根本不會知道他們在裡面的表現。如果我們都沒有在關注細節,那立委當然會選擇在可以上媒體的時候大鳴大放。反正他只要留給大部分沒那麼仔細關注的人一個『我支持同婚』的印象就好了。是不是真的對法案有做到實質的內容爭取?不重要啦。」

※※※※※※※※※※※※※※※

【小編murmur】
大家好,我是蒂瑪小姐咖啡館的小編就以。蒂瑪小姐咖啡館背後是由國會調查兵團在支撐。未來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以自營自足、社會企業的方式讓「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可以持續進行。

**咖啡館又出書囉!感謝主流出版社協助發行。更多書本購買資訊請見>>
http://event.cic.tw/book2018/

**其他支持我們的方法
*裝進你的在乎,陪你一起關注。蒂瑪小姐咖啡館隨手袋>>http://event.cic.tw/bag2017/

*用一杯茉香紅茶 · 換一個健康國會?八種支持我們的方法>>
http://event.cic.tw/subscription/

※※※※※※※※※※※※※※※
【參考資料】

黃昭順:『你沒有糞路嗎?』
https://cic.tw/videos/1270

很混怒!黃昭順曾在臉書挺同婚 網友協尋「2015年的她」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90307edi003

黃昭順第八屆第一會期書面質詢紀錄(p301~302)
https://lci.ly.gov.tw/…/fin…/pdf/101/32/LCIDC01_1013201.pdf…

【第八屆立委發言統計】誰贊成同性婚姻合法化?
國民黨只有黃昭順當時是明確表達贊成的。
https://lab.watchout.tw/data-reports/19

挺同的 許毓仁 未出席釋字748號施行法逕付二讀表決。
https://www.facebook.com/billy3321/posts/10218503631519020

※※※※※※※※※※※※※※※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若您願意支持我們繼續寫下去,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蒂瑪小姐咖啡館:https://www.facebook.com/DemocracydeCafe